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有疾:老公请克制!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6日

《总裁有疾:老公请克制!》精彩章节目录_姜糖太苦小说免费阅读

总裁有疾:老公请克制!

作者:姜糖太苦分类:重生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叶倾情重生一世,下定决心要手撕白莲花,脚踹绿茶婊,把渣男按在地上蹂躏践踏。还有,要向上辈子错过,无意害他至深的丈夫赎罪。报恩和赎罪神马的,还有什么比以身相许更好的办法么?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嗯,就算偶然知道了总裁老公有些难言之隐,她也不会嫌弃他!“老公,即使你不能……我也不会在意的,柏拉图的爱情一样可以让我们携手终生!”叶倾情捧着自己的小脸,被自己感动的不行,完全没看到某人已经漆黑的脸和已经发绿的眼。早就被娇美小妻子撩拨得狼性大发的顾总裁终于克制不住,将人打横抱起就往卧室走:“早就想教训你了,整天造谣说我不行很好玩吗?不如今天就让你试试什么叫一夜七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闺蜜,再见了,到了地下,一定要好好向顾总赔罪,他的顾氏,我会帮他好好守着的。”林暮雪低低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叶倾情还想说什么,却只听哗啦一声,自己便直直往海下坠去了。

窒息,痛苦——

顾北林,真是对不起,若有下辈子,我一定,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我真的不是有意,害死你的。

“啊啊啊,不是我,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不是有意害死他的!”叶倾情猛地惊醒,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她抬起眼,却被眼前鲜红夺目的喜字晃花了眼睛!

这,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似乎是她刚和顾北林结婚时的新房啊!

“嫂子,我哥身体不好,你要担待些啊——”

“顾大大,春宵虽好,但要节制啊!一定要保重身体!”

一阵喧嚣的声音传入耳中,令叶倾情的脸越发懵逼了,这话怎么那么耳熟?当日她和顾北林结婚的时候,他的妹妹和下属在外面闹洞房,喊的话跟这话分毫不差!

难道说,她重生了?回到了跟顾北林结婚的当日?

叶倾情喜不自胜,急忙将目光投向了浴室!

果然,那里面有一道身影正在沐浴,磨砂半透明的浴室门若隐若现,将他健壮精瘦的上身勾勒得诱惑无比。

可惜,他现在双腿还瘸着。

但是叶倾情知道,他这腿不久后,就会治好的!而介绍主治医生的人,正是她的好闺蜜林暮雪!

就在此时,浴室门吱呀一声开了。

叶倾情紧张得微微颤抖了一下,目光定定地落在缓缓推着轮椅过来的顾北林身上。

他眉目清冷,五官俊美深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矜贵威严的气息。

前世嫁给他,是家里人逼迫的,叶倾情对他从来没有好面色,他也一样冷淡厌恶自己,两人相看两厌,所以她才会在林暮雪日日夜夜的洗脑下,中了顾南风的套。

谁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林暮雪设的局而已!她觊觎顾家少奶奶的位置,想要取而代之!顾北林死了,她转身就嫁给顾南风——她要的,从来就是顾家少奶奶的位置!

“有事?”顾北林见叶倾情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声音冷淡地开口道。

叶倾情听到熟悉的声音,差一点就热泪盈眶了,但是她却按耐住了,转而用手指了指门口。

有人闹洞房,刚才他洗澡的时候隐约能够听见声音。

顾北林英俊清冷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几乎能滴出墨汁来了。

他转动着轮椅来到了床边,用手臂挪动着上了床,叶倾情见他动作艰难,赶紧上前扶了一把,却被他出其不意地压在了床上。

“可怜我?”他眸色幽暗,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沉沉地盯着自己。

叶倾情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顾北林阴翳的俊脸绽开了一个明媚的笑意,讨好道:“那个,那个你别怕啊,既然我们都是上了一张床的人了,我会帮你的!”

顾北林俊眉一挑,眉目间墨色更重,一字一顿道:“哦,你怎么帮我?”

他靠得太近,说话间,灼热的呼吸和气息都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令叶倾情颇感压迫。

“我——我知道你那个,那个不行——所以说你也别勉强自己,那个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可以治好的,你的腿也是——”叶倾情偏了偏自己的头,斟酌着词句说道。

“你——”顾北林原本就难看的神色瞬间黑得像锅底,一把扳过了叶倾情的头,直接将唇瓣压到了她的唇上,低声威胁道,“我勉强不勉强,你待会就知道了。”

嗯?剧本不对!不对不对!叶倾情瞪大了眼睛,

前世的时候好像他,他是先撕衣服的!自己先前听说他不举的传闻,在他压上来撕衣服的时候,以为他要用什么变态手段折磨自己,所以才恐惧之下将他一脚踹下了床!

然而,悲催的是,她竟然一脚踹中了他的命、根、子,新婚夜闹到了医院,从此顾家的人都不待见她了,唯有小叔子顾南风对自己嘘寒问暖。

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踹他了!叶倾情暗暗下定了决心!

就在这个时候,她颈肩上却突地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令她失声叫了出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脑子一抽,屈起了双膝狠狠地给了顾北林一记,动作行云流水地一脚将他踹下了床!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婚房里突兀地响起。

叶倾情:“......”

顾北林:“......”

躺在地上的顾北林脸色铁青,一双眼目光阴沉地顿在叶倾情惊慌失措的脸上,犹如冷箭般狠戾。

叶倾情猛地反应了过来,连滚带爬地奔过去将顾北林扶起来,连声道:“那个对不起,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谁叫你咬我!”

还好她这次有了经验,只是踹他,并没有踹他的命、根、子!

顾北林攥紧了双拳,青筋暴起,隐隐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

“我咬你?你将我踹下床?”顾北林刻意压低了嗓音,微哑的声音蕴含着一股要将叶倾情碎尸万段的怒气。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是在咬她吗?他那是——

“年轻人,有病不要紧,心态要放好,不能因为不举,就折磨虐待我啊!”叶倾情言正词严地说教道,“我们还年轻,不要急在这一时半刻,治好了病,来日方长嘛!”

“你!”顾北林额角微青,正要发怒,门外却又传来了一道关切的问候。

“顾总,顾总你没事吧?”

顾北林神色隐隐要崩溃,眸色阴冷地盯着叶倾情。

叶倾情整个抖了一抖,瞬间明白了过来。

“哦哦哦,我懂的,我懂的,面子,面子嘛。”她连连点头,低声嘀咕了两声,随后一扯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脸。

“啊,老公,你轻点嘛——外面还有人呢——嗯,轻点啊,我不行了——”叶倾情可以拔高了声音,婉转轻吟——

顾北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