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械匣丶仇仙解路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械匣丶仇仙解路》精彩章节目录_泉中沙小说在线阅读

械匣丶仇仙解路

作者:泉中沙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不做任何无意义的杀戮!”以此为信念而站在棋局上的人偶,为了自己的所向,再一次燃烧自己可怜的仇恨,而这一点微弱的火苗,能否点燃这诡诞苍白的世界,成为这局棋的破局者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剑玄子

而此时的欧阳解路,正艰难的行走在雨夜之中,欧阳解路已经走了一天了,而在昨日被伤到的手臂一直在隐隐作痛,但在一天之后,这股疼痛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烈,仿佛要将欧阳解路这整根骨头都给挖出来一样的。

“可恶,不是已经包扎过了吗?”

欧阳解路慢下步子,拆开了包扎自己伤口的绷带,点燃了诡火先生用来照明,欧阳解路却为自己的伤口吓了一跳。

自己虽然缝合了伤口,但伤口周围依旧发红,并且还有一些恶心的脓血在欧阳解路伤口附近,这让人难以冷静。

“是我哪里出了问题吗?”

不仅是疼痛,欧阳解路还感觉自己的头不仅很晕,而且还很烫,欧阳解路一开始以为自己发烧了,毕竟淋了这么多天的雨,但欧阳解路现在却时不时的看见幻觉,甚至还会一个不注意,给撞到树上,这可有点不妙。

可能得先去找大夫了。

欧阳解路如此想着,此时的他正要走一段下坡路,自己的脚下都是湿滑的碎石头,而欧阳解路看到这下坡路的尽头,是一条小湖,欧阳解路纳闷自己难道还要游泳过去?

但前面貌似有灯光,说不定前面有住有人家,这样的话可以去找找大夫。

而就在欧阳解路胡思乱想时,本来除了雨点外十分平静的湖面,突然间,一个人影从湖水中钻出来,这着实吓了欧阳解路一跳。

但等欧阳解路看清这个人后,欧阳解路又楞住了。

这个人长得太漂亮了。

从远处看,欧阳解路觉得是一个小女孩,白色的头发一直垂到她的腰间,而此时的她游到了水浅一些的地方,正用手整理自己布满水珠的头发,她的肤色洁白如玉,身体也有着柔美的曲线,脸也像是被人精心雕刻过一般的俊美,欧阳解路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

只要是个男人,看到如此美丽身体绝对会有些变化,这也适用于欧阳解路。

但等欧阳解路走进了些又发现,此人虽然美丽,但又拥有着一些男人的特征,比如有着喉结,并且手有着明显的凹陷,这是男人的手。

而最让欧阳解路注意的是,如果不是生病的话,此人的胸部超级超级平,让欧阳解路下意识的想到了菜板。

但这些都掩盖不了此人的美丽,就算是这个让人消沉的雨夜,此人也像夜明珠一般闪耀。

而此时,那个从湖中钻出来的人也注意到了欧阳解路,像是被吓到一样的叫道: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欧阳解路看着有些惊恐的白发女孩,红着的脸立刻消掉了一半,立刻明白到自己貌似吓到她了,别人**的在湖中,额,潜水,我必须绅士一些。

“你好,我是……”

欧阳解路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这位“漂亮女孩”的下体,那里最能区别一个人是男还是女。

“我的天……”

欧阳解路这辈子都没有想象过这一幕,而这对欧阳解路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导致欧阳解路下一步踩了隔空,弄得欧阳解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由于斜坡的石头十分湿滑,欧阳解路像一个车轮一样的,从这个斜坡上滚下。

“喂,等等……”

并且欧阳解路就像是算好一样的,向“漂亮女孩”滚去。

“别过来啊!”

嘣!

湖面溅起了几米高的水花,那个白发人率先从水里钻出来,止不住的咳嗽,这让他呛了不少水。

“你到底是……”

而等白发人看向一旁的欧阳解路时,却发现欧阳解路脸埋在水里,身体一动不动的。

“等等……”

白发人注意到了欧阳解路的身体开始溢出血,将湖水染红。

——————

在隐隐约约之中,欧阳解路听到了一些话。

“阿白,看他……”

“这伤口……他中了冥血都……就算是……”

“难道……他可是除了……外,第二个找到这里……”

“等等……他的身体……”

“为什么会……”

“呵,到底何方神圣。”

欧阳解路也不知道自己昏倒了多久,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而自己身上盖着一床粉色,且有着花边的被子,欧阳解路觉得有些不太对。

“你醒了,你已经在这里躺了一个星期了。”

欧阳解路寻着声音,先是看到了之前在湖中看到的白发人,此时的他穿着十分宽松的白色衣服,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的胸口,此时正盘着腿坐在一张红色的木椅子上,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

而他的身边,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女士,穿着白色的衣裙,她那黑色的头发不像一旁的白发人那么散乱,而是整齐的扎在后脑勺,碧绿色的双眼像一颗宝石一般,正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这笑容让欧阳解路想到了阳光,让人感觉十分温暖。

欧阳解路做起身来,发现自己光着上半身,而自己左臂的伤口上缠了好几圈新的绷带,此时的欧阳解路不仅没有感觉到疼痛,一直以来的晕眩感也消失了。

欧阳解路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这让欧阳解路有些难堪,尤其现在自己旁边正坐着一名十分漂亮的女性,和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喂,你叫什么名字?”

白发人没好气地说道。

“额……”

自己刚醒就得面对他人的坏脸色,让欧阳解路有些不开心。

而欧阳解路还没有开口,一旁的白衣女士就稍微锤了一下白发人说道:

“不要这么凶了,剑玄子,别人才刚醒。”

“老婆不要插嘴,我在问他话呢。”

欧阳解路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觉得自己像是慢慢地变成一块石头。

小黄姨并没有透露任何关于剑玄子的信息,而欧阳解路了解的剑玄子都是通过民间的小说去了解的,而那些小说中的剑玄子,形象一般都是身高七尺的壮汉,在战斗时第一个冲杀,且从不喝酒,面对年轻女子时也不像兵人那般粗鲁,简直就像是教科书里面的正人君子一样的。

但现在,看着自己身边正和自己身边的成熟女士拌嘴,长得十分漂亮的,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七尺壮汉”,这真的是那传说中持械护卫的创立者吗?

而且这个看起来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孩的小鬼,居然还有妻子了?

欧阳解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正在慢慢崩塌。

“想什么呢?我在问你话呢?听到了吗?喂?”

“你真的……是剑玄子。”

看到欧阳解路这个反应,白发人像是见惯不怪一般,露出了很自信的笑容。

“大爷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名字,你称呼我持械护卫创始者也行,玄子杀手也行,我的名字都不会变。”

剑玄子,就是我的名字。

“不信。”

“喂,你这个……”

自称自己叫做剑玄子的白发人从这椅子上跳起来,要不是一旁的成熟女士及时的拉住他,可能下一秒这个剑玄子就要跳到欧阳解路身上去了。

“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

成熟女士将生气的剑玄子安置好后,微笑的对欧阳解路说道:

“那什么……你不要介意啊,我老公他一直都是这个坏脾气,我是剑玄子的妻子白渊,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欧阳解路双手抱着胸,有些不太好意思看向名为白渊的成熟女士的脸。

“欧阳解路。”

“哦,欧阳,这个姓我多久没听到过了。”

“还有,白渊女士,不要惯着你的孩子玩过家家好吗?”

白渊急忙再一次摁住了剑玄子,然后一脸尴尬的笑道:

“我……这位真的是剑玄子,而我也真的是他的妻子啊。”

“老婆,别理他,这人真是没救了。”

欧阳解路想挠一下自己的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但当欧阳解路抬起右手时,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正紧紧地抓着什么东西,欧阳解路转头看去,看到了自己正抓着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把剑的剑鞘和剑柄。

“很神奇啊,你昏迷的那段时间一直抓着这把剑,我和阿白怎么弄都弄不下来,这剑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何止是重要啊。

“这是我母亲的剑和我父亲的剑鞘。”

“呵,欧阳璐的剑吗……”

剑玄子这一声嘀咕让欧阳解路给听到了。

“你认识我的母亲?”

“忘得差不多了,璐她是做花匠还是做什么了?”

“花匠,我其实也忘的差不多了。”

“对诶,欧阳璐说过她对花花草草一直很感兴趣,现在想想真是觉得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在那之后她要成立一个武馆呢。”

欧阳解路看着眼前谈笑着的两人,这时也想起了自己旅行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了。

“如果你真的是剑玄子的话……”

欧阳解路将被子掀开,将自己手中的剑放在一旁,闭上眼,调整好身位,对着自己旁边的剑玄子磕了个头。

“你能收我为徒吗?”

但迟迟的,欧阳解路都没有得到回应,抬起头,欧阳解路看到了强忍住笑的剑玄子,和一脸尴尬的笑的白渊。

而睁开眼后,欧阳解路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下半身也一样没有穿什么衣物。

欧阳解路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块石头一样。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