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锦绣凰权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1日

《锦绣凰权》精彩章节目录_虢翁小说免费阅读

锦绣凰权

作者:虢翁分类:古言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穆氏有女名瑶华,姿容出众,聪颖灵慧,温婉直率。  穆家六女貌美如花,穆家两子,少年英才,瑶华幼时父母宠爱,兄姐爱护,十五岁选秀入宫,瑶华立誓“我的家人由我守护”,宫廷路漫漫而艰险,瑶华步步惊心,以一己之身夺君王宠爱,保家族安泰。  穆瑶华,一世荣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宇航的亲事定了,定的是穆氏的四姑娘瑶诗,穆家又一次集中了建康城的目光。大多数人对穆家的印象除了杨连清便是前些时候文华郡主下嫁一事了。

这会子的京都,各家族的夫人小姐们怕是都快把牙咬碎了,大多数人都在私下议论,这穆家到底是走了怎样的狗屎运,从先前的宁国侯嫡女到如今的文华郡主,现在连京城中世家小姐们爱慕的文远侯世子也成为了穆氏的乘龙快婿,这般的好运道很难不让人心生嫉妒。

此时的穆家众人自然也都知道了这一好消息……

诗香苑内,瑶烟双手托着香腮,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瑶诗,痴痴地笑着。

瑶华伸着纤长的手指挑了挑怀中猫咪的下巴,瞥了一眼身旁的瑶烟,幽幽的问了一句:“五姐,你莫不是想着自个儿能把四姐身上看出几个洞还是看出几朵花?”

似是被瑶华惊着了,瑶烟坐直了身子,噘着嘴瞪了一眼瑶华,嘟囔道:“我只是想着四姐的终身也有了着落,往后的四姐夫还是个一等一的好男儿,心里高兴罢了,偏你就爱捉弄我。”

“瑶烟,说什么胡话,怎的能叫姐夫,平白惹人笑话,不知羞。”瑶诗伸手戳了戳瑶烟的额头,嗔道。

“咱们姐妹的悄悄话,能惹得何人笑话,四姐怕谁笑话,是文远世子么?”瑶烟嬉笑道。

“四姐别担心,文远世子才不笑话呢?这门亲事可是他自己求得,听说还是救了四姐姐一见钟情呢,他可舍不得笑话姐姐”瑶华说着一拍手,继续道“呀,英雄救美人,我可只在话本子里才看到过呢?”

“就是呢,就是呢,”瑶烟扑倒了瑶诗怀里,拱了拱身子,笑道:“我姐姐这般貌美,凭他是谁,见了都要动心的。”

“嘻嘻,五姐说的是呢,这莫不是美人如莲,我见犹怜。”

“好啊,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来闹我,仔细我告诉母亲去,让母亲找个嬷嬷把你俩捉去,好好学规矩。”

“我说呢,今日府内怎的这般安静,刚还在想着姐妹们都去哪里了,不成想竟都聚在了一处,既然妹妹们今日有聚会,怎么也不来唤我和瑶英一声,可见,是没有把我二人当成自家姐妹了。”

打断瑶华姐妹嬉笑声的是正站在院门处的两个姑娘,一个相貌清秀,若不说话还有些小家碧玉的气韵,只可惜这姑娘看着张扬,昂着头,看起来倒像是一只将要战斗的公鸡。另一个倒是貌美,一双桃花眼着实增色不少,但这姑娘神色呆滞,竟少了些少女的鲜活气,也是可惜。

“你来干什么?”瑶烟冲到了院门前,一抬手拦下准备往进走的两个姑娘。“你一向都是捡着高枝蹦的,我姐姐这小院子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烟儿,不得胡闹。”眼见着瑶烟越说越过分,瑶诗急忙站起来出声劝道“瑶兰堂姐,你误会了,都是自家姐妹,哪里又多了那些弯弯绕绕,不过是因着我亲事初定,烟儿华儿今日便赶着过来罢了,无甚大事。”

话说到这,瑶诗的意思也说明白了,既说是自家姐妹,那又何必说这些阴腔怪调。只是瑶诗却没注意到自己说起亲事时谣兰神色间的嫉恨,瑶诗瑶烟没注意到,瑶华却看到了,想到这位堂姐前些时候做下的丑事,瑶华冷哼了一声。

“也是的,我竟忘了。四妹妹如今也是定了亲的人了,竟然还是那日救了你我二人的李世子,也是我自己没本事,明明是和四妹妹一块被救的,却是没有四妹妹这般手段,四妹妹,你且也给姐姐说说,你是怎么勾的世子只一面就对你念念不忘的。”

“啪”院子里的人都被这声脆响惊呆了。

“啊!穆瑶华,你竟敢打我?”穆瑶兰左手抚着脸,尖声喊道。

穆瑶华轻轻的甩了甩手,漫不经心的问道:“打便打了,还犯法么?”

“穆瑶华,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打我?”

“呵”瑶华冷笑了一声,缓缓的向穆瑶兰迈了一步“穆瑶兰,我是看在我们同属穆氏的份上,唤你一声堂姐,难不成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蒜了,我父亲念者与你父亲那一丝堂兄弟的血脉情谊把你接来京都,可这并不代表我京都长房一脉已经忘了叔祖母和你曾经对瑶语堂姐做下的阴谋手段。”

“穆瑶华,你住口,你现在说这些是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穆瑶兰,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再想着做些让人犯恶心的事,我父亲是个重情的人,可这并不代表我府上众人也会念着这份情容忍于你,更遑论这份情也并没有重到哪去?你不过是府上客居的小姐,所以烦请你往后言谈举止注意些分寸,对我们姐妹也请尊重些。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个儿心里要有些数。”

“穆瑶华,你这个……”

“啪”瑶华再一次轻轻的甩了甩手,笑道:“你又想说什么?我都警告过你了,怎的还这般不注意。”

“穆瑶华,今日之辱,我记下了。”穆瑶兰看着瑶华恨声道。转身怒气冲冲的出了院子。

“华儿,你太厉害了”瑶烟扑到了瑶华身上“早就想替瑶语姐姐教训她了,可是每次都没有这个胆子。”

“她也就是个纸老虎,看着张扬跋扈,内里也就是个草包,你怕他作甚?”瑶华道。

“她内里确实不堪,可你今日这般行事,若被她传扬出去,终究于名声有碍”穆瑶诗神色忧虑“当务之急,还是得传信给那边的丫鬟说一声,注意着点,总也得管着他这张嘴,才好叫我们安心。”

“要管住的可不只是她这张嘴,只怕是四姐出嫁之前的这些日子,我们姐妹都无法安心了。”瑶华道。

“什么意思?华儿,你快说说,是个什么意思?”

“你呀,总是这般毛毛躁躁。”瑶诗伸手点了一下瑶烟的额头,向瑶华问道:“华儿,你是否是担心瑶兰她……会如当初一般做些什么手段?”

“正是,咱们这位瑶兰堂姐,被老家那些人养的一向心比天高,认不得自己的身份,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嫁一个高门大户,如今进了京都,这满京城哪里还有比文远世子更合适的。方才你们没注意,我却看得真真的,她那神色,分明是对四姐生了嫉恨,看着让人厌恶的很。”

“所以你才打了她,莫不是想叫她恨你不成?可是华儿,她虽有心,可却没有这个脑子,左不过又是些下三滥的手段,你我防着些也就是了,何苦如此。”瑶诗道。

“四姐,从来都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的,你我姐妹精力毕竟有限,若让她逮了空子,做出什么来,又当如何,当初瑶语堂姐那桩事,她虽未成事,可也弄得人尽皆知,如今文远侯府家风严谨,门风清贵,岂不是又叫人平白看了我穆氏笑话。”

“哎呀,好麻烦呀,听你们说的头都痛了,父亲也真是的,作甚要听了那位老夫人的话把穆瑶兰弄来京都,不然哪里有这些糟心事。”

“是啊,确实糟心,只盼这穆瑶兰,别头脑不清才好”瑶华望着院门低声叹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