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空白的物语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3日

《空白的物语》精彩章节目录_碧海之蓝小说在线阅读

空白的物语

作者:碧海之蓝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正如他所言,这并不是如白纸一般纯洁的颜色。那仅是代表着可悲的“什么都不存在”而已,可以这样说吗?[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放开,渣滓。』

诸仪完全想不到这些话语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就好像身体不经大脑思考便率先行动一般,这种做法真的是正确的吗?从逻辑上、从意识上、从力量上、从后果上,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已经不言自明,但自己为什么还……

还是义无反顾地阻止了他?

『你他妈管的屁事真多,老子要你这个小白脸在这儿叽叽歪歪?想活命就赶紧滚蛋!』

壮汉得意洋洋地挥了挥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在他看来,这个穿着整齐比自己还矮上一头的家伙就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纨绔子弟,稍微吓吓他就会屁滚尿流地逃走,这类富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把自己的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毕竟,谁又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以身涉险呢?那种家伙要么是个蠢货,要么就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却大笑起来,到后来索性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可笑的并不是这个壮汉所说的话语,而是他刚刚意识到了自己先前的迟疑是有多么愚昧:

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所做的绝对是不正常的事。

但那又什么样?说到底……“正常人”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我在渴望改写这荒唐无稽的公理的同时,却还在依照它所制约的规则思考?

啊啊……真是,可笑至极。

……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有些社会渣滓能够堂而皇之地生活在社会上,在伤害着弱小无助的人们时,所谓的好人又去了哪儿?』

『你……你到底……?』

壮汉本想知道这家伙究竟出了什么毛病,话在出口的那一刹那却卡住了;他很清楚地看到,少年非但没有逃跑,还缓缓站起,就像是没看到他一般径直走过,不紧不慢地用自己的外套遮住了女孩的双腿。

『你……』

先前还处在绝望中的女孩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这个“从天而降”的救命恩人;那只是个少年,样貌比她还要清秀几分,汗湿的粟色头发紧贴着面颊,看样子疲惫不堪,但在他身上,女孩却出奇地没有感受到胆怯,只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安心感扩散至全身,让她温暖不已。

『你他妈小看老子是不是?!!我这就送你去见阎王!』

壮汉在短暂的愣神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怒不可遏地冲向眼前这个坏事儿的混蛋;这小子居然当着老子的面泡老子的女人,还直接无视了自己,这要搁兄弟们那儿不被笑话惨都不行了!居然敢这么玩儿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呵。』

面对冲过来的人影,诸仪只是冷笑一声,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别不是脑子坏了吧?!今天老子就宰个残疾人,哈哈哈!』

壮汉嚣张地挥舞着利器,他已经决定了,光是杀了这小子还不足以泄愤,他要割掉对方的那玩意儿后再像对女人一样**他,他要让这家伙知道谁才是真正说了算的那一方!

『小心……!』

女孩惊呼出声,但却已经太迟了,壮汉的动作极快,眨眼间就已来到诸仪身后不足五米处,这样下去……

『!!!』

突然,壮汉的动作停住了,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他保持着一种极其怪诞滑稽的姿势矗立在原地,匕首也跟着悬在了空中。

怎……怎么回事?!

壮汉企图继续向前移动,却发现自己好像是被镶进一面墙壁,只不过是还可以呼吸而已,他想开口说话,嘴巴也不能移动分毫,他被剥夺了自由。

你他妈做了什么!

壮汉惊恐地看向少年,对方只是一语不发地走向自己,稍微花了点时间掰开手指后将匕首握在手里,才面带微笑地开口说出第一句话:

『那就让我来稍微推理一下……你能有恃无恐地在这里行凶却不害怕警方或是别的安保势力,就说明一定有“某种后台”在这附近为你撑腰吧?我想乖孩子应该可以告诉我,那所谓的“大本营”在什么地方。』

『老子能告诉你?呸!放你娘的狗屁,到死都不能出卖弟兄!』

壮汉在舌头恢复自由的一瞬间就破口大骂,诸仪也不生气,就笑嘻嘻地看着他:

『哎呀~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值得表扬值得表扬,但你有没有想过在**了这个女孩之后,她的父母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那关老子屁事!』

『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

诸仪手中寒光一闪,对方的一根手指就这么被切了下来,片刻过后,杀猪般的嚎叫便……

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壮汉惊恐地发现,惨叫声似乎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而面前的这个少年似乎仍不准备停手,吓得他立刻就认怂,满脸鼻涕地哭哭啼啼起来:

『行行好大爷……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就放过我吧,我叫老大给你打钱!给你打很多很多钱!这样可以了吧?我做这事也就图个新鲜,以后绝对不再犯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啊……要不,我学猪叫给你听?哼~哼哼哼~~~嘿嘿……怎么样,像吧?我还可以给你舔皮鞋,只要你放了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喔……』

诸仪抬指小心地拭去匕首上的血迹,听闻壮汉的话后微笑着抬起头:

『这些东西的确很好,可我都不想要,我只想知道你老大住什么地方。』

『这……』

壮汉有些迟疑,大哥跟他说过,泄露组织机密等于死刑,他可不想就这么对人间说拜拜,不如随便编个地名,骗这个小子去……

『好好,我说,就在星浪网吧巷子后的地下室里!这下你总可以放了我吧?!』

『嗯,星浪网吧吗?的确是你们这些人会待的地方呢。』

得救了。

壮汉总算松了一口气,把这家伙骗到那地方去就赶快开溜,以后绝对不能再来这附近徘徊了,看来得再找个好下手的去处……

『嚓!』

???

壮汉只感到手心一凉,他扭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下一根指头也被切了下来:

『你他妈干什么!我都说了在哪儿了你他妈还想干嘛?!』

在惊吓与疼痛的双重刺激下壮汉再也忍耐不了了,但任凭他如何叫喊诸仪也只是当做耳旁风一般对待:

『说假话的坏孩子要受惩罚,这是明摆着的吧?』

『!!!这……你,你怎么知道?』

『你的小聪明耍的不错,可惜对我没用。』

诸仪欣赏着壮汉因惊恐而扭曲的面庞,边用匕首摩挲着他耳旁的汗毛:

『我曾在一天内记住了市内所有设施的分布和结构,但星浪网吧后并没有巷子。』

他凑近对方耳边,轻轻地呼气:

『你在撒谎。』

会死。

跟这个人玩花样一定会死。

壮汉的脑子里一瞬间便闪出了这个讯息,逃走也是死,不逃走也是死,与其被这样慢慢折磨致死,还不如先从这个变态手里逃脱后再想办法活命,没办法……只能招了。

『在……在市中心废弃停车场的地下车库里,我能说的都说了,求求你别杀我……』

『真棒,我不会动手的。』

诸仪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转身向女孩走去,失去了制约的壮汉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得……得救了……这下……

『什……什么,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庆幸躲过一劫的壮汉却发现自己的皮肤正在一点点地鼓起,就好像是有气体从中膨胀一般,他惊慌失措地看向诸仪:

『不是说过不杀我了吗……为什么?』

『我当然不会动手,事实上我也从来不准备动手。』

『你……唔喔呃啊啊啊唉呃哦啊什哈哦哈哦哦哦!!!』

壮汉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他的皮肤已经鼓成了球体一般的形状,透过半透明的膜状物可以轻易看到还在蠕动着的内脏,毛细血管开始承受不住压力纷纷爆裂,紧接着是动脉和静脉……到最后,已经辨认不出他先前的模样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遍布网状血管的“红色气球”。

……

诸仪观察着这一变化直到最后,他的脸上浮现着满意的微笑,却在几秒钟后转变为惊恐,他做了什么?!他杀了人,没有在意任何规则地随手制约了一个人!那份刺入皮肤切开肌肉剥离骨骼的触感仍在手上惨留着,那个家伙死时绝望的表情就像阴影一般在他脑内挥之不去,呕吐感呈排山倒海之势冲向喉咙,诸仪捂住嘴巴,跑到垃圾桶旁干呕着,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我是正确的吗?

我有权利去随便杀死一个人吗,哪怕他是个十恶不赦的败类?

我的想法,我的行为……我所做的一切都确实是为了这个世界吗?

……

……

……没错,我并没有错。

如果他还活着,他又会祸害多少无辜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确实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恶人招摇过市,弱者悲哭啼求,有能力的人却对此熟视无睹,这样的社会到底是什么?

这样的“公理”……又算什么?

啊,没错……必须由一个人来改写它,其他人能够做到这一切吗?不!只有我!只有我被赋予了力量不是吗?!

成为人类的顶点……不,成为“神”!彻底改写这个荒唐愚昧的世界,这样的人选非我不可!

必须要成为,也只能成为……

“变革者”。

……

诸仪抬起头,擦了擦嘴边遗留的涎水,轻松地笑了笑:

『有大活儿要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