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尘世记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1日

《尘世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寒灬氷晨小说

尘世记

作者:寒灬氷晨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名字还没想好,凑合着写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双眼瞳所能看见的一切,总是无尽的黑暗。

在少年时期的一段监禁生涯之中,伊辛无数次在夜半时分醒来,独自坐在阴冷的囚牢中,直面那些深不可测的黑暗。

黑暗是寂静、沉默与未知,它令人望而生畏,人一旦长久扎根于黑暗之中,便会逐渐与之同化,而后与其同食,与之共生。久而久之,甚至连本人将化作黑暗的养料这一点,都浑然不知,甚至还会心安理得地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就好像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奇妙预兆,在黑暗之中,少年逐渐像是得到了某种启示,在每个夜晚,他的梦中好像都会反复出现同一个景象——远古的王复苏之时,灰烬再度燃烧起他们卑微的生命,直到化为虚无。

伊辛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因为这个梦境,终究与之无关,他甚至无法用语言来确切地表达出这种错觉。

即便是现在他所想的一切,或许也只不过是无端的臆想罢了。

在每个被压迫的白天里,光是完成一个劳动力的工作量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更遑论去追究一个黑暗中不切实际的幻梦。

但,值得庆幸的是,时至今日,那或许也该是这个世界最后的苦难了。

伊辛由衷地感激他的师傅,白鸥。

只是,零胥,那个陌生少年远去的熟悉身影还刻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共处一个牢笼之中的兄弟,同样失去了自由的囚徒。

在乱军构建的临时壁垒遭受袭击,四处弥漫着战火硝烟的战场上,零胥背对着自己,一步步向城门口走去,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只有那一句恍惚而不真实的自言自语:“久等了。”

直到很多年之后的今天,成为术者的伊辛才发觉,那时的黑暗之中,应该是存在着什么的。

它带走了零胥,前往了更加黑暗的地方。

伊辛曾一度以为自己能够拯救他的,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他一直都这样认为,而且自己一定会那么做!

可结果却是,非但没有把人救到,还让自己也身陷囹圄。

若有旁人见证了这一切,了解了他的想法。那么接下来说他是没有自知之明也好,是盲目自信也罢,他都不会在乎,好好设身处地来想一想,无论是谁,都会那么做的吧……

明明曾用尽全力将手伸向黑暗的深渊,可深渊却对此熟视无睹,只是将他排斥在外,再放任光明将其带走。

伊辛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怎么办,说实话,他早就没有了任何主意。

在那次事件之中,烬者击溃了南境的乱军,但却对那里的俘虏置之不顾,同时赶来的术者则解放了他们,令他们重获自由。年近四十的术者白鸥在知悉了一些情况后,才决定将伊辛收为自己的徒弟。

这成为了他命运的转折点,原本只是一名普通人的伊辛,在白鸥的指导下,靠着自己的努力,终于才成为了一名正式的术者。

现在伊辛所在的地点仍是物语之南境,术者协会所在的城市。数年过去后,乱军也算是收敛了起来,龟缩在各自的地盘内,做起了春秋大梦。

伊辛迷迷糊糊地从记忆中走出来,摇了摇头,看着桌上生涩难懂的书籍,勉强打起精神,又翻了一页。

……

相传,创世之神曾化身凡间,其真名唤作“启元”。

“启元”曾一度作为凡人行走世间,流浪数千年之后,终于将一身神力尽数赠与这片大地,而他最后的结局,也是作为一名普通人,平稳地度过了余生。

传说至今自然已是无从考据,但可以确认的是,启元最后留在这世上的,只有那阐述了唯一自然真理,被称作一切知识源泉的——

起源之书。

但那也随着烬者掀起的所谓“返尘浪潮”,不知所踪了。

烬者,名副其实。

历史的灰烬,旧时代残存下来的危险分子,四境守护还在的时候,他们如尘埃般散布在世界各地养精蓄锐,如今或许正是他们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之时。

伊辛觉得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零胥那种冷漠的眼神,就像是从来不曾认识过自己这个哥哥一样。

他究竟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迷失了头脑,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伊辛认为那是一种不可理喻的事情,即便是多年后的今天,他依然不明白;而伊辛他却恰好又是那种死脑筋的人,如果说双方之间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为了陌生人、甚至是未来的死敌,他是绝对不会认同,也不会承认这种事情的!

“咕~伊辛,你怎么回事,拳头攒得那么紧?又露出那种表情了,喂,那个死白鸥又要差遣你啦!”此时一只黑色的绒球爬上了窗台——说是绒球,但那实际上却是一只猫头鹰,只不过这只猫头鹰实在是过于肥胖,当它眯起眼睛,自以为宛如慈父般严肃、实际上却模样十分滑稽地审视着伊辛时,那样的一副憨态时常令他怀疑,它究竟还能不能够飞得起来。

“啊?我知道啊,师傅让我先行一步前往中心都市调查学习……不过,这次应该不是什么苦差事吧……”伊辛想了想,颇为天然呆地说道。

“天真……哼,反正那种东西我才不管,比起这些,甜食才是最重要的!桌上的甜点呢?难道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全部吃光了吗!”猫头鹰吵嚷道。

“额,一不注意就……”伊辛下意识看了看桌上空空如也的盘子,后知后觉地发现事实的确如此,就像乌说的那样……

猫头鹰的名字是乌,似乎是师傅的使魔,平时总是一副自大的样子,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似的,也不知道是真的无知,还是假的勇敢,师傅让乌跟着自己,自己便也就敬他三分,姑且也算是把它当做一位长辈来看待的……吧。

“好啊你,现在正是我要补充能量的时候,你居然就这样一声不响,偷偷摸摸地全吃完了!我告诉你,臭阿辛……@¥&*¥&*!@¥!%*……*!!!”

“……”

伊辛觉得,自己还是把他当成一只沙雕吧。

“好啦,一会儿出去再买就是了,话说回来,不是有其他成员组织起来了吗?为什么我还要去啊?”伊辛稍微活动了下因坐太久而有些累了的肩膀,突然问道。

“……管那么多干嘛,死白鸥说什么,你照做就是了——又不是说人多就能解决事情,那里可是中心都市,一直以来都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肃清工作也不是那么好做的。”伊辛突然转移话题的方法总是十分有效,这也算是和这家伙相处多年来的经验,每当提及重要的事情时,这位使魔的提醒总是异常的可靠。

没办法,只好动身出发了。

在这座城市里,术者们居住的单间公寓也不算很大,但起码也算干净整洁,伊辛的住所就是如此。

看着桌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书,伊辛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头昏脑涨的了,若是要说烬者与起源之书之间有什么联系的话,却又实在是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证明……

“总之,那些东西怎样都好,快带我去!带、我、去,嗷!!!”

“你不是猫头鹰吗?怎么还会发出狗叫??”也是有些听腻了乌在耳边的碎碎念,伊辛随口应付了几句之后,又开始想其他事情了。

——之前还说到过的起源之力。

最初的起源之力被分化成四大类,分为“武”、“魔”、“炼”、“御”四术,四境之中,拥有这些能力的人们,被统称为四者。

根据伊辛所了解的知识来看,术者协会的人所使用的就是最初的“魔”术,现在一般也被称作“术式”,只有魔法师时至今日还在用魔术来称呼自己的能力,当然,他们也自称是魔者。

可惜在小说故事当中的,那些旧时代举手抬足间便能毁天灭地的魔者已经不存在了,历经了几个世代以后,魔者已经完全地衰弱了,现在的他们,大多也就只能用一些没什么攻击性的法术了。

如今的术者,大多也只是指专精一类法术的脆弱之人,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或者说是自身的力量实在有限,总要过分地依赖于一些其他东西。

这个世界,有关于魔法师和术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前者相当于是旧时代的残余,后者则是新时代的产物,彼此之间也因为一些关于魔术的秘密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而作为中间派的隐士协会则没有那么多讲究,怎么方便怎么来。

虽然术者是旧时代魔法师的替代品,但他们的术式却都承自这些历史悠久的魔者血脉,所有的术者都只能精通一种类别的术式,不像一些魔法师都甚至可以样样精通。

同时,术者又与炼者虽然十分相似,但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关于这一点,被双方一致认同为最直戳了当的正确说法,那便是:术者唯心,炼者唯物。

……伊辛觉得自己快被这种问题搞得脑袋爆炸了。

他原本也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这样复杂的问题还是交给其他人来研究吧……因为那次遭遇烬者的事件,自己才被现在的师傅所重视,加入了术者协会。

如果不是因为师傅,他恐怕是连魔术都无缘接触的,对此他由衷地感激白鸥。一个普通人若是要成为四者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伊辛是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的,他为此所付诸的努力,绝对不比任何人要少。

对此,他还是有些引以为傲的。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在那之后,他遇到了除烬者与四者之外的,仅存于中心都市的第五者——“异者”。

人为制造的四者。

……但那也是后话了。

“谁规定猫头鹰不能狗叫了?你们人不是还喜欢学猫叫嗷?”猫头鹰毫不客气地回击。

现在的伊辛,一边一如往常地和乌没完没了地斗嘴,一边收拾着东西准备出门。

“行了行了,知道了嗷。”伊辛也是好脾气,不管它的歪理究竟说的有没有道理,都懒得去追究……当然这是说得客气点,要是说得直白点的话,那就是敷衍。

“哼,愚蠢的家伙……”乌哼哼唧唧地说着,开始自鸣得意起来。

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

“那个少年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你花费这么大的心思培养?就连老师的使魔也都自愿跟着他……”术者协会附近的钟楼上,两名青年模样的人看着少年走出公寓,其中一名身着风衣的青年询问道。

“……你相信记忆真的是能够被传承的东西吗,师弟?”青年眯着眼睛,并不着急回答对方的问题。

“那是什么意思?”

“我们对付烬者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如果他们的理论真的是正确的话,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你也开始害怕了?”

“我在那名少年身上看到了一些可能性,一旦烬者再临,世间恐怕又将会是迎来一场浩劫,而且,万一我有个什么意外,也不至于后继无人。”白鸥望着少年离去的身影,他肩上的猫头鹰隐晦地侧头瞥了这边一眼。

白鸥深邃的眼眸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啊……”对方摇了摇头,无可奈何:“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比起这个,东境又出事了,白鸥,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伊辛正在街上走着,发现路上一直在跟他吵嘴吵得停不下来的乌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才有些在意地询问。

“……甜品!伊辛!我要甜品!!”却没有想到积蓄已久的乌,爆发出了更大的咆哮声,引得路人一阵侧目。

“好啦,好啦,知道啦,你能不能先安静一下啦!我都不记得接下来还要去做什么了!”伊辛正了正帽子,连声抱怨道。

“我!就!不!”绒球般的猫头鹰瞬间炸毛,催促道:“现在、立刻、马上!就、带、我去!!!!!!”乌膨胀得想个球儿,扑棱着翅膀,张牙舞爪似的凶了起来。

“噢,在那之前,我们先去医院看看雯哥吧!”伊辛此时才终于想起来这么一回事,拳头捶在掌心,提议道。

“……哼,又开始了!”乌也不继续吵嘴了,只是默默转过身去,不再理会伊辛。

“那么出发吧!”伊辛愉快地说道。

“别忘了答应我的话!!!”乌最后一次抗议着,便也随着伊辛,向医院方向去了。

……

“喔,你是特地专程来看我的吗?谢谢啦,阿辛,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呢,大概再静养个月就能出院了吧。”

医院里,缠着绷带的青年面带微笑,继续道:“中心都市么……那可是个好地方啊……阿辛。”

名为柏空雯的青年,是精通视觉扰乱的变化系术者,在先前一同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保护一般民众而受伤,伊辛为此感到非常过意不去,私下也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在内。

“中心都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空雯哥?”伊辛不解道。

“那里是很久以前四境守护曾聚首过的地方,后来慢慢发展成了繁荣的城市……那里古往今来都是属于四者的学习园地,不过在遭到烬者的攻击之后,对外封闭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才再度开放了吧。”柏空雯思量片刻,解释道。

“再具体些的我也就不是很懂了,毕竟中心都市我也没去过,以后或许会有机会的吧,既然阿辛你还有任务在身,那就赶快出发吧,你的使魔好像都有些急不可耐了呢……”

“哼!”乌非常不满地撇过头去,心想着伊辛这家伙也太烦了吧。

“嗯,那空雯哥你好好休息,等我回来跟你好好说说。”伊辛愉快地说着,接着便又是随便寒暄几句,总算是离开了医院。

可惜乌还没高兴多久,伊辛又开始了:“啊,我们再去福利院看看那两个小家伙吧,刚好给他们带了点小礼物。”

“……”

“哎……”猫头鹰在心里沉重地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再度转过身去,满脸写着忧郁。

看着乌的表情,就仿佛它正在说: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啊啊啊!!!

作者:寒灬氷晨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679567

出处: bilibili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