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你是不是故意的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1日

《你是不是故意的》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猪瑶小说

你是不是故意的

作者:猪瑶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身为宏阳三中的校霸,顾薏自小干坏事干得跟每日签到似的,传说她少女心缺失,杀人不眨眼,令校友们整日提心吊胆战战栗栗十分惶恐。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多了个新同桌。  她的那位新同桌个子高操作骚,高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个写着校园小甜文的灵魂。  杀人不眨眼的校霸顾薏表示并没有心动的感觉:“他看他的小言情,我玩我的游戏机,咱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小日子。”  校霸同学的语气坚定态度诚恳,说出的话直击人心扣人心弦。  直到某天小弟们无意看见她电脑上的搜索记录。  —“如何吸引喜欢的人的注意力?”  —“校园青春小说下载。”  —“速学3招让TA为你痴迷!”  小弟们:“……”    『看不惯别人比自己出名的戏精少年  X  看起来软绵绵实际一拳一壮汉的校霸少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空调呼呼地吐着冷气,顾薏靠在柔软的礼堂椅上,双手捧着一杯冰镇的红豆奶茶,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一旁的许月手里捧着杯喝了一半的西瓜汁,脑袋一点一点的往她这边斜。

顾薏伸出手去拿她的西瓜汁,不料她手指一收,西瓜汁护得倒是紧。

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仍能睡得跟个死猪一样,顾薏表示对此很是佩服。

她把西瓜汁从她手里抢过来,随手搁在了她们之间的木质扶手上,然后开始漫无目的地扫视礼堂。

庞大的礼堂里满满当当的坐了450多个人,即使各个班的班主任吼得声嘶力竭也不济,仍是热闹的跟个菜市场似的。

“干什么啊那边的给我坐下!”

“想上厕所?告诉你,门都没有!真是懒驴屎尿多。”

“吵吵吵吵什么吵?要吵你回家去随便你吵!”

“……”顾薏愣是给班主任们有掀开房顶之势的嗓门呛了一下。

就冲这嗓门,如果给他们一个扩音器,别说一个礼堂了,整个宏阳三中都得抖三抖。

她被喧杂的环境搞得有些烦躁,把视线挪到了最前排。

前段日子莫名闹流感,悲催中招的冯校长等人因病没来,最前排专门给领导主任坐的椅子上只有谭主任和副校长老梁。

偏偏两位幼稚的中年男人不知因为什么闹别扭,非要坐的离对方远远的,一人一头看起来更孤单。

坐在左边那头的谭主任拧开他那花里胡哨的保温杯盖子,惆怅地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桌子,眼神里满是只有王者才能体会到的孤独与寂寞。

他叹息着小口嘬了口热水,慢慢地摇摇头自言自语:“孤独啊,往往围绕着伟大而又有独创精神的人。”

那头的老梁听见了,一副非常想要和他握手畅谈又因为闹别扭拉不下脸的样子:“是啊,就是你我这样的人。”

不料谭主任还沉浸在感慨之中,完全没有听见他的话。

老梁的脸色十分耐人寻味。

“……”顾薏坐在第四排,就离这俩别扭着的中老年人就隔了三排。

这俩中年男人离她不远,音量足够她把谭主任那“论孤独与王者之间的关系”和老梁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去。

她听着觉得好笑,没忍住笑出声。

“后边的同学啊,别光顾着笑。”谭主任没回头,声音满是经岁月磨砺后的沧桑,“你们还小,根本不懂这种感觉。”

顾薏听着谭主任语气里满是“你爱听不听反正我就是王者”的话,手指抓着前排同学的椅背笑了好半天。

老梁一个眼神扫过来,顾薏才敛了敛笑,假装不经意地把视线挪到了一边的窗户上。

礼堂里的窗户很大,微微敞开了一条缝隙通风。

外边的阳光毒辣,有小部分沿着敞开的那条缝往里钻。

顾薏盯着窗户外打进来的一道阳光,思维莫名就有些发飘。

两天前考试的那个下午,阳光好像也是这么毒。

她遇到个虽然长得好看但是脑子可能有点问题的男同学。

顾薏想起那位同学极其硬核的战术前趴,被骚起一身鸡皮疙瘩。

她回过神来,抬眼就看见礼堂台上的那块黑色大屏幕闪了闪,紧接着滚出一行红色的像素风字体。

——“宏阳三中高一第二学期学习类颁奖仪式”。

宏阳三中在凉城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名校,甚至可以说是烂校。

但是拥有它的正校长老冯和副校长老梁有钱。

这两位有钱的校长为了激励学生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知道在学习类的颁奖上花了多少心思。

就以她这届来说,每次月考过后总会举行一次以“激发学生学习斗志”为由的学习颁奖活动。

这还没算上段考周考,这要是算上了,他们怕不是要天天往礼堂跑。

  身旁的学霸许月同学说,宏阳三中是那种恨不得你进步一分就给你发一张奖状的学校。

顾薏很遗憾没能亲测她的这句话。

身为一个不搞事心里不舒服的问题学生,一个学期下来她连奖状的角都没碰过。

办公室倒是天天去。

顾薏的目光在舞台旁站着的团委书记捧着的厚厚的奖状上停顿了一下,开始怀疑学校是不是还开了个造纸厂。

这厚度,分明是要给现场的每一个学生一人发一张奖状的节奏。

冯校长千方百计要激起学生们的斗志,但最后斗志起是起了,成绩上升的幅度仍不是那么显著。

尽管成绩没什么明显变化,可同学们依然乐在其中。

只要一个下午不用上课,干啥都开心。

 她收回视线,吸了一口手里还剩大半的奶茶。

奶茶冰凉丝滑,配上沙沙软软的红豆,简直是夏天里的神仙饮品。

透明的塑料杯子上已经凝了许多晶莹的小水珠,她两手托着奶茶,想要透过杯子去看台上主持人的脸。

水珠随着她这一举动一滴滴地顺着杯沿快速往下滑,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颗接着一颗地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六月的骄阳现在正高高的挂在外边,阳光灿烂得似乎能把墙壁烤化。

可穿着学校的夏季短裤在空调底下坐了至少半小时的顾薏同学还是给冷的一激灵。

她的手硬生生被冷的一颤,托在手心的奶茶颤巍巍地往下一倒,哐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劣质的塑料杯底瞬间被打穿,奶茶哗啦一声顺着微微倾斜的地板四面铺开,红豆也跟着一颗颗滚落。

“……”

天地良心,她今天真的没想搞事。

这一动静本来搞得不大,可却恰好逢上了主持人上台。

主持人也姓冯,学生们喊他小冯。

小冯二十岁上下,颜值蛮高,长得也蛮高,据说是因为整天无所事事而冯校长被抓来干活的亲戚。

小冯完美的向学生们诠释了什么叫做真·无所事事。

宏阳三中的每场活动都由他主持,一个学期下来陆陆续续主持了几十场。

不仅礼堂,食堂、操场和图书馆也均有他的影子。

在一个学期的疯狂刷存在感下,无所事事的小冯成功跟学生们混熟。

学生们很给小冯面子,在他开口组织纪律前就先安静了下来。

当然顾薏除外。

奶茶哗啦啦流下和杯子落地的声音在庞大的礼堂里回荡着,瞬间吸引了爱热闹的学生们的注意力。

400多名学生的视线一时间一齐聚集在顾薏身上,没带一丝犹豫,似乎早就知道她要闹事似的。

谭主任坐在前面,倒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头也不回地慢悠悠地喝着热水:“生活处处是意外。”

顾薏引人注目惯了,在40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看了一眼地上的奶茶杯,连腰都没弯一下,伸腿把奶茶杯往椅子底下一踹,瘫在位子上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顾姐演技不错啊。”

姜程坐在顾薏后边,隔着张椅子都可以看见她周身散发着的“你看我干什么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顾薏头也没回:“那是。”

站在台上没找到肇事者的小冯僵了半分钟,很快捏着稿开口组织语言。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尊敬的老师与领导,还有可爱乖巧的同学——”

又一声液体哗啦流下与物体落地的声音,小冯硬生生把剩下的“们”字给咽了下去。

他顿住,目光移向了台下黑压压的脑袋之中。

那个他熟悉无比的身影杵在黑压压的脑袋中间,明明个子不高,身上老老实实的穿着校服,还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他却觉得她是老天派来折磨他的恶魔。

乖巧可爱个屁。

这简直是恶魔的凝视好吗。

礼堂彻底安静了下来,学生们对于这位“可爱乖巧”的同学弄出动静已经见怪不怪。

这位看似无害的大佬从开学起就开始在气死老师的边缘疯狂试探,目前看来已经上头了。

现在可爱乖巧的大佬就这么杵在礼堂前排的位置,和台上的小冯大眼瞪小眼。

整个礼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之中,顾薏身旁从坐在座位上就开始睡成猪的许月终于在礼堂诡异的安静中醒了。

她眨了眨眼,抬起了搁在扶手上的手臂,看了一眼自己手肘上沾上的西瓜汁。

然后她的视线在顾薏木着的脸、湿了大片的裤子和地上空的西瓜汁杯子之间来回转。

转了几个来回,见顾薏仍没有开口的意思,她眨了下眼,表情天真无辜:“你杵着干嘛。”

顾薏:“……”你还有脸问。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