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香蜜之星辰渺渺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8日

香蜜之星辰渺渺全文免费阅读_梓伊小说

香蜜之星辰渺渺

作者:梓伊分类:其他小说类型:

全文(未删减版)搬家CP和lofter,保持笔名不变,梓伊星辰浩瀚,其光渺渺。愿能并肩踏破阴诡,携手共看江山。愿能融化你眼中千载冰雪,陪你看遍世间万顷流光。予你之爱,如春水,如煦风,如暖阳,如清泉。何必祈求淡薄,哪用担忧长久?这一生,你不弃,我必不离。(给大殿一个理解他体谅他,温暖他帮助他的爱人。)头一回写同人,娱己而已,不喜勿喷,谢谢!~感谢 行行  亲为我们辰星润玉起名  辰龙CP(十二生肖排序),简直不能更合适,么么哒!感谢  月中吟日  亲友情赞助的封面亲爱的们都说我其实写了俩同人,番外= =对不起番外俩字了都。提前排雷:正文从故事开始前进入,相互扶持番外从天帝玉刚登基切入,开始救赎请分开当俩故事看吧~雷原剧穿的亲停在非原剧番外即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婚约?”

月下仙人被辰星打断,抬头一眼顿觉不好,连忙接着道:“这婚约啊,其实就是个摆设,空占了那么个位置,反而耽误了我大侄子了!”

辰星低下头,没有追问,反倒拿起了锦觅先前给她倒的那杯茶喝了起来。

倒是锦觅很好奇:“狐狸仙,你说的什么意思啊?”

月下仙人余光看着低头无声喝茶的辰星:“我那大侄子的未婚妻啊,都还没生出来呢!这以后啊,恐怕也没戏了。”

锦觅:“啊?”

月下仙人撇撇嘴:“还不都怪那水神洛霖和风神临秀。”

听到水神,辰星的手顿了一下,却没有抬头,继续喝茶。

月下仙人迎着锦觅好奇的眼光继续:“他们俩倒是好,成婚几千年了都不在一处,哪里能有孩子嘛!可怜了我那大侄子了,想当初天帝给他定下的未婚妻啊,正好就是水神的长女!”

“噗!咳咳咳……”

“阿姐,阿姐你怎么啦?”

“哎呦小辰星,怎么了这是?”

“咳咳咳……”

被这一口茶呛得眼泪都掉快掉出来了的辰星此刻脑中却是风卷电闪,雷声大作!

这事儿……简直……太刺激了……

辰星有些狼狈地从姻缘府里逃了出来,心绪纷乱间随意择了个方向,直行而去,从月下仙人和锦觅眼前消失。

一步步低头走在路上,脑中的念头一点点一丝丝纠缠在一起,愈发让人头疼。

水神长女。

辰星皱着眉慢慢走着。她和锦觅不同,出生至今的一切她都知道得清楚也记得清楚,她知道水神洛霖是他们姐妹生父的可能至少有八成。然而,就算她们真的是水神之女,也只能算作私生女。不论当年的爱恨纠葛真相是什么,如今,风神临秀,才是水神真正的妻子。按理说,如果嫡妻风神不肯承认她和锦觅的身份,那么她们两个就没有资格以水神之女自称。

这么想的话……

辰星站住脚步。

如果这么想,她辰星还不能算是夜神润玉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闭了闭眼,方才在姻缘府听说他有婚约时感到的那点儿异样似乎放大了两分,她甩了甩头,重新恢复神思清明,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四周。

这偏僻角落比起处处雕梁画柱的其他地方显得略有些荒凉,不见半个人影,有些空旷。辰星偏头看过去,虽然与夜晚的熠熠生辉很不同,但依旧是个算得上熟悉的地方。

布星台。

她居然走到这里来了?

难怪,便是在白日里,这附近的星辰之力也比旁的地方浓郁一些。

不过……

辰星也说不清心中如何作想的,在原地站了片刻,抬步踏上了空旷的布星台。

她一步步走到前方,昨日夜里那个白衣清凉而又显得孤单疏离的仙人背对着角落里的她,布星挂夜的地方。

眼前是白茫茫的万里云海,明亮干净,却全然比不得昨夜流光溢彩的漫天星斗。

她站在布星台上,眼里看的是云海,又似乎,不是云海。

不知过了多久,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嘴角重又挂上笑意。

算了,顺着心意,走一步看一步吧。

即使她这样告诉自己,却到底有什么东西,从这一刻开始,变得有些不同了。

晚膳时分,锦觅从姻缘府回栖梧宫来,拿了好几根红线回来,月下仙人特别交代,让她给辰星几根,说是先前辰星走得太匆忙忘记了的。

锦觅到辰星房门外,推门就走了进去。辰星的结界对她从不设防,她只觉得自己穿过了一层什么,这感觉并不陌生,但是房内的温度似乎比外面高了那么一点儿,水属性的锦觅感觉很敏锐,往里面一看,辰星盘膝坐在地上,手里正拿着一只小巧的玉盒盛装什么,她身前还有一只不大的药炉没有收,药炉上面还残留着几丝没有散去的火气。辰星的药鼎药炉什么的锦觅都见过,这会儿也不好奇,倒是连忙凑到辰星身边去看她手中的东西。

辰星手里的玉盒里面装着浅蓝色的药膏,凑近了便能感到一股温和的水灵之力,药气极淡,反而带着一股清浅的香气,香气之中透着一丝丝凉意,沁人心脾。

“阿姐!”锦觅直接在辰星身边的地上坐下:“你这是又做了什么呀?好像以前没见过,闻着好香好舒服,给我的么?”说着,朝玉盒伸手过去。

“啪。”辰星一手托着药膏移开一些,一手轻轻拍在锦觅伸过来的手背上:“这可不是你的。”

“啊?”锦觅有些失望地收回手,可怜兮兮地看着辰星。

辰星笑道:“这是我才制的伤药,你用不上。”

“哦。”听到是伤药,锦觅才收起心思,不过还是多看了好几眼:“阿姐你又炼着玩儿的么?”

在花界的时候,锦觅就习惯辰星经常拿各种奇奇怪怪的花果草药炼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药丸药丹药剂药膏药粉…..药的作用也是千奇百怪,辰星说她在试验丹方药方,什么东西都会制一些,锦觅身上也有不少辰星给她防身的东西,因此又见辰星做了一时用不上的东西,也不觉得奇怪,只以为她又在研究什么。

“呃……嗯。”辰星顿了一下,含糊了过去,将药膏收好,而药炉的火气尽数散去之后,辰星想了想却没有收起来,在屋子里找了个空地放置。

日后她和锦觅若要在栖梧宫长住,她并不打算一直偷偷摸摸,甚至放弃炼丹制药,只要她动手,总不太可能一直瞒得下去,尤其……她抬头看了一眼锦觅,尤其还有这么个有些缺心眼儿的丫头,与其如此还不如放在明面上,等她去与栖梧宫的主人旭凤说一声,过了明路以后也就方便了。旭凤是拿过她的丹药的,想来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辰星还没有料到,她在栖梧宫,其实并没有能住多久。

等收拾好了,她撤了结界,很快,便有人送来晚上的膳食。锦觅没有回去,留下来跟辰星一起用饭,于是她的份也送了过来。

锦觅吃了两口青菜,叹了口气:“阿姐,这天界的饭菜不如你做的好吃。而且你瞧你瞧,居然都是素的!不过这碗这盘子真挺好看的。”

辰星倒是不挑食,看了眼锦觅,想了想建议道:“左右你白日喜欢去姻缘府玩儿,月下仙人瞧着也是好相处的性子,你实在嘴馋的时候去他那儿蹭些荤腥吃,应该不难。”

说不准那个老小孩儿性子的月下仙人还会很高兴有人陪。

在花界,她们也是多食用花果菜蔬的,肉食不如何多见,即使锦觅和她实际身份特殊明里暗里会得到些优待,却也只是隔三差五地吃上一回,辰星还好,锦觅却时时想念着。

“咦?”锦觅瞪大眼睛:“阿姐你是说狐狸仙那儿有肉吃?为什么呀?”

辰星笑:“你也叫他狐狸仙了,狐狸嘛,都是爱吃肉的。况且月下仙人是天帝的弟弟,在天界地位不低,口腹之欲,会得到优先满足的。”

锦觅咬着筷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对呀!狐狸仙那儿一定有肉吃!我明天就去他那儿吃!阿姐,你跟我一起吧!”

辰星摇摇头,只说看情况。

到目前为止,辰星只见过月下仙人一面,还因为聊到了水神长女的婚约,心思纷乱只几句话的功夫就离开了姻缘府,没来得及知道这个锦觅口中的狐狸仙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不然,她绝对不会凭白给了懵懵懂懂的锦觅更多亲近月线仙人的机会,让那个老不羞有了更多的机会教歪了锦觅,让她日后每每想起都捶胸顿足地后悔不已。

用过饭,天色也不早了,锦觅在姻缘府蹦跶了一天有些累了,便回了自己房间休息。辰星想了想,还是换了一身衣裙,捏了个水镜照了照,没什么不妥,出门离开了栖梧宫,按着昨日的路一路往正凝聚涌动星辰之力的布星台而去。

才过了一天,她今晚走在路上的心情,却跟昨晚很是不同,只是她自己此刻却还没能意识到。

她到布星台时,润玉已经在布星。她没有打扰,仍旧站在了昨晚呆过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指尖流转着星辰的莹光,引满天星斗入轨,映亮整个天河。

如昨夜一般,零星散落在外的星辰之力往她的方向过来,她抬手缓缓小心翼翼地引它们入体,见她这边吸收的星辰之力不曾影响那边星辰的排布与运转,这才放下心来。

前方魇兽和它的主人自然也发现了同昨日一样的一点儿异状,魇兽回头见是她,朝她蹦跳过来,在她面前停住。辰星伸出食指立在嘴唇前,让魇兽不要作声,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而后将目光重又落回前方的白衣仙人的背影上。

浅淡的流光向身后飘去,他微微有些惊讶。昨夜那个人说以后还想来,他却多少有些意外她今晚就又一次出现。

魇兽跳开时,布星中的夜神微微侧过脸,浅浅地笑了一下,只是,并没有人看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