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和我自己抢女友的怪诞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5日

《和我自己抢女友的怪诞生活》精彩章节目录_某片衰落的叶子小说在线阅读

和我自己抢女友的怪诞生活

作者:某片衰落的叶子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你听说过海豚吗?海豚左右半脑可以分开休息,可以思考不同的事。如果我们能24小时不需要休息的去做事,是不是就能够达到一般人达不到的水平?如果一个人劈成两半,共享知识却不共享记忆。甚至身体,性别,物种都完全不同。两个自己相互算计真是太美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19年十二月十日,星期四。

打开手机,QQ上密密麻麻的消息让赋雨柔头疼。最上面置顶消息后面的五十多的数字简直在宣告他的死刑。

网络id千叶树,真名铃千。赋雨柔的女朋友,同时也是他的学妹。似乎从昨天跟王青对战开始,那个小丫头就因为学校放假想来找自己。

赋雨柔的脸黑的像锅底。学校那边似乎因为昨天的“意外坍塌”而被吓得又放了好几天假。赋雨柔开始盘算要怎么跟她解释。

解释这个词很奇妙,在科学和学问上它更多的意味着探究谜的谜底。可换算到人际关系上,它更多意味着“找借口搪塞一下”。

男人也真是可悲的生物。有的时候为了跟女朋友多聊几小时,赋雨柔会放松对另一个自己的控制,甚至签下乱七八糟的不平等条约。

『对了!我现在这个状况不如请她来看我!这不是明摆着的借口吗?顺带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误导想从她那里打听我做了什么的家伙。』

『不,还要把警察的可能考虑进去,不能一味瞎编,就把刚刚跟警察用的那一套说辞照搬过来好了。』

赋雨柔心里有数了,他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然后相机对准自己正在打吊瓶的手咔嚓一拍,把证据发送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到第三分钟的时候,手机上传来了特别关心的提示音。

千叶树:)怎么样,要不要紧,你在医院吗?在哪个医院?

秋水千沫:)问题不大,就是有点脑震荡。说实话害得你这么担心让我心里很愧疚。

赋雨柔耸耸肩,撩女孩子应该说是男性流淌在血液里的本能。如果你的这种本能还没有觉醒,那只能说是你还没有遇到那个你可以为之豁出性命的女孩。说起来有些下流,某种意义上确实就是一个馋她身子的故事。可不仅仅如此,除此之外也有那种“啊,她是我不能缺少的一部分”的感觉。

秋水千沫:)不提这个,你热水袋上次不是给闺蜜了吗?我寄给你的收到了没。

千叶树:)嗯,收到了,算你有心。

嘛,这也是当然的。所谓的和女友相处实际上是一种心理上的博弈。更多的时候讲求一个有心算无心,要是完全不用脑子完全讲一个缘分那可能不管找多少女朋友最后都是惨淡收场。

千叶树:)你在哪个医院,正好放假,我去看看你。

秋水千沫:)那老婆大人还请你快点到,好久没见你感觉有点寂寞啊。最好再带点饮料。(发送位置)6楼613号房。

千叶树:)受伤了就别喝饮料了,给你带点零食水果吧。你多久能好?

秋水千沫:)大概这两天就差不多了,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到时候说不定还赶得上你们考试,考完我去接你。

千叶树:)哦哦,那你等着。

计划通い。

赋雨柔心情极好,他顺手打了个响指,然后按响了护士铃。铃千根本不知道他家里的真实情况,这也是当然的。至少现在他还不希望让小姑娘知道他家的真实情况。

………………

铃千站在落地镜前在两件衣服中间犹豫来犹豫去。要不要穿赋雨柔给她买的这件呢?可她觉得新买的另外一件外套也很少女风。

嗯……好苦恼啊。

铃千看了眼表,眼一闭心一横就随便指一件披在自己身上。她是那种讨厌迟到的类型,好在不管是赋雨柔还是她都习惯早十几二十分钟到,两人经常同时有默契地早到然后相对一笑。铃千很喜欢这种感觉。

把亲手烤的小饼干扔进小袋子,用粉红的绸缎打上一个可爱的蝴蝶结。铃千蹬上小靴子,戴着毛茸茸的兽耳贝雷帽就出了门。

计程车跑得相当快,不一会儿就到了市立医院。她在医院对面的早餐铺买了热牛奶和雪梨羹想来想去好像也没再缺什么,就顺着手机地图上了楼。

待在六楼的保安稍稍有些多?铃千没有在意,她跑到护士台问613怎么走。市立医院B楼每层像个正方形迷宫。不问明白就走的话相当麻烦。

“您好,请问一下613号病房怎么走啊。”

“前面岔路左拐左手边第三个门。”护士连问都懒得问,一边低头写着什么记录一边回答。

铃千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感到不妥。说白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实际上都很累,在神州帝国这个人口众多的地方病患远比医生多得多。能够体谅他人的同理心正是铃千吸引赋雨柔的地方之一。

她飞快地跑过走廊,心里想的只有快点见到他。可就在她转过拐角的瞬间,她以为是“保安”的人从拐角处抓住了她的肩膀。

“你是赋雨柔的什么人?朋友?还是小女友?对了,可能这么说会让你感到惊慌,但接下来的问题还请你好好回答。”“保安”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红本,老练的脸上露出恐怖的严肃表情。“我们是国安局,他是我们重点监控对象之一。你也知道昨天发生的坍塌吧,他就在现场。希望你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小姑娘。”

『不…不会吧,国安局真的存在吗?赋雨柔他,他怎么会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一定是什么搞错了,一定是!』

铃千立刻陷入了混乱。她不是赋雨柔那种能看透人心的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一个还在念高二的普通少女而已。普通人面对,刑警、国安局之类的人时第一反应是我犯了什么事,这种天然的心理压制制住了铃千。

“你是唯一来探望他的人,你叫什么?”

完全区别于之前和赋雨柔说话时的态度,老警察正逐渐展露他的獠牙。那个小红本,根本不是什么国安局的身份证明,只是一个国安局的调度文件而已。可普通人第一时间根本不会想到要确认,仅仅是国安局的名头加上背后这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就足以吓倒大多数的人。

『就让我揭开你为什么幸运到没有被任何石板砸到,又为何要在昨天特地跑到那个地方,又为何面对警察时如此镇定的秘密吧。』

赋雨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