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皇门贵媳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0日

《皇门贵媳》精彩章节目录_妖晏小说免费阅读

皇门贵媳

作者:妖晏分类:穿越小说类型:宅斗爽文

人见人弃的天字第一号丑女,爹娘不爱,姐妹欺凌,渣男退婚?且看她如何妙手回春,美艳无敌!且看她如何动动手指,教姐妹做人!且看她如何摇身一变,做那瑜王世子的心头至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菊举着一枚同心劣质的青玉虎纹佩,往众人眼前递。

“胡说,紫儿房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盛夫人把秋菊手里的东西抢过来。

看上去是严厉训斥丫鬟,实际上,是把与外男私相授受的帽子扣在了盛紫安头上。

果然,秋菊一见盛夫人训斥,立马跪在上道:“天地良心,这真是我在地上捡的,啊…小姐,不对,这是奴婢的,小姐不要打奴婢…”

“闭嘴,这里这么多夫人小姐在,你从哪里捡的这东西,又想把这东西赖在谁身上?”盛紫安突然发难,把屋里一干人全带了进来,在场的夫人小姐,脸上都有些不好看。

“嗨呀,这东西也就值些散碎银两,也许是小丫头子们不检点,秋菊夜里你好好审审,查问出来就行。”盛夫人一把把盛紫安的肩膀揽过来,招呼众人一同看牡丹。

雷声大,雨点小?

这后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盛紫安转念一想,这后妈肯定还有后招,难道她还真心为自己圆场子不成?

果不其然,没说几句话,盛夫人就以盛紫安屋子太小为由,要带着姚黄和盛紫安一同去花厅。

去就去吧,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亲自看看后妈的后招,她又要如何应对呢?

一路上盛夫人都作慈祥好母亲状,时不时笑呵呵地盛紫安问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

很快到了主宴场——花厅。

花厅被纱帘隔成两边,外间坐了二十来个男客,盛尚书正陪着饮酒,里头坐了三十来个女客,盛紫安的二姐——盛青安正主持年轻小姐们作诗。

“我拿这盆姚黄给你们做彩头。”盛夫人瞧见自家女儿落落大方,高兴地合不拢嘴。

盛紫安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一边喝茶一边盯着盛青安时不时耳语的母女。

众人把诗篇交到盛青安手上,盛夫人道:“状元郎也在场,你们作诗,岂能不叫他来瞧瞧?”

其他夫人跟着附合,盛青安便跟着状元郎的母亲李夫人去纱帘那头。

刚走到男宾最外边那桌,便听盛青安“哎呦”一声,差点绊倒。

诗篇轻飘飘撒了一地。

“这是什么?”丫鬟伏地捡诗篇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根素银簪子。

“原来我踩到这个了,咦,这不是三妹的爱物吗?”盛青安轻轻开口。

盛紫安一下便明白过来了,后妈的后招在这儿呢!

那簪子是原主亲娘留下的遗物,如今掉在男宾这边,她房里又被秋菊捡到一个虎纹的玉佩。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一会儿会有个男人出来指认。

盛紫安这边刚刚猜测,盛青安那边就自言自语道:“这是我三妹的生母留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了,怎会平白无故掉落在此?”

盛青安看起来是自言自语,可她那声音连坐在角落里的盛紫安都听的清清楚楚。

刚才跟着盛夫人去的那几个夫人,面上已经有了然的神色,小姐们也窃窃私语起来。

盛紫安一直瞧着盛青安,可盛青安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个盛青安,这么自大的吗?

盛紫安捻掉手上的糕点屑,刚准备开口,却被一道温润的声音抢先。

“这簪子是我的,和这簪子放在一起的,还有块虎纹青玉佩,姑娘可看见了?”声音的主人正是当朝瑜王世子萧绝,最受皇上宠爱的小辈。

“怎么可能!”刚刚一同去看姚黄的刘小姐惊叫出声,又觉自己失言,慌忙捂住了嘴。

“刘小姐看到我的玉佩了?”萧绝笑得令人如沐春风。

“世子莫要开玩笑了,那种劣质东西,怎么会是您的东西呢。”盛青安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送,指甲都快把手心儿掐烂了。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站出来帮那个丑女!

旁人不知道为什么,盛紫安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为什么。这个世子,便是那会儿与她做交易的银面人。

他变得了声音衣饰,却变不了身上的毒气。

所以,盛紫安便安安静静的听着。

“确实不是个稀罕物件,却对我意义非凡。”萧绝双手小心地捧着那虎纹玉佩,仿佛那玉佩真是无价至宝一般。

盛紫安不禁暗暗憋笑,演技可以啊,请继续你的表演。

“如此宝物又怎会与我三妹的爱物放在一起,莫不是世子认错了?”盛青安怎么都不能让那个丑女和风神俊朗的瑜王世子扯上关系。

“说到此事,我正要向盛尚书禀明。”萧绝说着,深深地朝盛紫安望了一眼,那似水的柔情,要不是盛紫安知道他在演戏,都要被那眼神给瞅化了。

只见他走到盛尚书的面前,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盛尚书被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回礼。

萧绝一把握住他的双手,“盛大人,本世子对紫安一见倾心,再见牵魂,此生非她不娶,还望盛大人成全。”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盛紫安更是差点将满嘴的茶水喷了出去,他们之间就是场交易而已,他不用把一辈子都搭进来吧?

盛尚书显然被这天大的喜讯给砸晕了,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才好。他这个三女儿长成那副样子,连他这个亲爹都不愿多看一眼呢,居然还有人愿意娶她!

盛青安只盼着父亲不要答应,京都里贵女云集,便是她都不一定能攀上瑜王府的门楣,怎么能便宜了盛紫安那个贱人?

然而萧绝不等盛尚书开口,就又道:“盛大人若是怕委屈了紫安,我这便带她入宫求皇伯伯为我们赐婚。”生怕盛家不信,他还加了一句,“我对紫安是真心的!”

天家赐婚,无尚荣宠。圣上向来疼爱这个侄儿,只要他开口,没有不允的。

“啊,这这这……”盛尚书正是又惊又喜“这”不出下文的时候。盛青安忍不住出口拒绝,“只怕我家三妹高攀不起——”

萧绝很不太高兴地挥手打断她的话,然后径直走到了盛紫安的面前,姿态优雅地伸出了手,“你可愿让我入宫请旨?”

为什么不愿意?单是看着盛青安母女仿佛吃了只死苍蝇的脸色,她就愿意得不行!

“此生,唯有绝郎。”盛紫安把自己的手放入萧绝宽大的掌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