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他们的余生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他们的余生》精彩章节目录_就像梦一样小说在线阅读

他们的余生

作者:就像梦一样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书名被占用,原书名  余生带着个人情感和对某作者的致敬。不打算再更了,许多剧情需要修改,并且这个平台我也过不了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门口那人,在场的没有一个不认识的。

林淮生这三个字在这个小县城算是出了名的 狠。

包间的氛围一下变得焦灼起来。没人说话,也没人动。

“咋了,阿生”一个声音从那人的背后传来,李威嬉笑的从后面搭住林淮生的肩膀。

林淮生撇了他一眼,李威讪笑的放下手,他向包房里探头一看,几个毛孩儿和两张熟脸,还有个女人。

这个女人让李威记忆犹新,就冲她拿酒泼林淮生的气势,他都暗自佩服。

林淮生走进包间,坐进了沙发里,歪头点燃一根烟,斜眼盯着余伽。

他也不说话,静坐着。

“你要怎样?”顾时安开了口。

林淮生吐出一口烟,眼睛瞟向他的那边“你算个什么东西?”

顾时安眼睛瞬间瞪大了,像嘴里吃进苍蝇一般,脸色难看至极,他也在道上混了有些年头,况且她还站在旁边。

虽然知道这人不好惹,他还是硬回一句:“你会不会说话?”

这话一出,林淮生笑了,他吐出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了地上。

李威心里一紧,看他这表情,要出事了。

下一秒,林淮生瞬间从沙发上暴起,抬腿一个侧踢,踢在顾时安下肋上。

一声闷响,巨大的冲击力让顾时安整个人重重地撞在墙上,他捂着肋骨痛呼出声。

顾时安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林淮生掐住了脖子,手臂上肌肉的线条绷成了几条,带着狠戾的语气。

“老子用的着跟你好好说话?”

在场的人都已经看傻了,直愣愣的看着他做不出任何反应。

顾时安只觉得喉咙上的力道大的惊人,脖颈上的青筋都已经憋出显形。

他被激怒了,挣脱了林淮生的钳制,低吼一声,抬手就是一拳。

林淮生往后一仰躲过这拳后,又是一记重拳狠狠砸打在刚才他踢过的位置,顾时安一抖身滑倒在了地上,捂着下肋,阿的一声叫了出来。

林淮生面无表情,抬脚就要往他脸上踩去。

“林淮生!”余伽尖声的喊他的名字。

他打架从来没有人劝得住的,但这个声音却止住了他要踩下去的脚,他收了腿,往后退了几步。

顾时安缩在地上脸上因剧痛显得有些狰狞,林淮生停下脚后,就没再看过他一眼。

余伽跑过去蹲在了顾时安身边,伸手小心的扶着他“起的来吗,我带你去医院。”

顾时安忍着痛,刚要搭住她的手,挣扎的想站起身。

林淮生的脸黑了下去,他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后扔进了沙发里。

“李威,带他去医院”他冷声说道。

“啊?”李威还没回过神。

在林淮生开口前,他反应了过来,哦了一声把顾时安扶了起来。

他心里叹了口气,林淮生是个浑人,但他从没见过他像今天这么浑的。

他扶着顾时安经过时,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余伽,她低着头,刘海遮住了脸,看不到表情。

李威心中隐约感觉到,他对这个女人,有点不一样。

剩下的人还傻站在原地,林淮生环视了一圈包厢里的人唇间蹦出两个字。

“都滚”

一群人没一个敢吭声,一窝蜂涌了出去。

整个包间只剩下两个人。

余伽被扔在沙发上后一直低着头没有声响。林淮生看了她一眼,

坐到了她旁边,侧过头:“发什么傻?”

“林淮生你到底什么意思?”余伽终于抬起头,眼里含着质问和不解。

林淮生甩了甩手,语气很平淡:“没什么意思,就是不顺眼而已”

是不顺眼她,还是不顺那些人,她有点搞不清。

余伽不知道他抽什么风,又接着说:“如果他让你不顺眼了,我代他给你道个歉”

“余伽,你有什么资格代他道歉?”林淮生眼里冒着寒意,语气冷到极点,向她靠近。

“林淮生,你别这么不讲理”余伽没有躲,直视着他。

“我这人从来就不讲理的”林淮生冷笑一声。

余伽眼里闪过一抹怒气,又平息了下去,她推开了靠近的林淮生,站起身就往外走。

“余伽,我要是讲理的话,早几年就死在街上了”

背后的声音没有温度,余伽身子顿了顿,回过头“他只是来帮我找我老板的儿子,你没必要这样”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只是下意识就说了出来,

她推开门出去后,林淮生阴暗的脸上稍微缓和了一点,他从兜里掏出烟盒,又点上了一根。

过道的角落里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女人,悄然的注视着这里,不知道已经

站了多久,看到余伽离去的背影,她的眼里闪着红光,细牙紧咬着下唇。

余伽出来后给顾时安打了个电话,是李威接的。

“他怎么样了?”

“正躺里面照CT呢,没多大事儿,估计就骨头裂了呗”他口气轻松的说。

余伽默了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成这样,他也是出来混的,不可能就这么白白挨揍。

“你替我跟他说一声,别去找林淮生,是我对不住他”

听见她的话,李威笑出了一声。

“呵,他还敢去?要不是有你在,阿生会停手?不然他得被活活打残废”

林淮生有多狠她已经见识过了,没有再回话,她挂了电话。

晚上回到家的她已经筋疲力尽了,和阿爷阿婆说了一声,上楼就倒在了床上。

隔天清晨

余伽站在教室门口,甩了甩雨伞的上的水珠,收起伞后进了教室,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已经空置已久的座位上多出一个人,她有点意外。

那人正趴在桌上睡觉。

走到座位上,旁边的桌椅空的,江晓月不知道为什么没来,她也不在意,拿出书本放在桌上。

雨水噼里啪啦的打教室侧面的窗玻璃上,天阴沉沉的,乌云里不时夹杂着低沉的闷雷声。

课后,余伽拿着水杯去水房接水,教室里的学生睡到一大片,

她出教室前看了一眼那个人,他一直那样趴着纹丝不动,看样子就没醒过。

水房里人挺多,排了好长时间的队,她接完水后走了回来。

教室里许多睡着的人都醒了过来,扎着堆挤在窗边,一边说笑一边伸着脑袋往下看,她走到最后一排窗边探头看了看。

一个圆胖的身影,正蹲在雨中,地上凌乱的散落着被雨水淋透的书本和页纸。

教室里的人脸上带着笑,仿佛这一幕在他们眼里像是一种乐子。

暴雨打在王雨晴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打湿了透,背上的衣服也因雨水的浸透显出了肉来。

那些人笑的更欢了,格外的刺耳。

余伽坐回座位静静地看着这些笑脸,直到老师进了教室才逐渐安静下来。

王雨晴回到教室的时候课已经上完一半了。

看着浑身湿透的她,老师皱着眉头问:“你跑哪去了?”

王雨晴抬起头,眼眶泛着红:"我在外面捡书。"

老师知道她这应该是又被作弄了,扫了一眼台下的学生:"是谁干的?"

没人回答。

”既然都不说,除了王雨晴每人抄十遍今天讲的内容"

"啊?"学生们哀声着,一脸的难看。

老师的话除了少数几个个例外,大部分人还是要听的。

课后,班上的一些人忍不住了,恶狠狠的看着窗边的人。

“凭什么要老子抄啊,又不是老子干的”

“别他妈看我,我也不知道谁干的”

“死肥猪真他妈烦”

恶毒的言语一直持续到下节课,仍有几个声音低声的嘀咕。

余伽已经无心上课,她一直看着王雨晴的背影,她从进教室到现在没有动过,只是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王雨晴突然抬起头,走到了窗边,四周的人迷惑的看着她。

余伽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站起身冲过去要拉她,已经晚了。

王雨晴纵身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