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可汗与女皇帝都是我娘子可咋办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4日

《女可汗与女皇帝都是我娘子可咋办》精彩章节目录_懵逼双眼小说在线阅读

女可汗与女皇帝都是我娘子可咋办

作者:懵逼双眼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后宫

这边儿,朔北汗国开天辟地似地出了个女可汗。那边儿,大楚王朝前无古人一般来了位女皇帝。一个刁蛮霸道,一个大度从容,恍若上天示意,此二女水火不容。可她们偏偏又都是我娘子!龟龟!娘子们放过我吧!冰火的滋味可不好受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战落幕,尸横遍野。

自古以来,唯有胜利者才有资格打扫战场,将己方将士的尸骸收拢。

而落败的一方则只能眼睁睁看着昔日手足曝尸草原,任他们成为狼群鹰隼的果腹食物。

“*&#@*¥!”

刚刚收获大胜的草原武士图罕骂骂咧咧,极不耐烦的清理着战场。即便他是胜利者,他也只想尽早离开这个如炼狱般的地方。

有太多勇士陨落在这里了,但说其中声名远播草原的就有呼韩部的托什,展颜部的哈拉善和齐思,富拉查部的……

虽然赢了,但他们付出的却并不比中原人少,甚至犹有过之。

这是一场不堪回首的惨胜……

收敛工作现在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还能辨认出来的友军尸体被装车运回各部,辨认不出来的就地掩埋。

费了很大力气才剥掉楚国盾甲步兵尸体上的铠甲,图罕将破烂的甲胄丢到另一辆马车上。

即便已经损坏,但铁器对草原人仍是极为稀罕,这些甲胄将被运回王庭回炉重锻。

“嗯?”

正四处寻摸的图罕眼睛一亮,惊讶地发现了一副极为完整的楚国盾卫铠甲。虽然他上面溅了许多血迹但仍十分完整。

图罕顿时笑了,如果他能把这套甲胄献给喜好中原物件儿的自家族长,那么族长一定会奖励牛羊给他。

小心翼翼解开甲胄,图罕轻车熟路地将它从“尸体”上剥了下来。

嗯?

翻转“尸体”时触及尸体皮肤,图罕眉头蹙起,有温度?

没死?

图罕抽出腰间已经发钝的腰刀,以比卸掉甲胄更熟练的动作提起“尸体”的马尾辫儿,光洁的脖颈凸显出来。

他不知道这群楚国人留长发的意义是什么,但抓着长发割吼的确方便。

割颈放血,这是草原人常用的宰羊方式。

刀贴上“尸体”脖子,图罕心道,刀这么钝恐怕要划好几下才能割开喉管吧?

如此思量着,他握紧刀把,正打算动手。却忽听到有马蹄声在其身畔响起,急忙扭头看去,一队人马正从其身旁经过,旗手手执黑底白线的白鹿大旗迎风飘扬。

是可汗的队伍?!

图罕急忙丢了腰刀跪伏在地,尊崇至极的将脸紧贴地面以示他对可汗王旗的敬重。队伍在他身边停下,领头之人骑着高头大马踩着优雅步伐停在图罕身前。

“起来。”马上之人用草原语说道。

得闻旨意,图罕这才敢起身望向说话之人。

那是一位少女,此刻她穿着朱红皮甲骑在马上,高傲的仰着她那小下巴。白皙清秀的脖颈自狐绒领子中露出宛如玉雕一样,稚嫩的外表看上去像是哪家的贵族小姐。

可那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少女的真实身份在草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人会因为她是个身高不过一米五的小丫头就看低她。

因为她是朔北汗国的大可汗!

是草原万众敬仰的白鹿可汗!

是坐镇王庭总领八大部族的无上可汗!

“可汗!”图罕连连磕头,难掩情绪中的激动。不单单因为她是可汗,更是因为她的武艺冠绝天下。

在之前那场血战全面开始前,就是白鹿可汗单骑出马将中原猛将李超绝斩于马下。草原汉子即便重男轻女的观念严重,但也对可汗的勇武表示认可。

“勇士,你是忘记我说的话了?还是你的上级根本没向你们传达我的话?”少女单手勒着缰绳,眼神中洋溢着威严与自信。

图罕连连磕头,恭敬直言道,“图罕不敢忘记。”

“哦,那我说了什么?”

“除非……”冷汗自图罕鬓角流了下来。

他颤声答道,“除非是重伤不治,否则不能伤害楚人!”

“那你是在做什么?”白鹿可汗随口一问。

“……”

图罕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辩解。

说实话,负责打扫战场的武士几乎都灭过楚人的活口,倒霉的是他被可汗撞了个正着。

白鹿可汗虽然不悦,却也不好在大胜之际惩戒手下,只能调转马身道,“若有下次被我撞到,军法处置。”

“是!”

“还有你!”

少女一边绷紧匀称双腿一夹马肚子,一边说道,“别装死了。想活的话,就去队伍后面跟着,我不会杀你们。”

说着,她驾马离去不再理会这里,有长长的队伍紧跟在她身后。那是……一整队的楚国战俘!

在图罕惊讶注视下,那差点儿被他割喉的“尸体”腾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头也不敢回的拔腿狂奔跟上了战俘队伍。

====

战俘队伍最前方,白鹿可汗骑着枣红马当先行着。笔直迎着夕阳走去,柔和金光洒下,照的少女本就精致至极的五官更加分明。

“感激大可汗的仁慈。”有人在她身后说道。

听闻身后有人和她说话,白鹿可汗并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说话的人是谁。

这队伍里楚人不少,但只会有一个人用汉语和她交流。她曾经的老师,楚国人洛山河。

“这是一个刽子手会说的话?”少女扫视漫山尸骸,毫不掩饰言语中的讥讽,“你间接害死了两国数万兵士,却感激我救了这几百个楚人?”

“他们的牺牲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救大楚。”说这话时,洛山河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恬静却诡秘莫测的笑意。

“我就知道。”白鹿可汗似是早就知道洛山河的为人,抖了抖缰绳道,“你之所以说服楚皇出兵草原后还来帮我们,也只是为了你心中那个理想的大楚。”

虽然恼火,但白鹿可汗仍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洛山河的帮助,她们朔北汗国终归无法抵御楚王朝的征伐。

是他带来精良无匹的甲胄兵器并以无双战略辅佐自己,朔北汗国才能在生死一线的关头,逆转败局。

即便如此白鹿可汗依旧不喜欢他,她并非三岁孩童,骄傲的她极是厌恶洛山河高高在上,视众生为棋子的态度。

更是厌恶他视人命如草芥的态度,即便他是自己师父,即便他救了草原。

他本有能力阻止这次战争的发生!

这下可好,朔北与大楚一齐遭受重创。天下局势多半也会因此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难道这就是洛山河想要的结果?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