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0.5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5日

《0.5》精彩章节目录_1/Insignificantia小说

0.5

作者:1/Insignificantia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脑洞

你没有名字,但那也并不必须。这是对无名之人过于宽容的世界,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就算你在这样的池沼里不断下沉,也不会有人呼喊着你的名字来寻找你,也不会被任何人赋予独一无二的意义。无论是碰巧被置于舞台的中心,还是被丢在角落,对摇摆不定却又自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人说自杀者懦弱,因为他们不敢直面现实,妄图以死亡逃避一切。

逃避,然后寄希望于自己能够再次睁开眼,然后得以品尝到一个崭新的世界,然后抛开之前的一切从头开始。

然后他们可悲的一切都能得到毫不露骨却又照顾周到的谅解。

拥有这样的奢望,作为人来说,是不配像你们那般活下去的。

这理所当然。

因为即使能够前往崭新的世界,懦弱者依旧会懦弱。

败者始终是败者。

他们对自己的低等毫无自觉。

平等的希望因为现实破灭,这个年代也没法简单地信仰神明来获得挡箭牌。

所以我很聪明。

往世和彼岸不存在。

我一开始就不指望自己能够因为死而获得新生。是,我自杀的理由很简单。

我不想再次睁开眼。

请让我形神俱灭。活着的好处,我一丝一毫也不想要。

我不会说自己“想死”。

我只是单纯地不想活下去而已。

这么想着的我,用力盖上了被子,蜷起双腿,闭上双眼。

下腹和胸口灼烧难忍,但是只要睡着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

今天也是悠闲的一日。

--

“我说啊。”

纤细的声音传了过来。远远地听到,但是又像是在向我耳语一般柔软。

“嗯?”我慵懒地作答,甚至没有睁开双眼。

“你差不多该去工作了吧。”声音似乎靠近了,又似乎没有。

“是是,随你怎么说了。”

“明明这两天这么凉快,”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有人走了过来,随后听到了右手边的窗户打开的声音,“你就不能勤快点儿吗?”

还好确实很凉快。等等——

我一下从沙发上坐起,薄薄的棉被跌落到许久没有清理的地板上。没能来得及拿起眼镜戴上,脚步声的主人轻盈地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眼镜递给了我。

视线相当模糊。

她?

声音听起来确实是年轻的女性。

大体的身形也确实相当娇小。

原来如此。

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我放心地又一次躺下。被地板弄脏的地方得注意不盖在身上才行。

“唔啊——!”

脸好像被狠狠地掐了一下,痛觉足以让我悲鸣。

“不管怎么说,自己先确认一下再躺下比较好吧。”

“有些人的梦境清楚到自己根本没法分辨,有痛觉也是理所当然。”我执拗地不肯起身。

“哈啊……”她,或是他,或是它,或是祂,叹了口气,好像对我有些失望。区区梦境也敢对主人这样不尊重吗,还是说,我在潜意识里早就对自己失望透顶了?

“那,等你再醒过来好了。”

随后,身旁有人的感觉就这么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我终于得以在温暖又凉爽的被窝里归于宁静。说到夏天就得是在空调下盖被子睡觉嘛。

之后久违地,一个有趣的梦。

似乎是世界末日的设定,而我不知道为什么被邀请到类似于诺亚方舟之类的幸存者计划里。在计划启动的时候,似乎正值严冬,风雪交加,我们被请上前往避难装置的巴士。

随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紧张地要求自己下车。

理所当然地,我被直接丢下去了。

随后梦境在此终结,我想,之后梦里的“我”大概是就这么被末日的灾祸杀死了,所以梦也就自然而然结束了吧。

在沙发上半梦半醒之间回忆着梦境,到了要求下车那段时,我难看地笑出了声。

因为自己那时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忘了带电脑和掌机而已。

笑过之后,我顺势清醒了过来。右手被身体压得有些麻,不过伸出去够到茶几上的眼镜还是做得到的。

——眼镜不在那里。

刚睁开眼,我就看见放在自己脑袋旁边的眼镜,整整齐齐地收好,放在了不知从何处拿出来的眼镜盒里,似乎还相当仔细地清洗过,简直能够闻到上面的水汽。

嗯,口渴了。

我梦游了……?

一股稍微有些潮湿的凉风从窗户的方向朝我吹来。我抬头看了看空调,果然是关着的。

“那,等你再醒过来好了。”

脑中突然回响起这句话。

这也是梦境的一部分吗?

那我猜我能成为幸存者计划的一员就是因为她,嗯,她出现在我家里的情节或许暗示着我渴望着有异性陪伴……

这个梦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有一搭没一搭地一边考虑着梦境的意义,一边在沙发上支起身子伸了个懒腰,随后看了看钟。

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今晚要出去吃饭吗。

像是在应和着我的思考一般,厨房处响起了久违的点火声响。

“不管怎么说,自己先确认一下再躺下比较好吧。”

我用还稍微有些刺痛的右手颤抖着掐住了自己的脸。

……真是,白痴一样。

戴上眼镜,左手从枕头下抽出小刀,蹑手蹑脚地下了沙发,蹲伏身体,慢慢朝厨房的方向挪动。

早知道之前应该去修手机的,虽然没什么人能求助,但起码还有可靠的三位数号码可堪一用。

冰箱门被打开,和先前一样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水龙头之后也被拧开。

这家伙在干什么?现在的贼在离开受害人家前都要做顿饭来补偿吗?还是说这家伙走之前还饿了不成?

之前的印象里只有一个比较矮的身形而已,而且似乎是女性,我应该能对付,没错,冷静。不如说,她居然还在这里没跑真是正合我意不是吗,所以冷静,冷静,活捉罪犯的男子高中生可是能够上电视的,搞不好还能成为网红。

在我的脑内一片混乱的时候,脚步声却没有停止,而是居然就这么朝我的方向过来了。

做饭的时候就给我好好呆在灶台前啊水开了会冒出来的啊白痴你到底在想什么我的锅不不不过来了过来了过来了——

骗你的,我什么都没想而且毫无准备,拿着刀的这副样子看起来活像个初中低年级的男生在只有自己在家时会干出的事情。

“啊。”

我就这么保持着难看的蹲姿,赤足,左手装模作样地反握着小刀,整体却根本是一副没睡醒又紧张不已的滑稽模样。

而她边挽起袖子边从厨房里堂而皇之地走出来,简直就像这其实是她的家。是哦姐姐,今天晚上吃什么啊?还是老样子的咖喱鸡肉吗?哇,我好开心——

当然,她一眼就看见了我。

当然,她的确是个身材娇小的女性。

满分哦,单就外貌的话,感觉是内心一下就恶心地窃笑起来的程度。换个说法,要是我的手机还在,这时候不偷拍就是罪过。

“欸?”

她也一副没反应过来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样子。

两人似乎都拿下了丑角这一职责。

而我则稍逊一筹。

我立即起身向她扑去,左手的小刀借着加速度直直朝她突刺。虽然并不是真的想伤到她,但是这可是非法入室,自卫权我想还是有的,况且这点距离也足够她反应,只要她稍作闪躲,那么在这条本就狭窄的走廊上肯定会是我预料中平和而无人伤亡的胜利——

可她不知为何如同突然意识到什么般地,换上一副笑脸,随后如同要无视我般,稳稳地站在原地。

这下换作我躲闪不及,拼命地让开了她之后,失去重心直直倒在了地板上。

灰尘被我倾倒的身体激得四处飞散,我无法遏制地咳嗽起来。

搞什么……?

这家伙疯了吗?

她转过身来。

面带不变的笑容。

轻轻地开了口。

“你真是一副好心肠呢。”

像是在向我耳语一般柔软。

好吧,看来我作为丑角的位置依旧稳固。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