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老槐茶馆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老槐茶馆》精彩章节目录_柠而菌小说免费阅读

老槐茶馆

作者:柠而菌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南城最古老的那棵槐树下有一家茶店,城中许多都市传说源自此处。听说,如果能见到这家店的店主,就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城里最近有点不安生。”“是啊,似乎有人来了。”四处惹事的到底是谁?小店的暗门里藏着什么?店主又到底是什么人?轻百合向,神秘正经店主(大雾)•温柔帅气道士小姐姐(?),槐树精妹妹和二货神兽日常助攻(bushi)“都说当局者迷,这句话还真适合你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叶站在店门前咬着嘴唇犹豫半晌,才迟疑地叩叩木门。叩门声响起的一瞬间,她不禁在心底嘲笑自己竟然会相信所谓的都市传说,特意跑来。南叶啊南叶,你可真傻,她暗暗骂着自己。

门板发出几不可闻的空洞响声。一阵风来,铜铃叮叮作响,门内悄无声息。

里面的人应该听不见吧,或者里面根本没人,南叶想着。还是走吧,这种都市传说怎么会是真的呢?她刚想走,木门却不给她面子,吱吱呀呀缓缓敞开。

门里站着个一身水蓝古装的年轻女子,年纪也就二十左右,栗色长发直到腰际,后脑用簪子松松挽了个髻,两弯柳叶眉,一双桃花眼,薄唇轻抿,额发微乱,妥妥一个清秀姣丽的美人,只可惜面色苍白少了些鲜润的红晕,却如病中西子一般别有气质。南叶看的不禁有些呆滞。

“你好。”慵懒的女声响起,有些沙哑。南叶回过神来,尴尬地回以微笑:“你,你好。”

“进来坐吧。”女子转身示意南叶跟她进去,南叶不自觉的就跟她进了店内。

店里有些空荡,只摆了几张木桌木椅,却挺干净利落。角落里有个架子,上面放了好些竹筒,上面贴着写了字的红纸。旁边有个木柜,前面是张柜台,柜台后搁着把竹藤摇椅,还在微微晃动。摇椅后有扇窗户,窗台上是个小水缸,里面养了几朵荷花,倒也雅致。

“要喝什么茶?”女子绕到柜台后,纤手拂过一排排竹筒,念起竹筒上的字:“有黄山毛峰,午子仙毫,洞庭碧螺春,六安瓜片,大红袍,银针白毫,普洱……”

“就……最便宜的就行……”南叶不好意思地绞着衣角。

女子在柜台后忙活一阵,用木盘托了个白瓷茶盏过来放在桌上。南叶才看到茶盏旁还有个白瓷小碟,上面有几块糕点,散出微微香气。

“请用吧,这是佐茶的茶点莲花糕,本店自制。”女子冲南叶笑笑,转身去柜台后坐着。

南叶端起茶盏,里面盛了多半杯清茶,透着淡淡的碧绿色,茶香却浓郁。喝一口,茶水温温润润从喉咙滑下,氤氲生香,似乎连心脏都被冲洗干净。

女子安静地坐在摇椅上,看似无意,眼神却定在南叶身上许久不动。

南叶纠结再纠结,终于弱弱地问:“那个……老板在,在哪里——我要付茶钱!”

“我就是。”女子淡淡道,从摇椅上下来到南叶身旁,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小姑娘胆子太小,找我就直说。我知道你是听了故事才来的,我还告诉你,故事也是真的。”

“啊……那个……”南叶听她说穿,局促地低头:“不我只是来喝茶的——”

“我知道,你觉得相信一个你看来不现实的故事很可笑,可这故事就是真的,信不信由你,我做好我该做的就行了。”女子拉过南叶的手:“走吧,二楼聊。”

南叶迷迷瞪瞪地被拉上二楼。二楼搁着几把竹椅,中间是张小圆竹桌,后面置了扇绘了莲花的竹纱屏风。屏风旁又是几个大大小小的琉璃水缸,里面依然种着莲花。

南叶正四处打量,屏风后转出来个人,一身雪白,衣摆飘飘,乌发一丝不苟梳成道士的发型,眉目俊秀,温润平和,恍然有仙人之姿。

南叶正愣怔,那人瞅见南叶和女子便笑道:“莲儿这是来活了。”一开口竟是女声,略略低沉,却柔柔和和好听的紧。原来也是个女子。

女子应了一声,示意南叶坐下,自己坐在南叶对面,眯起了双眼笑着:“什么事情要拜托我呢?”

南叶不安地扭了扭身子,嗫嚅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我……我们学校最近闹鬼,可能……和我去世的一个朋友有关——”

几天前,南叶的好友莫木子在晚自习时从楼顶一跃而下。

莫木子是年级里数一数二的优等生,钢琴书画舞蹈样样拿得出手,人也清秀,性情开朗,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但就是这样一个好学生、年级女神,竟然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学校也封锁了消息,什么信息也探不到。

然而莫木子自杀后的第二天深夜,有熬夜补作业的同学远远听到艺术楼里传来一阵杂乱的钢琴声,好像有人在凶狠地砸着钢琴。他还以为自己熬夜太久出了幻听,也没怎么在意。可是第二天全校都在谈论,有人半夜去艺术楼砸坏了钢琴。

接着学校发生了一连串事件,不是美术室里的画被人恶意涂抹,就是宣传栏里的照片被涂得乱七八糟。这些事件还都跟莫木子有关——被涂抹的是她的获奖画作,被涂鸦的是她的宣传版面。而且,所有涂鸦到最后,都以一个红色的狰狞笑脸结尾。笑脸眼角处的涂料没干似的流下来,更加可怖。有一天早上,最早到教室的同学被吓得够呛——莫木子的课桌翻倒在地,书本被撕得零零散散撒了一地,更甚的是每一页都涂上了猩红的笑脸。管理处加强了巡查,艺术楼上了好几把锁,监控每天一查,搞鬼的人没发现,事情还是照常发生。

领导老师都焦头烂额,倒是学生们乐此不疲地谈论着这些被他们命名为“校园诡奇传”的事件。发生的事件就像巨石栽进一潭死水激起水花一样激动着他们的心,高考压力下无味死板的生活难得有了点生气。他们兴奋又紧张地推测着各种可能,试图找到这个捣乱又能全身而退的“大神”,却找不到蛛丝马迹。于是他们想起了各个学校里流传的恐怖故事,一本正经地把“诡奇传”升格成了“灵异传”。

南叶是莫木子经常玩的朋友,也是大家公认的莫木子的好闺蜜。莫木子出事后,南叶一蹶不振,每天无精打采。班里有人看不下去,告诉了她这个都市传说。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是么?”

“嗯……学校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木子她……”南叶低下头,可以看到她眼眶下青黑的阴影。看上去这些事已经困扰了她很久。

女子从怀里掏出了个小册子翻着,又问道:“你朋友去世几天了?”

南叶掰着手指算了算,答到:“到昨天是第七天了吧。”

女子又翻看了会儿册子,转身朝屏风后过去:“跟我来签个协议。”

“还有协议?”南叶紧张地跟过去:“是不是要钱啊?我可能付不起——”

“我不收钱。”女子微笑着打断她,从屏风后的竹桌里摸出一张宣纸,掂起桌上搁的毛笔,蘸饱墨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又从袖子里摸出一方小章钤上,吹了吹未干的墨迹推给南叶:“摁个手印就行了。”

“今将事务委托南城老槐茶馆,许诺三日内完成,逾期赔偿——”南叶念了一遍,有点疑惑:“什么也不收?那赔偿什么啊?”

“还是要收点东西的啊,不然我怎么做买卖?”女子拔下脑后束发的一支木簪,冷不防刺向南叶眉间——

“啊啊啊——”一阵刺痛传来,南叶吓得尖叫:“杀人啊——”

“杀什么人,”女子伸出纤指点上渗出的血珠,那血珠竟成了盈盈的一滴浮在她的指尖:“只是取你点血,叫的如同狼嚎。”

南叶碰碰还在渗血的伤口委屈地抱怨:“你也不早说啊!突然扎过来能不吓人嘛!”

“行啦,摁手印吧。”女子点了点纸上的某个地方。

“印泥!”南叶没好气地伸手。

“不好意思,店里没有印泥。”女子淡淡道,“沾点血摁一下得了。还有,今晚九点在你学校大门见面。”

什么服务态度啊!南叶心底恨恨到。

出了店门,南叶却总觉得怪怪的:这要血干嘛?不会害人吧?!南叶惊得一跳,立马转身又跑进门,迎面撞上了那个一身白衣的女子。

“要喝茶么?”那女子温润地笑问。

“不喝,我要找你们老板!”南叶说着就朝里冲,白衣女子却拦住了她:“老板不在,可有什么事?”

“哎?!”南叶一愣,随即又向里跑去:“你别骗我,明明有个穿蓝衣服的,她在二楼……”她却张口结舌地站住了:“楼,楼梯呢?”

“小店只有一楼的,”白衣女子缓步过来,神情带着疑问:“从未有过二楼啊,客人可是记错了?”

“这这这——南叶手足无措地原地转几圈,忽然又想起什么:“你看!我额头上!刚才你们老板给扎的!还流着血——”她伸手摸去,不禁愕然:额头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这是怎么了?”白衣女子皱了皱眉,关心地问:“怕是找错地方了吧?”

“不……不,没事了……”南叶呆呆地回答,僵硬地出了店门。

风过,巷口的槐树叶子哗啦啦地响。南叶突然没由来感到一阵寒意,慌乱地跑走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