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上邪MW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4日

《上邪MW》精彩章节目录_澔泷howard小说在线阅读

上邪MW

作者:澔泷howard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冒险

这到底是一场冒险呢,还是徒劳般的执着?但不管怎样,只不过是不愿松开自己珍视之物罢了。对于他,《上邪》正是一生的写照。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夏雨雪 ,冬雷震震,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邪——

那时候你的笑靥

第二章 无忧与笑笑

现在是下午三四点钟,却还是烈日当头,蝉声喧闹,一派富有生机的夏日活力景象,正是这个季节来到夏镇最深刻的印象。这个小镇的景物没有丝毫特别之处,房屋林立,闹市的街道正如其他小镇一样的拥挤吵闹,叫卖声、吆喝声、敲打声不绝于耳。但夏镇的地理位置却有些特殊,这也就决定了其内在与其他小镇有根本的不同:与竹海接壤。

所以,这里充满了修炼者。

在其他地方连影子也见不到的修炼者,在这里居然能成堆成堆的出现,不能不说竹海对于不怕死的人来说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要穿过这道狭长的犹如丝带隔绝大陆的屏障十分困难,但只是在外围走走,倒也没有太大的麻烦,说不定还会用好的机遇。毕竟,修炼者还是比普通人强上太多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人也对修炼者的神通手段司空见惯了,遇见修炼者们打架也会饶有兴趣的去恶意围观。反正奇怪的人见多了。

这种氛围的小镇,对于迎接刚从竹海中出来的叶无忧,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叶无忧立即就有了危机。

“麻烦了……我一分钱也没有……”叶无忧嘴里叼着根野草,双手**裤兜内,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倒不是开玩笑,毕竟在竹海那里,要钱是没有用的。饿了跟当地的老大熊哥招呼一声,打点野兽;渴了喝点山涧的泉水;困了睡在老头的房子里;自己对衣服也不是很看重,反正除了那两个人就没人看了。正是如此,从没有攒钱的打算、习惯与机会。

但现在是处于人类社会中啊,没有钱这个东西是很麻烦的事呢。当年叶无忧带着妹妹仓皇逃走,兜里一个字儿都没有,只能在路上乞讨为生,便是见证。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要是再为钱这种散发着铜臭味的东西纠结,就不是我自己了呢感觉。”叶无忧摇摇头。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自己之名便是父母对自己一生的期待:自己若能无忧无虑就足够了。

正当他放松下来,准备在这个小镇逛一会时,一道阴冷的目光向他射来。

或许是小时候生死经历太多了呢,还是天生就对这种充满敌意的感觉敏感?叶无忧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冷气。

叶无忧头上直冒汗珠。

在这种正夏日当头的季节,叶无忧当然会流汗,但这却是冷汗。

那一股阴冷的气息,不是让人身处极低寒冰,而像是让人来到了停尸房中,被一具具尸体环绕。死气,尸体腐烂的气息,阴森恐怖。也许下一刻,自己就会变成这些尸体中的一员。

强大。太强大了。

自己完全无法与之匹敌。

这就是那一瞬间,闪现在叶无忧脑海中的两个念头。

说来也怪,叶无忧刚这么想,那股气息就消失了。

叶无忧没有立即逃走,而是战战克克的,慢慢的回过了头去。

不是不想跑啊,自己只被一个眼神所传来的气息压制了,那么眼神的主人眨眨眼睛就能灭了自己。而是叶无忧有感觉,气息虽消失了,那人还是在盯着自己看;并且有感觉,自己此时若是逃,真的会被对方杀掉。

毕竟刚才冰冷的眼神只是敌意,下一刻就会变成杀意了。

叶无忧一眼就发现了那个盯着自己看的人。

街上人来人往,虽有拥挤但却互不在意,所以有人一直盯着你看是很容易发现的。

那人正坐在一面整齐地铺着白布的桌子后面,距离叶无忧也不是很近,而且面前还有一张供他人做的椅子。但那道眼神却就是从那里传出。桌子上有一些筒装的竹签,那人坐的椅子后面还系着一面绑在竹竿上的写着字的旗——神算半仙。

纵使是叶无忧,也愣住了。这不是个算命先生吗?是他发出了那道令人窒息的气息?

不管怎样,先走过去吧。这种强者花时间到他这种小辈身上一定有原因的,即使自己会被杀也要富有礼仪的去询问。即使对方没事找事,也要去,不然遇上性格古怪的,就等给他安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随手杀掉。

修炼者,就是这么强横。

他们才不管这红尘人世间的王法约束,自以为实力就是一切。毕竟只要到凝丹期,寻常士兵与武林高手再多也不是威胁,可也杀死他们的也只有修炼者了。于是在他们很多人眼中,不是修炼者的普通人,那是想杀就杀一个随意,对比自己修为很低的修炼者也是如此。

叶无忧在接近的时候,也逐渐看清了这算命先生的相貌。该怎么说,算是英俊吗,但年龄应该不小了,脸上有着虽极力掩盖但却存在的岁月的痕迹。而能让人一眼就记住的却是他的右眼,那里像是没有生机一样死寂。

叶无忧走到算命先生的摊位前,恭敬的问道:“前辈传呼晚辈来是有何事?”

算命先生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诚惶诚恐的说:“哎呀哎呀,叶公子是何处此言啊,快请坐请坐。”

叶无忧一阵苦笑,你还问为什么,老子的名字不吭都被你知道了,还真跟街头的算命先生似的,装的怪像。心是这样想,脸上却是恭敬地坐了下来,与算命先生只有一桌之隔。

“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叶无忧问道。

“哎呀,名字什么的,叶公子就不必如此问了吧。我的的名字听了会很奇怪,引人发笑的。”算命先生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那也要有这个胆才敢笑。叶无忧暗自嘀咕。

“那今日之事,前辈的用意晚辈实在看不透。”叶无忧摇摇头。

是啊,这尼玛什么破事儿啊,自己刚从竹海里出来,刚甩走了钱的烦恼正展望美好的未来就突然有了生死之忧?

“只是想为公子算算命罢了。”算命先生优雅一笑。

“不敢劳烦前辈。”叶无忧越听越感觉不对,这大白天把我吓住就是为了给我算算命?脑抽了吧?

“哪里哪里,只是我很早以前就觉着公子很有意思罢了,越是这样想就越觉着自己应该让这件事更有趣才对,便想以给公子算命的形式使其实现。还请公子不要拒绝?”算命先生微微一笑。

那我还哪敢拒绝啊。不过这话,很有深意啊。

“那就有劳前辈了。”叶无忧也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反正像这样的强者要杀自己早就杀了吧,何必拖到现在?

“失礼了。”算命先生抱抱拳,还没等叶无忧回礼,就严肃的端详起叶无忧的面相起来。

这等强者,几公里外也能把地上的铜板看清是几文吧?何必把自己叫到跟前再认真看?

而算命先生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到最后严肃的脸色一扫而空。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晚辈长得难看,令前辈见笑了。”叶无忧虽有不满,也只能压下。毕竟这个世界没有规则王法,只看实力。不然被像狗一样杀掉也没人会为你喊冤。

“啊啊,你误会了,你这长相我是女人我都想嫁给你的。”

“那就更抱歉了。”叶无忧无语极了。

“哎呀,总之,公子以后的人生会非常有趣哦。”算命先生摆摆手,扯开话题。

“有趣……?”

“总之……不会安稳就是。你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经历很多很多的事,然后,有一天,你终会达到的。”算命先生笑着说。

叶无忧沉默不语,低下头去。听这话的意思,好像自己还会有生存下去的希望是吧,看来对方不会杀自己了,心底松了一口气。

“不过,略有伤心呢。那把刀就是我送你的,你居然不认识我了。”算命先生自嘲般的说道。

叶无忧猛地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与惊疑。

一瞬间,埋藏在心底的回忆,不愿提起的往事被翻出。

“你是那时——!!”叶无忧突地站起来,指着算命先生。

“安啦,缄默于心,不言于口。”算命先生安稳的说。

“深藏功与名哦。”

没等叶无忧反应过来,眼前的算命先生已经消失了。

只留下空荡荡的桌椅,与惊愕的叶无忧。

“原来是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还是那么恐怖吗。”

叶无忧冷静下来后,独自在小镇的河边漫步。

这个人与他非常的有渊源,可以说当时能逃出生天,全靠着这个人。但当时叶无忧就对他有莫名的恐惧感,那简直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那简直不像是活着的生物。这样的人给自己帮助肯定有所图谋,自己也不必对他怀有感激之情。所以,不愿让自己回想起来。

“但今天,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叶无忧想不明白。这么做是毫无道理,毫无意义的,不论从哪种角度来看都是这样。自己身无财物,也没有修炼者所需要的宝物,唯一的武器还是他给的。叶无忧唯一的预感就是,自己好像就此卷入了一个大事件当中。

“算了,想不明白。关键还是自己太弱小了,要是能强大,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叶无忧还是意识到了本质所在,却也没有着急,“不过这种事应该不会遇到了,这样的强者哪能说有就有啊……慢慢提升就好了。”

毕竟有些事,是急不得的。

“那么,今晚要住哪儿呢……反正没钱,还是睡街上吧。”

叶无忧寻了一处小胡同,全部被身后大客栈所挡住,充满了阴影,倒也甚是凉爽。叶无忧就地躺在那里,一边翻身一边思考人与人之间差距就是大,自己只能睡大街胡同,一墙之隔的人却能有舒服的享受。

不过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自己这种性格到底是懦弱不思进取呢,还是不拘小节随遇而安呢?说不清,也许两者都有。但自己绝不能忧愁。

“果然很困了啊,虽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但自己连续赶了几个通宵的路才从那林子里出来啊……就这么睡过去吧。”

叶无忧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地,好像有声音传来。

是什么声音呢?

这么美妙动听,不会错,是琴声。

应该是女人弹的。

不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就是觉得如此柔美的声音一定是女性才能弹得出。

而且,一定很温柔……

鬼使神差般的,叶无忧睁开了眼睛。

看看外面的太阳,正是夕阳最美的时刻,自己应该只是迷糊了一会。

优美的琴声还在飘扬,是从隔壁传来的。

这条小胡同是被一家大客栈与豪华私宅包夹起来的,其实也就是夹缝。而这琴声,正是从私宅那里传出,飘进叶无忧耳朵里。

就在里面,弹琴的人就在里面。

要不要去看看呢?

还没等自己想出来,叶无忧的身体已经行动了。一堵墙的事,跳一跳就过去了。

没想到,自己竟跳进了一片竹林里。

还真是与竹子有缘啊,叶无忧感叹道。刚从竹子堆里出来,就又见面了。不过这规模不是很大,应该是自家园林那种,走几步就能穿过去了吧。

叶无忧这样想着,蹑手蹑脚的随着琴声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得越近,越能察觉出弹奏者技艺的高超。琴声虽柔,但不失力量,各个部分的切换也十分到位,一听就是一气呵成的感觉,听者确实是一种享受。

叶无忧有些着急,越来越想见到这名弹琴的人了。这种可以打动他的音乐,已经好久没有听过了。是的,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琴声带给了叶无忧心灵的冲击。所以他一醒来,便立刻去寻找,连犹豫的时间也没有,考虑后果的时间也没有。这么不冷静,也是很久没有出现了。

还好,找到了。

那是一名少女。

少女正弹着琴。

那姿势是如此优雅,身形如仙女一般。看不清容貌,想必不会差,但又有什么关系?她那火红的身影映照下的长发微微飘动,似是有微风吹过。

夕阳西下,霞光万丈,红透了整个竹林。

少女就这么与温柔的夕阳融为了一体,安安静静的在弹琴。

叶无忧看痴了。

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少女,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琴声。

少女没有注意到他,一心一意只放在了琴上,外界的一切都再也与她无关。但她却又是深深的与这世界融为一体的,这种浑然天成的感觉,没有一丝的不协调。

叶无忧只觉得,此时呼吸所发出的声音也是一种亵渎。

就这么一直听着琴声,就这么一直看着她,有多好。

但,美梦总有结束的那一天。

不知过了多久,琴声渐弱。少女的双眼缓缓睁开,双手抚琴,琴声也消逝得无影无踪。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清澈的眼眸看向了叶无忧这里,有了一丝惊讶。

“你……是谁?”

叶无忧略微苦恼一番,这种情况,怎么解释呢。

“我是叶无忧,叶子的叶,无忧无虑的无忧。叫我无忧就行了哦。”叶无忧笑着说。

少女还是没反应过来,傻傻的说:“啊,哦,我是殷笑笑。”

“那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叶无忧穷追猛打。

殷笑笑疑惑的点点头,互相交换了姓名,肯定算是认识了。但好像有什么不对,又没什么不对……

“啊,不对!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家!”殷笑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惊叫起来。

“我不能进来吗?”叶无忧装作惊讶的样子。

“当然了!我又不认识你!”殷笑笑也很惊讶。

“但你不是已经认识我了吗?我叫什么你都知道啊。”叶无忧满脸困扰。

“呃,啊,也是啊……”殷笑笑又被问傻了。

这个叫做殷笑笑的少女,该说是笨呢,还是反应慢呢。而且明明弹琴是那么文静,一不弹琴为什么这么不温柔啊,估计错误了。

“不对不对!你在我认识你之前就已经进来了!”殷笑笑又一次反应过来,大叫道。

“噗哈哈!”叶无忧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殷笑笑也脸红了:“笑什么啊你!人家不就是反应慢一点吗,至于笑这么狠吗!”

叶无忧看到那张红扑扑的精致的脸,大笑不止。

殷笑笑羞恼的说:“再笑我就把你赶出去了!”

叶无忧立刻不笑了,转而是一副狡猾的笑容:“我不笑了。那我就可以留在这儿是吧。”

“不行!为什么啊!我只是说你笑一定会把你赶出去,又没说你不笑就不把你赶出去!”殷笑笑这次到反应迅速。

“哎呀呀,没想到,还不笨啊。”叶无忧惊叹。

“事不过三没听过吗?本小姐可是——喂,你这是在夸人吗!”殷笑笑刚有些得意,就又被气着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不小心就想逗你玩。”这倒是实话,殷笑笑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叶无忧就难得发挥了一下流氓招数。

“你……”殷笑笑有一股脱力之感。这个人真是会让人生气啊……但自己竟讨厌不起来他?是因为从小就没人跟自己这么大大方方的开玩笑吗?自己也真是的,明知道是玩笑还气成这样——

“个子还真小呢,嗯,还是飞机场。”

殷笑笑浑身颤抖着瞪着比她高一头的叶无忧。

“嘛,没关系,还有时间可以挽救。”叶无忧对着她灿烂地笑着。

殷笑笑一脚就踹了过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