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岩射手重生计划后续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黑岩射手重生计划后续》精彩章节目录_黑岩射手追寻者小说在线阅读

黑岩射手重生计划后续

作者:黑岩射手追寻者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斗

不久的未来,人类遭受强大的外星智慧机甲型生命体全面入侵,人类在灾难面前显得软弱无力,很快全球人口减少到不足万人。在此时,被研制专门对抗外星生命的人型兵器:黑岩射手,苏醒了,并邂逅了失去记忆的半机器人:夜狼。神秘的外星侵略者到底有何目的?这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整个城市的损坏程度已经超出我的最悲观的想象了。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冒着被某个地方飞过来的子弹打爆脑袋的危险爬过无法从侧面绕过去的废墟,就像是一整栋大楼被一脚踹倒在路中央一样,让整片区域发生了多米诺反应。

“你确定我们的方向对吗?”我已经不止一次被力量这么询问了,然而我的回答依然不会变。

“这是凤华计算出来的最近的路线呜啊!”翻过一大块石板的我踩到了什么差点滑倒在地,努力稳住平衡的我看着飞出去的“小心地滑”的金属板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

“距离上次搜索已经一个小时了,”黑岩保持着及时隐蔽的习惯性动作侧身隐藏在一块残骸后边,“再搜索一次吧,我们要每时每刻的掌握这附近有没有敌对势力。”

我跨过最后一块混凝土块躲在了另外一块石柱后边,从腰间的口袋中再次把眼球机器人拿了出来,经过一番调试后,我将远程信息传输器连接在了凤华的头侧接口上,将眼球机器人用力抛向了头顶的天空。

机器人位于球形主体两侧的螺旋桨立刻展开并快速转动,在球体内部的摄像头开始自主调焦,随后就按照事先设定好的以二千米为半径在空中画出一个巨型的圆,并在凤华的远程调控下观察沿途地面的情况。

“拜托了,凤华。”我把凤华从后背放了下来,好让她更加集中注意力的观察地面情况,包括用各种视觉来检测下边有没有人类或是其他可能造成威胁的生物……或者非生物。

“交给我吧。”凤华闭上眼睛开始专心致志的通过天上的眼睛观察者地面的情况,并且通过她那媲美计算机的大脑计算着地面情况和最佳的行进路线。

……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帝视角么……

我示意其他人各自找个掩体休息,从身侧口袋中取出战地工具箱,把突击步枪从腰后的皮带上卸了下来,开始进行例行的检查工作。

一边用海绵清理着枪管,一边无意识的看着其他人的动作。黑岩和我一样检查着手中的枪械,不过黑岩这样一个移动的军火库检查起来一定会花很多时间吧,但是作为军火库载体的摩托车留在了时雨的地下堡垒中,虽然黑岩表示只要一个响指就能让摩托车飞过来,对于这个我一点也不怀疑,毕竟之前只靠着我的基因数列就能直挺挺的开向我。但是让它满载着一车燃烧着的炸药冲向敌人肯定也是一个赏心悦目的景象。

之后黑岩把我大卸八块的过程可能就不是那么赏心悦目了……至少对我来说。

白岩就躲在离我不远处的一块石柱后边,剑环被拆散了放在了一边,而白岩正仔细擦拭着手里的长刀,就像看着一个素未谋面的情人一样。相对于白岩娇小的身材来说这个剑环显得巨大无比,在强袭过程中显得威力无比的武器在隐蔽时可能就会想直立起来的兔子耳朵一样显眼,很容易从掩体后边突出来从而变成敌人的目标。这不禁让我想起时雨看着这个剑环的眼神就像力量看到甜甜圈一样,不过至于为什么我们走的时候时雨能克制住自己的求知欲没有把这个剑环拆零碎了,我想我们都了然于胸。

可能是害怕变成甜甜圈吧。

草莓味的。

力量处在位置离我比较远的地方,在我这个位置想要看清她在做什么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应该也是在修整她的两个巨型拳头吧。这件能大能小,威力无比的武器实在让我难以想象是用什么材料和技术制作出来的。启示录现在所掌握的科技到底已经领先地球多久,幸存者联盟或者守望者真的能够和启示录抗衡么,还是彼此都有什么杀手钳还没有使出来?我不得而知,在求生的压迫力下总是会发生奇迹的。就连地狱火这样一家武器公司都能够制造出像白岩那样的杀戮兵器,要么就是双方都在隐藏实力,要么就是地狱火并不是孤军作战……或者两者都有。

地狱火作战中启示录的出现真的是因为大规模的人类作战吸引来凑热闹的么?

“分析完毕,有异常情况。”

凤华的一句话立刻将我唤回了现实中。我连忙收好战地清理工具袋,对着其他人所在的方向各扔了一颗小石子。

“我们快要到达城市边缘了,保持原有的方向前进就能够离开这座废墟,到达一片比较开阔的环境。但是我发现了这个。”凤华连接上了另一头的全息地图生成器,将自己处理过的信息显现在全息地图上,一片笔挺直立的建筑群呈像素状倒塌,步了其他我们侦察过的区域后尘,但是这次不同的是,一些红色的小店被标注在距离我们一千米左右的位置。

“终于出现了,”黑岩小声说道,好像这些红点就和我们隔着一堵墙一样,“一路上太平静了让我都怀疑是不是这附近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

“能确定他们是什么身份么?”

“距离太远了没办法看清,事实上我连他们的是不是敌人都没办法看清,”凤华拔下了头侧的接头,眼球机器人旋转着降落在我旁边,很快就被我关闭行动收进了口袋里。“而且也不排除还有其他敌人没有被发现,建议入夜再行动。”

“我们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我们现在距离白令海峡多远还不清楚,我们不能再耽误了。”一阵风拉起了黑岩的黑发,真是难得看到黑岩急躁的样子,看样子她所想要得到的信息真的很重要。我看着还高高挂在头顶的太阳,点了点头。

我从白岩手里接过狙击步枪,跳进了几步远的阴影中,我示意其他人和我保持五百米的距离,确认了无线电通道通畅之后,我启动了外置装甲的隐形迷彩,向着前方行进方向一个掩体接着一个掩体的移动。

由于隐形迷彩只能在相对较暗的环境下发挥作用,暴露在阳光下的话就毫无用处。我尽量缩短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的时间,还要时不时的解除迷彩状态防止装甲表层的迷彩发生器过热,在关键时刻自动解除了迷彩的话,可以说是最糟糕的事了。

“啊,该死。真希望有个纳米无人机能够从天而降啊。”我毫无意义的发着牢骚,继续担当着侦察兵的角色,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仔细的观察着任何可能藏着敌人的位置,每一个隐蔽的窗口都不放过。做好了随时挨一枪的准备,不过就现在来说的话,暂时还没有发现威胁。

回头看看和我一样便移动边寻找掩体的三人,真希望这种踩地雷的活不是由我来做,但是只有我是有这方面优势的人,就装备来说的话。我看了看手腕,配备在手腕上的显示器显示我的隐形迷彩发生器需要冷却了,我迅速俯下身子滚到一块混凝土石块的阴影下,解除了隐形迷彩。

下一瞬间,一双利齿就扑向了我的喉咙。

“夜狼!”

黑岩的叫声听着是那么遥远。由于侧身躺在阴影之中,我只能反射性的举起手中的狙击步枪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两排利齿猛地咬在了枪身上方的狙击镜上,随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狙击镜片被挤压破碎飞了出去,钢铁般的利齿甚至咬进了狙击枪的金属外壳,把这股可怕的咬合力作用在我脖子上的话,我的脑袋瞬间就会旋转着飞出去。

遗憾的是,一次没有得手的话,我是不会给它第二次机会的。

我立刻用力调转枪身,在这两排牙齿还没从狙击枪中**时逆势把这些牙的主人压在地上。这时我才看清,袭击我的是一只狼,而且泛着凶光的眼睛和覆盖全身的棕色皮毛让我意识到,这并不是守望者或者启示录所制造的机械狼,而是一只野生的狼,大自然的狩猎者。

“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啊!”我用膝盖压住身下这股想要摆脱我的巨大力量,左手抓住枪用力抵住这只野兽的脖子,右手从身后抽出单刀想要结果这只失败的袭击者,就在这时一个想法如闪电般击中了我的头脑。

狼从来不单独狩猎。

遗憾的是,我回想起来的太晚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将我掀翻在地。即使如此我还能够已躺倒在地的姿势一脚踹飞另一只飞扑向我的狼。这些狡猾的狩猎者已经学会了如何静悄悄的接近自己的猎物了,而我的食物就在于忘记了敌人除了会用枪的人类或机器人外,还存在着这些比子弹还具有杀伤力的生物,而它们本身是否就代表着地球本身的愤怒呢,我不得而知。

双刀出鞘,我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已经有只少六只狼将我包围了,而高低不平的废墟是最差劲的战场,走错一步就会被绊倒,而敌人更容易获得高度优势。主动出击等于主动把破绽暴露给对方,必须要谨慎的防守。

狼群可不会等我慢慢的想好对策,毫无预警的,它们已经开始了袭击。徘徊在我面前的三只狼猛地向我扑了过来,我知道身后另外三只也肯定在同一时间一跃而起。我迅速低下身子移动到另一边,同时用右手单刀带着钢钉的护手猛揍最接近我的那只倒霉蛋的头侧,与此同时第二只的狼牙已经快要咬到我的脸了,来不及多想,我将左手的刀锋对着两排狼牙的中间猛砍过去,手腕处传来砍进了坚韧肌肉的触感,但与此同时我发现我没办法把刀从这具尸体上拔下来了。

一股恐惧感猛地摄住我的大脑,右腿小腿处传来了被咬住的信息回馈,不用回头我就明白右腿已经没办法移动了,左腿膝盖迅速运动起来撞飞了另一只扑向我的狼,却让我几乎失去平衡而身体停滞了一秒。

而这一秒有多致命,我想只有扑向我的这两只狼的利齿咬进我的喉咙时,我才能深刻体会到。

一把长刀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近得我都能看清刀身上细微的划痕。刀身瞬间翻转,刀刃对准了扑向我的两只狼,我只听到黑岩的一声娇喝,两只狼瞬间就变成四块狼肉。

在黑岩血振掉刀刃上狼毛和血液的混合物时,两只死死咬住我双腿不放的狼已经随着一声巨响变成两团肉饼,力量就像一颗陨石一样把双拳砸进了地里,随后就以双拳为支点以异常柔韧的动作站在了我身后,从脚下的碎石堆里拔出双拳的同时,打量的沙尘也将附近区域完全覆盖了。

在我来得及打开热成像视野之前,周围狼群的惨叫声,刀刃切割声和什么东西破空飞行的声音。在沙尘消散的时候,我仅仅能看到重新将剑刃重新再背后组合成剑环的白岩。

按照凤华的说法,白岩终末型已经死了,被白岩试作型脑内由凤华制作的病毒摧毁了,原本应该是同归于尽的结局,却由莫名的原因,白岩试作型的人格却没有死亡,而在这一个过程中进入到了白岩终末型的原本应该被烧得千疮百孔的人造大脑中,就这样白岩试作型就以白岩终末型的身体活了下来……虽然偶尔还会显露出白岩终末型残酷毒舌的人格,但就结果而言,用着白色长刀和红色离子巨炮的,几乎可以当做是黑岩对比色姐妹的白岩试作型已经离我而去了,就像我在地狱火公司废墟外为她树立的长刀墓碑一样,现在白岩终末型和白岩试作型合二为一的形态,才是现在在我眼前一脸呆呆的表情,但是仍然能干净利落的用手中的白色巨镰将扑向她的狼一斩两段的白岩。

我连忙晃晃头,战斗还没有结束,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之前被拜托给黑岩的凤华现在又爬回了我后背专为凤华准备的插槽中,成为我后背的眼睛。即使周围散乱着狼的尸块,但是却有更多的狼群围在了我们周围,但是现在我们是四个人,但是所发挥出的效果绝对不是一加一加一加一这么简单。

但是狼群仅仅是围住了我们,对着我们狠狠喷气外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像是在等待着某种命令一样,如果是等待夜幕的降临那就太早了,太阳还在半空中悬着,透过臭氧层稀薄的大气想着地表输送着大量的热量,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时间对于狼出没的时间本来就是不正常的,而更不正常的是,这些狼是以什么来维持这么多数量的族群的,如果只是袭击像我这样的旅行者的话,那就太少了,何况我还是没什么食用价值的半机器人。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会被袭击。

就在这时,通过凤华的眼睛,我突然注意到在我们不远处的一块倾斜的楼房的最顶端的平台上,一只体型比围住我们的狼大得多的狼正在冷冷的注视着我们。这只狼不仅体型比别的狼巨大,身上的颜色也是一片漆黑的颜色。

“我想我已经看到头狼了。”我对着身旁的黑岩轻声说道,就像注意到了凤华的视线一样,头狼跳下了平台,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我们的位置,从我们头上一跃而过,转身走过一条被两只狼让出的道路后,慢慢踱步到我的面前。

“我想它是想和你决斗……”黑岩用不确定的声音说着,“可以说是王和王之间的决斗?”

“你确定?”我歪着嘴问道,眼睛不敢离开眼前的黑狼,怕它硕大的利爪瞬间拍飞我的脑袋,“我怎么感觉它在捡软柿子捏。”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