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抱不住深海的太阳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4日

《抱不住深海的太阳》精彩章节目录_方V小说免费阅读

抱不住深海的太阳

作者:方V分类:古言小说类型:爽文

荣华说:我就像这世上最深的海洋,兴风作浪,桀骜不驯,越往深处越冰冷,而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太阳,你我之间隔着整座天地,注定无法相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静静的坐在竹屋的门栏上看着外面下起的小雨,正是初春,微风吹来带着淡淡的泥土味,使我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忽然想起不知是谁曾说过的只有这雨才能洗净人间的一切肮脏和罪恶。是谁呢?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位非常美丽的女子,我静静的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的侧脸,微风吹过她的发梢,在夕阳下映出那如玉般的脸颊,好美。美丽而安静,让人不忍打破。

我叫荣华,荣华富贵的荣华,可是以我现在的身家和我的名字并不相符,你说给我起名字的人怎么没给我留个百万家产什么的,也许还真有,只是被我给忘了,抱着这种心态,我每日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还是没能想起我的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

那段时间我如中了魔怔一样,整个脑子都是晕乎乎的,老花一度认为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疯掉,于是乎,天天拿苦瓜汁灌我。我终于不在纠结我的身世。那苦瓜汁实在太苦了!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脸上的微凉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抬头对上了那双深灰色的眸子,双眼微眯,满是笑意。

此时双眼的主人正站在屋檐下用湿漉漉的手往我脸上洒水,刚从外面回来,雨打湿了他的黑色长袍,看起来有些狼狈。微乱的发梢下他那张白净无暇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傻坐在门口干嘛呢?莫不是屋里又漏雨了。”

眼前的这厮是我二哥东风,对于这一点我很是不服,一个人的能力怎么能单单品借身高就决定了呢,唉!怪只怪结拜那天我没有像老花那样穿双高点的鞋子。

“你怎么回来了,莫不是被梁闻阁给赶出来了?”我笑着打趣道,起身让他进屋。

“这么想我被赶出来,分开这么久是不是想我了。”

我忙避开他抬起胳膊要摸我脑袋的手,边倒茶边说:“可别说了,你的美名整个武林都传遍了,说梁闻阁的少主在外漂泊了二十三载,归家后不到半月竟将府里的丫鬟调戏个遍,现在啊凡是提起你梁公子的人无不想到四个字‘好色之徒’,啧啧,你现在都成酒楼里说书先生的调侃对象了。”

东风的身世震撼了整个武林,我想大概是梁闻阁在国境城是一霸的原因吧,芝麻点的事都能传的满城风雨,更何况是梁闻阁找了二十三年的少主。

东风坐在椅子上一脸鄙夷:“他们那是羡慕嫉妒恨,哪个男人没有佳丽三千的梦想。”说完将杯中茶水一口饮尽,砸吧嘴道:“这茶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腻。”

看他如此大言不惭,我真真有些自惭形秽。

所以我说要真让这不可一世的主独揽大权的话,那梁家就会和南宫家一样了:子嗣众多!

我从怀中取出匕首放到东风面前,郑重道:“这把匕首我从不离身,你现在已经是梁闻阁的少主了,查出这把刀的来历应该不难吧,拜托了。”

纯黑色的匕首,从手柄到剑鞘都是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纹路,只是这把匕首我从来都拔不出。

东风接过匕首放进怀中,揉着我的脑袋笑着说:“知道你从未放弃过寻找过去,放心吧,这世上还没有梁闻阁查不出的事儿。”

希望如此吧,这一刻我已经等的太久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梁闻阁好玩吗?我听说梁阁主也就是你大哥做事无比狠辣,他没有为难你吧。”

东风失笑,他的眼睛弯成月牙,里面仿佛盛着璀璨的光,映在那白净的脸颊上,迷人般好看。

“他还管不到我,对了,你前些日子不是说想去‘梦湖’许愿吗,等过些日子老花云游去了,你拿着这个玉佩去梁闻阁找我,哥陪你去。”

我接过老二手里的玉佩,墨绿色的,冲他甜甜一笑:“好。”

“真乖。”老二揉了揉我的头笑着说。

“哟,是老二回来了。”一声暗哑的声音响起,老花从外面回来,一身粗布麻衣穿在他身上为实难看,我都不好意思评论他的衣品。

我见他身后背着竹筒,就很狗腿的跑去接过来,还颇有些重量。

“大哥回来了”回头冲老二吩咐道:“老二,赶紧给大哥倒杯茶。”

东风没有动作,直直的看着老花身后,脸一点点沉了下来。

老花走到东风身前停下,拍拍他的肩膀,说:“下次过来记得把人安排好,都跟了我一路了。”

我转头看过去,一位侍卫装扮的男子在篱笆门外恭敬的侯着。

老二挑了挑眉,扬声道:“可以啊你,本公子甩了五条街才将你甩掉,没想到你还是跟过来了。”

侍卫低头不语。

老二冲我扬了扬手,“哥走了。”说罢转身离去。

我看着他潇洒的背影想留他一起吃完饭,想留他住一晚。这些在半月前是在平常不过的。我终究没说出口,就像老花说的,这是他自己选的路。

我莫名有些落寞。

将竹筒里的东西一一摆在桌上,牛皮纸包裹着,浓浓的香味从包裹里飘出来钻入我的鼻孔,勾引着我的肚子越发饿了。

老花从后厨拿盘子过来,将包裹一一拆开,倒入盘子中。

“以后还是不要和老二走的太近了。”

他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啃猪蹄的动作一顿,含糊不清的问了句:“为什么。”

“他终究是江湖人,难免是非多。他虽是梁闻阁的少主,可眼下根基未稳,武林中多少双眼睛盯着梁闻阁,盯着这个突然冒出的少主?我不想你因他卷入危险。”

最讨厌有人打着什么为我好的名义对我进行说教,最最讨厌的是,我竟还没有勇气反驳。

老花一向不喜欢太麻烦的事,就连我们酒馆里有人喝醉打架闹事,他也只是充耳不闻的打扫柜台。老二是梁闻阁少主的身份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大麻烦。

我继续啃着猪蹄,没说话。

“再过月余你的生辰就到了,真快啊。”暗哑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惆怅。

我的生辰?我早忘了我的生辰是什么时候,当初东风问我的时候,就索性把它定在了结拜当天,这样算来我来这里已有三个年头了。

我没了吃饭的胃口,拍了拍手,冲老花说道:“哥,我吃饱了。”

转身回了房间。

我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梧桐叶被风吹的起起伏伏,天色渐渐的暗了,梧桐落叶从我的眼前吹过,落在麦田里。

我一直都有一个努力寻找的人,可我却忘了他的名字,他的样子,连同他在我记忆力驻足过的痕迹,我也一并忘记了。可我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需要我,我要找到他,找到他,保护他。有时我又想,我大概再也找不到他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