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青丝帘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青丝帘》精彩章节目录_娜墨观澜小说免费阅读

青丝帘

作者:娜墨观澜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异世

凤鸾车,青丝帘。帝王冢,黄粱梦。指间沙,对月箜篌,三清世界,一夜浮屠。岁无言,血色梧桐,凤凰古木,花开江湖。赠君玉搔头,还来青丝愁。闺房庭楼凤凰栖木,少女痴情一夜白头,江湖浩浩风声四起,问琴瑟一曲更与谁人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长空秋雨歇,睡起觉精神。看水看山坐,无名无利身。偈吟诸祖意,茶碾去年春。此外谁相识,孤云到砌频。

自青葵受罚已是三日之后,天未亮时便是蒙雾天气,晚些儿还下起秋雨,这天儿就更是凉薄了。

“姑娘,今儿这天气可是不作美呢,甚是凉薄,还是多添件衣裳吧!”

“嗯。”

“姑娘,您看今儿是着这秀色千云裳还是这梅兰裳。”青葵拿着两件衣裳比较着,姑娘的衣物自是她最熟悉,不管是京城送来的衣料,还是山上裁缝妈妈亲自下山采买的衣料,姑娘的衣服都是青葵亲自选的款式。

“今日这天气,虽说刚入秋,但这蒙雾却迟迟未散,千云裳显有忤逆上苍之意,是大不敬。梅兰乃是夏日花品,虽说性子偏寒,但若是选个放晴的日子会更适合些。还是着那件初秋点菊吧!”

“姑娘,那件衣裳我总觉得太过于悲切了些,今日可是要接待几位皇家公子,这...”青葵有些担忧道。

“无妨,我本就不喜争强斗艳,如此平素清人岂不是更好。若是选些高洁自傲的衣裳,那才叫自找没趣呢。”

“姑娘说的是,那今天便也挽秋鸟鬓,画柳刀眉罢。”

姑娘点了点头。

“依我说呀,姑娘不管是着什么衣裳,何种粉黛妆容皆是美人胚子,那需要那些浓妆艳抹的拼头。”青葵一边梳理发丝,一边说道。

“以后这些话还是少说些吧,日后你随我去了京城,被有心之人听取,可是要吃大亏的。”

“姑娘你又没去过京城,怎知京城皆是些争强好胜之人?”

施完粉黛,姑娘缓缓睁开双目,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仿佛看见了陌生人。

“青葵,你可知我今日为何要施粉黛?”

青葵从小就是长在三清山上的,突然六年前来了位嬷嬷,说是京城送来的,随来的还有几位管事妈妈,哪位嬷嬷已经是过了半百的老人了,但是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仿佛透着些威严规矩,并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嬷嬷,三清三上也有也老嬷嬷,多是负责三清山账目开销,与那我京城来的嬷嬷根本没有可比性。也是那个时候青葵开始学习女红,品赏衣料,裁缝制衣等各种行头,除此之外还要学规矩,能说的不能说的,能做的不能做的,都要知道。

京城来的嬷嬷甚至还觉得青葵出身乡野不足为辅,要让人取而代之,姑娘的贴身丫鬟也是姑娘的脸面,若是丫鬟丢脸了也是姑娘丢脸。后来那嬷嬷知道了青葵虽然不是宫主夫人秀娘的亲生女儿,却与姑娘从小一起长大,视为己出,这才善罢甘休,耐心教导,只是更严厉了。

不只是青葵,姑娘也跟着嬷嬷学了好些京城贵族人家的规矩,这一学便是三年。

“姑娘施粉黛自然是不能被她们比了下去,但我觉得...没什么了。”

青葵欲言又止,本是想说姑娘无论施不施粉黛,都是最好看的。可想到之前姑娘的责怪,又不敢说出来了。自从见过一次黄浦公子之后,姑娘变了许多,不在与青葵嬉笑玩闹,还开始在意言辞是否得当。三天前青葵才被罚着看了一天的凤凰木,那满树的绿叶都被看得萧瑟了。

“只是随波逐流罢了。”

姑娘一言,青葵愣住了,但是短暂的震惊之后,又恢复了手上的动作。

垂至柳腰的三千青丝,配上秋鸟鬓,青涩又不失少女的温婉,这哪里像是一位还未及笄的少女,这简直就是未出阁的俊秀姑娘。

“姑娘,好了,可以上唇脂了。”

“不急,青葵去把黄浦公子送的发簪拿来。”

“姑娘您还没过及笄,怎可攒簪?”

“无妨,左右不过是数十天,早与晚并无区别,今日来的达官贵女和两位公主无非都是来见见我这未来的太子妃,且除我之外都已过了及笄之礼,若不攒簪,倒显得惺惺作态,讥笑她们久为出阁。”

“姑娘真是深谋远虑。黄浦公子送来时说发簪亦有名,这支发簪便叫做云鬓花颜金步摇,说是祝姑娘及笄愉乐。”

姑娘难道的笑了,青葵看着,也随之笑着说道:“姑娘还是多欢心与黄浦公子。”

“比起其他皇子,黄浦公子算是平易近人许多了,只不过欢心与不欢心切勿不同,我是太子妃,只能嫁与太子,住进东宫,如今谁是东宫的主人尚不知晓,我的在意与不在意都只是天子的一步棋,青葵从现在开始以后就不要叫黄浦公子了,你该唤四皇子,在他人面前记得不得再自称为我,二而是女婢,也不要再唤我姑娘,这只是三清山上的乡野称呼,以后要叫小姐。青葵你记住了吗?”

青葵皱眉有些不愿意,但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了。“青葵记住了。”

“今日出了这个房门,你便慎言少言罢。你们的姐妹之情只能到今日了,从今往后你我便是主仆,切不要再心生妄念,你的命从此将在别人之手,我也无能救你于水火危急,你可知道?”

青葵再一次点了点头。

“青葵,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不愿便可下山去,找个寻常人家,平安度过此生。若再陪我前行一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将是刀山火海,你可还要陪我?”

显然,青葵没有想到姑娘会突然和她说这么多,但是既然姑娘说了那必然是姑娘考虑了许久。

“我想...”

“青葵你好好考虑,不必急着告诉我,今夜待宴席散了,你若没有不愿意,那便戌时来我到我房间来。若过了戌时我便命人将你送下山去。”

青葵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姑娘已经离开房门,这才赶忙跟了上去。

外面依旧阴茫茫的,云层间似有光芒想要挣开,奈何久作无力。

三清山上数年没有这般热闹了,三天前达官贵人们陆续前往三清山,山路难行,车马不通,只能用轿子接上山来,山路陡峭,一路山难免颠簸,自然是让很多贵人不喜,又不敢怒。

三清宫里里外外大概连山石都在走动,为了今日的宴席,已经准备了半月有余。

宫青禾所居住的庭院在女神峰之上,三清宫位于玉京峰背面,与玉京峰乃是面面相对,若不是山峦之间有传送法阵,恐怕之间一个来回便是一日路程,只是法阵并非说有人都能受用,从未经过锻体修神之人恐会在法阵中形体心神受损。

玉京峰上有两个传送法阵,一个在山脚坤桥处,一个在飞仙台。飞仙台已是在半山腰山,但是离三清宫还有些距离,步行也还需要两刻钟的时间。

此时的三清山像极了夏日的避暑山庄,来往之人络绎不绝。

三清山亦是不清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