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侯门弃妇之食色生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5日

《侯门弃妇之食色生香》精彩章节目录_明月二两小说免费阅读

侯门弃妇之食色生香

作者:明月二两分类:穿越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赵轻烟一朝穿越,从现代精英女主厨变成了丈夫嫌弃、婆婆厌恶的侯府弃妇,被扫地出门赶去庄子不说,还带着一只拖油瓶!但是看到小包子萌萌哒仰脸一笑,赵轻烟被瞬间清血,捧着萌化了的心只能叹气:好吧好吧,你要什么都给你,命都给你!好吃的要不要?做做做,换着花样做!保证让我的小宝贝吃的心花朵朵开!来接孩子的小侯爷不小心偷吃了一口,默默吩咐下人:去,把夫人的行李搬回府去,这就是我媳妇,才不要换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轻烟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孩子笑道:“宸儿,以后不要再叫我少奶奶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娘了!来,叫一声‘娘亲’听听!”

宸儿咬了咬嘴唇,仿佛一只被猎人盯上的小鹿,惶恐又犹疑,却顺从地低低叫了一声:“娘亲。”

“哎,好乖!”赵轻烟喜不自胜,毫不犹豫在宸儿的额头亲了一口。

绿萝看得眼泪汪汪,感动不已。

小小的温子宸默默靠在赵轻烟的怀里,黑圆的大眼睛垂下望着地面,但是小手却不自觉地抬起来,在刚才温热的触感处轻轻抚摸。

娘亲……吗?

赵轻烟被宸儿一声“娘亲”叫的心花怒放,搂着他一叠声问道:“冷不冷?饿不饿?”

在知道在已经掌灯的现在,宸儿却连午饭都没吃之后,赵轻烟顿时坐不住了,连忙叫传饭上来,又道:“宸儿还小,你们就应该先顾着他,怎么能忘了给他吃饭?”

谁知绿萝道:“不是啊少奶奶,这个庄子本来条件就差,想糊口都难,一天只够吃两餐,本来就没有晚饭啊!而且……而且……”她犹豫着小声说,“不是我们不给小少爷吃饭,是他自己吃不下去啊!”

“什么?!”赵轻烟震惊了。

详细追问之下,这才终于确定,因为原身对宸儿的忽略和虐打,已经让这个才刚刚三岁的孩子患上了厌食症!

唉,赵轻烟啊赵轻烟,你这都是做的什么事儿啊!

她在心里暗骂了原身几句,一掀被子就要下床。

绿萝连忙拦着她,急道:“少奶奶,您这是要做什么?你今天刚刚受了惊,还是在床上好好将养着吧!”

赵轻烟自然不干,执意道:“我受什么惊?受惊的是你们才对,我最多只不过是呛了两口水罢了,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我这就去厨房看看,亲自给宸儿做点药膳给他调理一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原主为了博得温峤的好感,一直对所有人宣称自己是擅长厨艺的,也极乐意泡在厨房里“亲手”给温峤做羹汤,但天知道实际上她只是负责动嘴指挥那些丫鬟婆子们,那双手是半点阳春水都不沾的。

但无论如何,有了这么个名头,她现在亮出手艺应该不会被怀疑……吧?

赵轻烟抬脚就往外走,绿萝果然没有怀疑,只是愁眉苦脸地跟在她身后念叨:“少奶奶,现在咱们可不比在府里,没有厨娘丫鬟帮您动手,庄子上也没什么东西,不像府里的大厨房样样齐备……”

赵轻烟无语,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把怀里原本抱着想一起带去厨房的的宸儿往她怀里一塞,好笑道:“我自己会看着办,你就不用操心了!有这功夫,去替宸儿洗个澡,换身衣服来吧!”

说着又在宸儿的小脸上亲昵地捏了一下,嘻嘻笑道:“宸儿,等着娘亲给你做好吃的哟~”

主子都这么吩咐了,绿萝自然不敢违背,只能抱着孩子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赵轻烟脚步轻快的进了厨房,这才大吃一惊,这哪里是东西不齐备,这简直就是一贫如洗好吗?

“谁?”进门的声音惊醒了一个值夜的婆子,那婆子面黄肌瘦,但是依旧十分警惕,显然对这个厨房重视无比。

她就着昏黄的灯光眯着眼看了半天,终于认出来:“原来是少奶奶啊!少奶奶贵足踏贱地,不知有何贵干?”

听她说话并不粗俗,反而带着几分涵养,不由得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想做点东西给宸儿吃,不知道有什么食材?鲫鱼汤最是滋补,还能治小儿厌食了,鲫鱼、生姜、胡椒有吗?”

婆子轻嗤一声,语调说不出的嘲讽:“这庄子是怀恩侯府专门流放犯错和重病之人的地方,一年只在年底送一次衣食,其余的时候根本没人管。现在将近冬月,米缸都快空了,人人连填饱肚子都发愁,上哪儿给您弄鲫鱼去?”

赵轻烟扶额,缓了好半天才接受了这个悲惨的事实,不由得苦笑。

程夫人这哪里是想把赵轻烟打发走眼不见为净,分明是想让她自生自灭啊!就照这情况,要不是自己来了,原本的赵轻烟恐怕不被折磨死,很快也会被活活饿死了!

“喏,都在这里了。”那婆子走到一个角落,掀开了一块盖布,将下面的东西都露了出来。

原来把食材都藏起来了,当真是宝贝得很。

赵轻烟细细看过去,一阵无语,这些所谓的宝贝,只有一点发黄打蔫儿的蔬菜和米缸里只剩下浅浅的一层米,油盐酱醋等调料罐子几乎已经空了,更不用说肉蛋奶这些食材,连个影子都没有!

“侯府里的孩子娇贵,您自己看着拿吧,能吃就吃,不爱吃我也没办法!”那婆子说话难听,一脸嫌弃和不舍,却没有半点阻挡赵轻烟给孩子做饭的意思,显然是嘴恶心善的。

赵轻烟叹了口气,走上前翻捡半天,终于在角落里翻出一个不知放了多久的碗口大小的老南瓜,又从米缸里取了半碗米,道:“这些就够了。”

那婆子冷眼看着赵轻烟,只见她将米洗净放进砂锅熬煮,然后便抄起一把有她手掌两个大的大菜刀比划两下,对着南瓜就切了下去。

婆子刚要张嘴惊呼让赵轻烟别切了手,却见那把菜刀在她手里就像活了一样上下翻飞,简直快要翻出花儿来,于是默默地闭上了嘴。

赵轻烟将南瓜锯齿状挖开一个小小的盖子,然后掏出南瓜子,端详了一下新鲜出炉的南瓜盅,满意的笑了。

恰在这时,砂锅里的粳米粥也熬好了,她将粥倒进南瓜盅里,然后换了笼屉上锅蒸,蒸了两刻钟,直到南瓜瓤软烂,跟浓稠的米粥交融为一体,这才熄火,装进食盒里往正房走去。

“也不知道这个冬天又要死几个人啊……”那婆子叹息一声,赵轻烟脚步一顿,厨房的门在她身后又紧紧关上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