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5日

《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精彩章节目录_寒苏寒小说免费阅读

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

作者:寒苏寒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浪漫喜剧

洞房花烛夜,铁将军与薛霏睡在床的两侧,背对背靠着。薛霏泪流满面。她为了他甘心嫁给满脸脓疮的恶人,他为了给她求情惨受宫刑。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要嫁给他,哪怕做不了真正的夫妻。“我亲你吧!”将军说着,便狠狠地,紧紧地吻着她。“你没有……”她欣喜若狂。“昏君与我的苦肉计而已,你的夫君还是完整的。”他神秘地笑着。“好啊!既然相公没事,霏霏怎么会放过你,床上可不比将军的战场,受死吧!”……孩子气的千金小姐与众多红颜女子共同连缀成一个漫长美丽,灿烂浪漫,同时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公子,站住,我要娶你。”她的声音如冰刀,划破了市集的喧嚣。

所有人都骇然,既惊讶,又不解。

那个姑娘身着这个国度最为名贵的丝绸红绮,柔线饰边。她骑在一匹俊美的高头大马上,手里拿着一根与她穿着极不相称的长马鞭。美丽的脸庞在阳光下更显得细嫩。

她站在桥下仰望着桥上的那个人。

“姑娘不要说笑了。”那位林公子站在桥上答道。

面白眉黑,脸廓挺直,唇红齿洁,这个人确实是个标志的男子。

“我们薛家富可敌国,嫁过来,保证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位姑娘说的话。

“无端端做你们家的上门女婿,这我可是断然吃不消的啊!”

“有何不可?林公子,你救了我,我希望以身相许。”她却不是在开玩笑,每一个字都是无比认真地吐出来的。

“姑娘,你可是骑马追了我整整四个时辰。你觉得我能做天下第一富有的薛家的上门女婿吗?”

“又有何不可?”她秀丽可爱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笑容。

“不可,薛千金,你还是回去吧!我家老娘还惦记着我早点回去呢。”

“我薛家富甲天下,你竟然看不上。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子。”她脸色显得不佳。

“我不敢,小姐,你误会我了。”他来不及辩解。

薛小姐突然拿出一袋沉甸甸,黄灿灿的金子,大声对着集市上的所有人大声喊道:“这袋子黄金任何人拿去,十年之内,锦衣玉食,无需担忧。若拿去经商,此生锦衣玉食,全然无忧。”

众人目光聚焦在她手上,面面相觑,屏息不语。

“谁能帮我把那位公子抓住交给我,这袋子黄金就归谁。”她话音刚落,附近的所有人都像发了疯似地猛扑到桥上,恨不得将那个林公子拽个粉碎。

这个林公子自然是神色骇然,慌忙逃离,只是桥的两端皆被人所堵,两堵人墙密不透风,两批豺狼东西合击,如饥似渴奔涌而来。薛府千金,天下至贵,自然知道这财宝对寻常人的极度诱惑。

林公子无路可逃,跳上桥栏,众人一拥而上,他方准备以死相逼,只可惜话都来不及说,就一不小心左脚踩空,失足从桥上重重坠下,如同庞硕的玉器翻滚而下,狠狠砸在桥下的硬地上,声音沉闷,似乎也有脑壳碎裂的脆响,肋骨断开的吱声。鲜红色的血四溅而出,暗红色的血在地上慢慢流淌,巨大的血泊包绕在他尸首的旁边,在阳光下看得人心发慌,腿发软。

原本热闹的街道,瞬间安静,一片死寂。

无人敢上前去。

薛府千金也惊恐万状,下马小心走到他的尸首旁边。

“造孽啊!”人群中一个老者感叹道。

人群中另一个人说:“薛千金,你快走吧。不管怎么说,闹出了人命。”。

“他们薛家向来横行霸道,这条贱命算什么,千把两银子就打发了。”人群中某个耿直的中年人小声说道。旁边他的老婆狠狠拽了他的耳朵,给了他两个响亮的耳光。一个贤明的妻子知道怎样管教自己口无遮拦的夫君,她不想让自己家因为一句话惹上杀身之祸。

显然,这个富家千金,虽然出身富贵,但是也不敢仔细去看因为自己而丧命的人,不堪忍睹的尸首横在路上,无人敢看。

“天哪……怎么会……”薛千金简直站立不稳,手足无措,“这里有谁精通医术,他还有救吗?若能救好他,我再加一袋黄金相赠。”她的声音变得颤抖,眼睛通红,怖意难掩。

“救个鬼啊!”人群中有人讽刺道,“人都砸成这个鬼样子了,那么好的的脑袋都开瓢了,血肉模糊。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就是啊,看看,血里面还有些白色的东西。”

“脑浆吧!我的老天爷!翠,把孩子送回去,赶紧地。”街道上某个顾家的男人对着他的妻子喊道。

“我是大夫,我来看看。”一名医者从人群里走出来,对着破碎的尸首进行了查看。

“怎么样?”薛小姐急切地问。

“还能怎么样,死得一塌糊涂。脉搏气息全无,回去跟薛老爷说说吧!弄出人命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大夫说完,转身离去。

薛小姐还没反应过来,路上的叫花子趁机喊道:“我要点封口费,路上的事情,我就权当没发生。”

旁边的大爷对准叫花子赏了一脚,骂道:“封口费,没杀你灭口就算对得起你了。这么多人看见了,封口费岂不要几百万两。我看哪,这事薛千金根本就没有错,她让你们把人捉来,没让你们把人逼死啊,一个个见钱眼开,丧尽天良。”

“对啊,对啊,小姐根本没错。”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对个屁。”还是那个大爷说的,“老子是讲情理,你们附和个屁啊,一个个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想以后薛家给你们一点好处。我说的对吧,薛小姐。”

薛小姐默然无声,丝毫不愿搭理这些庸俗的玩笑。

那位大爷立即贼着脸补充道:“对了,我叫秦汉生,以后小姐府上有用得着老汉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是你们府上那个管家的二舅他侄子的弟媳妇的……”

人群中有人小声絮叨:“老屁,谁关心他叫什么名字,谁关心他与薛府有什么关系,正宗老屁。”

薛小姐此时正心烦意乱,看到这些市井小民便心生厌弃,何况这些人说着那些毫无心肝的笑话。

“好了。”薛小姐愁眉苦脸,她不敢接受自己因为过失杀害了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救过他的恩人,她拿出几锭黄金,分别发给几个人,吩咐道:“你们来帮我把尸首抬去火化了,我不知他家在何处,为防尸首腐烂,先化为骨灰,用最贵的骨灰盒承装,待我找到他的家人,将骨灰交还与他们,登门道歉,赔付银两。”

“姑娘宅心仁厚,此举恰当,果然有薛府先人遗风啊!”那位接过银两的人阿谀奉承道。

薛千金哪里有心思再理会这种话,此刻谁再和她说话,她恨不得咬掉他的下嘴唇。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