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维多利亚の白残之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1日

《维多利亚の白残之夜》精彩章节目录_风丝蓓绮洛小说在线阅读

维多利亚の白残之夜

作者:风丝蓓绮洛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这是一个发生在维多利亚时期(1837-1901年)英格兰的浪漫幻想故事。妖精白夜国年仅十一岁的公主流汐与吸血鬼彼暗国的王子——央(13岁)的奇妙邂逅为故事拉开帷幕。在维多利亚女王的号召下,来自世界各地的魔法师们聚集在伦敦,成立了E.F.L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无法割舍之物

睡不着,睡不着……又睡不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不是因为她在吸血鬼的国度生活了五年,她的作息时间怎么会日夜颠倒呢?

她今年才十七哎,怎么会患上老爷爷老奶奶才会患的失眠症。

“如果晚上都睡不着的话,白天哪有精神工作啊……”流汐“刷”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痛苦的揉着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

不过,央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

“为什么要睡着呢?”一个细微而甜美的声音从窗沿处传来。

流汐循着纤细的声源移动目光——是几个娇小的披着白色花瓣的小妖精在说话。

“嗯?”流汐起身下床,将脑袋凑过去。

啊,是梨花的妖精。

一个小梨花妖扇动了两下几近透明的翅膀,将身体更靠近流汐一些:

“这两天一直将盛满牛奶的杯子放在窗台的大人就是您吧,真是非常感谢,已经好久都没有您这样的好心人来这了呢。可惜我们拿不出回礼……”

“嗯~~没关系,只是想跟大家打个招呼而已。”流汐温柔的眯起眼睛,伸出食指陆续与小梨花妖们握手。

“可您不是血蔷薇花妖吗?我们花的妖精一般是不需要睡觉的呀。而且您已经可以化成成人的形状,道行一定十分高深吧。还是说……和人类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会被同化呢……”

另一只小莉花妖也飞过来疑惑的问。

……她一定是疯了……

流汐顿时郁闷了。

在彼暗国她虽然也休息过,但睡着的次数非常少。大部分时间都在边看着央的睡颜边发愣……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岔到哪里去了!

在吸血鬼周围都没事,怎么会被人类同化呢!

“血蔷薇大人!!”几只小梨花妖几乎是嘶声力竭的大喊,才唤回流汐已飘向九天云外的思绪。

“啊,什么?”

“那个,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虽然我知道这么说很失礼。”几只小梨花妖有些局促不安的抠起了手指,小心翼翼的瞄了瞄流汐的表情,“是否可以请您多放一杯牛奶在梨花树下呢?因为玫瑰花妖们常常独占所有的牛奶……”

“好啊,我现在这里就有一杯,给你们吧。”单纯的小梨花妖们常常会被其他的小花妖们欺负,是最善良的妖精种族之一。

“非常感谢!”隐隐的喜悦从小梨花妖的话语中溢出来,她们恭敬地鞠了一躬,陆续的飞进屋内抬走牛奶。

吁……

当初来这里流汐还以为没有善良妖精在这里栖息。因为放在窗台上的牛奶每次都会减少,她却一直没有收到花种一类的回礼,没想到是因为善良妖精的力量已经为弱到无法保护自己了。

哎……

是啊,人与妖精共同生活的十五世纪已经过去了,人类也变得不相信妖精,因此不再能看见妖精了,人们只相信妖精仅仅存在于孩子看的童话中。

善良妖精的力量也日益薄弱。

但这并不代表妖精就就此消失了。实际上,妖精一直出没于人类社会,有时候还会和人类开开玩笑,搞恶作剧。比如,在你走路时拿走你的帽子,丢弃在地上,普通人看到的只是风把帽子吹走了。

很有趣呢。

嗯嗯~,自己要努力了,这么美丽的夜晚——乌云密布,群星黯淡——正好适合“作案”!

(请为我指路吧,月光精灵。)

无论是多么漆黑的夜,月亮也会高高挂于天空,在最适时时绽放光辉。

一束细微的光线穿破云层,在这阴沉的夜晚极其显著,月白色的丝线流光四溢,落在流汐的手中。

闭上双眼,夜风撩起长至脚跟的长发,遮住流汐的娇容,绯红色的眼眸愈发明亮,红光莹莹。月之线不停的编织着,编织着闪烁着银光的美丽翅膀,翅膀扬起,随着月之线飞出窗口。

啊,就是这里了。

流汐流汐收起薄樱般的薄翅,停在露辛达小姐居住房间的窗外,脸贴近玻璃,浅浅的呼吸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水雾的痕迹。

双指指腹摩擦着,银线从窗户的缝隙溜进,盘绕在插栓上,一提——

“吱呀——”

窗户被打开了。

流汐的嘴角勾出一个弯弯的弧度,灵巧的一跃,跳进屋内,将夜风挡在屋外。飘扬的发丝也温顺地垂落肩头。

露辛达还在沉睡,丝毫未察觉正有一个人影在向她靠近。

黑压压的乌云无声地遮住了月亮,光亮再一次隐匿在黑暗中。

流汐踮起脚尖,宛如蛇魅般向露辛达靠近。

呼吸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流汐生怕呼出的热气会惊醒露辛达。

流汐轻轻提起露辛达的手,捏住中指上的指环,缓缓将戒指褪了下来。又将藏在怀里那枚央给她的仿品戴在露辛达的手上。

几乎辨不出来真伪。这样,任务就算完成了。

流汐又来到窗边,望向夜空,珍珠贝般的牙齿不禁咬了咬下唇。

这下糟了,月亮没有了,召唤月亮的魔法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在人间的夜晚,妖精失去了月亮就几乎等于无法行动。

只能从门出去了。这么晚了,应该不会遇到人。

流汐转过身,绕过露辛达,打开房门,门外悄然无声。

幸亏她是妖精,在黑暗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流汐反身锁上门,沿着走廊往前走,白天的路她还记得一二。

流汐踮起脚尖一步一步的移动,黑暗中只剩下纱袜摩擦和呼吸的声音。

好,最后一个拐角了。流汐窃喜。

“拿出来吧。”

低沉的男声从走廊的转角处,流汐被吓了一跳,轻喊出声:

“啊—”

立流汐即意识到不对,捂住嘴巴:“你是……”

“舞会上我们见过,小姐。”

“我,我只是女仆,你一定认错了。”流汐闪身想从夏佐身侧绕过去,不料却被夏佐用手臂拦住,直接扯到他的怀里。

两人就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对望着。

流汐仿佛被幽蓝色的瞳孔摄去了神志,忘记了要挣扎。

“不,应该说,是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吧,在我们彼此刚出生的时候,流汐公主。”

男子笑了,又将头压得更低了一点,鼻尖几乎抵在了流汐的鼻尖上。

“你是……森。”

“真是荣幸,您还记得我。”森突然用力钳住了流汐的右手,右手脱力,戒指从掌心滑落到地上。

“啪。”戒指掉在地板上,又受惯力弹起,在月华下划出一条流萤般的抛物线。

“你……怎么会……"

“我是以异猎师的身份来这里的。当然,未婚夫什么也是假的。”

“不可能!你和我不是一样的吗?我们都是……”

“我们是不一样的!你知道我的姓氏意味着什么吗?”悲伤从森眼睛的蓝波中倾斜而下。

流汐发觉,他们此刻的表情多么惊似:

“我只知道,‘片桐’是个日本姓氏,其他就……”

“片桐家族,自古就是隶属于人类,为人类的魔法师效力,而我作为家族中最弱的一个当初是被遗漏的。直到五年前,我已经修炼的足够强大,我就离开了白夜国,成为E.F.L的异猎师。”

“白夜国没有了。因为你的离开。”

“即使我不离开,结局也是一样。没发觉吗,连在我们心灵上的线早就断开了。”

“……我知道。很久之前,我就没从红线上感受到你的一丝情感波动。我就发现它断了。我们,已经不是同心连体的了。”

“死神取走了母后的生命,却骗了她。”

“这五年来我一直在恨自己,恨E.F.L,恨你。恨你为什么不陪在我身边。可我现在不恨你了。因为你也在后悔。”

流汐从早已松开的钳制中抽出纤长的手指,划过森的眼角。

“你的眼神是这么告诉我的。这份悲伤,我收下了。”

“你……不恨……”

“我当然恨,但不是你,是E.F.L。是我自己。”

“从很久前开始,你就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流汐忽然笑了,嫣红的蔷薇花在这静谧之夜绽放。

森,从遥远的过去直到现在,从我出生开始的这十六年,无论你离我多近或多远,这份感情就从未变过。

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这份混沌不清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你也是。”流汐笑着抚摸着森的脸颊。

森无言,并没有反对,只默默闭上双眼。

不知何时,鲛人之泪细碎的蓝光消失了,红雾渐渐在戒指周围氤氲开来,猛然间膨胀起来,仿佛是稠密的蜘蛛丝紧紧的缠绕住二人。

“这是——”

森此时才惊觉,而两人早已无法动弹,连挣扎都做不到,逐渐失去知觉。

雾之红掩盖了深夜之蓝。

(第三章完)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