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们的城镇——我是小学生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2日

《我们的城镇——我是小学生》精彩章节目录_风且聆听小说在线阅读

我们的城镇——我是小学生

作者:风且聆听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搞笑

在某个小镇,即将成为小学生的郝天昱。在还有半个幼儿园学期就毕业期间,他有一个小小的烦恼。只不过,他真的就可以改变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此刻是日常来说无法想象的场景,男青年在一片欢呼中,十分不好意思却心里带有一点高兴心情的走到了舞台面前。

而伴随着这个氛围,被气氛感染的郝天昱此刻肆无忌惮说道“那么,现在请大哥哥,为我们说几句话吧。”

男青年有些窘迫,此刻小声贴在这位司仪耳边说道“用不了这么夸张吧。”

郝天昱此刻当然管不了这些说道“哈啊!?你在说什么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不这样你怎么向大家打招呼然后深刻记得你这人,要不单纯你请客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

无论怎么都无所谓拉,自己原本是打算带着他们任意购买,反正大家只要开心就好了。

但是,男青年听到之后意外的没有反对的情绪,这样的事情自己以前也没有做过,而且确实相当的有趣呢,能够这样释放自己以及说些难为情的机会,估计不错再有。

然后再次客观想象这件事情,从解脱嫌疑这一点来看,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给孩子们带好的影响才是身为大人的责任,为了不让他们变成现在的自己。

因此,努力组织好台词,男青年说道“那个,各位小朋友,虽然这些话有些冠冕堂皇,也不知道大家理解不理解,但是这次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偶然通过这位小朋友在这里与大家相遇了,所以有一句老话是江湖四海氏兄弟,身为成年人,不论以什么样的方式与大家在同一个地方无论以什么样的结果相遇了,那么视而不见虽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相比大家在以后的日子肯定也会接触到这种视而不见,但是如果是真的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像是大哥哥我看着大家十分开心那样,就算以后与大家不一定有再次相遇的机会,因此我才得出结果,就是在此与大家问好,希望今天能够成为大家值得回忆的日子。”

~~!!!顿时,所有人小朋友哑口无声。

应该说是大家对于眼前男青年此刻向全所散发出来坚毅的气场,同时从口中所感受到的那份真挚的情绪,此刻已经对于这些小朋友留下美好的回忆了。

郝天昱当即鼓起掌来,然后剩下人大家同样也是同样的动作以及欢呼声,此刻的这里已经成为了值得所有人纪念的舞台。

而说完之后的男青年,由于说出这么难以为情的话,现在相当的不好意思

然后今天,郝天昱完全承接的司仪的工作,高声挥动大家道“那么,同志们,一齐向施奶奶那里出去吧”

“哦~!!!!”“哟~!!!!”

然后,就这样,大家兴高采烈的围绕着这位男青年,向着杂货店走去。

而原本的牵头人,郝天昱被抛弃的。

“喂,你们等等我啊。”

众人又回到了公园,由于骚扰之后大家暂时没有游玩的兴致,都在手拿零食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对于今天这个意外的体验,男青打从心里的笑容,看起来真的很开心的说道“呵呵,果然小孩都很纯真热情呢,大哥哥都快接受不了。”

郝天昱喝着饮料说道“那是肯定的哦,不过也谢谢大哥哥你呢,都已经成为大家的偶像咯。”

“有这么夸张吧”男青年轻笑道“不过,你这小朋友总算现在开始叫大哥哥拉。”

郝天昱说道“那是,既然都收到好处了,我当然也要老实些拉,话说还不是大哥哥开始你自己不好,一开始叫你老办天都不理我。”

男青年尴尬道“说起来,好像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呢,那时我还以为是叫别人的呢,所以就没有在意了。”

郝天昱这时从板凳站了起来,伸出小手说道“说起来名字,大哥哥你的名字还没有告诉我呢,我叫郝天昱,请多多指教拉。”

男青年又笑出声来,同样把手伸出去客气的说道“大哥哥我的名字叫龚文龙,也同样请你多多指教了。”

听到龚文龙这个名字,这个郝天昱重复毫读了一遍“大哥哥的名气好霸气的名啊。”

龚文龙苦笑道“我到是希望能够起来普通的比较好。”

郝天昱又坐回旁边疑问道“为什么呢?”

“这个,说来有些话长咯。”

“那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龚文龙想了一会儿,然后摆出杀气腾腾凶恶的表情道“那是因为大哥哥我是坏人,如果用这个名字的话不就明摆告诉大家了吗?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当然要懂得低调比较好。”

听到之后,郝天昱沉思的回答道“原来如此,确实,这个如同坏人老大头头的名子确实很让人联想,看来大哥哥要是干坏人这职业的话可以说是相当的亏啊。”

微微有些惊讶,龚文龙好奇的问道“说起来,说的坏人的时候,你就不感到害怕吗?然而我觉得我的表情应该挺吓人的吧。”

连想都没有想,郝天昱当即回答道“怎么会呢?根本就没有感到什么可怕地方,并且从大哥哥你也没有对人危害的感觉。”

听到这样的答案,龚文龙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是为了大人的尊严,此刻不能就这样认输道“那么这城镇不是有专门绑架小朋友的坏人吗?听到我这答案的时候就没有想象到后果吗?比如现在我加不进你就乖乖跟我走这样的。”

“哦,你说的这个啊。”这时,郝天昱同样速答道“那个是骗你的,这个城镇能够数过来的优点,这里的治安就算一个,而且大家都是熟面孔,如果有坏人的话早就被警察去抓了,所以你到现在都没有事说明肯定不是犯人拉。”

“原来弄了半天,大哥哥我居然被小朋友戏弄拉,以及后来召集你的小伙伴们。”

此刻,龚文龙终于理解道,虽然是自己愿意的情况下,但是居然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这位小朋友给玩弄了。

然后说起来,难怪进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会有警察来盘问呢,确实这个城镇虽然小,仔细想想许多地方真的很到位,而且好心人也很多。

郝天昱尴尬的说道“当然不是拉,只是顺着气氛,感觉一切太顺利的缘故,大脑就一热就变成这样了。”

“噗呵,确实是这样呢,大哥哥我也说出了从来都没有出来过的话。”龚文龙笑道“话说你个小孩懂得这些古灵精怪挺多的嘛,应该周围人没有少受你教育过吧。”

“呵,呵呵。”郝天昱两眼顿时没有神采,流露漠然的表情道“是反了吧,是我没有少受周围人教育过才对所以才知道这么多。真是的,这些该死的大人,讨人厌的老姐……

“!!呃,似乎,踩到地雷了呢”龚文龙转移话题道“嘛,虽然挺意外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个小朋就是的拉。”

郝天昱重新振作道“不客气,不客气,这必须的。”

龚文龙此刻站起来说道“那么时间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郝天昱当然追问道“有什么事情吗?说起来大哥哥你来这城镇是有什么事情吗?”

心顿时被提起,龚文龙心中自嘲道,居然都被小朋友看出来了啊,自己真是没有用呢,说起来到现在为止,自己什么成果也没有拿出来,只是仿佛闲逛似的在周围看了一圈,甚至连问人都没有尝试。

龚文龙这时提起笑容道“恩,是有一些事情呢,不过跟你说也没有什么用吧,这是大哥哥自己要努力的事情。”

“哈,居然瞧不起说。”郝天昱撇嘴说道“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是至少也能出谋划策吧。”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这也就听听而已,这只不过是小朋友天真的话语。

但是,对于龚文龙来说,此刻感到这份心意似乎触及到他的软肋。

或许,此刻或许,这是将自己的将软弱能够诉说出来的唯一机会。

龚文龙轻轻的摸摸郝天昱的头,温柔的说道“真是的,大哥哥我当然没有小看你拉,只不过这确实需要大哥哥自己努力的事情。”

被这样说道,郝天昱安稳了下来“那么,大哥哥就要走了吗,说起来大哥哥不会是干坏是吧?”

是啊,自己就要走了,离开这不属于自己以及流逝的喧闹,然后抛弃这些,自己一个人继续去努力,尝试那什么都不知晓的未来。

不过在此之前……

“真是的,大哥哥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当然不会是干坏事拉,多么没有意义。”

郝天昱笑道“也是,大哥哥长得就不像是坏人的脸。”

“唷!?那你说说大哥哥我长的像是什么人的脸呢?”

郝天昱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不过大哥哥有着一定决定好的事情这我是能够感觉出来,说起来到底是干什么事去啊。”

龚文龙微微有些不好意思道“其时也没有什么拉,只是大哥哥正在找工作而已。”

郝天昱此刻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大哥哥工作找的不顺利吗?”

龚文龙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听闻这里的街道全都归附于一处管理,今天花了一天总算找到这个管理这街道的事务所,只不过由于人不在,我把简历放在那里等消息呢,所以等下我就准备去看看结果怎么样呢。”

郝天昱立刻道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大哥哥找到工作的途中咯?”

“很遗憾,这个依然也不是。”龚文龙自嘲道“要知道大哥哥我什么也不会,在学校的时候也没有学会什么东西,也没有去学会什么东西,所以现在只是打算租店面做一些小生意就可以了,详细说现在的与上们应聘工作有些不同。但是,仅仅就为了这样自私就会给亲人添了很大的麻烦吧,想想从以前开始自己从来都没有做出什么能够拿出手的成果,说起来自己还真是没有用的人呢。”

郝天昱好奇的问道“那么,大哥哥你想干些什么呢?或有什么梦想呢?”

“梦想啊,说真的似乎我还真没有想过呢。”龚文龙似乎很怀念道“说起来以前小学的时候看着别人做蛋糕的时候,自己也跟着电视上去学习那个什么电饭煲蛋糕,结果我妈妈很高兴的吃了呢,在那时或许还有着开着这样的店是我的想吧,不过以现在来看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自己也没有这个技术以及知识,更主要的也没有这个资金,甚至现在的自己连时间也没有。”

郝天昱听到这,这担忧道“那么大哥哥现在很不顺利吗?”

“不知道呢,不过从实际上作为最后手段,我只要随便找一个工作就可以了,所以你就放心吧,虽然从稳定程度来判断的话估计我几乎找不到相当好的地方就是的了。”龚文龙,此刻却露出坚毅的笑容道“但是就因为这样,我才想要快点独立出来,所以现在的自己才一个人尝试做生意,不想让自己的妈妈再担心了——

郝天昱问道“那么,大哥哥你如果能够做生意的话,想做些什么呢?”

龚文龙说道“主要是一些小吃或油炸吧,这些成本都比较低,在我居住的城市平常自己就经常去那些地方,并且从老板那里因为无聊,无意间知道许多调味料的制作方法以及渠道这类的,而且现在还有专门提供成品小吃素材的地方,似乎在这里并没有怎么看到,在我们那里有一个饼啊、关东煮啊、烤肠啊等还是随处可见的,所以我就是想把油炸、小吃还有这个饼等的这几类作为商品,这样的话我想生意在这里肯定也有一定人气吧,所以对于地点来说一定要找好,并且价格也不能太贵,要是实在不行就先工作存钱后再租店吧。”

郝天昱想到了做这生意的人,因此说道“说起来,我也认识这方面的人呢,虽然厉害到令人害怕,但是我经常去她那里吃东西,我可以请她来帮忙。”

“真是谢谢拉,不过等我成了之后你帮我从评价下味道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够喜欢上的话,我想生意绝对不会差的。”

郝天昱当即自豪道“那大哥哥你就放心吧,我的口感一直都是最公正的,绝对会让大家喜欢的。”

“恩,我也是这样觉得,不过这样与天昱弟弟你说出来之后,感觉以后真的会顺利很多也轻松不少。”龚文龙开心的笑了起来,但是却又有些复杂道“说起来今天忙一天自己都没有找到重点,最后还是在这座城镇里的人帮助下,我才找到管理街道的地方,再加上现在还要与小朋友谈心,果然我真是没有用呢。”

郝天昱鼓励道说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无论如何结果能够顺利不就好了。”

都被小孩这样说了,龚文龙只能自信的笑道“恩,所以街道那里肯定会成功的,那么我就去了。”

“街道!?对了,我怎么把这给忘记了呢。”就在这时,郝天昱高兴道“说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龚文龙一时间疑问道“怎么了?”

郝天昱自责道“我怎么会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呢,说起来我们这里只要是这条街道的事情,无论什么只要交给廉哥哥就可以了。”

龚文龙有些玩笑的表情道“诶!?看来这位廉哥哥挺收你们信赖的嘛,不会这个街道的改革交给他也没有问题?”

郝天昱点点头,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对啊。”

“你看,我就说……啊~!!?”龚文龙似乎听错了模样,确认每个字道到“是街——道——的——改——革——,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呢!这可是连大人都几乎无法做到的事情呢。”

郝天昱没有开玩笑道“对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什么的到是没有。”对于这位小朋友并不是玩笑的表情,龚文龙先确认道“那么这位廉哥哥多大呢?”

“这个问题,说起来这是第二次被问道了呢。”郝天昱说道“是高二拉,有什么疑问的地方呢?”

这不是完全比自己还小拉。龚文龙有些怀疑道“虽然我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是这个与现实印象中的差距也实在太大了吧。”

“不过我们这里就是这样的啊。”

面对小朋友如此单纯的回答,龚文龙还是没有相信,应该说是不可能相信道“那个,改革街道是很难怪的事情,比如至少要有支配这条街道房屋以及土地的权利,而且还要有能力来规划啊、人员安排啊、建筑设计啊、费用等,简单说这已经不是用能力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对此,郝天昱恳挚的回答道“对啊,我们这条街道就是重些翻新过的,那个时候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廉哥哥啊。”

龚文龙还是无法相信道“这怎么会呢?不会是帮忙来工作的吧,然后这位廉哥哥过来帮忙后然后与你们这些小朋友开开玩笑,接着你们没有察觉……对,是这样,不是这样的话根本就无法解释了。”

“啊啊啊~!!”终究,郝天昱被问的烦死了说道“总之我们这里几乎所有事情都可以找廉哥哥商量,反正你跟我去就是的,把事情说给他听之后,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对此,龚文龙不太赞同道“这个,不太好吧,而且我还是外人,还有真的能不能都不知道。”

郝天昱脾气上来道“你是外人,我又不他的外人,反正也只不过去问问就是的,而且廉哥哥是最知道这条街道的人,并且还是一个好人,就算他没有办法帮助你,但是多一个人熟悉这里的人帮你想想办法这也是好事吧。”

听到这,龚文龙还真不好拒绝道“那么,就去一下吧,但是先说好,如果对方有明显不愿意或什么你必须停止,如果让你这位廉哥哥添加麻烦或给他难堪的话,那么这是大哥哥我可不是愿意的看见的,并且还会影响你们两之间的感情呢。”

因为,龚文龙始终对于这个信息保留很大的疑问。

郝天昱顿时开心道“知道拉知道拉,那么就跟我来吧。”

“喂喂,你真的知道吗?还有介绍之后我来说话吧,千万不要强硬的拜托人家就可以了。”

郝天昱走在前面跑着说道“放心吧放心吧,这里我可比你熟悉多呢。”

“这我当然知道拉,可是……”

“放心放心,去廉哥哥那里一切解决。”

于是,两人就这样渐渐的向商业业的中心走去。

相比起郝天昱乐观的先前走着,龚文龙却忧心重重。

因为也是嘛,对于这位郝天昱口中廉哥哥的真实性,而且还是自己给别人添加麻烦,再加上这就算是熟悉的人也不一定会帮助你的事情,还有这也不是说办成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总之,龚文龙在各种各样不知道接下来情况下的幻想中,此刻虽然发现依然周围不是很熟悉,但是几乎对于第一次来这里的他来说,却意外的却感到这里就是自己原本打算来的目的地。

难道说?这个天昱口中的廉哥哥真的就是管理街道的人吗?眼前这天昱说的难道是真的吗?因为现在要知道确实是向着事务所的方向前进。

这个,难道会成为真的吗?

预感成为现实,此刻,来到了一家快餐以及早餐的门面店前,而就是这座标志性的建筑,就是表明旁边是街道的事务所。

至此,龚文龙至少已经相信,眼前这位小伙伴,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性,他所说的一切可能是真的。

接着,跟着郝天昱进入小巷,然后那里有一扇门,与龚文龙第一次通过走正门的方式不同,这里明显是后门吧。

然后,郝天昱敲了一下,熟练打开了门,里面只有通往正门的走廊,以及通向二楼的阶梯。

就这样上去之后楼梯到二楼就没有了,来到了一个房门敞开的房间。

“廉哥哥好啊~!!”郝天昱没有忧郁的进去到里面打起来了招呼,无奈的不知用什么方式来准备,龚文龙就跟着他进到了房间里。

就这样,二楼的房间可以说是相当的宽敞,旁边有通往三楼的楼梯,然后里面的装饰却意外的简单,一点都不像是老板的办公室,反正让人觉这里是休息室的感觉。

只不过,这里是还是有一条表明这里并不是休息室的理由,那就是靠近窗外的地方,有一张专门行事的桌子以及相当大规模的文件柜,而那里坐了一个人在那里表明了这确实是处理事务的地方。

果然,是高二啊。

看到坐在那里的,在龚文龙眼中应该用男生来形容比较适合吧,身穿着日常普通的休闲衣,就这样不协调的场面,让他觉得或许郝天昱说的并不是假的。

!!?

注意到这里,里面的人说道“原来是天昱啊,虽然很想说怎么今天过来玩了,不过看起来是有事才来的嘛。”

“嘿嘿.”郝天昱稍微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平常也没有什么事情老往这里跑的理由,只是为了玩这样也不太好吧,说起来对于我上学的事情,我老娘只是叫我遇到你的时候叫口头答谢一下呢,这也太没有诚意吧。”

“呵呵,没有办法,谁叫从小我就被你妈妈照顾吗?说起来天昱就算没有什么事情,平常你过来的话我也可是很欢迎的呢。”

郝天昱警惕道“呃~~!!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怎么会?我也就陪你聊聊天,玩玩卡牌这样的而已,这里不可能对你这样的小孩有什么企图吧,而且你看,我这里还有很多零食与喝的哦。”

郝天昱瞬间被吃的给吸引“唔,那我就经常过来过来吧。”

“好了,你们两个在这里坐下来吧。”

于是,两人就这样坐在没有任何特色的沙发上。

“那么请等一下吧”这时,这位廉哥哥从旁边的冰箱拿出三瓶饮料,顺便从旁边拿了一些小零食出来递给二人,然后就这样坐到了两人的对面。

“那么,天昱,说起来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算是现实是大食量的郝天昱,此刻吃了零食依旧痛快的喝了一口饮料说道“恩,是这样的,我想请廉哥哥帮这位文龙哥哥一个忙。”

“文龙?”这时,有些拘谨的龚文龙刚想说话,反而对方先说口“是龚文龙先生吗?”

“呃,对,是我。”

“你好,我叫廉鑫,请多多指教。”

郝天昱顿时高兴的说道“怎么,难道说两人是认识的?”

“这个到不是。”廉鑫站了起来从桌上拿了一份资料,上面就是今天龚文龙所说的简历“只是正好今天回来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申请店面,所以直到刚刚就在看着呢。”

郝天昱明白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么原来文龙哥哥本来就是要来这里咯?那还真是巧合呢。”

龚文龙说道“是啊,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带我来这边呢。”顺便,还有那个时候的人,真的很感谢呢。

郝天昱得意道“哼哼,我就说找廉哥哥没有问题,这下相信我的话了吧。”

龚文龙道歉道“对对,都是我的错,天昱你说的全都是正确的。”

廉鑫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确实,无论是能够找到这里,并且还是有我们的天昱带过来,这都是一件很有缘分的事情。”

龚文龙听到这,怕被对方误会,立刻解释道“这个确实是巧合,今天一天就遇到了二位好人,这里是一座很好的城镇呢。”

廉鑫微笑道“放心,我这里并不没有什么其他意思,不过这是一座很好的城镇我也赞同这一点。”

“恩。”这时,龚文龙不禁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眼前这位男生明明充满了友好的微笑,也很随和细心的样子,更甚至从头到尾并没有什么架子。

但是!龚文龙此刻却对这样比自己小5岁左右的男生不禁感到压力。

而这样的压力,自己体验过数这样的经历。

这不是因为紧张或者不习惯所产生的感性,就仿佛是遇到某个强大的生物时候的感觉,此刻身体的本能只是在所发出某种的警告,而这个警告也就是此刻的压力。

虽然不是自傲的事情,但是由于自身的经历,龚文龙自认为分辨他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尤其是判断这人拥有什么的感性方面。

因此,眼前之人从开始直到现在,一直让人感受到一种外热内冷,仿佛许多事情虽然都能够传递过去,却又让人无法知晓这些传递过去之后对方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想,有种让人止步不前的感觉。

而且眼前这位男生很睿智也很敏锐,并且有种让人长久经历过所自然产生的信服气场,所以此刻的龚文龙已经完全相信这人有管理这街道到能力。

“那么,既然这样的话就说说正式话题吧。”廉鑫平淡的声音让人听起来舒适道“首先你的简历我已经看过了,并且你自己写的也很清楚,也想办法写的详细,这点我能够明确的感觉到,那么我就在这里主要总结一下吧。”

龚文龙、性别男、年龄24岁、中专文化。

有过四年的工作经验,内容有宾馆服务生、机顶盒安装调试以及电脑的维护工作。

没有什么特长,对于工作来说,理当的那一份辛苦不会做为不努力工作的理由,只好好的把工作完成。”

廉鑫赞同道“对于这点,可以说相当的好,能够看的出来是真正有过工作经验的人,并且能够说出这话的人是认真工作的人才会有的想法。”

被这样说听,这种被认同的感觉让龚文龙感到很实在,也很高兴。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说说你想在这里开的门面店吧,虽然你所需要的三米左右的门面这点要求并不是很高,还有你能够提供的价格方面就先不说,但是就里面的内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不行。”

顿时,龚文龙被不行这短短两个字给打击。

因为,这就代表的自己的此刻所有目的还有希望全部都消失,计划好的未来也根本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以及自己这份决心被现实蹂躏的事实。

不过,还没有放弃,因为这早就知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困难重重————因此,在还没有最终得出结果之前,在早就决定这样做的自己,不能够就这样停止。

那么,至少先听听听对方那个不行的理由吧。

龚文龙立刻振作道“那么,是为什么呢?”

廉鑫说道“我们这里是重新翻新的街道,这点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说起来,似乎就光从今天所看到的、就听的、就有不少这方面的内容,因此龚文龙点点头。

廉鑫从旁边拿出街道的地图道“那么就从我们城镇的政策说起来,简单说,就是保护环境。”

保护环境啊?对于龚文龙稍微此能够理解也感到疑惑。

因为听起来这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并且保护环境,这个所有世界所提倡的内容,就先从国人的那些随地仍垃圾的不说,那个最基础的垃圾分类似乎根本就没有真正实现起来。

算了,还是先看看这个地图吧。

然后,龚文龙注意到,上面有着红线、绿线、蓝色、与黑线标注的地方,并且这地图从模样不仅包括商业区,还有学校、周围的居民区等,直到公路为止都在这里面。

“看来你注意到这上面的不同颜色的线条呢。”廉鑫边指边说道“首先红线,就是禁止随意丢垃圾的地方,而且就如你看到了,那个地方就是大型商场那一边,因为这种场所吸烟都是不被允许的,我想这无论那个商场都肯定是一样的吧。

龚文龙点点头。

廉鑫继续说“然后就是这些少量黑色线条标注的地方,这里主要针对的是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比如有人如果想摆夜市、卖烧烤、还有路边摆摊,不仅是这些小本的临时生意,甚至连餐馆生意都禁止。而理由是因为这些主要离城镇居民居住的地方,而且周围有公园以及河道等,这些都是经常有人徒步街道的同时,周围本身也没有具备建筑物的环境,因此不能因为这些骚影响环境破坏。”

听到这,龚文龙感到一些不感相信,这个城镇似乎真的从强大厉害的角度出发。

廉鑫说道“那么就是比较多的蓝色,这地方也就是普通的商店啊,比如KTV、超市、蛋糕店、乐器店、餐厅等,这些与生活相关店都可以,但是前提必须只能室内,比如就像你这种室外的就不行。最后就只剩下这个绿色的区域,虽然蓝色有许多也可以在这里开店,但是最简单的来说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特别限制的地方,也就是允许任何商业行动的区域,类似于夜市这样的。”

对此,龚文龙钦佩眼前这男生所说的内容,就仿佛这里所有居民所做的一切让这个城镇充满了某种意识,然后这个意识同样带动了这个城市里的所有人,让这座城镇此刻正在发生这一系列的变化。

“那么首先这下你就明白,真正能够符合你这标准的地方实际上也就绿色区域那里。”廉鑫把地图放下说道“这样的话,你所卖的东西就有问题了。”

顿时,郝天昱明白了说道“是菲姐姐,已经有有这样的店开在那里了。”

“是的,你这种并不是属于夜市,这种店面对于街道的管理者我来说这是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并且这条街道对于数量也有很大的限制,要知道这也是一个城镇垃圾制造最多的场所,从某种意义上不同与大商场,高档环境会提升人们的自尊心与素质,所以绿色区域实际上根本无法控制卫生问题,因此知道无论那里都有的话就对城市环境造成根本上的影响,所以我们这里有很大的限制。”

廉鑫继续说道“当然作为正式的理由,首先是我们这城镇工作性质的问题,由于商业街的大家都很团结的缘故,如果你正式就这样营业时间一长就会有坏的影响,要知道我们城镇的人口其时不是很多,并且就从大家习惯的角度来看,如果你的口味不好的话那么你这家店反正容易惹人口舌,并且那家店的配方以及配料都是经过我这里认可以及帮助过的,所以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我也并不认你开的这家店。”

“我明白了。”龚文龙说道“那么,除了这个理由,对于店方面就没有限制吗?”

廉鑫微笑道“是的,反而说我们欢迎呢,想必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许多地方都是只有建筑没有经营的状况,无论是什么只要符合要求都很欢迎,并且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我们还可以提供一些补助,不过这种情况你需要签订一个合同而已,当然这个合同必须是你已经有担保人的情况下,不过就目前来这点看来不需要了,所以你所需要的店面,实际上无论要的地方我都可以帮你解决,并且还是你承受的价格。”

“担保人?”这时,龚文龙的目光移向了一个人?

郝天昱好奇的指着自己“我可以做吗?”

廉鑫微笑的点点头。

这个太有点儿戏吧,不过龚文龙此刻已经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了,继续问道“那么就如你所说,想比你也明白我这里的情况,既然这样的话我这里也没有什么能够经营的东西,其他什么东西也都不会,唯一能够拿出手的也就是体力方面了,那么有什么我能够做到的呢?”

廉鑫思考了会说道一下“要不类似于快捷快餐这样的,比如水煮面,什么九鲜面这样的比较容易吧。”

龚文龙说道“这样的话就包含装修了呢,说实话可以的话我也想这样,但是我没有前期的资金,而且这些更主要的是似乎我就已经看到不少家了呢,因此对于什么都没有的我来说更难上加难,而且听你这样说看来每家味道应该都很不错吧。”

廉鑫点头道“这确实,现在在这里的都可以算是老字号的了,事到如今半调子的口味反正效果会变得很差,不过这样的话还真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可行的项目呢,如果卖衣服的话,虽然我知道不少途径,但是这些都是有人正在经营的范围,我也不好给你提供货商……”

此刻,对方如此真挚的说着这些,龚文龙虽然不甘心无能为力的自己,但是同样很感激道“谢谢了,这已经给我提供很大的帮助了,我从一开始也知道这是很困难的事情。”

廉鑫说道“那么,现在虽然还没有结论,不过最后如果不行的话你打算怎么样呢?说起来你来这里开店,不是没有理由的吧。”

龚文龙有些自嘲的笑道“只是自己想要独立,这份理由而已。”

“是吗?”廉鑫喝了一口饮料,没有追问道“说起来,天昱,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想法呢?”

“想法!?”郝天昱闭幕沉思了一会儿“就算你这样说,我知道的还没有你们多呢。”

“也是呢。”廉鑫说道“那么结合你的经验,有什么好的提议呢?或你有什么想干的呢?”

“想干的?说起来……”郝天昱想到不久文龙哥哥,很温柔的笑着说着一件事情过去的时候。

“那么蛋糕店怎么样?”

“这个普通的鸡蛋糕可以也是可以拉,但是这里也不是有许多吗?,而……”廉鑫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此刻欢笑道“确实,如果不是蛋糕,但是反而应该说更加高级,也就是糕点师,如果是甜点店,就偈是咖啡店里提供的那种精致的食物,不知道你没有兴趣不?”

“哈啊!?”由于话题转的太快,龚文龙大脑转不过来“这个,不知道你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同样也没有这方技能,最多也就只有用电饭锅制造蛋糕的能力。”

此刻的廉鑫,已经没有那种外热内冷的感觉,让周围的气氛不知不觉轻松了下来。

“这个没有任何问题,能力不够的话我这里会有人来安排,至少让人有学习的地方,这样的话不知你有没有兴趣不?。”

对于,龚文龙说道“是的,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都没有问题。”

“那么就重新开始正题吧。”廉鑫微笑道“我们这里首先是小城镇,无论是客流量还是人口都可以说是比较少,因此虽然这条街道已经翻新过,但是目前真正拥有学习糕点师技能的人可以说是相当的少,导致咖啡厅以及学校所供应的东西都很一般,当然我们也可以请外面的人过来吧,但是结果都不是很理想。并且也试图从品牌店下手,但是他们想以这种经营方式参合我们们这条街道,并不把配方交给我们,因此我们这里也就只能自己打造自己的品牌,并且现在正好就是你敢上了这个时机,由于旧新城镇的人口流动事件,导致我们这里可以说是相当的缺人,青年人可以说是相当的贫乏,因此首先就问问你的意向吧,是否想开这样的店。”

糕点师!?这是对我来说想都没有想象过的职业。

不,应该说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职业存在都不知道。

对于龚文龙他自己来说,能够干些体力活以及所有人可以工作,就是他全部技能了。

而如今,原本心血来潮,将还未脱离幼稚自己时的经历只是因那时的心情所说了出来而已,此刻居然就因为这样天真的理由、因为同样是幼稚的人,并且就这样有拥有抓住那个还天真时自己的梦想。

现在的话,实际上真的有选择的权利吗?我能够做到吗?这个从来没有碰到过的职业。

瞬间,大脑的发热冷却下来,龚文龙说道“那么,能够说说条件吗?还有为什么会把这个机会给我。”

要知道,机会这种东西,没有人不会首先为自己考虑,这是常理。

然后就是熟人,比如亲戚,在此之下,简单说哪里接下来对自己最有利,因此才会提供如此好的待遇,这当然包括朋友。

当然,也有常常被别人称作的好人,连这点都不明白,被别人说两三句就去帮助帮忙类似于这样的情况。

那么,这也只不过只是被情势之下当作这样虚伪的好人而已。并且这样的人,同样龚文龙他自己最讨厌的类型。

廉鑫仿佛玩笑般的说道“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你有了担保人而已,只要有这点的话,那么最根本的条件这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很想认可,但是这个理由却无法让人认可,因为这个最根本的条件,也就是价值到底是什么?

但是比起这个,龚文龙问道“那么,按你的说法的话,那个合同,是不是就是其他条件呢?”

“这可就不是条件了,只是我们两方的协议而已。那么首先我就介绍一下双方,比如是我方能够提供的内容,以及你必须达到的条件,以通俗最简单的方式解释给你听吧。”

廉鑫又露出一开始那样的表情说道“首先是我方能够提供的补助,可以为你成为供糕点师所需要的基本帮助。比如你目前当这个店,这个糕点师都必须依靠的厨房设备,比如烤箱、器具等,还有门面房屋以及装修的问题。以及关于你自身,糕点师的培训,不过这个是根据你的条件去独自学习,在此期间店面可以不用理会。。”

听到这豪华的优惠,龚文龙感到气血上涌的感觉,却不得不冷静道“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东西?”

廉鑫微笑的说道“五万块钱人民币就足以。”

听到这种骗钱般的可疑说法,龚文龙不得不疑问道“就这样,就可以了?”

廉鑫点头的给予答复“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你有了担保人的缘故,所以有了这个基本的条件,能够满足我这里与你进行某个合约的基本条件,所以这些我们就足够了。”

听到这,龚文龙反而感到舒畅道“那么,是什么样的内容呢?我可不认为自己拥有什么特别的价值。”

廉鑫却摇头道“价值这种东西很简单,但是就因为是简单的东西,所以才会变得麻烦,就如同有人能够觉得做好人只是一件很容易的一件是那样,要知道就算只是单纯的普通价值,真正明白这些并且能够做到的人实际上这是屈指可数。”

“这样的期待,放在我身上似乎有些过高了吧。”龚文龙目光里并没有犹豫的说道“不过,如果,是连这样的我也可以完成的话,那么………………

“先别急”廉鑫打断道说“还有话题还没有说完呢,那么就继续刚刚的内容吧,你可要大致听明白哦!首先——

第一点:我这里会至少每二个月会给你一份指标,直到店成型稳定之后,如果没有达成的话后果最严重。当然指标的内容并不是很复杂的内容,简单的说就是你最后要拥有成为糕点师所具备的条件,所以如果未达成也就是失格的意思,简单说这种情况是你单方面的违约,那么违约的话就所造成的影响对你所得到的报酬以及结果,还有你的投资都会有影响,而判断这个的主动权力在我这里。

第二点:店铺的商标、创意、标志、想法都归你属于,但是,经营方式都必须经过我这里同意或由我这里制定,也就说你就成为类似于店长的老板,比如我这里要插入人员的时候,虽然由你来管理,但是人员由我这里来控制。当然你也可以自己招过来,但是最终都必须由我这里登记。

第三点:你商品的销售权益的归属我这里,我有权利指你任何一件商品进任何商店、学校……这样说复杂了,简单说你自己店面所卖的东西,制作配方的归属虽然是你,但是我这里有权利将它使用到其他地方,当然你所开的门面店摆放的权利是你自己的。

第四点:你要遵守我们商业街道的规则,无论是价格、商品、还有客户对你的评价,就算对营业额有影响,你必须要遵守我们所制定的要求,更甚至我们会不定期布置给你的任务,然后无论如何你也必须要优先考虑并且完成。

第五点:这算是二、三、四点的补充说明吧,这是后期真正稳定的时候,关于你经营期间的盈利问题,首先明确说就是这店的老板,但是你所赚的钱都由我来控制,能够到你手中的盈利以奖金的模式发给你,只是这时最终你拿到手的估计是连一比十都不到比例吧,并且你拿到手的这些,也有绝大一部分由我们来控制使用,而这部分我先说清楚并不是不给你,就像是你把钱存给银行的感觉要,实际上是存我这里。

听到这么多听起来就像是玩笑,幻想中才有的合约,并且就这样看来可以说是相当的恶劣条约,对于龚文龙这根本就可以说已经不是私营的经营范围内,反而更像是以店为名义的打工者加盟到一个集团的感觉。

但是,对此的龚文龙反正感到更加的合理,理所当然,所以提出问道“那么,这样情况的我能够得到什么呢?”

廉鑫对于这个敏感的话题,反而十分乐意回答道“前期的投资以及损失的所有风险,可以说完全由我方这里来承担,而你这里就等于花了五万交了学费,为了买一个通行证所需要的学费,然后接下来你还要付出的就是决心、努力、以及时间这三要素吧。”

龚文龙当然不解的问道“那么这个通行证是?”

“你在这个街道生存的权利。”

顿时,龚文龙被自己年龄小的人某种不可撼动的东西,再一次从心灵上被震撼了。

廉鑫继续说道“简单的说,如果你真的全部满足我这里的条件的话,那么六年后我可以给你那间店面以及整套房屋的拥有权利,也就是说它是经过法律认可成为你自己的东西,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将它回收走,并且还有只有这个城镇居民才能得到的优惠,所以我一开始说的担保人指的就是这个意义。“”

“优惠!?”

“嘛,这个你以后会慢慢就会了解,不过说起想比你能够与天昱遇到估计知道公园那一带吧,。”廉鑫再次拿起地图说道“那么这里,这个地方就是你这个糕点师所在的店面。”

“啊!”郝天昱再次大叫道“这里是菲姐姐对面不远处嘛。”

而龚文龙却是在想,此刻预想着这个位置的结果,似乎是与第一个好心人见面的地方相当的近啊。

“看来你有印象的模样就好说了。”廉金放下地图继续说道“只不过作为交换,后十年你也要继续以这次签订的内容为我们这里工作,当然那时房屋给你的同时会有新的合同给你,你可以选择继续接手或放弃这份工作,当然报酬也同样会有大幅度上升,只不过这店的经营方式以及盈利方面的内容依旧不会归还给你就是的了。”

龚文龙此刻终于理解了“这估计也就是这条商业街,为什么你能够控制的理由吧。”

“说控制什么的真难听。”廉鑫十分认真,不容置疑的说道“这只是为了这个城镇共同繁荣而已,那么,现在是时候给我答复吧。”

这时,从这个男生身上,龚文龙体验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压迫,与一开始那种感受到的不同,这是对方仅仅针对自己才会有的感觉。

然后因此,理所当然的龚文龙同时明白一点,那就是对方是真格的,从头到尾的一切并不是玩笑说说而已,并且除了答案拒绝其他所有的问答。

那么,自己要花费十六年的时间以及五万快去去答应这个未知的结果吗?

唯一能够明白的,那就是就算有过工作经验,实际上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并且也能够明白就算是普通的大学生,也很难花费十六年赚取房子的工作,更不要说只要努力六年。

要知道现在的房间,就算是城镇,也便宜不到哪里去,况且那个地方今天在城镇走动的时候也看到了,是三层楼别墅一样的门面房屋,应该说那一排都是这样的吧,无论如何这绝对不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只不过,自己,真的就能够胜任吗?从中专毕业,可连中专里能够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去学会的自己,现在却要去自己连做都没有做过的糕点师。

当然,如果学习的话自己并没有学不会的决心,但是仅仅这样的话能够达到这里所要求的条件吗?这个只是普通人的自己,从头学起就能够达到的条件。

说不定这或许,实际上同时也是一个莫不可及的机会吧。

其时,这个自己能够拿的出手的五万,在其他地方也会有勇武之地吧。

当然,如果是其他人,遇到这个的事情,对于这时这样的想法自己肯定会嘲讽道这只是在逃避吧,然后劝告这种事情只要去拼搏才会有答案。

但是,这是拼搏就可以干一去的事情吗?让自己这个短短简历以及莫名其妙那担保人的条件,就去为了这可不知能不能坚持的十六年去努力吗?

说起来还真是讽刺呢,明明自己已经经历了至少十六年的学习时间,却无法为对未来的十六年提供任何帮助,就连这五万块钱的筑基,能够打开未来入口条件,都不是自己六年所赚取下来的。

虽然对于钱并没有任何感觉,自己的手上也有拿个十几万的经验,但是也没有此刻甚至都没有放在身上的这五万块钱感到沉重。

或许,还会有被害者想法过的人会认为,这是某种欺骗吧。

就是故意用这种单方面违约的合约,来欺骗外人进行店面装修,等中后期店面成型之后,利用完时商家随便找些困难的条件再敢人的计划吧。要知道合约里的内容,许多关键对谁有力的东西刚刚所说的实在是太含糊了,并且刚刚听起来大多都对廉鑫这里有力,比如刚刚一开始说的第一点,如果糕点师没有学成的话,或任务指标没有完成,这些都是由廉鑫那里发配的任务,所以就算刁难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闭上眼睛,然后静静的回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能够回忆的东西,还不如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以往所经历的东西,就是过马灯似的有种不是自己的感觉。

那么,到现在为止我应该怎么办呢,我到底应该如何选择这个看似只有一个的答案呢?

自己一直没有出息,也没脸什么追求,连正确的事情都做不到,连周围的事情也改变不了,然后唯一自己在意的,甚至连妈妈的皱眉都无法让她散去。

但是,即使这样的自己,并不是带有目的性的跑到了陌生的地方,我也想要改变,也想要努力,也想要成长,不想在让她担忧了,然后平淡的生活下去。

此刻,郝天昱忍耐不住问道“文龙哥哥,决定好了吗?”

龚文龙如实回答道“比起决定,或许是自己的决心在动摇了吧”

“为什么呢?我相信文龙哥哥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面对位仅仅一天见面的小弟弟,说起来对方似乎认可他为我的担保人呢,也不知道这人担保人需要的条件也以及承担的责任是什么,不过,也就是因为他,事情才发展到了这一步吧。

说真的,自己很感谢他。

并且还不止于此,自己投简历的时候,就已经得一未连名字都没有人的帮助。

就在这,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在这座碰巧选择的城镇里。

自己所感受到的事情、所经历过的过程、所体验到的感动,就已经媲美懂事之后的那些美好回忆。

我可以相信吗?对于帮助我的人,以及眼前只要努力似乎就可以成功的条件,还有眼前这位小朋友让我再次意识到自己此刻想干什么的愿望。

对于这座城镇什么都不了解的我,能够相信它吗?

就在这时,郝天昱又忍耐不住的说道“文龙哥哥,我觉得无论怎么样,你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就像是在公园时,我觉得那时的文哥哥很帅气呢,甚至连其他小孩同样这样认为吧。”

说起来,在公园那个的时候,似乎好久都没有体验到那种感觉了。

同样是无意进到的地方公园,认识眼前这位小朋友,然后几乎没有任何经验却说出那样的话。

说起来那时,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象过事情会失败,也能够说出什么话来。

唯一在想的,就是,那时的自己到底想干些什么。

结果,虽然自己想了这么多,担忧这么多,实际上就是想把这个最根本的事情给回忆起吧。

“啊,确实是这样呢,被天昱你这样一说,大哥哥我确实能够成功的感觉。”

此刻,龚文龙的脸上有种释然的表情,然后对着廉鑫回答道

“好的,我这受这个提议。”

“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你这次所做得决定,只不过在此之间……”廉鑫又问了一个问题“如果,就算店成功办起却糕点师没有学会、就算成为了糕点师却很一般因此没有人关顾、就算有人关顾却没有更进一步的精进、就算有精进却所花费与得来的精力不成正比、就算你现在选择了却不见得你就没有其他可能性,那么总归一句话,如果要不断的面对失败的话那么你会怎么办?

怎么办吗?

龚文龙想到,如果是刚才一分钟前的自己,或许这个问题无法回答吧。

不过此刻,我已经找回了那个最根本的东西。

虽然,这不能改变现实中任何不利的因素————但是!

“那么无论是困难的问题还是未知的方法,我都会想办法让它成功。”

就这样,说完之后,从廉鑫那里拿到的合同以及街道的说明,就这样离开了这里。

“这个城镇,又有新的客人过来呢。”

然后,廉鑫众位子上站起来,透过夕阳照耀下露出自己倒影的窗户,望着人们三三两两地在街道上漫步,晚风徐徐地拂起所带来的波动,以及这个城镇所看到的一切。

“我都会想办法让它成功吗?”

看着街道上那一大一小的组合,廉鑫的脸上,出现了少年般的笑容。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