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幻宇千叶的短篇小说集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3日

《幻宇千叶的短篇小说集》精彩章节目录_幻宇千叶小说在线阅读

幻宇千叶的短篇小说集

作者:幻宇千叶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脑洞

每章都是独立的短篇,本小说月更,且有不定期断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星历384年,寒雪吹向了世界的屋脊山脉,在天空虚幻的光影下,看上去像是蓝色的太阳更显得无比寒冷。山脉的最顶端,这里是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岭,可是在山脉的另一面是如同被一把利剑斩断的峭壁,呈现笔直的陡峰,远远看去像一面光滑的棱镜。

这一面的山脉中,有一个小小的缺口,准确的说是一个山洞,里面便是龙的巢穴,唯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龙族才能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生存。

并非龙会刻意选在这样的苦寒之地,龙也爱舒适和财宝,但龙更珍重守护。

通常,成年的巨龙会守护幼龙直到他长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才会把幼龙赶出龙穴,让他自寻住处。

可是就在这处小小的龙穴,只有一只连飞行都没有学会的幼龙。她叫诺儿·维斯特艾莉,依靠出生时就能够传承下来的记忆,她记得自己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她不了解姓氏有什么作用,只能理解自己的名字是叫诺儿,她便一直如此称呼自己。

龙在刚出生时与普通的幻兽也无区别,她茫然地睁开眼睛,脑海里只有一片不能理解的记忆,什么也不懂,只是一个刚降临这个世界的孩子。她伸着头往外看,从蛋壳中爬出来,要找到第一个龙,无论是谁,都会当作是妈妈。

她走到了龙穴外的尽头,只有无尽的的寒冷侵袭她刚刚出生时都未长出鳞片的肌肤,白雪茫茫的场景映在她碧绿色的眸子里,眼中只充满了迷茫和害怕。她看不到有其他的龙,什么都没有,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只有冰冷的一切,没有任何亲切感,整个世界都带来了寒意。

“妈妈……”诺儿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个孤儿。

十年来,诺儿一直居住在龙穴中,她在等父母回来的那一天。十年对于龙来说,不算很长。她经常陷入沉睡,又从梦看见了爸爸妈妈模糊的身影,高兴地从梦中醒来后,看到的却是巢穴中漆黑的石块,和白茫茫的雪花顺着洞口飘进来,依然是空荡荡的一切。

诺儿细小的鼻子一酸,眼泪凝在眼眶里。

“喂——”一声不算很大的声音,“有人吗?”

诺儿被这一声忽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依循着龙族传承下来的力量和知识,她分辨出这是人类的声音,不是龙语。

“真奇怪,默拉伦山脉的这种地方居然有个山洞。”人类的声音在龙穴外,伴着脚步声缓缓地靠近,“没人的话,我就进来了。”

“站住!人类!”诺儿说出这话以后,心里害怕极了。她所知的人类中,有一种专门猎杀龙类的职业——屠龙者。

“谁……谁在哪里……”人类亮起了火把。

火光在黑暗的山洞中亮起,龙和人类同时被吓住了,对于人类来说,他看的是一头纯银色的巨龙,身上洁白的鳞片纯净的像是冰凝的雪花。对于龙来说,看到这样一只矮小的生物,身上各种奇怪的装备,把自己包裹严严实实,异常地怪异。

“不许过来!”诺儿鼓足了勇气,好在对于一头龙天生就有的龙威,让她摆出凶相不算很难。尽管诺儿还不算是成年巨龙,但仅仅是幼龙状态也比人类要高大两倍,那也是十分惊骇的场面。

“龙……真的是龙!”人类的目光惊讶,语中发出崇敬的赞叹,“不是任何的亚龙种,啊!多么伟大的存在啊!多么完美的生物啊!”

“你是谁?”诺儿没有感觉到恶意,这个人类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看上去并不是屠龙者,“为什么到这里来?”

“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是一名吟唱诗人,贝洛克。”他摘下厚重皮帽,全身抖了抖,散开了雪花,一双红色的眼睛仰视着眼前的龙,眼中满是恭敬,“我旅行自世界各地,攀上默拉伦山峰之巅,只为寻找最壮丽的场景,谱写最华丽的诗歌。能遇见这个世界上伟大的龙种,是我的幸运。”

“你去过很多地方?”诺儿心里一紧,“你见过诺儿的爸爸妈妈吗?他们也是龙。”

“诺儿?”贝洛克愣住,“你的名字?”

“嗯嗯。诺儿想妈妈,诺儿想见妈妈。”

贝洛克愣住,“呃……对不起,我没有见过其他的龙。”

“这样么……”诺儿失望地垂下翅膀。

“你没有见过他们吗?”贝洛克小心地问。

“没有。”她摇头,“诺儿从出生的第一眼就没有见过他们,只有这个山洞,什么都没有。诺儿不敢离开这里,诺儿要等他们回来。”

“真是个好孩子呢。”贝洛克叹了口气,“你在山洞里,不寂寞吗?”

“诺儿从不想那些,因为诺儿知道以后还有悠长的岁月,如果现在就把寂寞说了,以后不是连寂寞的都没的说。”她低下头,有眼泪在绿色的眸子下流转。

其实,真的很寂寞啊。只是,不敢说出来。

贝洛克差不多明白了,想探出手摸一摸诺儿的头,但人类还是太过矮小,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不如我带你去旅行吧?去外面的世界,也许会找到你的爸爸妈妈也说不定?”

“真的吗?”诺儿忽然抬起头,语气里充满了期待,“真的能找到诺儿的爸爸妈妈?”

“我不知道。”贝洛克轻声颂唱,“但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精灵用魔法创造辉煌,人类持剑君临天下,兽人越过山脉草原迁徙不止,矮人建造的地下城都举世无双。但凡活在这个世界里,总要听一回人鱼的歌声,看翼人在月色下并肩翱翔,高高地站在巨人族的肩膀上,歌颂那传说中的神话篇章。”

“真好。”诺儿轻声说,“原来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啊。”

“怎么样?”贝洛克伸出手,“跟我走吧,我会帮你找到世界上所有的龙,也许会有一个是你的爸妈也说不定。”

“可是……”她脸微微一红,“诺儿还不会飞……”龙学会了飞行,就意味长大。

“这样啊。”贝洛克略有所思,“也没关系,我来这里是发现了一条小路,龙的身体应该是过不去的……你能变成人类吗?”

“诺儿试一试吧。”她缓缓闭上眼睛。

龙的魔法依靠一代代的传承,自出生就有,那蕴含在血脉中的力量……记忆、幻想、重塑、具现……

贝洛克只看到了一闪白光,剧烈的亮光让他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是,面前是一身纯白衣裙的小女孩,看样子只有不到七八岁的样子,一头金色的长发轻轻地飞絮,轻柔地像是一团雪绒,碧绿色的眸子清澈明亮,仿佛映着一颗宝石在闪耀。

不是假的宝石,是真的无数颗宝石的光芒的闪动,堆积成山的金币、宝物显露了出来。原来诺儿一直都躺在这座金银宝山上,她变成人类之后,那些宝藏就被她踩在脚下。

“天呐……龙族的宝藏!”贝洛克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宝藏。

他早就听说过,龙族喜爱收集各种金银财宝,这是每个传说中都有的故事,可真当亲眼见到堆砌如山的宝藏时,无人不被震撼。

“诺儿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诺儿还要找到妈妈。”诺儿成了人类的样子,她看着不同龙族那般陌生的手臂,很高兴地说。

“我……我……太好了。”贝洛克他冲到了那堆宝藏面前,双手舀起金币,就像是一片金沙之海,又从手指缝隙中掉落,每一枚都是清脆的响声,“只要把这些搬出来,我就发财了,什么都有了……”

“不行!这是爸爸妈妈的东西,要留下来,等他们回来也能看到这里。”诺儿摇头,只是孩子一样的声音,却很坚定。

“诺儿,旅行的话,我们需要很多钱。”贝洛克捏着手,“只用一点点……”

“不行。”诺儿大声说,“爸爸妈妈要守护的东西,不能拿走。”

“好吧,不拿,不拿。”贝洛克有些恋恋不舍,却也无奈只好放下这些金币。

诺儿的脸色这才转怒为笑:“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不急,不急。”贝洛克在龙穴中来回地走,目光淡淡地扫过那堆宝山后,便没有再看,“我是人类,需要准备一下才能离开这座雪山。”

“诺儿也要准备一下。”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跑到了龙穴的最深处,搬出了一堆“石头”抱在手臂上。

“这是什么?”贝洛克一愣,“是魔法石吗?”

“这个叫魔法石吗?”诺儿把一块蓝色的纯质水晶放在了嘴里,嘎吱一咬就吞了下去,“是诺儿平时吃的东西呢,很好吃哦,这个可以给你。”她把魔法石递给了贝洛克。

“不,我吃不了这个。”贝洛克摇着手拒绝,他把手摸向腰间的酒袋子,“我喝这个。”

“这是什么?”诺儿好奇地问,她闻到了从酒袋子中散溢出来的酒香,不禁有些谗了,她在龙穴中独自生活十年,就没有吃过别的东西。

“酒,人类酿出来的饮料,爬雪山不喝点这个可坚持不上来。”贝洛克说,“要尝尝吗?”

“嗯嗯!”诺儿流出口水,点头。

贝洛克把酒袋子递过去,似有些犹豫,指尖在皮囊外面磨蹭了两下:“你还是个孩子,在我们人类这个年纪,还不能喝酒呢。”

“啊……诺儿不小了,诺儿有……”她掰着手指头数,似乎也能数的过来,颇有些沮丧,“好像是过了十年。”

“嘛,不过龙应该不一样吧。”贝洛克专门从登山的背包中拿出一个细小的杯子,“只能喝这么多吧。”

这个杯子很特别,像是纯银色的,还有奇特的花纹,贝洛克将酒囊里的酒倒入小杯中:“只能喝这么多。”

“好。”诺儿很喜欢这个银色小杯子,接过来,一饮而尽。

果然,人类的东西就是很不一样,这是她从没尝过的味道,和魔法石那种单纯的元素味道差别太大了,喝下去是一口辛辣,但是很好喝。

“感觉怎么样?”贝洛克问。

“头有点晕。”诺儿捂住头,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上来了,“好像……想吐出来……”她按住喉咙,稚嫩声音变得嘶哑,“这是什么……好奇怪……”

“是酒,但是杯子里有水银。”贝洛克淡淡地说,“龙可以免疫任何毒素和魔法,但是这种神奇的水银被溶解在炼银杯子里面就会对龙产生腐蚀效果,一旦喝下去会让内脏开始衰竭,就算是龙类也无法避免水银带来的毒性。”

“不会的……不会的……”诺儿不可置信地扔下了杯子,剧烈地咳嗽,“你为什么要这样……”

“瞧瞧啊!”贝洛克深吸了一口气,冲到那堆宝藏面前,扬起一把金币,漫天的金光仿佛在下着黄金雨,“你们这些野蛮愚蠢的龙种,贪婪肮脏的爬虫!懂得金币的意义吗?不是用来躺在上面睡觉的,这是财富,是一切!”

“那不是你的!”诺儿倒退着瘫坐在地上,金色的头发暗淡无光,手臂露出的雪白肌肤慢慢泛黄,在脸上出现黑色的斑点,所有的中毒症状都出现了,那果真是对付龙族的强力毒药。

“我是吟唱诗人,也是屠龙者。”贝洛克转过头,从堆积的宝物中挑出一把长剑,这把剑色泽如黄金,剑颚上镶嵌宝石,如权杖般的华丽,“你们这些冷血而无情的野兽,掠夺人类的财宝后,又藏在洞穴中繁衍,当巨龙把幼龙养成后,巨龙又会把幼龙驱逐出去,龙族就一代又一代地蔓延在整个世界上,不断地掠夺宝物,抢占领地……这里的宝藏,曾经都属于人类,它不属于我?哈哈哈?不属于我?难道是你们龙不是抢来的财宝,还是从哪里得来的?”

“诺儿不知道……不知道……”黑色的纹路沿着她的脖颈,往下蔓延,那是剧毒正在侵蚀身体的征兆,被污染的龙鳞长了出来,已经由纯白变成了黑铁一般的颜色,“诺儿要找到爸爸妈妈……他们知道,你说过了,你会带我去找到他们的……”

“可怜的孩子。”贝洛克叹息一声,“龙在人类世界中是灾祸,人类的世界不欢迎你。”

“怎么会……”诺儿的声音已经不能算是人的声音了,她正在变回龙的样子,可是水银的剧毒又抑制了她的成长,鳞片下都渗出了黑色的龙血。

“可惜了这些龙血,应该是纯正的龙种,大陆上也少见了。”贝洛克摇着头,高高举起了长剑,“就怪你爸妈吧,没有守护你到成年就离开了龙穴。”

“不要……诺儿不要死……诺儿还没有见到他们……”她只是个孩子,也就如同孩子一样抱着头痛哭,眼泪鼻涕全部都抹在了脸上,“你是骗子,骗子!”

“我不骗你,我将你炼金成装备皮甲,一起去看这个世界,用你骨头制成的剑,去杀死下一条龙!”贝洛克猛一刺下,诺儿被毒血侵染的身躯本是狰狞的,她一个昂头,绿色的眼眸正对着剑尖,幼小的脸上露出了龙威,那可怕的压力让剑尖凝在半空中,“你……你……”

诺儿只是人类小女孩的面貌,却凶恶地如同要扑出去的野兽,喉咙中发出了低沉的吼声,身上黑色的鳞片层层覆盖,瞳孔急缩成细线,这个形态也不能被称为“人”了,只在样貌上徒有人之形,觉醒了一颗“龙之心”。从血脉中觉醒的强大力量,无可比拟的威势,压住了血液中的水银毒素。

她以人之形,展开了双翼,金色的发丝间,龙族的角长了出来,眼神中的高傲地藐视,如同看待蝼蚁那般轻蔑。

贝洛克面对的是一头苏醒的古龙:“龙……龙威……”

天地间的元素之力,被龙威凝聚在一起,诺儿忽然就懂得了,血脉中相承的力量,整个人像是腾在火焰中,难以想象,在寒酷的雪山中,她竟能把元素互转为火焰。

诺儿一跃而起,手指都是如同刀锋一般尖利,一切的刀剑都脆如薄纸,一切都逆转了。她切开了挡在贝洛克面前的长剑,比那刀剑还尖锐的指尖刺向了贝洛克的喉咙。

“不——”贝洛克尖啸地失了声,“我求求你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带你去找,我知道……我知道大陆上哪里有龙,哪里是龙的领地……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们带你去世界上寻找,去找你的父母……别杀我,别杀我……”

诺儿的指尖停住了,深深地看着他:“诺儿不需要你的帮助,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回来!”

“真的?”贝洛克喜出望外。

“你们人类真是虚伪,而又卑劣,但龙从不会因为别人的虚伪而虚伪了。”诺儿低语着,风元素如同龙卷风般刮起。

强大的气浪卷起了贝洛克,将他驱逐出了龙穴,被暴风远远地刮走,卷进了白茫茫的风雪当中。

诺儿的嘴角咬出了鲜血,终于压制不了水银的毒性,那些可怕的黑色细纹像是缠绕在她身上的树脉。

她缓缓闭上眼睛,似乎是一切都远离了,万籁俱寂,风雪无声。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还是那样,不化的雪山,寂静的龙洞,还是那样孤寂。

诺儿会因为孤独相信了人类的虚伪,也许是不想再一个人了,无比渴望地想去外面的世界,可心里很怕,很怕,她不知道要相信谁,要怎么做了。

她的心中本该是无比的愤怒,血脉中膨胀的渴望杀戮的意志,却在最后一刻放掉了要伤害自己的人。诺儿的心依然是善良和纯洁的,不会因为别人想伤害自己而去伤害别人。

龙是高傲的生物,永远不会像人类一样卑劣。

诺儿相信自己,她慢慢踏出了脚步,张开龙翼一跃离开了龙穴,身体骤然下跌,又被风元素托了上来,她似乎慢慢习惯了,拍打着双翼,一点一点缓缓地飞行。

“再见。”诺儿轻声说。

她第一次,离开了居住了十年的龙穴,不是被成年的巨龙赶走,而是自己的离开。诺儿忽然明白了龙族守护的含义,不是守护已有东西,而是离开母巢,去寻找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她展开双翼,高高地翱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