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触不到的旋律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0日

《触不到的旋律》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泪染zm小说

触不到的旋律

作者:泪染zm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漆黑无声,让人无法呼吸的海底,却传来你深情的呼喊,寻声抬头牵住你纤细手掌,刺眼的光芒,冰冷秋风,被光芒笼罩着的你是那么刺眼,想要再努力一些,将你拥入怀中,却在将要拥入怀时,一扑而空。枯黄秋叶缓缓飘落,淡淡的熟悉却又让人悲伤的旋律在耳边回荡着,多少年跌跌撞撞,却换来一时起伏。你如秋季落叶渐行渐远,留下曾经美好的记忆,曾在指间生出的美好旋律像是追随着你步伐一般,悄悄流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愉快的暑假眨眼间便已结束,张君辰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他满头大汗的寻找着海报后所写的公寓,半天过去却没找到任何影子,许久未曾走在热闹街市上的君辰在人海中窜梭着与周围的一切是如此格格不入。

君辰头顶着太阳,身上的白色体恤像是刚刚洗完一样紧紧贴在身上,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站在屋檐下看着手中不知是不是正确的地址,苦恼的挠着头“语梦公寓?哪有公寓会叫这个名字的,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半个影子,不会是在耍我吧。”君辰单手置于额前挡着刺眼的光芒仔细看了会儿地址。

“上面说的是这条街没错啊,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他皱着眉神情苦恼,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夏天的他此刻有些烦躁。

“唉~,算了继续找吧。”他重新背起包,顶着太阳狠辣的光芒四处找着。

这时一位大叔正好走过君辰身边,他急忙拦住问:“您好,请问您知道语梦公寓在哪吗,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君辰说着将手中写在海报后面的地址伸到他面前,希望他能够知道那么一丝的线索。

大叔接过皱着眉仔细看了会便,“哦!语梦公寓啊,那个公寓不在这,这是新修的街道,语梦公寓是在以前老旧的街上,你看啊,从这里一直走,到前面的那个公交车站台,坐上公交之后在第一个站台下就到了,无论哪路公交车都会经过那条街,不过现在那条街没什么人了。”

大叔望了望四周悄悄凑在君辰耳边说:“我听说那栋公寓里,现在住的几乎都是些怪人,你最好多注意一下。”大叔拍了拍君辰的肩膀提醒着他,大叔嘴角上扬,眼神中流淌着怀念的光芒。

君辰疑惑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挠着头很是不解,“怪人?公寓好像是几个人合租一间,或者是一人一间小房子吧,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找到再说吧,都快热死我了。嗯~,在前面的站台上坐车,不过这里的公交车是要多少钱,我现在身上可是没剩下多少了,唉~。”君辰叹着气,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慢慢向站台走去,刚到站台公交车却也正好来到,君辰费力的将行李箱提到车上问了路费,付了钱,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车上没有多少人,空调的冷气吹在身上如新生一般,他对着空调拉起湿透了的上衣,希望可以用空调的冷气将它吹干,公交车缓缓行驶,君辰望向窗外繁华的街市,拥挤的人群,络绎不绝的车辆按着喇叭像是暴躁的大婶,这吵闹的街道配上这燥热的天气让君辰很是不舒服。

“真不想来这种吵闹的地方,幸好公寓不在这里,不然我估计是睡不好觉了,唉~。”他回过头带上耳机,趁着冷气靠在椅背上打算闭上眼睛休息会儿。

君辰听了几首歌的时间,公交车便到了第一个站台,君辰迷迷糊糊的醒来吃力的拖着行李箱走下公交车。

君辰站在老旧的站台旁,将手中沉重的行李箱放在地上,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海报对着地址,“雨街路旁第一栋房子。”

君辰单手放在额前抬起头看向寥无几人的街道,稀疏的房屋,几乎无人的街道旁伫立着一栋老旧的公寓,君辰收回手似乎有点失望但也接受了安排。

君辰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想快一点却怕速度太快行李箱会飞出去,“还要再拖一段,啊~!要热疯了。”

君辰埋怨着使劲全身力气拽着行李箱向着路边的公寓走去,幸好街道上几乎也没什么车辆,这让君辰的速度快了很多。

君辰到达公寓原本应该关上的铁门此刻却是开着的状态,他也没想太多拽着行李箱走进院子扶着公寓的墙壁气喘吁吁,“早知道就先检查一下行李箱里面有什么了,后悔啊。”

君辰拉了拉衣服让自己凉快一点,“她应该把公寓安排好了吧。”君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公寓前台站着的小姐姐和洁白光滑的地板,而是三个汉子堵在楼梯前艰难的挪着行李箱。

“你快点来帮把手啊,不然我们又要重新来了,这个行李箱为什么会这么重,啊~!”楼梯上一位男子咬着牙使出全身力气搬着箱子,通红的脸庞让人不禁想到烤好的番薯,君辰错愕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该做些什么。

这时一位女子刚从公寓旁的小屋内走出,她将小屋门带上关严转身向公寓走去,却正好看到一位少年呆立在门前,她站在原地仔细打量了会儿,黑色的短发,较好的皮肤,普通身高,偏瘦的身材,不过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她嘴角微微上扬蹑手蹑脚的来到少年身后,前倾着身子在君辰耳边吹了口气,君辰一惊急忙转身,原本以为是来偷东西的,但君辰眼前的却是一位身穿运动装身材高挑的女孩,不擅长与女生打交道的他顿时呆立在原地红着脸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女子看着君辰紧张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不用这么紧张的,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女子轻笑着解释,君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笑着。

“我叫林语柔,是这栋公寓老板娘的孙女,你叫什么,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给你分个好房间。”女子声音虽不是很动听但也算是悦耳。

君辰不好意思的看着语柔,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叫张······张君辰。”君辰暗怪自己过分紧张,他微微瞄了一眼语柔不知她有没有听清。

语柔点点头走过君辰身边,将柜子上的银白色钥匙递给君辰,“喏,这是你的房间钥匙,拿好,每个人的房间就一把钥匙,如果丢了,那对不起,你只能住在客厅了,不过你也可以自费换一把锁,不过要上交钥匙,明白了吗。”君辰接过钥匙点点头。

“八号,从外面看这栋公寓还蛮大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也只有几个房间吧。”君辰说着吃力的将行李拖进公寓。

而递给君辰钥匙的语柔则站在楼梯口叉着腰似乎有点不能耐烦,“一群大汉子连一个箱子都搬不上去,你们干脆去当个女人好了。”话语中的嘲讽谁都明白。

离她最近的男子转过头看着语柔,“你来试试啊,真的很重的啊,不知道这家伙都装了什么在里面。”男子狠狠瞪了眼行李箱的主人。

“我能怎么办,他们非要让我把所有用得着的东西全都带过来,我也不想的啊。”楼梯上的男子气喘吁吁的靠着墙休息一会。

“你们还是快点搬吧,我们还有一位朋友站在门口等着呢。”语柔无奈的看着他们摇摇头向厨房走去。

他们用尽全身力气终于将行李箱搬上二楼,筋疲力尽的他们很快便无力的倒在地上感受着地板恰到好处的温度,“啊~!累死我了,如果今天你不请我吃饭,我,我跟你没完~。”有些邋遢的男子有气无力的说着,似乎对帮他搬行李箱这件事很是不满。

他们用尽全身力气终于将行李箱搬上二楼,筋疲力尽的他们很快便无力的倒在地上感受着地板恰到好处的温度,“啊~!累死我了,如果今天你不请我吃饭,我,我跟你没完~。”有些邋遢的男子有气无力的说着,似乎对帮他搬行李箱这件事很是不满。

君辰拎着行李箱来到二楼,跨过他们的身体找着自己的房间,“八号~,八号,是这了。”他将钥匙插入锁孔转动钥匙握着门把手将门打开,窗帘紧闭,房间阴暗看起来有些宽敞其实里面也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和衣柜。

君辰走进房间习惯性的将门带上,他把行李箱放在床上,卸下双肩包来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刺眼的阳光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君辰眯着眼看向窗外,一个用围墙围住的小院子,一间矮小的像是储物间一样的屋子突兀的靠着墙边。院子里种满了花还有几棵桃树,院子中央靠公寓的地方有着几张石凳和一张石桌,估计是用来装饰的毕竟现在都有躺椅了。

君辰还算满意的点点头,他转身看着房间拍拍手将行李箱中的东西拿出,开始布置房间,他将衣服挂在衣柜,顺便将箱子一同塞进柜子放在角落里,忙活了半天终于将床铺好床的君辰擦擦额头的汗将背包中的电脑拿出放在桌上。

君辰总感觉房间有些闷闷的,他来到打开门通风换一下空气,君辰站在门口仔细打量了一会卧室,确认没有忘记什么东西之后准备下去询问老妈寄来的生活费有多少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双大手拉进房间,君辰毫无防备的被拉进房间,昏暗的环境浓浓的汗臭味,一帮汉子围着君辰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君辰靠着门害怕的抱着自己瘦弱的身躯,“你…你们…你们要干嘛…我身上已经没钱了。”他从未经历过这么突然的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祈祷着快点结束。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人转身将台灯打开,刺眼的灯光照在君辰脸上,眼睛不适的眯着看不清椅子上人的模样。

男子将灯移开挥挥手让他们离开,男子看着害怕的君辰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只是想和你认识认识,顺便说一下这个公寓的规矩罢了,不用那么害怕。”他笑着拍拍君辰的肩膀,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脸在君辰眼中却是威胁。

“真的?”君辰不相信的问,男子不禁怀疑是不是有点做的太过了。

“是真的,对不起做的太过了,下次不会了,不会了。”男子尴尬的笑着,但这次的笑容却让君辰有些相信了他。

“吓死我了,你们下次能不能换一个方式,这样子很容易吓出心脏病的。”君辰舒了口气一脸幽怨的看着他们。

“我叫张君辰,今年大一新生,学画画的。”

“我叫陈泽涵,也是学画画的,大二。”长相帅气的男子向君辰伸出手,君辰犹豫了一会,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正式有些怀疑他们的目的。

“放心吧,这不是什么握手游戏(注:握手游戏是一项乘人之危的游戏,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伸出手,等你握上去时却突然被拉向他,然后…你懂的。)。”泽涵驾解释着,但君辰显然不是很相信。

泽涵看到君辰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唉~长得越帅越是有人怀疑我的性取向,真累啊。放心吧我有喜欢的女生,真的不搞这个。”

泽涵眼睛微微一瓢拉过君辰小声说:“不过坐在床上的那群家伙我可就不知道了,你看那个装优雅的家伙,看他一副老实人,但是啊,唉~。”泽涵松开搂着君辰的手摇着头叹着气。

“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我今天是要出去见人的,结果被你们硬拉过来,现在还讲我的坏话,今天就你请客了,不然你的电费~,嘿嘿,我们可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哦~。”他们坏笑着看向泽涵,一副饿狼的模样,看来这一顿饭是跑不了了,泽涵幽怨的看着男子重新坐回床上。

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欢快起来,一位看起来邋遢的男子看着君辰笑着说:“我叫谭麟浩,是学设计的,不过基本没学多少就是了,哈哈。”他无所谓的耸耸肩,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却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这时被说成是腹黑的男子站起身来与君辰握了手,“我叫江哲瑞,是学音乐的,虽然不会飙高音但是我低音不错可以当个低音炮,晚上可以在我房间k歌哦。”哲瑞咧着嘴笑着露出他洁白的牙。

“就你还k歌,算了吧,那次声音低的连麦都帮不了你。”哲瑞闻声转头恶狠狠的看向泽涵,原本还在笑着的泽涵顿时止住了笑,似乎是从哲瑞身上感受到了杀气。

“嘿嘿,泽涵啊,我们来聊聊关于声音的问题。”哲瑞笑着靠近泽涵,如此阳光的笑容在泽涵眼中却是死神的微笑。

泽涵害怕的咽下喉咙中的口水,眼睛不断的瞄着屋内有没有可以快速逃跑的路线。

“算了算了,之后再解决吧,可不能让新人觉得我们是一群怪人。”有些邋遢的男子拍拍哲瑞有些单薄的肩,那双大手让人很是安心。

有些脱线的介绍,但也算是了解了他们,泽涵急忙离开原来的座位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拍拍手,他们配合的簇拥在一起像是一群默契的犯罪者,而站在一旁的君辰还犹豫着要不要加入他们,“快过来,这件事有关我们公寓男生的形象问题,不能让别人听到快快。”君辰不情愿的来到泽涵身边,想逃却被他一把搂住。

“今天是一年两度开学的季节,前一年我们以为不参加社团的男生,肯定可以吸引不少女生来邀请我们参加她们的社团来冲人数,但是!一整年啊~,没有一个人来邀请我们,我们居然就打了一整年的扑克,这口气不能忍,所以!今年一定要加入个女生多的社团,这样才能尽早脱单,过上幸福的生活。”他们双眼发光,兴奋的样子就像是一批批饿狼。

“但是你忘了我们的前辈吗,他之前不是加了个妹子多的社团吗,最近混的都没我们好,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一个人在仓库搬东西呢,而且我们没钱啊,加了也没用啊,承担不起她们的消费啊。”哲瑞叹了口气无奈的低下头,他们如同被说中心坎一般别过头流着悲伤的眼泪,君辰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突然忧伤的气氛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为什么你总是说这种丧气的话,兄弟们上打死他。”泽涵叫着将哲瑞压倒在床上,他们一拥而上,原本以为是群殴打架,结果却是孩童只见的玩笑打闹,整个房间充斥着的欢笑让人有些难以融入。

君辰趁他们还没看向自己抓住机会悄咪咪的离开了房间,站在走廊的他深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来到楼下却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客厅有着莫名的空旷。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