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神探Alighieri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1日

《神探Alighieri》精彩章节目录_幻影殇夏小说

神探Alighieri

作者:幻影殇夏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七月十五日,三色堇的镜屋侦探事务所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经过一系列调查取证,少年武陵昊发现这并不是单纯的抢劫杀人,于是,少年与少女的破案之旅由此开始了……超弦理论,咒术五芒星,“侦探没有将真相公之于众的义务,我们所扮演的角色往往只是听众罢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现场。

当林子宪一行到达这里时,一个似是等待许久的法医走了过来,职业性地向林子宪警队做了个军礼。

林子宪和旁边的警察——雷宇警官同样回了军礼,紧接着前者问:“请问你们发现了什么?”

法医拿下口罩,递给他一个自封袋,里面装着的是图钉。

林子宪接过,低头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

法医淡淡地说:“普通的图钉,初步观察我们发现它之前有被类似细绳缠住的痕迹。”

“凶器之一吗……”林子宪低声喃语。

这时武陵昊问了一句:“那个,你们发现其他东西吗?”

只见法医摇摇头。

至此,武陵昊沉默下来……

突然,另一个法医小跑过来,拿出了一张变色的试纸和一个自封袋,他气喘吁吁地说:“发现凶器了……”

众人神情一震,林子宪刚欲伸手去拿,不料被武陵昊抢先一步。

“嘿!别乱拿!”见此,林子宪呵斥道,可无奈武陵昊不理他……

他叹了口气,便问:“在哪里发现的?”

“死、死者右手下面。”虽然缓了一会儿,但那位法医的呼吸依旧有些困难。

林子宪好心说:“慢慢来,先休息一下。”

说完,他就将视线往武陵昊那边移去……

此时的武陵昊只是看了一眼试纸的颜色,便聚精会神地盯着另一边装在袋子里细线。那眼神幽怨地仿佛恨不得将其拆开来用机器进行仔细的扫描。

“你在干嘛?”风信子愣愣地看着武陵昊,不禁好奇地问道。

武陵昊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他还给站在对面的法医,然后面无表情地答谢道:“谢谢!”

法医先看了看试纸,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怎么回事?”林子宪没转过来这个大弯,他略显尴尬地擦了额头上的虚汗,问。

“线有问题。”法医举起手中装细线的袋子,解释说,“这应该是根十分普通的钓竿用线。一般来说,这种线单独使用对人体的伤害可谓是微乎其微……”

“这不是绝对!”突然,武陵昊打断了法医的话,自顾自地说起来。

“只要弄出伤口,并且事先在凶器上施以剧毒,那么杀人就是有可能的。”

“那是什么毒?”风信子疑惑地问。

武陵昊看了下法医手上的试纸,接着说:“从试纸颜色看,应该是氰化钠,这种化学药品,易溶于水,剧毒。”

说到这里,众人皆是以不可思议地目光看向武陵昊。两位法医面面相觑,然后才呆呆地点了点头,赞同说:“确实是这样……”

林子宪此时睁大眼睛,声音微微颤抖,显然他吃了不小的惊。没想到,武陵昊连这个都知道……

他深吸一口气,问武陵昊:“你怎么知道的?”

只见武陵昊瞥了林子宪一眼,语气满是不屑:“看试纸是化学的基本,分析则得靠脑子。”

听此,林子宪不由脸色一黑。

武陵昊也不管他,很是严肃地再度问法医:“被害者伤口上的血液检验过了吗?”

法医无奈地摇摇头,说:“抱歉!目前我们带来的设备不足以精确地检验血液里的成分,只能将尸体带回去才能做到了。”

“是吗……”武陵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独立思考了一会儿,才道,“麻烦你们了,谢谢!”

闻言,两个法医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这时,风信子轻声问武陵昊:“你发现什么了吗?”

“没有。”武陵昊摇摇头。

忽然,一个在现场调查的警官过来在林子宪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待他说完,林子宪才点点头,招呼他该干啥干啥去。

林子宪颇有深意地看了看武陵昊风信子两人,接着说:“现场调查结束了,现在还请你们两个跟我们去一趟警局。”

说着,他用手势示意旁边的雷宇,之后先走一步。

雷宇也是点点头,然后态度客气地跟面前的两人说:“走吧……”

武陵昊还沉浸在思考之中,风信子见此只得帮他答应了。

……

警车内。

由于担心武陵昊风信子两位青少年的安全问题,雷宇便亲自开车送两人去警局。他想自己才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对于青少年的想法应该还是有所了解的

可是不知为何,车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头。武陵昊靠在一边思考着自己的事情,而风信子则是拿起书自顾自地看起来。

太安静了……

也许是想缓和下气氛吧,雷宇起了话头:“话说,你们是朋友吗?”

“不,连熟人都不算。”听此,武陵昊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淡淡地说。

“诶~!”雷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我们刚认识不久。”说话的是风信子。

“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关系很好呢……”雷宇擦拭了下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尴尬地说。

“错觉吧。”武陵昊看向车窗在,态度漫不经心。

对此雷宇无语地笑了笑。

而风信子则不明意义地白了武陵昊一眼。

一路上气氛又变回了先前尴尬的安静……

……

到了警局,雷宇直接就是带武陵昊风信子两人去刑侦室那边。可能是受了特殊关照吧,刚进入就看见了林子宪警队和另一个负责录口供的警官。

“坐吧。”林子宪指了指座位,示意他们都坐下。

闻言,大家各坐各位。

“咳咳!”林子宪咳嗽一声,接着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警队,林子宪。那个雷宇我想你们都认识了吧。”

武陵昊和风信子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我姓张。”那位张警官点了点头,十分简单的自我介绍。

武陵昊吸了口气,淡淡地说:“这有些多此一举了吧?林警队。我可没听说在审讯嫌疑人的时候警察还会自我介绍……”

“诶~!”听他这么说,一旁的风信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对面的警察三人除了雷宇有些吃惊以外竟都保持着一副淡定的脸……

“你说得很对,警察可不需要向嫌疑人介绍自己……”不料林子宪笑了笑,说,“……但你们可不在我的嫌疑人名单上啊!”

“什么意思?你把我俩都排除了吗?”看着林子宪态度突转,武陵昊不禁眉头一皱。

林子宪点点头:“你可以这么理解。”

听此,武陵昊站起身,并招呼风信子说:“走吧。”

“诶~!怎么了?”风信子对此吓了一跳,不由问道。

看武陵昊这般作态,林子宪条件反射地流了几滴汗珠……

武陵昊双臂抱胸,以极其嘲讽的眼神看着他们,说:“既然我们都不是嫌疑人,那也就没有了录口供的必要。再加上是青少年,当然有拒绝口供的权利,不服可以上法院。”

这话倒是霸气爆表,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毕竟他说得太绝了,以至于到了没法反驳的地步。

说着,武陵昊便迈开了步伐……

“等等!”突然,林子宪发了话,“你可是被害者家的房东,你需要和我们交代一下情况。”

听此,武陵昊停下步伐,淡淡地道:“好啊!但我没有什么可交代的。”

“为什么?”

只见武陵昊转过身来,说:“我只是个收房租的而已,可没有做过上门催租之类的亏心事。”

“那你是怎么收租的?”问话的张警官。

武陵昊挑了下眉头,说:“银行卡。”

“平时有没有和他们接触过?”张警官面无表情地问着,手中的笔正快速运动。

要不要这么敬业……武陵昊想,接着耸耸肩:“基本没有。”

“那就是有咯!还请你详述。”张警官两眼放光,似乎来了兴趣,这不得不有些吓着风信子了。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武陵昊闭上眼睛,说,“只是有时候去他们家借几本书罢了。”

张警官记下了这些,再问:“那,是怎样类型的书呢?”

“问这个有意义吗?”武陵昊不自觉地吐了一下槽。

“当然有!”没想到张警官露出一丝略显诡异的笑容,说,“只是想再确认一下你是否有嫌疑,仅此而已……”

“口是心非啊!”说着,武陵昊将视线移向林子宪……

后者顿时眉头微皱,在灯光的反射下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亮光。

在眼角的余光中,武陵昊还看见了一脸担心模样的风信子。

他叹息一口气,才道:“什么类型的都有,我说不完。”

“说几个你现在能想到的吧。”

“最近,也就是两天前,我到霍叔那边向他借了一本关于弦理论的书。”武陵昊淡淡地说。

“弦理论……”这时,林子宪想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其声线有些颤抖,道,“理论物理,你这个年纪看得懂吗?”

“还好吧!只是了解了基础……”武陵昊突地瞪起林子宪来,一字一顿道,“还有,请不要用年龄来衡量一个人的学习能力!”

闻言,林子宪语噎。

“头,你先歇一会儿……”显然,张警官也不喜欢别人在他工作的时候突然打断他。

于是他摆摆手,招呼林子宪闭嘴,继续问:“那么,你和你的邻居们相处得怎样?”

“不是经常往来。”武陵昊说。

“据我们的调查,你经营着一个侦探事务所,是吗?”张警官问。

武陵昊点头,没有反驳:“是。”

“那,这个女孩呢?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不得不说,他问到了重点……

武陵昊刚欲开口,风信子便抢先一步说:“我是他的委托人,同时……”

“……也是他的助手。”

到此,全场寂静……半知情的雷宇无语,而武陵昊本人则向她投去了深深的眼神。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