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喜欢你不言而喻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07日

《喜欢你不言而喻》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顾酒年小说

喜欢你不言而喻

作者:顾酒年分类:青春小说类型:宠文

明明看了她的日记,却只字不提  明明听见她的告白,他内心波涛汹涌,却不动声色  她固执的努力变优秀,只是因为她笨拙的认为只有最好的她才能配上风光霁月的他  她美丽却不自知,在他面前低若尘埃    多少人努力了,却错过了  多少人等待了,却失去了    而最美好的恋爱不过是我努力的追上你,你还在等我。    后来,她问他,“如果我一直不找你告白,你就不会主动找我告白吗?”  闫煜浅笑,“你一定会找我告白。”  南依好气,但是她就是喜欢他这样自信到欠揍她却无可奈何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好奇他的答案。  她仰着头,不依不饶地问,“如果如果如果…我一定不会找你告白呢?是一定一定…”南依特别强调。  闫煜安静的想了想,宽厚的大手放在她头顶,无可奈何道,“那我就只能这样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翻开南依的日记本,第一页:回忆录里的青春!

不知道别人的生命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初来习以为常,后来不可或缺。

闫煜于她而言就是那样,她和他一起长大,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毕业典礼他从未缺席,她把这当做习以为常的事情,却不知他在她身边已经成了习惯,戒不掉。

 

高三那年的某天。

清晨微弱的光透过缝隙爬进昏暗的房间,室内摆了许多限量版玩偶,格局简单,颜色温馨大方。

白色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五只神态各异的呆萌龙猫闹钟,只有一只欢快的叫起来,铃声一响,白嫩的手快狠准地摁掉铃声。

她潜意识里已经打算再睡十分钟就起床,一动不动的躺在被窝。

五分钟后,好梦继续。

有人不急不缓地摁了卧室开关,哗啦一声拉开窗帘。

窗外树枝延伸到阳台,有几根树枝抵着玻璃,树叶贴在玻璃上,葱葱郁郁的大榕树充满生机。

刺眼的灯光在她脸上,打搅正在做好梦的她。

眼前的试卷写的板板正正,满满登登就剩一道大题的计算结果,她就大功告成。

她感慨地想哭,太不容易了,她已经很久没遇到过这等好事了,重要的不是她可以写完一张试卷,而是写完让她发际线不断升高的物理。

物理…她竟然破天荒的写到最后一题了。

南依笑容得意,高兴的奋笔计算,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眨眼间,再低头看试卷却变成一张白纸,吓得她惶恐的睁大眼睛。

好委屈,满分试卷就这样飞了?!

反应过来是个梦之后,南依快速的钻进被子,被窝的暗度不刺眼,适合继续做梦。

可怜的她,一个月一次仅有的一个周末,不,是半天休息日,就这样过去了。

她昨夜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导致今天全身酸痛,外加特别疲惫。

空调被被一股猛劲掀开,强烈的光线让她再次紧闭双眼。

南依用力地把被子拽回去,这时耳边响起不冷不淡的嗓音,“晚五分钟,后果自负。”

随后只留关门声,说话的人已经出去了。

南依脑袋一片朦胧,意识渐渐清晰,细细的品味他说的晚五分钟的后果。

无论怎么听,他这话都是赤裸裸的威胁。

她把脑袋埋进被窝,不满的咽呜几声,好困…

一想到某人口中的后果自负,南依顿时头皮发麻。

南依蹭的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抓凌乱的头发,飞快的掀开被子,冲进卫生间洗漱,以神速换好校服。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一切,三步做两步跑下楼,风一般的速度,肩上半挎着拉链没拉好的书包,在她亲娘风轻云淡的目光中,狼狈出门。

从小到大,她妈对闫煜的偏爱已经让南依认清一个事实,就算自己是亲生的,也不如闫煜那张英挺清俊的脸蛋强。

名义上,在众人眼中,南依顶着一个闫煜与她是青梅竹马的金灿灿光环,让学校里许多暗恋闫煜的女生十分羡慕。

实际上,她真希望他是一匹马,这样她好把他煮了,让他明白什么叫痛不欲生。

当然,按照目前她在家失宠的局势来看,痛不欲生的只有她自己。

闫煜能顶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用他的高冷欺骗所有人。

而她不能用她天生丽质去勾搭一个男人,这就是她做人最大的失败之处。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为什么学校清一色的女孩一看见闫煜,就像雾里看花,:比看蒙娜丽莎还隔层纱,不仅觉得他很神秘,还感慨他缥缈中自带仙气。

当然,以上结论都是曾经元雅从各种八卦故事总结出来精辟,午饭的时候忍不住对南依吐槽的原话。

那时,南依认真听着评论,不说反驳的话,也不说赞同。

因为,她认为群众的眼睛的确是雪亮的,哪怕闫煜那张她看了十七年的脸,现在看见也堪堪勉强能够把持住自己,不让自己失了仪态。

爱情的逻辑真的是个伟大的东西。

有时候吧,对他,她恨得牙痒痒,有时候吧,她又恨不得藏起来一个人欣赏。

脑袋里装着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人已经冲到门口,看到那张线条柔和的侧脸时,她知道为时不晚怎么写。

快速的拉开车门,把手里的书包摔到后座,还没来得及弯腰坐下。

冷冷的声音飘过,“早餐味道太大。”

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落在少年身上,他和她穿着同款校服,咋一看,那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可所有的美好皆在少年红唇微动间破灭。

不知道别人眼中的青梅竹马是怎样的,南依眼中的就是长得太帅,却让她想要恶狠狠的咬一口。

昨晚是他拉着她做题做到凌晨一点,害她后来错过了睡觉生物钟,完全没有困意。

他善解人意的教她拉伸运动,促进睡眠,也不知道他从哪学到的各种瑜伽姿势,让从小自认为柔软度不错的她竟然不敢恭维,她甘拜下风。

做完拉伸的结果这就是她第二天手脚被人砍了一样,而他看上去神清气爽。

南依恋恋不舍看一眼手里的热狗,动作不拖泥带水,一个立正稍息,严肃道“遵命。”阎王。

她转身,打算退到方圆十米之外快速把早餐解决。

男生悠然抬起头,清亮的眸子如星辰,淡淡的目光扫过她手里的热狗,红唇吐出两个字,“扔了。”

声音如清晨的小草点缀晶莹的水珠,透彻清冷不含一丝杂质。

南依站在车门边,一眼落入他深邃的眼眸,她心脏如同遭受十伏电击,心不受控制扑通扑通的狂跳。

早餐的桌上能有热狗,是因为她昨天软磨硬泡的求她老妈开恩准许她开学第一次模考结束之后吃点她想吃的……

作为舞蹈家,南依妈对自身身材要求严格到变态,对女儿的饮食方面也持九分严格态度。

热狗这类高热量食品,一年可以吃一次已经是开恩。

所以,这天大的恩赐怎么可以屈服于阎王的威严?

南依一想到惦记许久的热狗要扔了,小火苗蹭蹭燃烧到头上,愤怒差点冲昏她的头脑,“你想饿死老…我吗?”

她脱口想说的老娘在他射过来清雅的眼神中戛然而止。

已经不是第一次,她积蓄的所有气势只变成一句弱弱的质疑。

说实话,不是南依怂,而是闫煜太强大,一个平静如水的眼神而已,她乖乖闭嘴。

在做人的气场上,她向来没有能力碾压全场,不过闫煜能眼神飞刀。

南依蔫巴着,一脸闷闷不乐,与此同时,男生修长的手指勾出一袋包装盒,精致好看。

“你的早餐。”

南依的目光瞬间被吸引,眨眼间就恢复朝气蓬勃,语气也软软的可人,“阿姨给我准备早餐啦,你怎么不早说,害我以为…”

闫煜狭长的凤眼微扬,语调漫不经心,“你以为我会把你饿死。”

南依浅浅一笑,不置一词,与闫煜对抗最理智的方式是闭嘴,除非她想饿死自己。

她很爽快的把手里的热狗以投篮的姿势扔向五米开外的垃圾桶。

噗通一声。

热狗很不给面子,完美的错过它的安身之处,撞在垃圾桶的边缘,顺便在地上俏皮的打几个滚,滚回到南依脚边。

“哼,连你也欺负我。”南依把热狗丢进垃圾桶之前不忘数落一句。

手中稳稳当当的捧着闫煜他妈准备的美食,香味扑鼻而来,南依笑到眼缝都没了。

白白的牙齿笑得过分的耀眼。

闫煜侧头看到少女满足的笑容,嘴角一抹宠溺的微笑。

可惜,南依没看到。

一路上,南依偷瞄了一眼身边看书的少年,欲言又止,说什么呢?

闫煜没有开口,难道她和他聊聊大学交了几个女朋友?

算了吧!她才不要。

车上明明有三个人,气氛却冷清的过分,只能听见耳边的呼啸而过风声,与街道的喧嚣格格不入。

那句话没错,越长大越孤单,她和他很多无所顾忌的话语皆湮没在时间的齿轮里。

 

年少时地友谊都可以渐渐淹没,那其他感情是否也会慢慢淡去?

豪华的轿车稳当的一停,思绪乱飞间,已经到了学校。

南依背起书包,麻溜的滚下车,说是滚。因为她不小心自己拌了一脚,踉跄的往前扑,差点没摔到。

南依稳定身子,只觉得丢脸丢大发了,匆匆道,“闫煜,我先走了!”

闫煜不远不近的跟在她身后三步距离,明天他就回学校了,她这么没心没肺的人想来忘记了这件事吧!

半年多没陪在她身边,她都不和他主动说话了。

校门口,其他同学看见的是另一番风景,豪华车上下来一位气质少女,她身后跟着一位俊美少年 ,两人看着很是养眼。

少年一出现,立刻引起学生的一阵骚动。

没办法,闫煜他本人的半身照放大在光荣榜最显眼的位置,想不注意都难。

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与第二名拉开三十九分的差距,而是与他成绩完美相配的外貌,简直是天作之合。

高中时代的风云人物,无论什么时候回来都会引起少女的一阵骚动。

趴在高三教学楼走廊的一群高三学生,怎么可能不认识高他们一届的学长。

对于这种情况,学校的老师也见怪不怪,板着严肃地面孔,严厉道,“该看书的看书,该背课文的背课文,在走廊上凑什么热闹,赶紧的学习去。”

然后一转身,老师对闫煜笑脸相迎。

这变脸的本事老师绝对领会到精髓。

这就是学霸的优待,每一个被老师口口相传的学习天才,就算是毕业多年依旧会在频繁的某节课堂上被提及,一提就要念叨许多相关优秀事迹。

何况闫煜他不过上一届毕业生而已,虽然才离开老师的视线半年,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当然,南依凑合着是尚德一中尖子班的学生一员。

虽然都被他们称作尖子生,但是南依她妈曾这样优美的形容闫煜和她之间的成绩差距:如果闫煜是头牌花魁,那么南依就是一群莺莺燕燕中的老鸨。

南依不服,以她的容颜放古代不是花魁也是一朵花呀!

走在校园道上,两旁的大树上还挂着小巧玲珑的红灯笼,寓意着红红火火,似乎新年热闹的气息还未散去,一派喜气洋洋。

小学生还未从收红包收到手软的余劲里缓过来,高三党已经开学上课一个多月。

今天,闫煜之所以叫她一起去学校,是因为,他作为优秀毕业生回学校拜访老师。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说不定高三学生有幸听他传授一下学习宝典。

高三楼的学生换了一代又一代,而高三教学楼办公室的优秀老师基本的还是那些。

她上楼之前,经过办公室处,瞥见闫煜谈笑风生的和老师寒暄,而她要再接再厉的去接受高三老师的熏陶。

一想到这,她又忍不住鼻子酸溜溜的,老天太不公平了,明明都是穿一条裤衩长大的孩子,他怎么就跳级先解放了呢?

南依叹息,无趣地踢一脚地面的落叶,内心无奈道,因为他是闫煜呀!你是笨蛋呀!

温和的春风偶尔似有若无的拂过教室的窗帘,上下起伏间,飘荡出一个美丽的弧度,不一会就归于宁静,宛如青春里的忧愁,不经意间就随风逝去。

这就是她高三的青春里,为数不多和他一起去学校的日子。

喜欢不敢靠近,装作风轻云淡,实际上在意的要命。

矛盾…纠结…还是因为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