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半城荒年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7日

《半城荒年》精彩章节目录_宋门三爷小说免费阅读

半城荒年

作者:宋门三爷分类:耽美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繁华的城和永无荒年的爱情。总是在她转过身去的时候用萧条的背影诠释了我们爱情的荒年。再见面时……也许是他们刚刚认识,以至于彼此面对着,却感觉很陌生,没有一言一语。也许是他们认识了许久,以至于彼此间的许多回忆都变得模糊不清,仿佛只是自己的灵魂牵动着过往的点点滴滴,原本已支离破碎的往事慢慢的拼凑,渐渐地,一副凄美的画面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有一天,陆川一个陌生的女人带着一个陌生的小女孩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来到了自己家中,从此之后,陆川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至于他的人生都在这一刻起发生了改变。

“小川,过来见人。”一个粗狂的声音将陆川进入到书中的思绪喊了出来,没错,这个声音就是陆川的父亲陆润笙,三年前,因为爸爸在一个朋友出事而始终在外周旋从而忽略重病中的妻子,也是陆川的生母,最终妻子病故,而陆川将母亲去世的责任全部推给了父亲,从此他们父子的关系也变的冰火两重天,大有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只有一个在军区退下来的爷爷依旧是陆川最亲的人。

三年后的今天陆川15岁,一个懵懂初识青春的年龄,当时自己的父亲带回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和一个与自己年岁相仿的小女孩,陆川知道这个女人将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彻彻底底的抹除了母亲在这个家里最后的一丝余味,而15岁的陆川没有权利改变什,也不能做些什么事情来挽留住母亲最后的味道。

“小川,听见没有,过来见人。”陆润生见陆川没有反应分贝加高又喊了一声。

“这是你木阿姨,这是木槿,木槿比你大两个月,是你的姐姐,以后她们将会住在这里。”父亲接着说道。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真的很冷,是陆川记忆里最冷的一个冬天。木槿和她的母亲木芳芸来到了这个大院,一个和她们的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虽然房子宽敞漂亮,可却那么的陌生。陆川看着这个穿着一身淡蓝色羽绒服站在大厅里面,局促不安地看着四周的一切。这时候的陆川则是站在在楼梯的最上方。穿着校服,双手环胸,表情冷漠地盯着她。

“你是谁?”过了一会儿,陆川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看到她呆滞的表情,陆川知道自己的不满已经成功的宣示了主权。

“我叫木槿,妈妈说以后你是我弟弟,他是我爸爸。以后这里会是我的家”小女孩环视了一下这所房子,看了看我,又指着我父亲木讷的说。

这时候木芳芸和陆润生走了过来。

陆润生看着陆川,眼神中有种陆川看不懂的东西。

他不说话,木芳云也站在那里不说话。

许久之后,陆润生点点头。然后那个叫木芳芸就笑了,笑得让陆川觉得有些难过,有些愤恨。

陆润生走过来蹲下身,亲切地抱住木槿,说道:“小槿,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陆川没有说话,随即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瞪了那个叫木槿女孩一眼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们后来的话陆川不知道,只是听见了隔壁收拾房间的声音,木槿这个不速之客搬到了他隔壁的房间,成了自己的邻居。

第二天早晨,陆润生照例早早的出门了,木芳芸收拾好了早餐把陆川和木槿叫出来吃早餐,虽然自从母亲去世后陆川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这么温馨的早餐,但是陆川对这个想要“替代”自己亲生母亲的女人始终提不起什么好感,也包括这个比自己大两个月的“姐姐”。

自始至终陆川都没有跟他们说过一句话,草草的吃了几口饭上楼回房拿上书包就上学去了。

至于家里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当陆川到了学校过了不多时准备上课的时候,老师带来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姑娘,没错,这个小姑娘就是木槿。

“同学们,先静一下,这位同学是刚转来我们学校到我们班的木槿同学”老师介绍着木槿。

当陆川从门外看到老师陪着木槿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自始至终陆川的头都没有抬一下,依旧是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的小说。

陆川不在乎是谁来了,这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包括木槿。

陆川的成绩不仅是班上也是全年级最好的后面的第二名和他差很远。他上课睡觉、不做笔记、不写作业,打架,逃学,细细算下来陆川做的事情能够跟学习扯上关系的屈指可数,可是他聪明,至于木槿陆川则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他会用成绩压得她死死的,没有善意,满满的恶意,对家里和班里突然来的这个不速之客。

再到后来,直到春节前的一次考试,木槿便用自己的成绩奠定了自己三好学生的地位,虽然陆川依旧是第一名,但是第二名木槿也仅仅是比他少了几分而已,对于年纪前两名的我们相比较之下,老师则是喜欢木槿多一些,乖乖女,长得漂亮,从不惹事,最主要的是成绩很好,仅仅比第一名少几分,这对于中学生的他们来说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那一天,木槿的生日。

爸爸把木槿叫到客厅里,递给她一个礼物袋,开心地说道:“小槿,这是你第一次在这里过生日,爸爸给你买了一份生日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木槿拿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一条漂亮公主裙,一层一层的白色薄纱,梦幻而又纯洁。

她扯着裙子的肩部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笑得十分甜美,“谢谢爸爸,我好喜欢这条裙子!好漂亮啊!”

爸爸听她这么说,似乎松了一口气,“爸爸还怕你不喜欢呢。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东西,正巧看见这条裙子很漂亮就买下了。”

“怎么可能不喜欢?只要是爸爸买的,我都喜欢!”木槿抱着裙子开心地说道。

“切!”在这个时候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发出。

木槿敛起笑意,闻声望过去,看着那个发出声的人。

陆川瘫坐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玻璃茶几上,一脸不屑地看着她。

陆润生回头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收起笑容,冷声训斥道:“你把脚给我放下来!”

“怎么?看不惯你的亲儿子?”陆川没有动,扬了扬脖子挑衅道。

“混账,逆子!”父亲气得站了起来,指着陆川骂道。

“爸……”木槿轻轻拉了拉父亲的衣角,想要安慰他。

陆川却也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就是再不听话,我也是姓陆!不像这个不要脸的小妖精,赖在这里蹭吃蹭喝,还装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真是和她妈一个德行,生下来就喜欢破坏别人的家庭!”

“啪!”

一个清脆的响声。

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火辣辣的感觉从脸颊上传来,陆川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父亲。

“滚回你的房间去!”父亲紧紧攥着自己发抖的手,低声吼道。

陆川捂着脸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怎么都不相信刚才的那一巴掌是出自亲生父亲之手。长这么大,陆润生因为妻子的死怀有愧疚,对这个儿子有些娇惯,许多年了不曾打过一下。陆川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脸色铁青的男人,眼光恶狠狠地落到他的身后,正对上木槿的目光。那个女孩抱着一件公主裙,眼睛里满是担忧地看着他。

可就在他们目光相对的那一瞬间,她弯起了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陆川惊诧地看着她的笑意,又看向自己的父亲,可是父亲丝毫没有注意到木槿的笑容,他摇着头,脸上写满了对儿子的失望。

“哼!”陆川冷哼一声,快步跑上楼。

晚上从房间溜出来的时候,发现木槿的房门没有关。我就那么下意识地停了一下,顺着门缝望进去。然后看见那个高高瘦瘦的女孩站在床边,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只看见她拿着那条裙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川突然觉得这个小孩儿非常可怕,她带着那张天使一样可爱的笑脸,尤其是那双无辜清透的黑眸。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东西,身体里却藏着一个魔鬼!

他们的梁子也许就是这么结下的,然后日复一日地纠缠着,既不能放过彼此,也不能放开彼此。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