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樱的饭不香吗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4日

《重樱的饭不香吗》精彩章节目录_完璧なシックな世界小说在线阅读

重樱的饭不香吗

作者:完璧なシックな世界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意外死亡的我带着紧随其后的父亲和恶魔达成了契约来到了碧蓝海域,然而糊涂恶魔却把两人要去的地点搞错了。重樱众人:这就是你要逃跑的借口?于是开始了与重樱舰娘斗智斗勇的投敌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门的眼神中虽然闪过一瞬间被吓到的情绪,但随即便被自己压制了下去。

“汝过来干什么了?”

“受人所托来给你进行心理辅导,要上课了啊,长门同学赶快坐好。”

楚江轶背着手踏进了长门的房间内,坐在了长门的对面,帮长门遮住了一部分阳光。

“心理辅导?吾的心里没有问题,不需要汝来辅导,汝若是没事干就出去帮大家干些什么,而不是该坐在我这里吹牛皮。”

长门对楚江轶的厌恶心理毫无遮掩。

楚江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对着长门挠了挠后脑勺。

“哎呀,我这才来第一天嘛,谁都不认识我,也肯定都不好意思找我帮忙啦。”

长门一脸鄙视的看了看楚江轶,随后又向后微微的倾斜着身体,闭上眼睛享受阳光。全然无视了楚江轶的存在。

楚江轶远比看起来要紧张的多,从小到大说过话最多的人是小区的物业大妈,在班级连朋友都没有几个沟通天赋基本为零。除了和三笠还有露茜说话没有什么顾忌外,楚江轶在和高雄聊天时也是一直都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三笠应允的两个小时还剩一半,楚江轶终于熬不过长门,开始了自己思考已久的套路。

“长门你......真的看得见哪些晶体化的人吗?听说其他人都看不见,但只有你能看见,是有什么特殊的方式吗?还是说神子之类的特殊天赋呢?”

“吾乃重樱的守护者,重樱的所有吾都一清二楚,那些人不管怎么样永远都是重樱的子民,我都应当记得,应当看得见。”

“果然是特异功能吗?”

长门蔑视的看了一眼楚江轶。

“才不是特异功能那种低劣的说辞,这是作为守护者的责任,大家都信任着我,我也有义务分担大家的一切。”

“果然是在勉强自己,又是应当记得,又是应当看得见,你就算把守护者的职责再怎么美化再怎么夸大,一切也都只是你的臆想吧?”

长门闻言一愣,语气中少有的带有了些许愤怒。

“你一个外来人懂我们什么?”

哦?拿掉了什么吾啊汝啊的官话了,是个好兆头。

“我确实什么都不懂,所以才不懂就问嘛。”

长门稍作冷静,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重新闭上了眼睛开始无视楚江轶的存在。

“话说回来,大家选你这么个小学生当重樱的代表,脑子不会坏掉了吧?”

长门睁着双眼死死地瞪着楚江轶。

抱歉,长门事后我再和你道歉,总之现在就请先多恨我一点吧。

“你们总说什么是神子啊,守护者啊,重樱的破败成这样,你这个神子也没什么用啊!”

“重樱原本有多少人我不清楚,但现在只剩下十七个人了,为什么还要养你一个吃闲饭的呢?”

“你总是要当什么大家的代表,但是你都没想过大家愿不愿意被你代表啊?”

“天天自以为是的戴着个舰装,大家都不能装备舰装的时候,你宁可让自己动都要人帮忙,也非要穿着这一身,你这是穿给别人看让别人羡慕嫉妒你吗?”

虽然话说的越来越过分,但长门的表情却越来越平淡,仿佛听的是其他人的故事一样。

是力度还不够吗?加油啊楚江轶,这个孩子能不能活下来全靠你的一张嘴了!

叮,长门的救赎事件进度推进。

长门的精神承受能力将达到临界点,若继续刺激长门将直接晶体化,任务判定失败。

糟糕,是用错方式了吗?

楚江轶看了看长门的状态。

长门嘴唇被自己咬的流血,原本死盯着楚江轶的眼睛也变得空洞无神,看着门外的远处,双手无力的下垂的搭放在腿上。

这个状态说自己是在说笑肯定是不可能了,没有什么能补救的办法吗?小说里不是经常这么写吗?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想法,首先要打破他的心理防线。难道说我用的方法不对吗?

楚江轶在意识到方向可能错误之后,一时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呆呆的盯着长门。

不久,长门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拿起身后的木盒子,放到了身前。

“原来大家一直以来都是在这么看待我。”

长门沉默良久后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

“不......这都是我个人的看法罢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长门无视了楚江轶的话,在楚江轶的面前打开了盒子。

“汝既然也是个指挥官,想必应该会认识这些东西吧?”

箱子里塞着满满的心智魔方,不过本应是淡蓝色的魔方此刻却全是灰色的像石头一样。

“确实像你说的一样,从第一次发现这个东西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长门苦笑着开始讲述

“而我这个守护者也不比其他人多拥有什么东西,我也只是大家中的一员。”

“随着重樱的人一批批消失,大家都知道又有人消失了,但可怕的是谁都不知道消失的是谁,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剩下的只有一批批增加的心智魔方。”

“我也是个普通人,出现这种情况我也会害怕,明明作为神子,被大家奉为守护者,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能做。”

“直到有一天,我身边的某人消失了,明明是很重要的人,但我却拼命的想也想不出来。”

“我能做的只有祈祷,但祈祷的那天我却有了私心,本应为重樱的大家祈祷,可我却在祈祷的最后为了保全自己而祈祷了很久。”

“本以为自私的我会受到惩罚,但晚上回到了房间,在接触到魔方的一刻,魔方却融入了我的身体。”

“多亏魔方的能力,我可以知晓这个人的一声,也能记起这个人的一切。”

“当时以为,这是上天对我这个神子的庇护,为了能跟称职的履行神子的职责,我便开始不停地接触魔方,每接触一个,就会有一个人在我心中活过来,渐渐地我变得可以看见她们了,她们仍然还在活着。”

“我当时就就产生了,失去再多人也无所谓,只要我能够活下来,大家就都能活下来的感觉。”

“但好景不长,自从大家失去了穿戴舰装的力量之后,为了维持重樱的门面,我只能强挺着保持着这身舰装,从那以后便再也没能出过门。”

“不能再到外边去,不能再和大家相见,我很焦躁。”

“直到有一天夜里,大家都来到我房间里找我了。”

“大家天天在我的房里喝茶聊天比武练剑,一个人的房间也就不再孤单了。”

“但从那以后,留下来的人们也都开始避开我,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在害怕我。”

“就连自己的亲妹妹陆奥都开始疏远我,说我出现了问题,已经坏掉了。”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走到这一步?”

长门的一连串发言震慑了楚江轶的心灵,最后的一句呐喊一般的质问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楚江轶。本以为长门只是单纯的压力过大。却没有想到长门擅自抽取了心智魔方内的数据,大量的回忆对长门的大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压迫,导致长门甚至出现了幻觉。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责任问题了,到了这个地步,楚江轶也束手无措了。

“第二天,陆奥也消失了,但我却不能吸收陆奥的魔方,我不能失去陆奥!那是我唯一的妹妹啊!”

“于是,我剥夺了春月的名字,正好两人长得也比较相似,只要稍加掩饰没人可以看得出来。”

“春月这个孩子比陆奥要乖巧的多,天天陪着我待在房间里,哪也不去,比陆奥文静的多。”

“大家也都没有看出春月的消失,陆奥还在活着!”

长门终于支撑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低着头抽噎了起来。

“现在这个房间里都有谁?”

楚江轶尝试着开导长门

“谁都不在了,只有我自己,整个房间只剩下我自己!”

“消失了,大家全都消失了,我又只剩下孤身一人了。”

楚江轶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虽然过程不太一样,但总之达到了差不多的结果。幻影都消失了应当是最近发生了什么更值得长门去关注的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总算是使长门有了新的动力,可以暂时的遗忘掉那些事情。这就够了!

楚江轶站起身来走到长门身后,舰装将长门的身躯束缚的早已变形,认识到想要全部拿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楚江轶便着手开始拆卸,能拆多少是多少。

过程中,长门也十分配合,没有一丝的抵抗,最终楚江轶凭借自己丝毫不熟练的手法拆掉了部分舰装,蹲到长门身前。

“趴上来!”

长门抬了抬头,看着眼前帮自己遮挡住阳光的宽阔的肩膀。

“你要干什么?”

“别问那么多,赶紧上来,带你去看点好东西!”

长门抱着自暴自弃的态度趴到了楚江轶的后背上。

楚江轶背着长门起身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便撑不住摔倒在地。

长门见了楚江轶的狼狈样笑了出来。

“还笑!你这破舰装就没有个脱掉的方法?”

“这可是智慧的结晶,哪是你拿个螺丝刀就能拆掉的东西?”

楚江轶闻言走到长门身边,左右打量着舰装,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按钮。

“这不是开炮键吧?”

“开炮哪需要什么键啊!”

“那就好了!”

楚江轶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随即用手拉着长门的手,将长门从舰装中拉了出来。

“带你去看海!”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