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绯弹的亚里亚之月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0日

《绯弹的亚里亚之月夜》精彩章节目录_暗月夜断罪小说在线阅读

绯弹的亚里亚之月夜

作者:暗月夜断罪分类:同人小说类型:热血

此小说为绯弹同人    月夜,一个奇特的存在    无论用何种方法,何种渠道都无法发掘出与他有关的任何情报    他的过去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的空白    但是偏偏这么一个人却如同有着恐怖背景一般无人敢惹    ——虽然就他的实力而言惹他的人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晨两点。

开着新概念跑车Glitter black飞翔在夜空之中的月夜并没有回到金次的宿舍,而是径直驶向了装备科的女生宿舍。

在于T交谈完之后忽然明白了自己的枪弹使用方法的月夜在兴奋之余想起了自己并不认识任何的枪械制造大师,便只能是想着预约比利时的工艺者,看看能不能尽快完成并空递过来。

不过就在他纠结于“为什么我从来接没有拜访过枪械制造大师”时,眼睛不经意间看到了被自己收在上衣口袋内侧的名片。

【平贺文武器商】

【职业代购、制造、改装各种各样的武器】

【从二手子弹到对空火箭筒无所不能】

【收费合理,质量保证】

【联系电话:XXXXXXXX】

【地址:武侦高装备科女生宿舍XX楼XX号】

虽然不敢完全肯定,不过因为事先的调查月夜知道这个叫做平贺文的小女生不但是装备方面的天才,而且特别热衷于各式各样的高难度挑战,之所以是A级而不是S级就是因为进行了太多的高危武器的生产与销售。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月夜打通了名片上的电话,并在对方秒接后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出乎意料的,平贺文对月夜的想法非常感兴趣,便邀请月夜来自己的宿舍详谈并面议具体价格等。

于是便有了开头部分月夜开车驶向女生宿舍的一幕。

Glitter black的性能绝对不是吹的,在地面上就能够拥有467KM/h的速度,在空中又岂会慢?仅仅五分钟后,月夜便出现在了女生宿舍的楼下。

按照地址迅速走上楼敲响了平贺文的门。

“谁啊?”可爱的娃娃音从门后边传了出来。

“是我,月夜。”

“啊?月夜同学?你不是刚才还说自己在东京塔么?”身材娇小的平贺文一边开门一边惊讶的说道。

“这点小事就不用在意了吧,平贺小姐。马上我会向你将我的构思完全阐述清楚,至于具体要不要接受委托则是你个人的事。”月夜走进了平贺文那堆满枪械零件的房间,然后便于平贺文进行了激烈的探讨。

凌晨五点,太阳的第一缕曙光降临到了大地上,也射向了彻夜未眠的两人。

“呐,我说月夜同学,你的点子简直太棒了,我甚至不敢说肯定能够做出真正完美的成品来。这并不是说我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多的构思已经完全超越了现代科技水平。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正式向你申请接受你的委托!”平贺文睁着通红的双眼死命的盯着桌子上的设计图,一脸亢奋的对月夜说道。

“嘛,在这一夜的交谈里我充分相信你的技术的人品,也绝对放心将这一笔庞大的预算交付与你。不过今天的交流实际上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框架,具体的配件以及弹药等还有待商议。不管怎么说,总而言之只有一句话: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与平贺文相比,月夜虽然并没有双眼通红,但是一样情绪高涨。

“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一周后————

现在校园里因为三条爆炸性新闻已经是整个闹翻了天。

第一是在开学之初,来自英国的一位可爱的少女和一位帅气的青年同时来到东京武侦高留学,而且还都是S级的超级精英;

第二是根据一些可靠情报的描述,拥有“阴沉之男”外号的远山金次为了留学生神崎·H·亚里亚而从侦查科转回了强袭科,并且两人现在关系很亲密,还极有可能正在同居中!

第三是全校超过80%的学员和教室均声明自己曾经看到无论何时何地都将“技术宅”一词贯彻的淋漓尽致的军火商平贺文近期不但推掉了所有的委托,还与留学生兰奇佩鲁斯•L•月夜过分亲密,每天一同上学、一同上课、一同吃饭、一同回家,课间也总是黏在一起,和有可能,不,是一定处于同居之中!!

在谈论话题终日都是枪械、技术、委托的武侦高里,这样三条新闻(实际上第一条已经过期)的凭空出现,无异于是三颗深水炸弹。

虽然亚里亚和金次对此异常恼怒并多次向群众抗议甚至是恐吓威胁,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效果;反之,月夜和平贺文最次却是不闻不问,每天从早到晚黏在一起,估计也就睡觉和上厕所是分开的了。(虽然有人谣传连睡觉都黏在一起)

终于,在九月十二号,因为月夜整整10天没有回来而认为他可能是真的恋爱了的亚里亚和金次,打算邀请那两个明显一对宅的家伙去游戏厅玩一玩,好好的放松一下。

本来以为在说服月夜和平贺文的问题上要大花一番口舌,但是出乎金次和亚里亚的预料,那两人几乎是想也不想立刻就同意了。

不过嘛......

“嘛,平贺小姐,关于装备材料的最大承重力我认为......”

“但是这已经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材料了,不过如果你是单纯希望增强......”

“可是如果想那样增强的话不会使轴承......”

“虽然实际时间我还没有试过,不过就理论上如果用......”

走在前面带路的亚里亚和金次一脸无语的走着,尽量不去理会身后两人的技术性谈话。

“喂,金次。我说啊,我们这次来不就是为了让他们两个摆脱那单一的话题么?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亚里亚一边说着,一边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身后两个不开窍的家伙。

“虽然月夜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自从我认识平贺文以来就从没见她以上学和送货以外的理由出过门,像这样走在大街上估计对她来说有可能是第一次。而且能够在装备这方面跟平贺文聊得那么激烈,再加上那变态的模式和娴熟的技巧,看来月夜真的已经不能够以看人的眼光来看了。”对此金次也是毫无办法,不过他倒是真的被月夜的多才多艺给震撼到了。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将那两个人分开,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他们继续像那样讨论下去。这样吧,等到待会进了游戏厅,金次你带着月夜、我带着平贺文,分开两头让他们好好的放松一下吧。”亚里亚不经过任何的讨论就直接下达了指示。

虽然很想吐槽说“我们不是为了让他们共同享受生活才要带他们来的么”,不过现在怎么说估计我会被打成筛子吧。

看着满脸兴奋的亚里亚,金次苦笑着想到。

游戏厅————

“呐,平贺文,那边的机器好像很有意思诶,一起去尝试尝试吧。”亚里亚不由分说的直接抓起平贺文就走。

“那么月夜,我们也别傻站着了,去那里玩一玩怎么样?”金次也趁机向月夜发出了邀请。

虽然有一点惊讶于两人意图的明显,不过只是一瞬间,月夜便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给了平贺文一个“尽情的去玩吧”的眼神后跟着金次走向了运动类。

讨论正讨论到高潮忽然被拖走,平贺文一开始是有些疑惑不解,不过在看到月夜的眼神之后没有多说什么,乖乖的跟在了亚里亚的后面。

果然是情侣呢。

金次和亚里亚同时想到。

金次回过神来,发现此时正好站在篮球区,便问月夜:“月夜,你会打篮球么?”

“嘛,篮球这种运动无论是在哪里都蛮流行的吧。”月夜以一种看小白的眼光看着金次,搞的今次都不知道要如何接话了。

“那你要不要来试一试?虽然这个仅仅是投篮,不过要是想打出高分没有一定的水平可是不行的啊。”一边说着,金次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一百日元的硬币,塞进了机器了。

随着“滋”的一声,机器上方的计分板亮了起来。

这是一台简易的投篮游戏机,机器的表面呈向玩家倾斜的斜坡,在斜坡的最顶端有一个距离地面大约三米左右的篮筐,玩家们就是要将篮球投入篮筐内。篮球砸在篮筐上进篮得一分,空心进篮得两分。

金次在第一时刻抄起一个想自己滚来的篮球,轻松的投进了篮筐。顿时计分板上亮起了一个大大的“1”。

“虽然这仅仅是一种类似于定位投篮一样的游戏,不过如果是作为锻炼投掷能力的话还可以勾起武侦高学生们的兴趣。毕竟比起参加那种被一群人围观的篮球比赛,不少人还是喜欢独自一人轻松一点的玩玩。”一边说着,金次又拿下2分。

“嘛,听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那我也来试试好了。”月夜学着金次刚才的样子,拿出一枚硬币启动了机器。

看着同时向自己滚来的四个篮球,月夜轻蔑的一笑,随即双手一挥,将两个篮球丢向了篮筐。

2分,2分。

连续两个空心进球之后,月夜再次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又是两球同时投出。

2分,2分。

在连续得到了20个两分后,计分板上的数字忽然清零,紧接着篮筐开始左右摇摆。

“嘛,我想着应该就是所谓的进阶吧。”

一旁的金次看着明明晚了不少才开始投篮的月夜竟然比自己还有先进阶,不由的愣住了。

月夜没有任何的停顿与犹豫,双手不断的送出篮球,计分板上的数字也在不断的上涨。

20......40......60......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夜的速度不但没有丝毫的下降,反而还越来越快,随后甚至还从旁边的机器上拿了两个篮球。

100分。

第二次进阶是在月夜投完整整50个球之后。

篮筐忽然间又开始上下摇摆。

不过无论篮筐变得多么刁钻、多么的难以投进,月夜的得分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2分。

双臂不停地舞动,每一次都是两球齐发,每一次都是空心入篮。

三阶、四阶、五阶,一直到最后的六阶。

此时此刻,篮筐已经可以说是在360度的不停转着圈子,而末端也在不断的左右平移,相信就是让职业球员来都很难投中。

但是月夜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改变,那抹轻蔑的微笑。

月夜再次出手了,只不过这次是三球齐发。

半空之中,前面保持着平行的两球被第三球追上并从稍微往上一点的位置擦了过去,紧接着便弹向了两侧的护栏。

而第三球在擦过前两球之后运行轨道被强制性的改变,最终出现在了篮筐的正上方。

此时原本被弹向两边的篮球在撞击到护栏之后再次反弹回来,撞在了第三颗篮球的下方,接着第三颗篮球的冲击落进了篮筐里。

而第三颗篮球则是被撞倒半空之中并停顿了一秒钟,然后再篮筐旋转玩360之后轻轻的落了进去。

2分,2分,2分。

又是三个空心进篮。

金次看的呆住了,行人们也看的呆住了。

月夜没有任何的疑迟,在三颗篮球进框的同时又丢出了三颗。

计分板上飞快增加的数字正在不断冲击着观众们的内心。

这是何等的技术,以至于能够在那样疯狂的篮筐下不断取得空心进篮的成绩?

月夜的速度不断的加快,空中飞舞着的篮球数目也在不断的增多。

4个......5个......6个......

数目繁多的篮球不断地在那小小的空间里相互碰撞,并从各个刁钻的角度拿到分数。

第500球。

随着月夜的第500个空心进篮,计分板上仅有的三位数显示全部变成了星号,并发出如同鼓掌一般的声音。

“嘛,金次,这就意味着我通关了吧。”月夜伸手整理了一下外衣,向金次问道。

金次就这么呆呆的望着他,没有回答。

忽然,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围观群众里响起了掌声,不多时周围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

月夜左手放在右胸前、右手自然背到身后去,向着周围的人们30度鞠躬。

“献丑了。”

说完,月夜便拉起大脑依旧处于当机状态的金次,分开人群走向亚里亚和平贺文坐的地方。

结果不去还好,月夜刚到那里便看到亚里亚满头黑线的坐在一款桌游机器前面,紧盯着自己的屏幕。

出于好奇,月夜也走上前探头看了一下,结果大吃一惊。

这是一款四人型桌游,按照屏幕最下面的九个暗灯和一个亮灯来看,是有着十个关卡或者十种小游戏的符合性游戏。此时屏幕上的左右下三家名字下面都吊着一个三位数,而位于屏幕顶端的那个和平稳的位置上,却有一个五位数高高挂起。

我记得这款游戏正常人的话也就能打出不到500分的样子啊,没想到平贺小姐不但对机械精通,竟然连游戏也能玩的这么厉害。

虽然在处于亚里亚的位置是看不见平贺文的操作和动态的,但是仅仅从那以100为单位飞速增加的数字就可以想象到平贺文是在进行什么样的操作。

“耶~~又赢了!文文早就说过了,没有什么机械是我无法掌控的。”月夜抬起头,之间平贺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举双手做着胜利的宣言。

虽然你对机械的定义稍微有些广,不过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厉害啊。

月夜给了平贺文一个称赞的眼神。

看到月夜,平贺文也立刻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此时此刻总算回过神来的金次看到亚里亚满头黑线,急忙去安慰她,结果自己却被那个已经接近六位数的数字吓了一跳。

原本是想约月夜和平贺文高高兴兴出来玩一场的金次和亚里亚,在备受打击之下黯然的向着门口走去。

平贺文刚想叫住他们俩,月夜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拉住了平贺文,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忽然,亚里亚眼前一亮,紧接着以让所有人吃惊的速度迅速转身并拉住金次问道:“呐呐,金次,那个是什么?”一边说着,亚里亚伸出右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台机器。

金次向着亚里亚手指的地方,神情忽然很呆滞。过了半响,才开口说道:“我说,你刚才指的应该后面的赌博机,而不是门口的那个抓娃娃机吧。”

“抓娃娃机?这名字好幼稚喔。不过呢,既然是你推荐的店,估计这里也就那种水平吧。”亚里亚把眼睛瞥到一帮,走向抓娃娃机。

这种水平的游戏你都能惨败啊。

金次无奈的想到。

远处的月夜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来两张椅子和一份爆米花,与平贺文一边吃一边看着那两人。

亚里亚走进抓娃娃机,看向里面。在那玻璃罩中,堆着不少搞不清是狮是豹的动物小布偶。

啪!

亚里亚的脸一下贴到玻璃罩上。

她这娇小的身材和被布偶吸引的样子,就和一般的小学生一样。

“怎么了?这东西你是第一次见到?”

“......”

“你不会是想玩这个吧?”

“......”

“喂喂,我可事先声明,现在这种机器就连真正的小学生都很少会玩了。”

“......好可爱。”

亚里亚口中轻语出的话,配合着一闪一闪的眼睛,让金次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我承认,里面的布偶确实是很可爱,不过这可不是强悍如鬼神、见敌必杀的武侦【双剑双枪的亚里亚】会说的吧。

虽然我早就猜到了可能会使这样一个结果。

金次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真的想要试试看么?”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玩。”

“这幼儿园小孩儿都会,简单到小学生都开始不屑于去玩了。”金次现在是真的无奈了。你可是高二的鬼武侦啊。

“那就是说马上就能学会?”亚里亚很明显的将某些隐含意义忽视掉了。

虽然很不情愿,不过金次还是讲了一下操作方法。

弄明白了顺序后,亚里亚掏出一枚百元硬币丢了进去,然后便开始转动操作柄。

亚里亚非常的专注,那种神情就好像是在上狙击课一般。

但不幸的是,亚里亚瞄的实在是很不准啊。

连续三次,亚里亚都只是抓到了一个小角。

看着亚里亚气急败坏的将一张两千日元的纸币塞进了机器里,月夜摇了摇头,走向后面的赌博机。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次性放五百元进去的话能玩6次,两千元的话就是24次。”金次出言提醒道。

“别烦我!下次一定抓得上来!我已经抓到诀窍了!”亚里亚一边操纵着抓娃娃机,一边冲着金次大吼。

我说啊,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的话语已经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回去说了吧?

结果,布偶又只是被拉起了一点点。

“这次我真的要认真了!真的真的真的要来真的了!”亚里亚一边怒吼着,一边不停的敲打机器。

“我说啊,你要是继续像那样敲下去,机器迟早会报废的!”金次看着不停颤抖的机器,连忙说道。

在亚里亚投进去将近五千日元、再翻口袋的时候却已经没有钱了之后,终于是濒临暴走的边缘。

金次看着头上开始冒黑气的亚里亚,攥着手里的五百日元小心的接近亚里亚。

“还是我来吧。”

一边说着,金次将硬币投了进去,然后开始操纵起机器。

就以洞口旁边的那只为目标吧。

金次将目标定为一个看似埋得很深的迷样猫科动物身上。游戏机里装的布偶都是一样的,只要能抓出来亚里亚应该就满意了吧?

嚓。

抓钩漂亮的紧抓住其中一只的身体。

“!!”

亚里亚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爪勾。

恩?

随着爪勾的上升,金次发现那只布偶的尾巴竟然缠住了另一只,也就是一勾抓到了两只!

“金次快看!钓到2只了!”亚里亚兴奋地喊道。

不用你说我也看的见。

“金次,你要是掉了一只我可饶不了你!”

“不要给我在一边说风凉话”

拜托,这种全凭机缘的事你再怎么说我也无法靠人力去强型控制吧。

“啊啊,进去,进去,去吧!”

看着两只布偶就这样吊在一起升到了洞口,亚里亚的声音不觉的高抗了。

虽然没亚里亚那么夸张,不过金次头上也渗出些许汗水,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

一只是肯定有了,只不过另一只能行吗?

另一只怎么样?

抓钩

打开了!

啪嗒。

当啷。

1只掉进洞里,它尾巴拉着的,另1只也被拽了下去。

“好耶!!!”

“成功了!!”

下意识的,两人用力击了一下掌。

然后,真的只是瞬间

两人迅速石化了。

紧接着便以难以想象的反应力将各自的手缩了回去。

“我、我只是对自己的成功感到喜悦而已,不是刻意想和你击掌的。”金次别过头去说道。

“我、我也是,至少这对笨蛋金次来说是不错了。”亚里亚连忙低着头取回两个布偶。

金次稍微把头转回去一点,看到两个布偶身上的标签上写着【狮豹】。

这什么东西啊。

金次很无语。

“好可爱!”

亚里亚情不自禁地将那布偶紧紧抱在怀里。弄得那狮豹都要爆了。

这样子,实在是太像【普通】女孩子了

或者说,亚里亚本身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但是这和前几天我委托理子调查的情报正好相反。

怎么说呢?感觉像是平常的她因为某些事情而不得不装出那副模样。

虽然多半是我多心了吧,但是假如真是那样的话,那得是何种巨大的压力才能把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压迫到那种程度?

金次看着兴高采烈的亚里亚,心中忽然有一点可怜她。

不对不对,我这是怎么了?即使刚刚的假设是真的,也轮不到我去可怜她吧?她可是S级的暴力少女【鬼武侦亚里亚】啊。

金次在心中提醒自己。

“呐,金次。”

亚里亚的声音将金次从幻想之中拉了回来。

“这个给你,算是奖赏吧。”一边说着,亚里亚将一只布偶丢给了金次,随后眯着狭长的凤眼露出了笑容。

该死的,真没想到。

竟然会这么可爱啊。

金次接住布偶,发现上面有一个小链子。

嘛,正好我的手机上还缺一个挂件,就它了。

金次迅速的判定了这个布偶的用处。

“呐,金次,让我们来比比看谁先把布偶挂在手机上吧。”亚里亚把她的手机掏了出来对金次说道。

虽然很想吐槽作为高中生为什么要进行这种小学生一样的比试,不过实际说出口的却是——

“好啊,我绝对不会输的!”

走出游戏厅的二人就这样一边斗嘴一边踏上返回的路途。

“嘛,我说平贺同学,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被遗忘的感觉?”

从赌博机那里拿着翻了十几倍的赌金,月夜向着吃完爆米花又返回去玩游戏的平贺文问道。

“可能是月夜同学你的存在感不够强吧。”平贺文一边飞快的转动着操纵柄,一边对月夜说道。

“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一般的话能够彻底无视我的也就亚里亚小姐了吧。看来金次那小子在亚里亚面前就真的是忘乎所以了呢。”月夜走到刚才的抓娃娃机前,将一枚一百元硬币投了进去,然后把操纵柄转了两下。

嚓——

爪勾直接抓住了一只布偶的头部,并拉出了一共六只被彼此绑在一起的布偶,然后就这样把它们一同取了出来。

“看来亚里亚小姐是真的不会玩游戏呢。”

拿着七只奇形怪状的布偶,月夜无奈的笑了笑。

看着兴高采烈的玩游戏的平贺文,月夜将刚刚迎来的赌资放下,再次走到了赌博机那里。

六点,因为成绩太过吓人使得所有的玩家都变成了观众而被几乎一致无盈利的游戏厅老板赶出游戏厅的两人坐着Glitter black行驶在大街上。

因为在赌博机那里将原本并不多的赌资翻了近百倍,所以月夜便以【今天赚得太多了,稍微消费一下吧】要请平贺文去高档餐厅共进晚餐,平贺文也爽快地答应了。

很快,两人来到一间高档西餐厅,并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入了贵宾包间。

“我说月夜同学,这里应该很贵吧?”平贺文看着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有些坐立难安。

“嘛,平贺小姐,价格什么的并不需要你去操心。既然我有能力订购那种规模和理念的武器,又怎么可能会付不起几顿饭钱?今天的这顿晚餐权当是我对于你接受我的单子并为我提供各种帮助的感谢好了,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吧,完全不用为金钱的问题而操心。”一边说着,月夜将两份菜单递给平贺文。

“真的吗?那我就要这个、这个和,嗯,这个好了。”平贺文指着菜单上的几份插图对站在一旁因为听到了【武器】这个词而眉毛抽搐的服务员说道。

“那么我就要和平贺小姐一样的就好了,甜品的话就来两份巧克力布丁吧。至于饮品嘛,我要一份黑咖啡,给平贺小姐一杯果汁吧。请快一点,谢谢。”月夜看了看手中的菜单,随意的对服务员说道。

等到服务员走后,月夜站起身,拿出一种图纸在桌面上摊平。

“平贺小姐请看这里。经过一周的探讨现在武器的设计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雏形,但是具体的话在一些细节上还有这需要改进的地方,技术和材料方面仅凭我们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满足要求。为此我联系了专业的制造商【新世纪】,并且与他们达成了一些基本的条例,这样的话至少在最基本的材料方面是不用担心了。而至于技术方面,他们则是给出了【只要能提供图纸、原理和足够的资金,剩下的全包在我们身上】的承诺,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便可以在拥有足够原材料的情况下开始着手与模型的制作和实验了。”月夜的语气稍稍有些激动。

“我说月夜同学,那个【新世纪】的材料充足么?要知道,仅仅是在我们的基础构架里都有着大量的稀有材料啊。”虽然语气一样有些激动,不过平贺文的声音之中更多的还是担忧。

“关于这一点的话你倒是可以放心,因为他们可是持有【迷石】的恐怖组织啊。”月夜微笑着坐回座位上。

“什么?!你刚刚说的是【迷石】?!那个据说平均一立方厘米就要超过一百万日元、全世界【三大稀有资源】之一的【迷石】?!”平贺文忽然愣住了,紧接着便不可思议的大喊。

“没错,就是那个【迷石】。请相信,能大量持有连美国这种超级大国都将其视为【国家一级稀有保护资源】、【永远不可侵犯的最后底线】之物的组织,绝对能够满足我们的一切需求。”月夜脸上不自觉的多了一抹奇特的笑容。

忽然,月夜微微皱了一下眉,向平和文说了一声“离开一下”后迅速的冲出了房间。

怎么会......不可能啊,那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走廊上飞奔的月夜一边想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四周,是不是的会闭一下眼。

在这边!

一边想着,月夜跑进了男士卫生间。

卫生间的窗户是开着的,同时地上残留着一些迷状物体。

月夜走到窗边伸头向下看,只见外面没有任何的异状。

就在月夜不解的将头缩回窗口时,空气中却凭空出现了一串由黑雾组成的文字:

【To L.】

【Watch B.】

【R.】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