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江少爱过界:冤家有点暖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3日

《江少爱过界:冤家有点暖》精彩章节目录_茶香有烟味小说免费阅读

江少爱过界:冤家有点暖

作者:茶香有烟味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短短几年间,林妤相继失去至亲。坚强勇敢的她独自抚养着年幼的妹妹;江尹俊是一个有着双重人格的家族企业继承人。被仇人抚养而成长的他,立誓争夺本属于家族也属于自己的企业。两人从相互排斥到两厢情愿,这一路,很波折很漫长。当林妤明白江尹俊的一片真心时,这一切早已时过境迁。当他们经历诸多考验之后,才发觉彼此是那么深爱对方。普天之下,无林妤则不妻,唯江尹俊之情不可辜负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妤不敢再睡了,满脑子都是警报声和谩骂嘶喊。小时候第一次做这种噩梦,一醒来,家就散了。

想起上个星期,刘光明说星期天要大扫除,天气渐渐转暖,家里有很多角落需要清理,顺便也把冬天的衣服和棉被都收起来。于是,林妤就提前把衣服都收到了衣柜上面,为了不吵醒妹妹,她先不收那又沉又重的棉被,悄悄关上门,把厕所和厨房先搞干净。

明天是星期天,后天就要上学了。刘光明从上星期日没有要到房产公司的包工费开始,郁郁寡欢,茶不思饭不想,不是不出门,一出门就是一天。

林妤悄然不息地干了一晚上的活儿,做完早饭后,林妤感觉还是没胃口,好像昨天晚上吃的,都还没消化一样,等刘婷婷吃完去看书了,林妤才刚吃完一个鸡蛋,粥甚至都没凉,就听到了敲门声。

林妤惊心胆颤,她的预感很不好,这一刻,她多希望听到刘光明的声音,一句我回来了,或者又忘带钥匙,之类的话。

一阵猛捶,林妤才去开了门,果不其然,来了两个警察。

“警察叔叔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你妈妈呢?”一个看上去较为面善的警察,开口问了问林妤。

“我妈去世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

两个警察瞬间语塞,说话的那一个警察,手里攥得紧紧的死亡通知单,在面对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却是怎么也拿不出手。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说话的声音明显变小,很温柔,生怕把人吓到。

“没有,我妹妹在里边看书呢,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叔叔。”

“你跟我们到警局来一趟吧,你爸爸出了点事......你妹妹呢?”

看样子,还要把妹妹带上,不过警察找上门来,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林妤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带妹妹一起去。

“我妹还小,不管什么事情,先跟我说,好吗叔叔?”

两人瞬间对这个本就不大的小女生产生了好感,同样是家里有孩子的,也一般大,怎么就没有这么懂事呢?

但是对于林妤来说,警车是她最排斥的,警局也是最反感的,而这一天更是最难忘的。

林妤知道刘婷婷的补习费还没交,因为刘光明拖了好几天,平时,几百块钱的补习费,顶多第二天就交上去了,也是那几天,林妤偷听了刘光明打电话,除了神情看不见,背影口气等等等等,都听得出来他的气愤,伴随着无奈。

“这是医院开的死亡证明...你爸爸的......”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警方初步判定是与人发生争执后坠楼,并查找了相关证据,尝试找寻出嫌疑人,但证据缺乏,在场没有证人,所有证据都指向你爸爸,他是跳楼自杀的。”

“可能吗?我和我妹妹才多大,他...怎么...可能?”

“小妹妹,我们很同情你,但也请你接受现实。不管是什么样的家庭,我们都是要负责任,把案子查清楚,你经历的事情还不多,有些事情,你接受不了但未必不是真的。”

“你跟她说这些话她能听懂吗?把相关的事情安排好,才是当务之急。”

“你爷爷奶奶还健在吗?”

“我不知道,我来到他们家之后,一直只有我们三口人。”

“啊?”

“我是刘光明的养女。”

宁城警局很快就传开了,跳楼自杀的男子背后的故事。这故事的噱头,不是刘光明这个案子,不是刘光明本人,而是林妤。

警局划公费火葬了刘光明,葬礼也很简单。

自从那一天告诉了林妤真相,徐长官一直良心上过意不去,他觉得事实严重创伤了这个女孩子。他已经多次登门拜访刘家,而每一次,都被林妤的自尊和坚强的内心冷冷回绝。

「我经历了两个家庭,我亲生父母有手有脚,不养我我也没辙;我养父,无可厚非但我无话可说。现在还是被放生了,你告诉我,还能靠谁?」

「叔叔,有心帮我的话,帮我联系联系,看看这套房子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每一次,他走的时候都在后悔,也感觉很惭愧,因为每一次的回绝他都无言以对。

自从这次过后,警局就真的没有再派人来了,林妤就开始外面找工作找房子,每天都累的不行。

出事之后,刘婷婷先是伤心到癫狂不肯接受现实;后是安静到绝望不吃不喝。林妤想起刘光明,也是一样的急性子,要么不生气,一生气就不得了......想到刘光明,想到他憨厚的笑脸,林妤的心纠结了一下,鼻子一酸。

也许,人在极度难过的时候,思路会不清晰,脑子会不好使。刘婷婷就是这样,她开始质疑林妤的冷静,她怀疑林妤已经冷血,她也不断在抱怨世道的不公,命运的坎坷,不过,现实的终归是事实,再哭再闹,也不可能改变得了什么。

在刘婷婷言语的拷打下,林妤看似坚强的外表俨然支撑不了,她脆弱的心堵到快要炸开。她没有选择解释,没有选择在妹妹面前流泪,她不想让自己脆弱的一面,再暴露给任何人。

走到客厅,林妤在沙发的一旁蹲下来,狠狠抽泣,她不敢躲到卫生间,不敢关上卧室的门,因为她怕刘婷婷做出什么傻事......

刘婷婷听到林妤一抽一泣的声音,连忙跑出来,看林妤躲在沙发旁,忍不住过去抱着林妤。不知道哭了多久,这是刘光明出事以来,林妤第一次哭,是哭得最狠的一次。刘婷婷两个眼睛都肿了,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几天,她也该折腾累了。

林妤到卧室给她拿了一条毯子,还没真正到夏天,风吹来还是有点凉。

林妤在家里给刘婷婷做思想工作也已经很多天了,其实,她自己的学校也一直都还没去,不过,她也决定不去了,反正她的成绩一般,再混也考不上什么好大学,还不如出来打工挣点钱,养活自己和妹妹。

好不容易把妹妹劝去上课了,没想到,刘婷婷一放学回家,就抱着林妤哭,说学校同学都知道了她家里的事情,不仅不关心,还排斥她。林妤好好的安慰了一下她,说过段时间就好了,没事的。

这些事情,林妤再清楚不过了,她知道在学校里,被人看不起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所以她自己也不想去面对。有些时候她会想,为什么刘光明会选择死亡,他不是曾经说过,两个女儿就是他奋斗的希望吗?但是生活的压力太大,并不能使林妤无止尽的去思索问题。

日子总是要过的,林妤比刘婷婷来得要大,经历得要多,这个家自然而然就成了她的责任,不管刘光明怎么死的,他终究是死了,林妤要报答他这八年给她的温暖,所以,刘婷婷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要妹妹好好读书,以后要是出人头地,林妤不管怎么辛苦也值了。

林妤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眼睛黑了一圈,人也明显消瘦了不少。

宁城的四季分明,夏天很热冬天很冷,林妤打开窗户,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干了她脸上最后一点泪痕,脸上一道一道干干的,林妤却不想去碰自己的脸,宁愿这样站着,静静地看着窗外,静静地吹着风。

......

张滨是林妤出事以后,第一个来找过她的同学。也怪林妤人缘差,只有这么一个要好的,还是老乡。张滨时不时也会假装偶遇林妤,不过到底是住校生,频率较少。有时候,看着林妤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总是安慰着说,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他会替她分担。

林妤不禁苦笑了一下,你拿什么替我分担?

林妤明白张滨对她的这份心思,但是她不想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因为她还想和张滨继续做朋友,这样的话,可以肆无忌惮的跟他诉苦,以便于得到安慰,朋友可以无话不说,一旦发展成另一种关系,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这样的年纪,张滨追求和热情,林妤渐渐变得难以抗拒,也正是因为,身处这样突然的变故,这样困难的环境,林妤变得孤独,变得脆弱,变得那么的需要被呵护。

“小妤,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开心的。”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虽然帮不了你,但我发誓,我一定好好念书,出人头地,给你幸福。”

没想到这段感情,会是林妤这一生,唯一一次拥有爱一个人的权利。

林妤觉得,她听到过的,最好听的一句话是:“小妤,做我女朋友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