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四世帝妃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1日

《四世帝妃》精彩章节目录_幕子一小说免费阅读

四世帝妃

作者:幕子一分类:耽美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北宋年间,瓷业鼎盛,百瓷争鸣,汝窑以玛瑙为釉,哥窑以冰裂为奇,定窑以白腻为贵,官窑以典雅为美,阳翟吴家以铜锈铸窑变钧瓷,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神奇窑变成为五瓷之首。吴家之女只因想为家族封炉之祸洗冤平反,却误打误撞走进了这场长达七十余年的宫廷斗争中,一朝成为帝王的女人后,开始为男人而活,为生存而战,裙裾翩飞间,宫闱恩仇愈演愈烈,胜者摘得无上荣耀,败者被权力碾为齑粉,后宫的红墙究竟遮掩了多少阴谋算计和情爱纠葛?白磷鬼火、止泻秘药、石棉之毒、八音宴、完颜阿骨打的陪葬品、皇帝的染发剂、盗墓的淘沙官、艮岳的驯兽师、清明上河图是赝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元符三年,宋哲宗驾崩,哲宗无子,神宗十一子端王赵佶即位,史称宋徽宗,历经了神宗、哲宗朝将近四十年的变法努力,北宋边疆战事渐少,国家财政丰足,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繁荣之景。

政和元年

爹说在我出生前,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到一个亭子,上面悬有一块紫金鎏边的横匾,题有二字,是为“侍康”,旁边种植芍药,他信步走到亭下,爹俯身一观,只见一朵花竟不明四时地开了,特别妍丽可贵,然后又见花下有一只白羊,身躯小巧,可作掌上玩物,于指间驰越,甚是可爱。

然后不久娘就有孕,不足十月便生下了我,这个梦境也就作罢。

政和五年

“婼儿…婼儿…你快下来。”娘急急忙忙地朝大树这边跑来。

我赶快踩着树的枝桠一点点往下走,生怕娘的声音会引来爹。

“你怎么又不听话,爬那么高,万一摔下来,那该如何是好?”娘边说边替我拍着袖口上黄绿色的青苔。

“娘,我没有,我就是刚刚看到树上那个鸟窝被风吹了下来,我想把它放回去,所以才爬上去的,你别生气好不好嘛,我以后不敢了!”我撒娇地拽着娘的衣袖,还故意指了指树上那个鸟窝。

‘你呀,都说了多少遍不敢了,可还是不长记性,下次被你爹知道了,看你怎么办?”娘笑着摇摇头,便拉着我朝家走去。

“哎呦呦,这大小姐又去干嘛了,你看看那袖口衣襟脏得......”二娘故意扇了扇手中的手绢,“姐姐好歹也是官宦之家的子女,想必闺阁礼仪,小姐风范还是应该有的吧,现如今怎么纵容自己的女儿如此任性不堪,莫不是姐姐小时候也如同这般?呵...呵...呵!”

“二娘,这不关我娘的事...”我正要向前替娘反驳时,娘拉住我,示意我别说话。

“正所谓‘夫德性原于所禀,而化成于习’,妹妹,只恐你是以己度人吧,婼儿现如今只有五岁,难免贪玩,等婼儿大些,我自当为婼儿传以姿仪礼数之教,也免得日后娘家责怪不识白目,不懂女红。”娘不骄不躁地说道。

“你……哼!”二娘甩了衣袖,愤然转身回屋了。

娘身子一向不好,好不容易生下我,却再也无力为吴家延续香火,绵延子嗣,娘这才劝爹娶了二娘郭氏,可郭二娘出身乡野,目不识丁,刚进吴家迫于娘是正室,还有所忌惮,可两年后,他为爹生下弢儿,渐渐也就不把娘放在眼里,爹是个瓷商,家里虽不殷实富裕,却也能顾足衣食,无近日之忧,远日之扰。

日暮时分,爹用马车把早上送到集市的三箱瓷碗又拉了回来,用鹅羽掸子拭去箱缝中的灰尘,然后进了屋。

“相公,我想为婼儿请一位夫子,教婼儿识字读书。”娘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站起来看着爹,似乎心中早有这个打算。

“纨素,我不求婼儿精通文墨,淑才甚人,只想婼儿永远这般快乐无忧地长大,以后嫁得一好夫君,相夫教子,孝顺公婆。”爹把我搂在怀中,笑眯眯地看着我。

“爹爹,我可不想永远只做只囚鸟,局促于狭笼之中,我想快些长大,这样就能保护爹和娘了”我俯身在爹的怀中。

“婼儿乃有志之女啊!好,那爹定为婼儿找一位德才兼备的好夫子,来教习婼儿。”爹把娘也搂在怀中,若有所思。

不久之后,爹四处托人寻师,前来的先生也很多,可要么就是只会之乎者也空头大论的朽腐儒生,要不就是动辄便要数金的末仕乡举,正在爹焦头烂额之际,娘突然提起,说是阳翟蔡山隐居着一位堪为太子太傅的老翁,朝廷前些年派过不少官员来请其入仕,为太子讲学,可此翁多番推辞,最后无奈隐居蔡山,不问世事。

“相公,你看,蔡山离咱们家也不算太远,要不,你带婼儿去试试?”娘小心翼翼地问着。

“可连朝廷都无法请他出山,就凭咱们,能行吗?”爹叹息道。

“爹爹,或许这位老先生肯收下女儿呢?您就带我去试试吧!”我倒是很欣喜。

无奈之下,第二天,爹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带着我出了城,朝着蔡山方向去了。

在马车上颠簸了两日,我和爹到了蔡山脚下,向山下的人打听到,蔡山上却是有一位白发老翁,自称莞廑子,带着一个小童已经住在山中很多年了,但是这个老翁性格古怪,不喜市井。蔡山下的村民还告诉我们上山的路,我心想,这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带着疑惑和好奇,我跟随爹朝山上走去。大概走了两三个时辰,只看到不远处有两座倚山而落的草屋,门前一个略比我大些的男童正在俯身细扫,见爹和我朝屋前走去,他放下手中扫帚,双手作揖向我们走来。

“不知先生前来有何贵干?”那小童谦和地询问道。

“在下吴渊铭,携女儿自阳翟前来,特来拜访莞老先生,还望代为通传。”爹略微俯身向小童说道。

正待小童准备说些什么时,突然从屋中传出“让他们进来吧!”,声音虽稍有嘶哑,但却铿锵有力。

我想,这应该就是莞老先生吧,便在小童的引领下进到了屋中。

“在下吴渊铭见过莞老先生,久闻老先生盛名,特带小女前来拜访先生,还望先生能够为小女指点一二。”爹鞠身恭谨地说着。

只见一白发老翁侧卧在一张竹榻之上,内穿交领白衫,外罩深灰直裾大袖衫,头戴并桃冠,双目微闭,右手捋着胡须,听爹说完话后,缓缓起身,那小童赶忙跑上前去扶着他。

“来我寒舍之下的不乏王公贵侯,将士朝臣,而今你携一幼女前来,可谓怪哉,走吧,走吧……”只见那老先生挥了挥手,欲又转身躺下。

爹准备再上前说些什么时,我抢在爹前面开了口“先生,如果您是因为我乃一介女流而遭您遣斥,那您和那些大道儒夫又有什么区别?如果您是要因为我们未曾持贵重礼物前来拜访而遭您拒门,那想必如今您早已珠玉成山,绯罗蔽膝了吧 ?”说完之后,我想必将受到先生的轰斥,便准备拉着爹转身而反。

“小小年纪,口齿却这般伶俐,你叫什么?”只见先生抖了抖衣襟向我们走来。

“我叫吴濯婼,今日随爹前来拜师。”我怔怔说道。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婼,不从也。是个好名字,刚刚你说你们来自阳翟,吴家?”莞先生看着爹,似乎想询问些什么。

“是的,先生,不知先生何出此言?”爹疑惑地看着先生。

“那你可曾听过吴清兆这个名字?”先生示意让我们坐下,小童也转身出去准备茶水。

爹忽然站起来面向先生,情色也变得有些局促不安,欲言又止,这时,小童端着茶水进来,是一套天青色的茶具,色泽稍黯,想必应该有些年岁了。

“我带你出去看看吧!”小童放下托盘,看着我说道。

我辞别了爹和莞先生,随着小童迈出门去。

看到此刻与来时之景竟大有不同,薄雾散去,周边葱翠陇壑乍然显现开来。

“我叫裴異,我可以叫你婼儿吗?”看到他递给我一根棕褐色的竹萧,很是好看。

我点点头,然后轻轻接住,“真漂亮。”我仔细地看着这根竹萧上的刻饰,双线回纹,凤凰来仪。

“这是师父叫我给你的,他早知道你会来。”裴異笑着看着我。

“先生早知道我和爹会来?那是不是,先生也一定会收下我呢?”我十分欣喜,但还是稍稍掩饰住了。

“婼儿,婼儿”听见爹在叫我,我赶忙跑进屋去。

“先生愿意收下你了,快,来拜见师父。”爹拱手向师父投去谢意。

“师父在上,请受婼儿一拜。”我跪下向师父行礼,很是高兴。

“婼儿,跟着我可是要吃很多苦的,你愿意吗?”师父故意把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婼儿不怕吃苦。”我自信满满地回答师父。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