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5日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精彩章节目录_公子傾城小说免费阅读

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作者:公子傾城分类:耽美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年少轻狂?江山如画?当繁华落尽时,谁又知道,苦苦守护的,到底是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深藏心间的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时君怔住了,这事是他的错,为什么要慕容倾辞去认错呢。

他上前将慕容倾辞挡在身后,对上官若璃作揖道:“姑娘,这事是在下的不对,在下手欠,姑娘想怎样,冲在下来便好,不关倾辞的事。”

偷她钱袋纵然是落时君的不是,可现在银两也还了,歉也道了,上官若璃还能说什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还能死揪着落时君去见官不成?

别说官府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兴师动众,就算是会,她上官若璃也丢不起这人啊。

这事最终以一场误会结束,毕竟落时君也不是真正的盗贼,慕容倾辞也不是窝藏贼人,而是两人本来就认识。

在这之前,他也不知道上官若璃说的贼是落时君,为了表歉意,慕容倾辞还让特地让落时君送上官若璃出去,毕竟让她一个人出去,指不定又会迷路了呢。

回去时,落时君竟有些忐忑,甚至还有些纠结,不知道该怎么跟慕容倾辞解释。

见他回来,慕容倾辞淡淡的开口问道:“我缺你吃的了?”

落时君摇头。

慕容倾辞又道:“我缺你穿的了?”​

落时君还是摇头。

慕容倾辞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是为什么?”​

落时君垂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慕容倾辞的脸色不似刚才一般煞白,可却也不怎么好看,顿了顿,他道:“你妹妹出什么事了?”

落时君有一个妹妹,名叫落燼,慕容倾辞以为,落时君行窃,是因为她出了什么事。

落时君道: “阿燼没事。”

慕容倾辞看着一旁摇曳的竹叶,叹了口气道:“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说罢,他便朝着一旁的竹屋走了进去。

他不意图改变落时君的所为是错误的,他为他收拾烂摊子,不是为了他下次再犯,而是希望他能明白,有的事,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他知道落时君的所作所为必然是有他的理由。

但既然错了,那就得改,而不是由着它将错就错。

“对不起。”落时君心中歉然,在他背后道:“倾辞,是我的错。”

慕容倾辞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不过,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慕容倾辞最是不屑,让他为这种事去低声下气的道歉……

落时君抬手便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他苦笑:“落时君啊落时君,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的所作所为,如何对得起慕容倾辞对他的谆谆教导。

慕容倾辞脚下一滞,回头走到落时君的身边,看着他脸上的巴掌印,便自腰间掏出一个白色瓷瓶,准备给他上药。

他不是希望落时君活得跟他一样,处处循规蹈矩,事事深明大义。

也不是希望他为此事而自责,他只是想让他,不要违心而已。

落时君抬手拦他,他道:“不想让你妹妹多想,就乖乖上药。”

药涂在脸上,有丝丝冰凉,可心,却是暖的。

待慕容倾辞上完药,落时君又嬉皮笑脸的道:“她不会将鬼域的事说出去吧。”

慕容倾辞收起瓷瓶,不甚在意道:“说就说吧。”

鬼域位于临安城的北郊,是一片连绵的古林,至于为什么称为鬼域,那还得从很久以前说起。

这片地域地势奇特不说,最为关键的是,它是一条绝路,鬼域的另一端,是断崖。

还有一点,那就是它与紫月宫有关,有传言说,紫月宫的总舵就在这一带,人们为了不招惹上是非,便主动将这一带划为禁地。

慕容倾辞之所以不在意,那是因为他明白,就算她出去把这里的事说个遍,又有谁相信呢。

就算是有人真的好奇前来一探真假,那也得看他有命回去不。

鬼域有去无回是人尽皆知的,她若是说她从鬼域安然无恙的出去了,别人第一个不信,更别说她在鬼域的所见所闻了。

入夜,落时君辗转难眠,索性就枕着手臂躺在床上想问题。

慕容倾辞敲了敲门。

落时君道:“进来吧!”

觉得自己姿势定然不雅,落时君忙起身,自里间走了出来。

慕容倾辞摸黑放下手中的东西,掌上灯,借着灯光,他见落时君连衣服都没脱,知他并没有入睡,便道:“没睡怎么也不掌灯。”

落时君正要回答,目光却突然被桌上的东西引了过去,喜道:“倾辞又炖了什么好吃的。”

慕容倾辞拿出碗碟,给他盛着汤:“我见你晚饭吃得少,便给你炖了个汤,趁热喝吧!”

慕容倾辞喜素,落时君却喜荤,虽然落时君嘴上不说,但慕容倾辞却是知道,他必然是不习惯食素的。

晚饭本是落时君做的,却是一桌子的素菜,想来是他还为今日的事介怀,想自己惩罚自己。

落时君笑道:“还是倾辞懂我。”

慕容倾辞微微一笑:“下次再这样,我就给你炖个素萝卜汤。”

“别啊!”落时君忙道:“素萝卜汤哪有乌鸡汤好喝。”

慕容倾辞道:“喝完就好好休息,明日回去。”

“这么急的吗?”落时君以为,慕容倾辞会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呢。

慕容倾辞道:“今日,那位姑娘说的一句话倒是不错,我在这里,静的到底是人心,还是人身。”

落时君放下汤勺道:“那小丫头片子说的能是什么好话,知道为什么我不盗其他人的钱袋,就盗她的吗?”

落时君见慕容倾辞对此事还颇有兴致,便又道:“早上在集市时,我瞧着她出手那叫一个阔绰大方,对方明明就是骗子,她居然还给银子,我就想,这姑娘要不是傻,就是嫌银子多,所以才盗的她。”

“本想着她没什么能耐,没想到还小看她了,一路追到了北郊,我便才把她引到鬼域来的……”

“你是觉得,她会知难而退?”慕容倾辞接过话道:“可是没想到,她不仅仅追了进来,还发生了后面一系列的事。”

“你见她进了鬼域,认为她必然找不到竹林,便又回去集市,把银钱花完了才回来,没想到又见到她了?”

落时君讪讪笑了笑:“的确是这样,不过,她那钱袋子里根本就没多少银两,简直是比我还穷。”

慕容倾辞气得差点拿起桌上的杯子朝落时君砸去,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还花人家的?”

落时君嘀咕道:“那不是我的不够了嘛!”

慕容倾辞没听清落时君说什么,便问道:“说什么?”

“没。”落时君继续喝着自己的汤:“这事儿我也知道错了,以后不再犯就行。”

慕容倾辞还想说什么,却终是止住了,因为,他相信落时君会说到做到。

不为其他,只因为,他是落时君。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