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北雁不南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北雁不南飞》精彩章节目录_九月萤火小说免费阅读

北雁不南飞

作者:九月萤火分类:耽美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魏太和三年,彭城长公主将下嫁丹阳王之嫡子刘承绪。圣旨一出,全京沸腾。都说那刘承绪身体羸弱,多病缠身。且彭城长公主是皇帝最疼爱的妹妹,脾气桀骜暴躁,刘承绪娶之恐凶多吉少。果不其然,婚后第二年,刘承绪,卒。坊间皆传刘承绪因得罪公主而被害。彭城却极力否认:死的根本不是刘承绪!一年后齐国使者入宫觐见,其乃齐国皇室宗亲子弟,容貌俊美,言谈出众。一日彭城与之相遇,一眼认出:好个刘承绪,居然诈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六年前,这年是皇兴四年,相州刺史李欣因罪入狱,为求自保,李欣上书告发尚书李敷隐罪二三十条,皇帝拓跋弘下令,将李敷和其弟李弈打入死牢,李弈乃太皇太后宠臣男侍,亦有朝政之望,此事一发,便传到了寿康殿太后冯氏的耳中。

冯氏自先帝驾崩后临朝听政十八月,平定乙浑之乱,稳定朝中动荡局势,自有一番政治才干,至直拓跋弘亲政,才退居后宫,抚养太子拓跋宏。此时她正在寿康殿听着五岁的拓跋宏诵读诗经,宦官张祐的禀报让她心如绞痛,难以平静。

“皇帝在哪儿?”冯氏眉头微蹙,双眸冰冷,缓缓放下茶盏。

张祐伺候冯氏多年,自然知道冯氏与李弈感情深厚,皇帝此举,无疑断送了母子情分,遂道: “回太后,陛下正在安昌殿教怀宁长公主习字。”

“更衣!”

太子拓跋宏虽自幼在冯氏身边教养,却不知平时泰山崩于前却面不改色的皇祖母今日为何这般匆忙,他只见冯氏匆匆换了衣裳,又匆匆上了车撵,一路朝安昌殿去了。

此时安昌殿内一片寂静,皇帝拓跋弘在案几前打坐,手中拨着佛珠,朱唇微启,默念心经。

怀宁大公主拓跋鹭在一侧习字,行云流水,乖巧安静。

两人犹如画中人,各自在心境遨游,丝毫没有察觉到帷幕被拉扯的动静。

“父皇和阿姊……像……像两块大石头!”帷幕后突然传来孩童的笑声,打破了殿中宁静,两人恍如梦中惊醒,吓了一跳,扭头看向帷幕后的人,原来是三岁的彭城公主拓跋雁。

“雁儿?”拓跋弘皱了皱眉,疑惑道,“你如何进来的?”

殿门外的宦官安禄闻声进来,亦是惊讶不已,“彭……彭城公主何时进来的?奴一直在殿外守着啊?”

拓跋弘见拓跋雁小脸上擦了灰,头上还插着一根干草,已然知道她从何处进来,自是哭笑不得,但又不得不严肃斥道:“没规没矩,哪个公主像你这般,不成样子!”

拓跋雁嬉皮笑脸地吐了吐舌头,才别别扭扭的朝拓跋弘跪拜行礼,奶声奶气地说道:“拜见父皇。”

怀宁公主见自己平日淘气的妹妹也有规矩的时候,不禁掩袖而笑,安禄见此也笑着退了下去。

拓跋弘见她灰头土脸地跪在地上,心早已软了一半,眉头渐渐舒展,轻轻唤道:“过来罢。”

拓跋雁一听,从地上爬起身,一蹦一跳地扑到拓跋弘怀中,拓跋弘将她抱在自己膝上,拂去她发间的干草,又用帕子擦去她脸上的灰迹,让她露出干净的小脸来。

此时的拓跋弘已不是一个皇帝,而是一个平常人家的父亲。

“父皇,儿臣……儿臣想骑马马!”拓跋雁一脸期盼地问道。

“雁儿还小,不急。”拓跋弘抚摸着她的头发,温声细语道。

拓跋雁一听,立马急了,一个劲儿地摇头道:“儿臣不小!儿臣不小!阿姊学得,儿臣也学得!”

拓跋弘和怀宁相视一笑,他指了指几上怀宁公主写的字,笑道:“你可认得你阿姊写的字?”

拓跋雁双手撑在几上,伸头瞧了瞧,咬了咬唇,道:“嗯……方方的,正正的,像……像淑夫人写的字!”突然想到什么,她把腰间的方形白色香囊取下,那香囊上一面绣着两朵红梅,似傲立寒风,栩栩如生,绣工精美。另一面用金丝线绣着“平安”二字,囊中贮辟寒香、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香气盈怀,沁心入脾。

拓跋雁小手高高举着香囊朝拓跋弘笑道:“淑夫人做的!这字和阿姊的……一样!”

“淑夫人说,她希望我们姊妹俩,不求事事如意,惟愿一世平安。”怀宁浅笑道,又从自己的腰间取下相同大小的香囊递给拓跋弘。

拓跋雁笑着点点头,又扭头问拓跋弘,“父皇,这和平日儿臣认的字不一样。”

拓跋弘接过怀宁手中的香囊,这香囊比拓跋雁手中的要旧一些,一面绣着两朵芍药,另一面也绣着“平安”二字,他道:“你平日学的是我鲜卑族的字,而这是汉族人的字,称为汉字,雁儿若能将汉字写好,朕就教你骑马。”

拓跋雁不解, 摇摇头道:“儿臣不明白,儿臣不喜欢,儿臣就喜欢骑马马!”

拓跋弘微微叹了口气,望着两个女儿,笑道:“你们母妃写的汉字在我魏国称得上一绝,你身为她的孩儿,怎能不会写汉字?”

正说间,安禄从殿外进来,禀道:“陛下,太后的肩舆正朝安昌殿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