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Lime未解之谜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1日

《Lime未解之谜》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凡芊Morn小说

Lime未解之谜

作者:凡芊Morn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校园

青春是一颗甜中带酸的青柠檬。有人如日月星辰,光芒万丈;有人如沧海一粟,平淡无奇。在一所与众不同的学校——明德学院中,各式各样的青涩年华交织着谱成甜蜜又忧伤的乐章,凄美而动听。她是想成为推理作家的温婉少女,也是背负着秘密和阴影前行的追光者;他是时而冷漠时而温柔的“冰山侦探”,也是她昏暗世界中不可或缺的那束微光。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一个个烙印着“青春”印记的未解之谜接踵而至。年轻而独一无二的少男少女们,在这场盛大的“青春推理剧”中各自扮演着最真实的自己。剥丝抽茧后留下的,不仅仅是荒诞而苦涩的真相,更是阅尽千帆后,那颗蜕变成蝶的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月一号对于全国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向来是个末日。

暑假里一个个享受着24小时空调房,“葛优瘫”在沙发上,随性地按着遥控器切换各大卫视热门综艺的宅男宅女们,此时倒羡慕起赤脚狂奔在冰天雪地,整天就知道乐呵的雪橇三傻了。

当然,总有某些“例外”。比如——被广大学生推崇为“圣地”的明德学院。关于它的一切,就算以1000倍速讲上三天三夜也绰绰有余,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借用某位无名网友的话来概括——“人间若有天堂,非明德学院莫属。”

OK!按照一般套路,故事自然要从这里开始了……

盛夏即将过去,但它显然不会轻易放过对秋天充满憧憬的世界。柏油马路的地表温度可以轻松烹饪出一顿美餐;谁要是敢暴露在阳光下几个小时,就能混进山西煤矿厂;层层的热浪将一切都炙烤得扭曲、变形。

满载新生的大巴车就在这种鬼天气中驶向了明德学院。

外界的炎热丝毫没有影响这群新生对“开学”的热情。虽然各个都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但他们就像是第一次春游的小学生一样不停地将头探出窗外查看目的地,互相交流着有关学院的“情报”。

只有安若夏出神地望着窗外。

MP3发出的音波掩盖了外界的嘈杂,但优美的旋律丝毫掀不起她内心的半点波澜。失焦的瞳孔似乎感受不到阳光的刺眼,车窗玻璃上倒映出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安若夏的思绪随着汽车不时的颠簸飘回到前一天晚上。

“姐,你真的决定了吗?”安若秋站在安若夏的卧室门口,对着埋头整理行李的她问道。

自从她决定要成为一名作家并转学到明德学院之后,她这个固执的弟弟就不止一次地问相同的问题。

“是啊。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安若夏回头看向安若秋,并顺手将一本推理小说放进行李箱。

安若秋显然不满意姐姐的回答。“好吧。”他微微垂下头,将失落隐藏在阴影之中,转身离开了。

安若夏听到身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不由得停下了忙碌。

是不是太残忍了?安若夏想冲出去和安若秋说些什么,却只能立在原地,怎么也踏不出下一步。她很明白,弟弟并不理解她的所作所为。作为安氏集团的大小姐,突然要去当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作家,论谁也想不到。尤其是对于安若秋来说,姐姐的“放弃”意味着他将独自承担安氏的未来。这无疑是给一只展翅将飞的雄鹰带上沉重的枷锁。

至于转学的事情,不仅是出于对未来职业发展的需要,还有安若夏的一点小私心,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秘密。

点点阳光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眸边徘徊,试图唤醒沉浸在回忆中的脸庞。但安若夏显然无法从内疚中自拔。

脑海里定格着安若秋离去时的背影,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不禁沉思:为了接近一个人而离开一个人,这真的值得吗?

大巴车仍然不知疲倦地驶向前方。

不知过了多久,山陲边隐约露出了几幢建筑。原本已玩闹得疲惫不堪的新生们重燃热情,纷纷挤向窗边,眼神中满是迸发的激动与向往。车轮继续转动,远处的轮廓已能看清大致,并越发清晰。一座庞大的学校坐落在越州市的偏远郊区,俨然成为了一座独立的“小城”。

“就是这里啊……”即将抵达目的地,安若夏总算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来安慰自己。

“扑哧——”随着车门的打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新生便迫不及待地冲进他们梦寐以求的“人间天堂”。

安若夏是最后一个下车的。

她刚想伸手去拿行李舱里的箱子,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嘿,需要帮忙吗?”

安若夏伸出的手停顿在半空,侧过身子看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皮肤略显黝黑的俊朗少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正对着她灿烂地笑。

没等安若夏作出回答,少年就一把拎过箱子,说道:“不客气。”

对于这热情、可爱的少年,安若夏顿生好感,一整天的郁闷也有所改善了。看来,新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想着。

“啊呀,忘了自我介绍了。”刚想带着安若夏走进校门的少年忽然停下脚步,一拍脑袋想起这重要的事。

“欢迎来到明德学院,我叫秦枫,是你的同班同学。开学第一天,就由我带你参观吧!”秦枫的脸上一直洋溢着阳光般闪耀的笑容,让人联想到《灌篮高手》中的樱木花道。

“那就麻烦你了。我是安若夏,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安若夏朝秦枫轻轻点了点头。

“应该的嘛。”秦枫领着安若夏走入校园,“我先带你去宿舍吧。等你整理完了,给我打个电话,我保证两分钟内到楼下等你。”秦枫随手把一张纸条递给安若夏。

“没想到你是个这么细心的大男孩啊。”安若夏微笑着接过纸条。

猝不及防听到别人的夸奖,秦枫的脸不由得一红,不好意思地乐呵了几声。

虽然还没到正式参观的阶段,但在前往宿舍楼路上的所见所闻已足以让安若夏惊奇于这所学院的“与众不同”:建筑并不是统一的样式与颜色,而是将独特的设计赋予每一栋房屋,便于区分也美观得体;校园内的绿化面积几乎占了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在不同的季节交错盛开,如法国梧桐、日本樱花等,更有大小不等的湿地公园以供学生游玩;学院似乎并没有统一的校服,每个学生都只在胸前佩戴一枚徽章。

据秦枫介绍,学校的个人信息管理系统已经相当完善,每个人的徽章都是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徽章中的微型芯片会负责记录学生的信息。秦枫还向安若夏展示了他的徽章:一枚深红色的枫叶。

“哦,对了,这个给你。”秦枫突然暂停了滔滔不绝的介绍,将一本厚厚的《明德学院全面解析》交给安若夏。

“真要把学院的细枝末节全讲上一遍,我非得累死不可。我想,当年编写这本‘攻略’的学长学姐内心一定是崩溃的。”秦枫苦笑了一下,可并没让人觉得他有多埋怨。

安若夏随手翻了几页:这并不是普通的学校各项规章制度,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六部的详细介绍,包括职权范围、人员选拔机制等。条目的细心程度甚至于到了推荐食堂特色菜的地步……总而言之,《明德学院全面解析》就是明德学子校园生活的百科全书。

一向喜欢阅读的安若夏,瞬间便被这另类的“学生手册”所吸引,进入了忘我的“阅读模式”,都忘了自己还在高温包围的空气中享受着烈日的洗礼。

五分钟后,吃瓜群众秦枫同学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这位好奇的新生:“额,安同学,为了你我的生命安全,还是先去宿舍比较好吧……”

猛然清醒的安若夏这才想起现在还是夏天,便以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答谢了秦枫的好意。

宿舍楼下。

华夏大地的每一位住校生都有着同样的乐趣:吐槽学校简陋陈旧的基础设施以及羡慕“别人家的宿舍”。明德学院偏偏要“剥夺”学生的这两项“基本人权”,把宿舍装修得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

(以下省略N万字的描写,你能想得多夸张,它自然就有多么不可思议。给个参考吧,嗯……和五星级酒店差不多?)

安若夏在很远的地方就已经注意到了那个在宿舍楼下小步徘徊的女孩。

齐眉刘海,乌黑短发,一双大眼睛不时四处张望。她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轻抿的嘴唇与频繁看向手表的举动难掩她内心的焦虑。她正喃喃自语着什么,从唇语来看大致是:“怎么还不来呢……”

就像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在等待着某种未来。

不经意间的转身,女孩的目光定格,大步流星地向安若夏与秦枫走来。秦枫抬起右手想和她打个招呼,却被女孩径自忽略。秦枫只得不自然地干笑两声,来缓解大写的尴尬。此时他的内心OS是:这家伙怎么又这样……太不给面子了……

女孩走到安若夏面前,笑着伸出手,说道:“你好啊!我就是你未来的室友了,我的名字是徐徕。别急着吐槽啊,我也不知道当年我爸妈是怎么考虑取名这种大事的。”徐徕脸庞的酒窝与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总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个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女。

面对如此可爱的徐徕,安若夏不禁浅笑了一下,礼貌地握住了她的手。

安若夏刚想开口自我介绍,徐徕便抢先一步说道:“啊嘞,偏棕色的长发,标准的瓜子脸,尤其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果然和修远哥说的一样,是个大美人!老师说的‘明眸善睐’就是用来形容你的吧!”徐徕的眼中闪烁着如同见到大明星一般的星光,难掩激动。

修远?该不会是路修远吧?安若夏愣了一下。

内心深处最不为人知的角落泛起轻微的涟漪,她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带给她无限噩梦的黄昏,夕阳的光芒将要消逝之时,少年温柔地道出自己的名字。从那之后,安若夏常常会回味这个意义非凡的名字:路修远。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啊。每次想到这里,安若夏总会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嘴角。

“你还好吗?”徐徕显然是被安若夏的突然呆滞给吓到了,小心翼翼地询问。

安若夏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放开握了“半天”的徐徕的手:“真抱歉,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关系。”徐徕丝毫没有介意,“我们先帮你把宿舍整理好吧。”她转过身,朝秦枫说:“你把行李放到大厅就行,剩下的我们能搞定。可不能把你这‘危险分子’放进女寝。”

“这时候才想起我,真是的。”秦枫无奈地拎起行李箱,小声嘟囔着,“‘危险分子’什么的头衔也太多余吧。”

很不幸,他的抱怨还是被耳尖的徐徕听见了。她不屑地“哼”了一声,便拉着安若夏走进了宿舍楼。

安若夏回头望了一眼正在搬箱子的秦枫,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徐徕的背影。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奇妙的念头。

秦枫,徐徕。

清风,徐来。

这也是两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名字呢。

在宿舍大厅中与秦枫道别后,女孩们乘坐电梯来到五楼。她们的宿舍号是504,位于整栋楼的东边。

设计师在规划宿舍时充分考虑了内部采光问题,尽量提升宿舍楼整体的采光度。因此,即便是在走廊里也是一派明亮的景象,整洁的过道也显得愈发宽敞。

安若夏跟着徐徕走到寝室门前。

推开门,里面的世界足以让普通高中生惊掉下巴。

虽然是双人寝室,但却配备了独立卫生间、小型客厅与阳台。木质双人床的每个床位都够容下两个人的空间。靠墙放置的两张书桌一看便价值不菲,更别提那两个衣柜了。房间的装修风格也是充满了阳光活力的现代气息。当然啦,电视、空调、WiFi等居家必备产品全都一应俱全。

(如果这样的宿舍只存在于梦中的话,我宁可活在梦里。)

徐徕指着双人床的下铺:“若夏姐,我早就帮你整理好床铺了,你只要把个人用品什么的收拾一下就行!”她朝安若夏笑了笑,再次露出那标志性的酒窝。

这孩子可真会自来熟啊。安若夏一边想着一边问徐徕:“你都不知道我的年纪,怎么就称姐了呢?”

徐徕眨了眨眼,吐了下舌头:“嘿嘿,修远哥经常提起你呢。他说过你的生日和他差不了多少,而我又比他晚几个月出生,自然得把你当姐姐了!”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以后就叫我小徕吧。除了秦枫这个大笨蛋,其他人经常这么叫我。”

不知是因为徐徕的率真还是因为得知路修远对自己的重视,安若夏的心情瞬间又开朗了一大半。

“好吧,亲爱的小徕同学。”阳光斜倚在安若夏的脸庞边,从窗外吹来的微风轻轻撩动她额前的碎发,澄澈的瞳孔里倒映的,是点点暗光。眉似柳叶,眸如星辰,肤若凝雪,樱花色的薄唇边泛着淡淡的笑意,弹指挥间,便足以倾城。正如她的名字:安然美好得就像夏天一样。

安若夏并没有带很多东西。

安氏集团的董事长,安溥荣,一直教育子女勤俭戒奢,把自己当成普通人来为人处事。在良好的家教熏陶下,安若夏从小就养成了谦逊温和的性格,也不喜欢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铺张浪费。

因此,她的行李箱里有整整一半的空间都只是用来容纳推理小说的。当她把厚厚一叠小说摆到书桌上时,徐徕的表情就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

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已安置妥当后,安若夏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相框,缓缓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那是她、路修远还有安若秋的一张合照。

她还清楚地记得,这是在路修远转学到明德学院前的暑假,三个人一起去游乐园时拍的。

当时的游人熙熙攘攘,三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小处空地请人拍照。

照片正中央的安若夏握着一根饱满的棉花糖,对着镜头比出剪刀手,灿烂地笑着,偏棕色的长发在晴空下绽放着淡淡的光芒,宛若降临人间的天使。

安若夏右侧是安若秋,一脸的疲惫,显然是玩累了。但他还是尽力摆出造型,强掩身心的劳累,挤出一个微笑。或许在他眼中,只要姐姐开心,便已足够。

路修远双手插兜,“高冷”地站在安若夏的左侧。他的眼中满是耐人寻味的柔情似水,却并没有看向镜头,视线始终聚焦在身旁人的笑颜上。

若时光能大发慈悲,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该是多么完美的安排。

一年后的今天,安若夏为了梦想而追随路修远的脚步来到明德学院,把重担留给了安若秋。安若秋则将姐姐的离开归咎到路修远身上,独自面对安氏的将来。

看着这张相片,安若夏出神了良久,终是叹息一声。

对不起,若秋。

她暗暗下定决心:在等我几年吧,若秋。到那时,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人。

墙上的挂钟在“嘀嗒嘀嗒”地低吟,分针悄无声息地绕圆心转过半圈。

收拾完行李的姑娘们正坐在一张沙发上闲谈。

那张三人合影瞬间便燃起了徐徕的八卦之魂:“若夏姐,你和修远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大概是六年前吧,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安若夏回答。

“你们是什么关系?不会是——”徐徕故意拖长了声音,在等待着一个少女心爆棚的答复。

“只是对彼此很重要的人,不是你想的那样啦。”趁着徐徕还没把后面几个字说出口,安若夏赶紧澄清。

徐徕并不是很信服,相反,安若夏的解释让这位八卦少女更加确定两人绝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事实上,安若夏并没有说谎。她只是隐藏了更深层的东西。

她与他,是彼此的秘密。

过了一会儿,徐徕起身,对安若夏说:“我还有事要去忙,秦枫会负责带你熟悉一下校园的。你有他的手机号码了吧?”

“嗯。”安若夏掏出之前秦枫给的纸条,将号码存入到联系人列表中。

“那我就放心了。”徐徕走到门口时,又回头对安若夏一笑,“玩得开心哦,若夏姐。”

“知道了,你快去忙吧。”安若夏目送着徐徕的身影消失在宿舍门边。

她拨通了秦枫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秦枫充满活力的声音:“怎么样?宿舍条件不错吧!准备好正式参观校园了吗?”

“当然了。”

“行,稍等下哈,马上就到——”没等他说完,他自己便挂断电话,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宿舍楼下。

离开宿舍之前,安若夏再次观察了一遍整个房间。

她注意到徐徕的书桌上也摆放着一张相片。

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在树荫下玩耍,虽然脸庞稚嫩青涩,但从五官的特征上可以辨认出这是秦枫与徐徕。照片的背景是几间略带传统气息的房屋——安若夏之前在网上了解过,这是一种越州市的传统民居。

安若夏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两分钟后,秦枫果真如他保证的一般等候在楼下。

一看到走出宿舍大楼的安若夏,他便热情地迎了上去:“安同学,有没有对住宿条件大吃一惊啊?”

“还好吧,和我的卧室也差不多。”安若夏的话确实没有带一丝夸张的成分。

“接下去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哟!”身为单细胞动物的秦枫直接略过了安若夏话中的槽点,迫不及待地带着这位新同学进入“明德学院一日游”。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