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倚雪听铃,临海忆卿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3日

《倚雪听铃,临海忆卿》精彩章节目录_若溟沐昀小说免费阅读

倚雪听铃,临海忆卿

作者:若溟沐昀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一个是司天下生命的多重人格、沉鱼落雁的上神,一个是东海龙宫温文尔雅、颜貌仙然的三太子。原本互不相识的两人却因糜乱之缘而相见、相知、相爱、终至相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铃铃!”一位身着粉衣、棕发盘成俩包子状的俏丽仙子拼命拍打着倚雪苑侧室的雕花木门,“懒虫!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给我开门啊!!本姑娘还有急事在身呢,这一早上就都浪费在你这儿啦!”

我卷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对外面小仙的叫喊充耳不闻。正迷糊着又要陷入梦乡。却听外面传来极其无奈的感叹:“罢了,既然你不想起,那么我就自己去那东海龙宫的赏景宴好了。早听闻那东海的仙人最是耐看,说不定还能收获一段好姻缘呢。叫上了你便等于多了个竞争对手,把美人全抢去了。这可不成。好,就这么办!”于是只听小仙的声音越来越小,脚步也渐行渐远,我赶紧翻身起来,把梳头什么的琐碎全免了,披起件外衣就往那小仙身后追,口中喊着“云羽,我错了”,好不容易追上,云羽却给我扯了个鬼脸,向苑门外跑去。我一时气急,掐了个定身诀把她定在了原地。

“怎么,想让我这副模样出去丢脸?”我不紧不慢地走到云羽面前,挑眉道,“就这点能耐想耍我,你好太嫩!”

“切,你就对美男感兴趣,说我没能耐,我看你除了这几百万年的修为也没什么了。”云羽毫不客气地甩给我一记翻天白眼,调侃道。

“你不也挺对美男感兴趣?刚才是谁说想去东海龙宫讨一段姻缘的——我都还没这念头呢!”我笑着解开定身诀,“外面冷,走,去我屋里喝杯酒去——顺便把我衣服换了。”说罢,便搂着云羽朝屋里走。

“你啊,不懂你的绝对以为你是个痞子。话说你还得感谢上天将我带到你身边呢。”云羽亦笑着,全然不顾我嫌弃的眼神。

就这样我一言你一语地进了屋。我轻轻关上门,从床边的木柜中拿出一小坛玉莲酿、两个白瓷杯放在屋内的雕云茶几上,便闪进画着疏月秋景的屏风,开始梳妆。

云羽坐在茶几旁,缓缓酌了杯佳酿,问我:“铃铃,你这都冷清了多少年岁了,况且这倚雪苑那么大,你倒也不嫌孤单啊。”

我换上一件大袖白色仙衫,不以为然地道:“从未热闹过,怎生孤单。”

“此话当真?我看那些七七八八的宴席你可从未缺席过。这个叫‘未曾热闹’?”透过屏风,我隐约见云羽把玩着酒杯,清丽的脸上满是不信。

“你可知所谓‘热闹’是何种感觉?”我从屏风后出来,坐在云羽对面,反问道。

云羽此时有些哑口无言了,只默默饮着酒。

“这世间啊,哪有那么多热闹。”我举起酒杯,慨然道。

“算了算了,这些话题聊得我头晕,”云羽摇摇头,“话说那赏景宴,你打算何时启程?”

 我扑哧一声笑了,“你还真是被方才那话题聊晕了啊。那赏景宴何时开始我都还不知道呢。”

“哦对啊,”云羽拍了拍脑袋,“这赏景宴……好像是明日子时。”

“凌晨去观景?!”我成功地被这开宴时间吓着了,便又接着问:“此话当真属实?”

云羽又思量了会儿,终点点头,道:“属实,绝对属实。”

我又突然乐了:“妙哉妙哉,我今天便去,还可以逗将近两天的美人呢!”说罢,云羽再次情不自禁地赏了我一记翻天白眼:“瞧你这模样,哪像个有出息的上神!”

我吐了吐舌头,道:“贪念下美色也不是错啊。何况我对那些美人儿又没有非分之想。”

云羽汗颜,无奈地道:“所以说什么?”

“所以说,我即刻启程!”我起身,所有向往以及迫不及待全表现在了脸上。“那你也现在去么?”我又问。

“我还有些事情呢。待我把事情办完了,立刻去找你,怎样?”云羽也起身,与我商量道。

“妥!”我毫不犹豫地应道。话音刚落,我已念完了瞬移咒,于云羽面前消失不见。

殊不知云羽本想递给我一张东海龙宫的地图再嘱咐我收拾些东西,眼前却突然只剩下了空气,只好叹气道:“这铃铃,但逢美色之事便什么都不管了……不过,此番东海龙宫这么大,找路定耗费她许久。看她历经这次还长不长点记性。”

我再睁眼时,只看到了一片莽莽海底荒野,这才恍然:完了,我……又迷路了!此时我竟有种想撞石头的冲动——海底那么大,我怎么知道东海龙宫在哪啊啊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硬着头皮走他个一天一夜,不然这囧事被云羽知道了,必定要被她笑死!

想罢,一声兽吼传入耳畔,我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飞身向声音所发之处去。我在那只兽背后岩石旁落下,顺着看过去,竟发现了一如画之人。他一头墨色如瀑长发整齐地束着,水光所照之处现着凛冽蓝光;一双海蓝双眸百感交集,好似要溢出水来;他薄唇轻启,似在念着咒文;一袭白色银纹道衫飘扬,极富韵味——真可谓“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啊。我看得有些呆了,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却看见海怪向少年身上抓了一爪,少年跌倒在地,那白衫上竟渗出了血。我心中一紧:好你个海怪,那么漂亮的少年都下得去手!看本姑娘不收了你!

想罢,我从石后跃起,迅速念起缚神诀,给那海怪来了个五花大绑;又凝出灵力,正欲往海怪头上来一记重击,那少年开口了:“姑娘且慢!”

我又被他极为动听的声音迷惑,愣了一愣 ,问:“何事?”

少年淡淡答道:“这海怪是我兄长的爱宠,今日莫名失控,我意在把它生擒回去,故不敢下重手,姑娘若这样把它杀了,怕是不好交代。”

“但它方才险些可是差点把你给杀了。”听着少年的语气,我颇有些不满——怎么说我还算是救了你一命,这样不在乎的语气是几个意思?!

正愤懑着,那少年竟笑了:“我也不是贬低姑娘,只是这事若失手了确乎麻烦。方才语气有些不敬,还望姑娘海涵。”

听了这话,我的心情俶而好转,从海怪头上跃下,笑着向少年伸出手,道:“自然自然。那公子可知东海龙宫怎么走?”

“恰好我也要回去。既然姑娘与我顺路,那便同行吧。”少年极为有礼地微笑着,抓住我的手站起来道。

“好!”我亦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真是得来不费功夫,虽是费了那么一点灵力,但到头一来有了免费导游,二来这免费导游生的如此赏心悦目,简直是一笔只赚不亏的交易啊。我一边美滋滋地想着,一边盘算着怎样逗逗这位少年。

“姑娘应当不是普通的小仙吧?”少年突然问道。

“确实不是。对了公子,不知你……”“墨忆殇”“很好听的名字呢。”我笑道,“对了,我叫白笙铃,幸会幸会。”

墨忆殇不语,只回了一抹笑颜。

我追上去问:“不知……公子是何许人也?”

“只是东海龙宫里一闲人罢了。”墨忆殇又回到了当初的淡然语气,道。

被他这么搪塞了几句之后,我也不想说什么了。这少年实为不一般,以往的那些俊朗小仙一见我一缕青丝都兴奋得不得了,他却基本上看都不看我一眼,厉害啊,还走的禁欲路线!我不断吐槽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