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剑客之心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剑客之心》精彩章节目录_L家君小说在线阅读

剑客之心

作者:L家君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征文中篇小说)十年前,“恶势力”入侵到各个小镇,他们滥杀无辜、无恶不作,连朝廷腐败于此。十年后,身世谜一样的剑客突然出现在人间,他到处砍杀恶人,为民除害。尽管如此,老百姓不敢期待着这微弱的光芒。世上只有成千上万的恶人,而敢于反抗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圆圆的月亮高高挂起,虽然只是有点微亮,但足以让人看得清眼前的道路。

剑客坐在小镇居民房屋的屋顶上,闭上眼睛静静沐浴着月光。

无人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气息隐藏得非常隐秘。

趁着这个时间他想要休息片刻,毕竟不睡觉会影响到精神状态。

接着他把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下,闭上眼睛冥想。

休息期间,他总会想着自己的过去。

为了不让自己忘记的目的,每天他都要回想起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为了不让自己的决定动摇起来,他必须铭记自己所遭遇不幸的事情。

在休息期间,剑客忽然闻到了丑恶的气味。那是酒肉臭的味道。

他睁开眼朝四周望去,远处发现有几个男人闯进某个女子的房间,这几个人笑嘻嘻地扯那女子的衣服。

“哎哟哟,小姑娘还会反抗,一直以来被我玩弄的女人她们都不敢反抗,而你是第一个哦!”

“给我放开手!!!”

“呵呵,我就不放,看你还能怎么样?”

女子的上衣被扯得衣衫不整,肩膀上洁白的肌肤都露出来,而这几个恶人越看越兴奋,像是发现了好东西。

房间里一片吵闹,周围的邻居却紧闭窗户不敢出来,有个小孩好奇打开一丝缝隙偷偷看一眼却被他的母亲拦住,每家每户都熄掉了蜡烛,除了女子那房间外亮着灯光,周围都漆黑一片。

一时之间不能接受被这几个人玩弄,她一气之下把旁边的花瓶拿起来,狠狠朝那恶人的头砸去。

“唔啊啊啊!!!痛死了!”

那个被花瓶砸中的恶人痛苦地按住自己的头,额头上渐渐红肿并流出了血。

这时女子心有点慌,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但是,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办法呢?

头部被砸中的那个恶人发现自己的头出血,愤怒地看着那个女子。

“我最讨厌有人打我的头,我不干了,丑婆娘你去死吧!”

他从腰上拔刀出来就挥刀劈向女子,而女子吓得不能动弹,恐慌地盯着那恶人手上锋利的刀刃。自己很快成为恶人的刀下鬼。

就在这时,窗户里有个东西如同影子般跑进这个房间里,恶人以为砍到了那位女子,但仔细一看发现倒在地上的女子毫发无伤。

很快,恶人们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女子旁边。

这个人从窗户跳进来,为了保护那位女子就把她推倒在地上,而自己的背后挨了一刀,他的背后渐渐流出血来。

“啧,迟了一步,不然就不会挨这一刀。”

男子不满地自言自语般说着,而在他怀里的女子吓得紧闭眼睛。

“竟然打扰老子做事,好大的胆子!”

不仅没有把女子搞到手,想要杀了她还被这个人妨碍,气得他恼羞成怒。

这位男子虽然背后中了一刀,但他很平稳地站起来,并面对着那几个恶人。

他没有开口说话,默默拔刀出来,跟往常一样砍杀恶人。

不一会儿,恶人看着那个男人感觉有点熟悉。

恶人仔细端详着这位男子,淡蓝色的衣服、扎着长长的马尾,最重要的是脸上一副冷漠无情的表情,越看越让他感到不爽。

“你…难道是传闻中的无名剑客?”

恶人开始知道这个男子就是传说中的剑客,马上对他警惕。

“我不管这些传闻,不过你就算知道了也无用,因为今晚就是你下地狱的日子。”

“哈哈哈哈!我?下地狱?可笑!下地狱的是你才对!刚才你不是中了一刀吗?我的刀上可是涂了麻毒,很快你的身体就会麻木,最后动弹不得。”

说完,剑客开始感觉到身体有异常,剧痛和麻木从背后伤口逐渐弥漫到身上。

恶人把毒液涂在刀上,他想要亲眼看看中了这毒之后有什么反应。

剑客得知自己中了毒,迅速拔刀冲向眼前那几个恶人。

因为房间狭窄避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实在太困难,恶人只能蹲下躲开这一击。

但恶人身后的两个小喽啰反应不过来被砍了一刀,腹部完全被切开出血而倒下,很快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恶人趁着躲开一击开始反击,他紧握着刀朝剑客的背部一刀过去。

剑客本来很轻易地躲开,他的背部却感到一阵麻木的痛感,不得不转过身用刀格挡,身上中了毒不能跟以往那样身手敏捷。

恶人这一刀被格挡,他迅速追击伸出脚狠狠踢飞了剑客撞在墙上。剑客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恶人再次冲过去拿刀瞄准他的喉咙。

在性命攸关之下,剑客使出全力把刀举起来,把恶人的刀弹开,因为恶人挥刀用力过度,他的刀刃砍住了木地板难以拔开。

“啊啊啊啊啊!!!”

剑客大吼一声使出全力,一刀贯穿恶人的心脏。

喷出来的血液沾到了剑客的脸上,有少许血滴几乎弄到他的眼睛,但他连眼都不眨,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

把刀**后,恶人痛苦地捂着胸口,双脚失去控制般躺在地上,挣扎了好一段时间后便一动不动。

还有剩下3个喽啰见到自己的老大被杀,慌张地从窗户跳下去逃走。

房间里活着的人只剩下女子和剑客,女子都愣着看这战斗的整个过程。

剑客感觉到身上越来越麻木,双手以刀当拐杖那样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你、你没事吧?”

女子有点恐慌地看着这位剑客,刚才那战斗的场面让她一时之间无法平息自己紧张的心情。

剑客没有回答,他现在想办法怎么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

很快,女子突然意识到剑客身上中了毒,马上跑向房间里的抽屉翻找着什么。

“请、请吃这个药,会缓解你身上的毒。”

女子拿着还未捣烂的药草递给剑客,他一开始打算拒绝,只是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便默默接着女子手上的药草,咬了几片叶子勉强地吞下去。

“你身上受了伤…如果大侠不介意,我能帮你包扎吗?”

“不必那么大费周章。”

“我是大夫的弟子,这种毒我有解除的方法,你背后的伤口要是一直不管,就会慢慢开始腐烂,会死人的。”

“…”

听到这句话后,剑客犹豫了一下,毕竟他对这些毒类药草色什么的完全不懂,最重要的是,他还不能这样死去。

“那有劳姑娘你了。”

“刚才大侠出手相助,这点事不算什么。”

休息片刻期间,女子示意剑客脱下衣服,把药草磨碎,最后弄成膏后涂在剑客背后上的伤口,涂上了之后剑客感觉到异常的痛感,他咬紧牙关地忍着。

女子处理剑客伤口的期间,时不时瞄着剑客的肌肤上布满各种各样的刀痕,背部有无数伤疤看着让人心疼,女子不敢想象一直以来这位剑客到底经历过多少风波,他能够拥有高超的身手,是因为经历过无数的战斗而来,不知道有多少次接近死亡的边缘。

剑客身上无数伤疤,女子的心不禁动摇起来,她下意识般想要去触摸背后的伤疤,触摸的一瞬间,她意识到这样做是对剑客无礼,不得不把手收回来。

处理完伤口,拿着一块长长的布带把剑客身体上绕了几圈包扎起来,整个过程她都小心翼翼地去弄,生怕弄弄疼到他。

此时剑客闭上眼睛,女子不知道他是在睡觉,还是闭目养神。

期间女子正在缝补着剑客的衣服,认认真真地一针一补。

“此地不宜久留,刚才跑掉的小喽啰说不定会叫上人过来。我身上的伤弄好之后就快点离开这里。”

“啊…是。”

女子匆忙地把修补好递给剑客,随后又匆忙地收拾包袱,回头过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把衣服穿上。

一切准备好了,剑客马上带着女子离开此地。

天色还未天亮,两人趁着夜色逃离这里。

有时溜进狭窄的小巷口走着,像只老鼠那样、女子被剑客抱着跳到屋顶上逃跑,逃跑期间剑客还得忍受背后的伤口,女子非常担心他的伤口随时再次裂开出血。

——————————

不知走了多少里路,女子和剑客一起在树林中行走,迟迟没有见到目的地。

女子不知道剑客要带自己去何处,途中却又不敢出声。

大半夜在丛林中行走让人感到不安,茂密的树叶随风沙沙作响、凉风一阵,让她的身体感到寒冷。

不久之后,前方出现一个房屋,看起来有点老旧,但还能够遮雨挡风。

“姑娘暂时就住在在这里吧,假如有亲人再带过来也无妨。”

两人进入到房屋里,剑客迅速把门关上,并走到窗户里通过门窗的缝隙观察着周围情况。

“这…”

“西方数十里外有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那里暂时没有人占领,去那边生活比这丑恶的地方好很多。”

“谢谢大侠的好意,但是,我亲人无一生还,都被奸人所害。”

“…”

“是吗…”

剑客便没有说话,心里默默理解那女子身边亲人被恶人所害的心情。

数年以来,这个世道没有什么变化,空气还是那样的污浊、天空还是那样常常暗淡、老百姓还是一直这样受欺压,每天都吃不饱饭。

剑客所做的一切,不知道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许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不断砍杀恶人,后面就会陆续有来,除了自己一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站出来反抗,但反抗之后就会迎来被恶人刺杀的下场。

“姑娘,明天一早醒来就离此地。”

说完,剑客离开房屋,抱着剑坐在门口旁边,打算就这样入睡。

房屋里只有一张床,剑客打算让女子一人睡在房屋里,而自己就到外面休息。

“慢着,这样在外面睡觉的话会冷着的。”

女子擦觉到之后马上叫住了他。

“我已经习惯这种恶劣环境。”

“但睡在房间里会舒服一点,而且…而且我不太介意…男女之间。”

说到一半,女子羞涩地低下头。

尽管如此,剑客还是拒绝了。

“抱歉,我曾经有过一个妻子,不得接触以外的女人。”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剑客把头转向一边。

渐渐浮出悲伤的表情,女子默默地看着他的侧脸。

传闻中的剑客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毫无感情的剑客,那只是表面上。

剑客也是人,他也会像其他人一样,会伤心、会痛苦、会流泪。

看着他那样强忍悲伤的表情,女子的心不禁动摇起来,她把手放在胸口紧紧捂着。

“不打算…找一个做为妾吗?”

“我心中只有她一人,除此之外绝无二人。”

剑客的语气如此坚定,女子听到这句话仿佛自己彻底死心。

此后女子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这位剑客。

女子回到卧室前,忽然她拿出了一个像是项链的东西。

“给你,这个是护身符。”

“…”

“为什么要给我?”

“只是,被你救了一命后,感觉我应该要回礼才对,我身上没有钱,就只有这个了。”

“我没说过要收财物,救你并不是为了从他人身上索要东西,姑娘你还是收回去。”

“大侠你不收,我心里不太舒服,我有点讨厌欠人情。”

“那就当做我多管闲事吧。”

不管怎么说剑客坚定拒收别人的东西,那次商人送给自己的匕首就下定决心再也不收别人的东西。

虽然如此,女子还是一度强硬的态度,把护身符塞进了剑客手上。

“不要那么婆婆妈妈。给老娘收下!”

剑客一副愣住的表情看着她,没想到这位女子有粗狂的一面。

难怪那时候几个恶人想要做掉她,没想到她会拼命地反抗,还拿花瓶砸中恶人的脑袋。

“那、那我先回房里,如果、如果觉得冷就进来吧…”

这句话说得让女子吱吱唔唔,听得让人想入非非。

“大侠,我可以问你的大名吗?”

“不能。”

“为什么?”

“想要知道我的过去又如何?”

“没有…只是想要了解…一下。”

“我的过去跟你们无关,自己的过去只有自己来背负。”

一问到剑客的过去,他就会变得反感,似乎很讨厌说自己的身世。

女子叹了口气,随后便转身离开,慢慢地把门关上,门里并没有上锁。

剑客看着手上的护身符,用木制做出来的项链,里面刻着‘护正’这两个字,他不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

再怎么苦思也想不出这两个字的含义,无奈之下把护身符收起来,放进胸口里,接着他慢慢闭上眼睛休息。

——————————

半夜,不知为何,女子迟迟没有睡意。

她从床上起来,偷偷走到门口里,慢慢打开木门,生怕吵到在门外的剑客。

很快看到剑客的身影,他孤独地坐在这里,双手交叉抱着剑,低着头闭上眼睛睡着了。

忽然一阵凉风跑进来,让女子感到一阵寒意,身体冻得发抖。

同时她看着地下的剑客,看着他那薄薄的衣服,心想怎么能挡住这如此寒冷的风。

女子走回去,把被子拿过来,轻手轻脚地把被子披在剑客身上,随后把门小心翼翼地关上。

她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床上,而是躺坐在门口里面,背靠着木门一侧,在她背后隔着墙那边就是剑客所在位置,就这样跟剑客一样坐在这里进入睡眠,这样才让她睡得安心。

虽然地板有点寒冷,心想着对于剑客来说这不算什么。

进入梦乡前,她在思考着。

方才剑客说西方远处有个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似乎无人打扰。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跟剑客离开此地,到那里两人共同生活,只是,也许剑客不会就这样马上答应吧…

尽管如此,她还是想要去说服剑客,哪怕跟他同生共死。

女子喜欢这位剑客,并非为了保护自己,而是这位剑客身上有着某种魅力,也许是因为他认真看待情义、又或者他彻底贯彻自己的信念这种魅力,一时之间她也解释不清楚这种爱意的来源。

很快,女子渐渐进入梦乡,脸上渐渐露出笑容,看起来似乎做了一个好梦。

但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梦,只是,在梦中的她感到非常幸福,有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早晨,阳光照进窗户里,房间里变得明亮起来,加上外面麻雀的叫声吵醒了女子。

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张被子,是她昨天拿给剑客披上的那张被子。

这时候女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慌张地把门打开。

不出所料,剑客早已经不在门口外。

得知剑客早已离开后,女子的心感到一阵寂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