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叶卡捷琳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2日

《叶卡捷琳娜》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主人早安小说

叶卡捷琳娜

作者:主人早安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故事从爷爷捡到一颗奇异的珠子开始,真实的梦境究竟想诱导我达成何种目的?一梦隔世,在新的世界我究竟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晚上我躺在床上,一边对着灯光细细欣赏玻璃珠(暂且叫它玻璃珠吧)里面的浅蓝色花纹,一边回忆我今天的遭遇。

“同一个东西,只有我看到的样子与众不同……”

我把玻璃珠转了转,灯光透过玻璃珠进入我的眼球,刺得我眼睛微微发痛。

“咦?这是……?”

我突然发现,在这个角度下,能明显的看到珠子里浅蓝色花纹的中心有着一个长得像图腾似的图案。

“一个波浪纹的圆环,里面有……三颗水滴?”

我又转了转珠子,图案消失不见。我确信自己没有眼花,可是之后也许是一直没找对角度,无论我怎么对光、怎么转动变换角度,始终都无法在玻璃珠那细小的浅蓝色纹路里再度找到那枚图案。

我自信不是什么迂腐不知变通的人,比起所谓的经验,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见识到科技的力量后我便果断抛弃了爷爷曾经教授我的捕猎技巧一样。别人眼里看到的只是别人的“真理”,我的“真相”在我自己眼中。

“假设……嗯……假设这世界上真有什么不可理喻的力量在这颗珠子上。那……它的目的是什么?”我眉头紧皱“在别人眼中它整体呈蓝色如果是为了保护自己内部的花纹免于被发现,那为什么我又能看见“真相”?刚才那个图案又是干什么的?”

自小在农村长大,和所有村民吃着同一片土地种出来的谷子、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水,我从未发现自己有什么奇异过人之处。

“难道……”不知怎的,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小时候看过的某部少儿向电视剧里的片段————一名少年外出捡到一颗奇异的发光石头,某天在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时候他凭借这颗石头化身光之巨人与之展开殊死搏斗,然后拯救了全世界……

“呸!什么玩意儿?”我狠狠甩了自己一耳光,一把年纪了还犯中二病,没救了。

“不就是颗破珠子嘛,又不能当饭吃,睡觉睡觉。”说完我顺手把珠子塞枕头下,床头灯一关上倒头就睡。

“哎,今天经历了好多事情……”

……………………………………………………

我是一粒水滴,自由的水滴,在清风的柔怀里,缓缓地下坠、下坠……

“娘!娘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娘——”一个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小姑娘伏在一名妇人身上嚎啕痛哭,身上的粗布衣物脏兮兮的满是补丁,缺乏营养的瘦小身材在微风中瑟瑟发抖,原本干净可人的脸蛋上此刻脏兮兮的挂满泪花。躺在她面前的妇人已然没了气息,身下的土地被腹部渗出的鲜血缓缓浸透。很明显是腹部那疑似马刀造成的贯穿伤要了她的性命。

四周的房屋都冒出滚滚浓烟,满地的尸体有老有少。按建筑规模和地理位置来看,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小山村,地上村民们的尸体都是穿着粗麻布衣物、戴着头巾,看起来很是落后贫穷。不过这会儿这座小山村也差不多算是绝户了。

另一边数十个穿着杂乱铠甲的大汉扛着马刀在村庄中心的晒谷场上聚集,他们面前是一袋袋的干菜和谷物,当然还有少的可怜的一小袋铜币,看起来像是在因为分赃争论不休。最令人发指的是,晒谷场的大石碾子后面还有数名死相及其难看的年轻女孩儿,都是看起来不过十几二十岁的花季少女,但从被撕碎的衣物和褪下大半的裤子大概可以猜测到她们生前经历了什么。她们都是被割断喉管活活放血放死的,因而冰凉的尸体全部被鲜血浸透……这群人都是野盗,而这个小山村不幸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这时,一名趴在妇女尸体上疯狂耸动身体的野盗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突然停下了动作。也许是因为他有特殊癖好此时没有和大队人马聚集在一起,却也因此发现明明应该没有活人的地方发出了小女孩儿的哭声。他迅速拉上裤子,抄起马刀,蹑手蹑脚的向发出哭声的房屋后面绕去,他那长期沉迷淫欲而肿着两个大眼袋的眼睛里此刻充斥着兴奋与嗜血。

小姑娘身边有一个翻倒的水缸,似乎正是因为躲在里面才躲过了野盗们的大屠杀。

“谁?是谁在那里?是不是坏人?”

小姑娘貌似哭累了,感觉到后面有人靠近,赶紧擦了一把泪眼婆娑的脸回头问道。

而那名野盗直接忽略了小姑娘,盯着她母亲的尸体眼睛都看直了,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你走开,走开啊!她是我妈妈,她只是睡着了,才不是什么极品,你走开啊——”小姑娘又哭了起来,使劲去推想靠近母亲尸体的野盗,然而她身高都还没到野盗的腰际,野盗轻轻一推她就被推翻了个跟斗,赤着的双足也因为摔倒的时候被瓦砾划破不停的渗出鲜血。

“谁——谁能来帮帮我,啊——谁能来救救妈妈”小姑娘一边哭一边不顾脚上的伤,拼命想去推开正在撕碎母亲身上衣物的野盗。

突然,我心里一揪。全程都浑浑噩噩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我仿佛进入了小女孩儿的内心,一种深切的依恋混杂着撕心裂肺的悲伤一股脑灌进我的脑海,仿佛失去母亲的人就是我……

我伸出手想去拉她,可是眼前手起刀落,我的手穿过了倒下来的尸体————野盗似乎被惹怒了,抢先一步斩下了小女孩儿的头……

我惊愕的看着我透明的手臂,此时我头脑变得无比清醒。

全身都是透明状的我浑浑噩噩看着野盗们突袭进村,眼睁睁看着他们烧杀抢掠内心没有丝毫波澜,仿佛自己就是大自然里的一粒水滴,发生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直到刚才,我的指尖似乎划过什么及其重要的东西……

我没有抓住吗?她的生命……

啊!!!!我悲怆与怒火贯穿了我整个心房。看着面前野盗抹了一把鹰钩鼻下的八字胡,一脸满足之色的疯狂耸动身体,我恨不得立马将他手刃!

我缓缓靠近掉在小女孩儿尸体边的马刀……你给我死!!!!

滴答——水滴落在了瓦砾之中……

“哥,哥?快起床啦,马上都要吃饭了。”

这是……阿远的声音?我……我是在……

突然,那个小女孩儿挂着泪花的脸和最后一刻空洞的眼神在我脑海里一瞬闪过。似乎想起来什么的我怒吼:

“啊!!!!我要杀了他,混蛋,老子要活剐了他!!!!”

“妈!妈快来,我哥魔怔了,他说要活剐了我……”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你刚刚才说的,反正我以后再也不来叫你起床了”阿远似乎特意想给我添堵,一脸冤屈。

我张了张嘴,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最后红着脸咕哝道“我可能是……做噩梦了……”

“哎,你呀,睡懒觉还好意思?还不快点洗漱,马上开饭了”母亲听到我和弟弟的吵闹声还以为我们在故意闹着玩儿,也没在意,催了我一下就接着回厨房忙活去了。

那么真实的情景,真的是做梦吗?我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赶紧起床一边穿衣洗漱一边回忆那个梦境——我当时处在一个很奇妙的状态,感觉……感觉浑身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就好像身体没有一丝重量,浑身透明的我简直如同空气中的水雾一样。

“不过最后那段时间我的状态似乎突然变得很奇怪”我心中沉吟“好像有什么力量催促着我去拯救她、催促着我和那小女孩融为一体。”

“不过还是终究还是来不及了……”我轻叹道,随即又使劲地摇摇头,“哎,一个梦而已,我是不是太敏感了。”

……………………………………………………

一转眼到了下午,我筋疲力尽地躺在沙发上,瞬间觉得当一条咸鱼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早上刚吃完早饭就和老爹被村长叫出去了。原来是昨晚,老爹担心爷爷遇到的那只老虎指不定哪天会来村里找食,为了大家都安全起见就报警求助了。今天一大早公安局的同志们就带着几名县里来的专业人员通过村长找到我爷爷家,希望我爷爷能带领他们去发现老虎的地方看看。

谁知道我爷爷打死也不肯去,非说那老虎魔性,去找它麻烦会遭报应。村长没办法,自从早上从警察口中听说村里对门坡可能有只老虎他整个人就心惊胆战的,谁让他家的地离对门坡最近呢?于是乎就把我们爷俩叫去他家软磨硬泡,想让我们劝爷爷答应带路。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可是父亲却是一脸难色,原因我大概猜了个七八分。最后警察带来的一个专家和父亲单独聊了几十分钟,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父亲答应去劝爷爷。

一个小时后在爷爷家客厅里,我站在一旁偷偷捂着嘴笑。爷爷吹胡子瞪眼,一口一个“嬲头宝(相当于憨P)”把我老爹骂的抬不起头来。可怜我老爹平时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这会儿委屈的表情却和阿远有得一拼。爷爷认为父亲这是在给家里没事找事,父亲嘴笨又说不出什么一定要去配合警察们的道理,结果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最后还是我来解围,骗爷爷说我也想乘此机会向他学习学习认大型走兽的路子,去一次就权当是给我上一课,再者有那么多警察拿着**呢,怕啥?见爷爷火气慢慢下来了我又搬出绝招,说想见识一下到底是爷爷的经验能找到老虎还是靠那几个“专家”才能找到。爷爷的脾气我清楚,最受不得人小觑,然后顺利上钩了。

因为爷爷大病初愈,警察们同意我和父亲随行照顾爷爷,不过发生任何情况一律不得轻举妄动,一定要听指挥躲好。我和父亲点头同意,最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上山了。

一路上,每碰到一只鸟、一个耗子洞爷爷都要指指点点对它们的习性解释半天,每次开口就是“宇伢子,你听着啊……”眼睛却是时不时的瞟那两位林业局来的“专家”,一副“看老子说的对不对”的表情。众人都苦笑,却也没故意去打断他,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一行人在山上墨迹了快两个小时了都还没到我爷爷说的地方一半距离,最后警察也担心起来,怕这么闹下去天黑之前能不能回得来都是个问题,赶忙打断正在满口唾沫大讲特讲的老爷子,催促他赶紧办正事儿不然荒山野岭的天黑了就麻烦了。

爷爷想了想也是,就变得安分了些,我们也很快在爷爷的带领下一个多小时便到了目的地。

一到地方,两位专家又是拿着望远镜观察地形、又是拿放大镜寻找痕迹的,一副很谨慎认真的样子。不一会儿,其中一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专家”好奇的向那位年长一些的发问

“杨教授,这周围怎么都不像能藏老虎的地方啊?”

那位杨教授看起来大概五六十岁了,长得慈眉善目的,尤其是带着一副圆眼镜儿尽显儒生风范。他将手中的放大镜收进风衣的口袋,微笑着发问:

“周教员何以见得?”

“老虎主要以森林为栖息地,其分布与有蹄类物种的分布和密度密切相关。尤其是在野生鹿科动物、牛科动物种群稳定的地方,老虎的种群兴旺”那周教员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跟背教科书似的自信满满的回答“可是这里几乎都是低矮灌木,我用望远镜确认过,最近的森林都隔着好几个山头,况且这四周明显没有牛羊野猪等偶蹄目动物的活动痕迹,仅有一些山鼠、麻雀什么的却都不是老虎的捕食目标。”

语毕那周教员神色古怪的瞟了一眼爷爷,接着道“因此我敢肯定这一切应该都是个误会。”

杨教授呵呵一笑,没发表意见。

不过听到这里我不禁对这周教员产生几分敬佩,虽然我不是学这一块儿的,但是从他的话里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最重要的他情商很高,把“这老爷子肯定在撒谎”说成“一切都是误会”,既表达清楚了意思,又给足了爷爷面子。说实话我也不相信这附近会有老虎,小时候我常和小伙伴们来这附近摘野果,虽然都是在山脚下,但也从没见过什么稍大一些的野物。也许爷爷只是太想在我们面前表现以维持他的大家长形象而撒了慌。这时候我是多么希望爷爷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来一句“那可能是老头子我看错了哩,年纪大了眼神也不好喽”,这样这场闹剧就结束了。谁知道,爷爷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冷哼一声,一副“瓜娃子屁事不懂”的表情瞪了那周教员一眼。

周教员见状脸色一白,薄嘴唇抿紧,转过头假装在看四周的风景。

发觉气氛不对,杨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儿,笑呵呵地对爷爷说“不知道老先生有何高见?”

爷爷见杨教授态度还算谦逊,也就不摆架子了。“老弟,我听你口音应该也是我们弗兰滴,看起来应该要比那个后生伢子有本事。那你应该清楚他讲的什么老斧不吃山鼠麻雀纯属放屁!”

闻言周教员顿时脸上青筋暴起,“你……”

“周硕!”见周教员想反驳,杨教授立刻出言制止。

“可是他……”

“闭嘴!”

“对不起,老师。”那周教员乖乖的低头站在一边,不说话了。

原来这俩所谓的专家还是师生关系。

“前辈,您接着说。”

似乎对这一句“前辈”特别受用,爷爷对那杨教授的态度更加友好,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都掏出来的样子,我不禁蒙着眼摇摇头。

“那老斧滴活动范围好大,多的都有上千平方公里。那后生伢子说的有些地方是没错,这附近确实是没有甚么大滴猎物给老斧吃,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一座山头会不会刚好只是老斧活动范围里的一块荒地?”爷爷顿了顿,又说“那伢子刚才说老斧不吃山鼠麻雀,确实嘞,成年老斧不吃,但是年纪大了滴老斧,它腿脚没力了追不上野羊野猪,它不掏山鼠吃那吃甚么?”

那杨教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随即对一边的周教员说“听见没?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死记所里那几本资料,虽然万事开头难,但是只要肯学肯问,不要自视甚高,慢慢的知识就会积累成经验!”

“我知道了,老……杨教授”那周教员差点又叫老师了,看得出来他只是那个杨教授带出来学习的新手。

接着,杨教授又转身面向爷爷

“一路过来,前辈您对这些野生动物的讲解都非常到位,刚才的解说也甚是精彩,想来都是长期积累的经验吧?不知道您是不是这村儿里的猎户?”

“猎户?”爷爷环顾了一眼四周刚才听他们解说听得津津有味的警察同志,咽了一口唾沫,赶忙手舞足蹈的表示“不不不,我怎滴可能是猎户,老早就不干了,现在野生动物都是要保护滴,不能乱搞嘞……”

“额……那是在下唐突了,我们回头再聊,回头再聊。”杨教授尴尬的笑了笑

“对了,话说……前辈你说发现的老虎排泄物,在哪儿呢?还有老虎当时出现的位置,也带我们去看看吧。”杨教授转移话题,爷爷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貌似是带他们来找老虎踪迹的

“诶,你也别前辈来前辈去的,我岁数比你长,你叫我一声老哥就行。”说罢,爷爷麻溜的带着他们去看了各种老虎留下的痕迹。不过石头的事情他倒是没说,也许他压根儿就没把那石头放心里。

之后的事情便非常无聊了,因为怕我们爷孙三人碍手碍脚的影响他们工作,我们被安排在一边坐着看热闹。在警察的协助下,两位“专家”又是拍照又是地形测绘的,忙活了大半天终于算是搞定,等我们下山进村来都快下午五点了。

临别前,杨教授特意告诉我们,根据爷爷的描述和老虎活动现场的痕迹推断,这很可能是一只极其濒危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华南虎。他们来取证,已经确认是有老虎了,过几天上面就会派人下来把这只老虎带去野生动物保护区。毕竟经过预测这只老虎的活动范围和村庄的范围重合度很高,有必要将它转移到其他地方保护起来,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保证了村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

之后的事情我也懒得管了,老虎的事情解决后爷爷的心里也算是舒服了很多,接下来几天都没听见他念叨老虎长老虎短的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