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爱心礼赞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0日

《爱心礼赞》精彩章节目录_笔耕友小说在线阅读

爱心礼赞

作者:笔耕友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脑洞

《爱心礼赞》按内容分上、下两集。    上集【处女岭记忆】抒写当年插队大三峡”的知青重返第二故乡参加处女岭同学会前后的怪异遭遇......    下集【大爱】继续小说情节模式因果律的文路。    描述马真等在寻找、救助爱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在国家森林公园愉快地度过了两天,洗净了积淀的复杂感情与疲劳;尤其暮春时节的情人谷,它无与伦比的美丽太令人难忘了。

马真心里有事,主张“打道回府”;但许华胜不乐意。他说再耽搁几天,他要再找找,希望拍几张雾凇。

老许过去做外聘教师时,有风流才子的雅号。他瞥一眼个儿高挑,艳若桃花的女导游张欣,张欣有所领会,立刻随声附和:“山里温差相当大,又下过雨,没准儿阴坡低温地带有雾凇哩!”。马真心里直嘀咕:又是二对一,当然他们是多数;立刻又联想到前天晚上在“情人谷”幺店子那一幕……

如果马真不贪吃那盘麻辣生螃蟹肉就不会晚上“跑肚子”,不跑肚子就不会半夜醒来发现老许的床是空的。

说真的,那时他(她)俩居然没有听见开门声;就近在咫尺,在溪边杂树丛旁热恋的他俩好像正到了高潮。许大马棒的表现着实令马真吃惊,想不到才高八斗的他居然会在山里偷情,而且在美女面前表现得如此肉麻。

在星月的照耀下,张欣横坐在许大马棒的大腿上,搂住他的脖子仰起了嘴唇。他俩开始热吻并滚动到柔软的春草地上…马真的视线被挡住了,他想:没准儿他俩要越过底线犯错误。

他轻轻地咳嗽,他俩竟然没有反应;马真着急起来,因为许华胜还是他姨表妹夫。于是,他跑进店捂着肚子喊起来!他叫许大马棒去叫醒店老板帮他要药去。

当然,这幕偷情闹剧被马真当机立断制止住;在关键时刻他帮了姨表妹一把。

第二天上午,他们到了土地岭北边阴坡。有风、很冷,满坡松树湿冷冷的裹着岚雾,不见有雾凇。于是,马真话里有话地发牢骚说:“这个季节有什么鬼雾凇!还是跟我下山去拍桃花吧!许大马棒你这趟出来运气真不错,正撞上桃花盛开。”老许当然懂,要不他脸红什么?但小张装作一本正经地说:“再往北走走看,坡下凹地没准儿有哩!”

他们只好再走走。这时太阳正从一朵巨大的絮状云团钻出来,悄悄地把光芒散播下来...

“雾凇!你们看,好漂亮的雾凇!”

果然还真有。顺着张欣的手指看过去:凹地里叶苞初上的阔叶槲栎、塔柏遍体挂满晶莹闪亮的冰晶,真是赏心悦目。

但马真忽然发现老许拿着摄像机的手在颤抖,一刹那他的脸奇怪地扭曲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马真一把拉住他,猛然一个可怖的念头袭来...

他们已脚下不稳,开始往下滑,沿着热乎乎的铁黑色石坡滑下去……小张惊慌地往前猛跑,马真也不假思索地在后面跟着。跑着、跑着,他感到双腿似乎不再听指挥,于是他喊老许,老许也停不下来。

他惶或不安地看他(她)俩;他们也觳觫地瞧着马真。

“糟糕!”马真刚一开口,前面雾凇林上空倏地闪过刺目的耀眼白光。轰隆一声巨响,他感到一阵诡异的晕眩,身子立刻旋转了“九十度”,这时头顶已是另外一重天。

当马真睁开眼睛时,发现跌入一个大坑,身下垫着软软的东西,手肢湿润润的。借着星光他伸出手,手上全是血;这是一个盛满新鲜尸体的土坑。

马真跳起来,又跌下去,不禁全身发抖。他大喊,但声音微弱如游丝。这时他听见了许华胜颤抖的呼叫,他(她)们就在旁边的土坑抱住一团。

他爬过去,过了好一阵子才镇静下来。血糊糊的老许抖抖地问他: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了?马真说我们又遇见鬼了!我们闯进了时间隧道……

“乱弹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老许又急又怕。

“许大马棒,我怕是我们时运不佳,又一次闯鬼了!说真的,那时真不该相信你的话,我应该留在浦里溪酒楼…”马真懊恼地说,“你一定还记得我们去年在图书馆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争论。现在你想一想奇怪的雾凇林...我们凑巧赶上了不幸的时间,与它一起被时间隧道‘送进’了另一个时空视窗。你明白吗,这一次很可能回不去啦!”

“什么‘时间隧道...不过说说而已,都什么时候了,还吓唬自己呀!”

“说不上什么吓唬!我刚看过‘霍金’大师的论述...你知道霍金吗?那个被誉为现代‘爱因斯坦’的霍金!”

许华胜打断他的话,一面掏出打火机一面说:“就是那个推断出宇宙有无数平行时空的英国物理学家吗?真是个了不起的瘫子。据说,他还断言月球背面什么、什么窟窿里有外星人和基地...快看、快看!” 打火机照亮的尸体分明是一个古装士兵。

“大师们的理论不幸落实到我们头上啦!”许华胜把打火机移动到背后,继续说,“我就是觉得奇怪;五、六月的天气,洼地里怎么还会有雾凇……”

这时,张皇失措的张欣嘤嘤地大哭起来:“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老许一把扶住小张,气急败坏地说:“这显然是官兵,衣服背面有明代的标志。战后采用大坑收拾尸体,一定是一场大的战役;这是明朝的战场!对了,我们可能真的被吸进时间隧道、被甩到了明朝。”他压低了声音:“当务之急是我们得尽快离开,天马上就要亮了。打扫、清理战场的军人一来,我们都要完蛋!”

他们赶快往大坑外爬,就是没有了力气。正在这时,上面传来嘈嘈切切的声音,打扫战场的军士来了。

军士们过来往坑下掩土,顺便用长矛往坑下乱刺。

“拿火把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叫道,“且慢掩土,我听见有嚷嚷的说话声。”一根长矛咚地一声戳在老许的背包上,戳坏了摄像机;又一矛刺在小张左臂上鲜血直冒,她尖叫起来。这时几个火把一起照过来。

“朴刀拿给俺,砍了几个奸细!”接着,长柄朴刀一刀一刀往下乱戳。他们慌忙喊道:“我们不是奸细、不是奸细!”火把照着他们,提朴刀的头领厉声喝问:“何方奸人,还不从实招来,如有虚言搪塞,一齐斩首!”

老许急忙高声回答:“英雄息怒、好汉息怒!我等并非奸细,实在是迷路客商误入战场,这里有宝贝奉送好汉。”

那个头领倒是个懂理的人,一听老许这么说,就用长矛把他们拉上来,还给小张包扎伤口。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