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请不好带走他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0日

《请不好带走他》精彩章节目录_会结冰的水小说免费阅读

请不好带走他

作者:会结冰的水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我想对你做,春天对樱花树做的事。一场梦?重生?到底似梦还是真?宠他过度,爱之入骨。一路颠簸,不断坎坷。“怎么办?”“什么?”“我一看见你,就会想到一个画面。”(一脸坏笑)“什么画面?”“我们汗如雨下的画面。”“……”PS:前方高能预警!请做好准备。我说“甜到掉牙!!!你信吗?。。”一旁的我一脸坏笑。希望看书的朋友我们友谊的小船能变成大船。若是有缘,你们有的可能会陪着我把这本书看完。若是无缘的,还有半路就会离开了的,那也要谢谢你们陪我走过的路。第一本书开坑,可能做不到最好,也可能会得不到你们的亲睐。不过也没关系,我会努力的。还是最希望的。若是喜欢就留下来吧,若是不喜欢也就当随便看看打发打发时间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泡一直往外冒,还在水里的男人浑然不觉,耳朵直接灌进了许多水,男人才猛的惊醒。

咕噜噜~咕噜噜~

尚付夜一下子从浴缸里扑腾的爬起来,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

“怎么回事?头好晕,我怎么会在,水里?”他心里正在犯嘀咕,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叩~叩叩~”

“小夜?洗好了没有?洗好了就下来吃饭了。”

此时,尚付夜也没来得及细想,从浴缸里站起来对着门外应声道“好了,外公我马上下来。”

一双修长优美有力的腿从浴缸里走走出来,八块腹肌衬着洁白的肌肤当真的好看极了。那张满脸写着疑惑的脸上,带着一丝丝似冰山的异样。一张国民老公的瓜子脸,虽说是国民老公,可那张脸上有时候却带着点戏谑。

一双可以把世间万物都看清的三白眼,有那么丝丝冷漠无情,却也没有那么明显。而此时,这个男人眼里却似闪着一缕白光,又有那么一丝不可思议。

在衣帽间迅速穿戴好了衣服,准备下楼。

“嘶!”一个小声的呻吟,在他开门的瞬间。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在水里待得太久的原因,还是真的疼。尚付夜用手摸了摸膝盖,脸上现在并没有什么神色了。他也没有在意,可能就是在水里待的太久的原因了。

“怎么这么久才下来?是不是今天回来时,坐飞机太累了?”

一个似是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坐在宽大的圆桌旁对着坐在他对面的尚付夜说道。虽说是个老年人,可是看他的神色、说话、行动种种来看,根本就是不像。貌似还能一手扛着一桶水一手再拿一桶水,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人就是尚付夜的外公井先栋井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人家少说也是一届商界的老干部大佬了。年轻的时候也是有许多的漂亮的小姑娘喜欢的,虽然现在老了,但也不逊色。

有时候在家无聊了就出去逛逛,跟那些大妈跳跳广场舞什么的。那些广场的大妈可都爱找他跳呐,就是因为他跳的好。

可惜,他的老伴死的早,他也就一个女儿。偏偏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一个老人家在家,不出去跳跳也是无聊了。

“不是,外公不必担心。”

“你们这些年轻人呐!就是这么年轻气盛,干起活来都不知道现在几时了。跟你爸妈一样,你么,现在就是回来继承尚氏集团的。唉!”

井先栋叹了一口气,又悠悠的道,“你们也就是太忙了,没空来陪陪我这个老头子。那两口子还不回来,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

“外公,我不这就回来了吗?他们可能一时半会儿还不回来,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所以,就在哪里处理了一些事就会回来看您的。”

“随他们吧!我们吃饭。等会儿你要去公司?”

尚付夜吃了一口饭,听他外公说的这话,他若有所思片刻后。

“嗯。我先去看看。”

井先栋看了一眼他,没有多想,道“你刚从M国回来,不做多休息一会儿吗?看你很累的样子,要不明天去吧。我今天叫你二叔把公司的资料送过给你看看,若是可以,你明天去就可以直接接手尚氏集团了。”

尚氏集团——这个是由尚若羌跟他的岳父,也就是井先栋一手打下来的。不过现在老爷子退休了,他把公司的5%的股份暂时给了尚付夜的二叔了。

本来是要给尚付夜的,结果那时候他还在M国进修学习。等他回国了就把这5%的股份一并给他,尚若羌也就要把公司老总的位置给他,自己则还要守住M国的那一个小公司。

照这个情形看来,尚付夜也算是“苟且偷生”过来一辈子了。

上辈子公司危机还没来得及“救治”,自己就已经没得救治了。

恍恍惚惚,说到底还是老天爷垂怜他了!

他想了一会儿他外公说的话后,片刻后,“没事的,这个也得我亲自去看看,不然依二叔那个性子,恐怕又要说我了。”

“哈哈哈。好好,去吧。等吃完饭我叫申叔送你去。”申叔是老爷子的专属司机,因年纪比老爷子小了几岁。姓申,所以尚付夜也就叫他申叔了。

尚付夜夹了一道菜放在嘴里,回道,“好。”

两人很快地吃了饭,六婶过来收拾了。

“那个申铭,你送小夜去一下公司。路上开车慢点。”

“好的,老爷。”一个憨厚老实的风尘仆仆的老人从外面跑进来对着老爷子道。

说完又转向尚付夜,“小夜,走吧。”

申叔本来是叫尚付夜少爷的。可是,他不坚持,这又不是旧社会,所以就叫申叔叫他小夜了。他是觉得申叔这样了无妻无儿的,也是可怜。

看着跟他的外公一样的和蔼可亲,加上他对井先栋又如此的衷心,索性也就没把那些礼俗放在这里了。他的外公叫他小夜,所以也就让申叔管自己也叫小夜了。

X大

本市最好的顶尖的大学,尚付夜出国前就就读于这所顶尖的大学。

某“懒人”寝室,不是这个懒人寝室,而是这个“懒人”是贴在门上的,还镶上了铝合金边。

“玉石块!严锦玉!锦玉!你醒一醒,吃饭了。”

“他怎么了,还浑身哆嗦。咦?怎么还哭起来了。”

站在床边的两个人看着这个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人,表示非常无奈。怎么都叫醒,人么,还哭了起来。

随后一个人,上床去趴在他身边使劲的摇着他。过了一会儿,沉睡的人终于醒了过来。

眼角还挂着一滴泪水,他也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床上坐了起来,眼睛扎巴扎巴的看着床前无辜的两个人。

他一手支着额头,随后又摇了摇头。看着两人,恍惚了大半天才说道,“有点饿了,有吃的吗?”

“……”

这两个人都想表示他是不是睡到精神恍惚了,一脸懵逼地看着严锦玉。居然就这么如此的淡定,还一脸无辜的以为他们两个虐待他了。

“你,没事吧!”邹柒看着严锦玉说道。

这个说话的人就是刚刚趴在严锦玉身上摇他像摇死猪一样的那人,他是严锦玉的初中高中兼大学的同学。看着老实,其实就是个坏主意忒多的小坏蛋。

长着一张欠揍的脸,整天都是笑嘻嘻的。不过他的成绩也还算不错,不是年级前三十就是前二十。不过,严锦玉跟另一个都是前十的。

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叫男孩子,整天都跟在两人前后。他,严锦玉还有邹柒,都是住在同一间寝室的。不过他嘛,一张柔软懦弱的脸。

一看就是个小白脸,不光人长得白,说话还挺温柔的。他打篮球那可是了不得的了,只要有他在篮球场,那么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球场都是人满为患,每每到了吃饭的时间人都还是满座的。

严锦玉没说话,只是他起身下床来,穿好衣服。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这两个懵懵的少年。

他在寝室内周围看了一圈,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哦!没事。”

然后他对着两人说道:“你们要吃什么?薯条和蛋包饭,可乐和矿泉水,选一样。我去买,每人仅限一份。”

秋轩对着他扎巴扎巴眼睛说道:“可不可以……”

“NoNoNo,不可以。”

严锦玉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就以飞快的速度抢先道。

听到这话,秋轩委屈着说道:“好好好,那我要蛋包饭和可乐。”

“那我就要薯条和可乐吧。”他知道严锦玉的德行,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好老老实实的,不然就是他自己跟着一起去买。

“我走了。”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啊。”剩下的两个人齐声道。

“他怎么了?看着他的神色不怎么好?”

“可能是做噩梦了吧,给他自己冷静冷静吧。这段时间他好像都有什么心事的,等他想说的时候就说吧。”邹柒说完一脚把鞋子踢了,跳在了床上手里抱着手机,划到游戏的那一栏。

“唉,秋轩,来吃鸡。别想太多了,我们边打游戏边等着他来。反正,晚上没课。快点!”

还没说的几秒钟,这边秋轩就手机麻利的拿出手机,打开游戏。开打!!

食堂

“阿姨两份蛋包饭,两份薯条,两瓶可乐和一瓶矿泉水。”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站在收银台付钱,这个不就是刚刚那个有点小抠门的严锦玉还能是谁。

他领着一大包东西来到旁边的桌子旁,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一手伸进袋子里拿出一个蛋包饭和一包薯条再加,坐下来慢慢的吃着。别看他瘦瘦的,其实他很能吃,也很能运动的。

“那个人是谁?我为什么会趴在他的身上?还有旺仔怎么也在那里?旁边的那些人是谁?我还想认识,但又好像不认识?我哭了?!!怎么会?”一口向着蛋包饭咬下去,一连串十万个为什么在心里翻涌而出。

这一大连串的十万个为什么的画面在严锦玉的脑海里冒出来,害的他连怎么咽下这口美食都不知道了。这个傻孩子。

“唉!不想了,不想了,不想了。烦!吃饭。”连忙摇摇头,就大口大口往自己嘴里塞东西。

吃完蛋包饭和薯条,喝完一瓶矿泉水。吃饱喝足,站起身拧起东西,走人。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