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此生为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16日

《此生为你》精彩章节目录_雪潇白小说在线阅读

此生为你

作者:雪潇白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窗外无月,天暗无光,夜微微凉。

房间里燃着昏暗的烛火,火苗跳动着,屋内或许因为对院开启的窗扉的缘故,有着些许的微风拂过带来的淡淡梅香。

里间的床上躺着的面色微白的女子,某一刻,缓缓睁开了眼眸。眸子不动声色的转了转,四下打量了此刻身处的地方,没发现什么危险,也没感觉到有其他人的气息,看来除了自己就没人了。

撑着床榻起身下地,向着外面走去,自己必须尽快回去,发生了如此的事,不知道该如何向主子交代,希望主子不会因为自己的擅做主张而生气。

走至门边伸出手还没碰到门,就有人从外边打开了门,看着门口的那个身影,抬着的手就那么僵在了半空,怔愣了片刻让开门口让人进来,随即跪在了来人面前。

潇白放下手里的药碗,在桌边坐下,看着面前低头跪着的人,没有说话。

之前因为感觉到青竹出事而去寻找却没发现人,后来心不在焉的陪着染倾喝酒,始终担心青竹的安危,不曾想晚些回到房间后却发现人就躺在隔壁房间的床上。看着明显被人救治过又被人送回来的青竹,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自己和染倾就在前院里喝酒,居然都没有发现有人来过,此人会是谁,如此做又有何目的。

“起来,先把药喝了。”揉了揉眉心,看着人半晌,指了指一旁的凳子,示意人坐下。

青竹低着头跪在自家主子面前,一直没有听到主子开口,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主子准备怎么惩罚她她都无任何怨言。

等了许久等来了这么一句,青竹愣了半晌,起身在桌边坐下拿过药碗喝掉了药汁,心里暖暖的,只有她们这些身边人才知道,主子其实并不像外人口中的那么冷漠无情。

只是这药汁真的好苦,比以前生病的时候吃的还要苦好几倍,而她最怕苦了,紧紧皱着眉头,忍着嘴里的苦意,所在平日她早就跑掉倒茶漱口了,今日,她不敢。

将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端着杯子浅浅抿了一口茶水,低垂了眼眸,“温凉珠你拿到了?”想到之前暗卫送来的书信,自己还不相信,青竹和自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的性子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可是当看到她全身伤痕躺在床上的时候,自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竟然真的擅自去抢夺温凉珠,真是,真是被她气到了。

“本来是拿到了,可是后来,被人抢走了……”

青竹心虚,声音低低的,潇白却听清楚了,放下杯子,眼里有冷意闪过,“被谁抢了?你的伤也是抢珠子的人打的?”

青竹摇头,“不知道,那人身法太快,没有看太清楚,只大概看出来是个穿黑衣的男子。他强过我太多,我……”

“黑衣……”思索了片刻,没什么头绪,“我会让人去查,你安心养伤,对了,你要温凉珠做什么?”

“我……”青竹有些为难,本来不该隐瞒的,可是这个真的不能说啊。

“算了,我不问了,温凉珠我会帮你找找看的。”看着青竹刻意隐瞒的样子有些来气,直接起身出门。走到院里了突然回头看着她,“王家被灭门也是你做的么?”

青竹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主子问的应该是因为温凉珠被灭门的那个王家,急忙摇头,“不是,不是我,我去的时候王家就已经被灭门了。”

盯着人看了一会儿留下一句“最好不是,不然别怪我不念你我从小的情谊。”转身离开。

“我即使再狠厉也不可能做出灭人满门的事啊”看着人背影消失在院门口,喃喃低语了一句,之后在心里补上了句抱歉,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是真的不能说,等时机到了,主子自然就知道了。

※※※※※※※※※※※※※※※※※※※※

出了院门就吩咐人去查温凉珠的下落,虽然不知道青竹要温凉珠做什么,她不肯说,潇白也没办法,想来肯定不会是做坏事就对了。

又走了一段路才想起来雪球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那丫头受了那么重的伤不好好调理以后对身体不好,雪球的血倒是能帮上忙,只不过……最近忘了喂养他,不知道是不是又使性子躲起来了,扶额,烦心的事真是越来越多……抬眸看到了前边那座标志性的小楼,眸子亮了亮,去了前院找染倾,拉着他一起去醉墨那里找好酒了。

雪球此刻在哪里干什么呢?

雪球确实是不开心了,自家主人都把他忘记掉了,不仅不给他喂养还不理他,于是雪球就决定离家出走。

把自己平日里喜欢吃的糕点装好, 背着个小小的包袱蹦蹦哒哒的跑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舍,随即哼了一声扭头跑掉。

跑出院门拐了个弯就看到一个影影绰绰的黑色影子,急忙停下来抬头望就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眨了眨眼,转身就跑。

落凨靠着墙有一会儿了,自家主子让他在这里来等着的时候他还疑惑,结果就看到了那个小小的白色身影从不远处跑过来,刚刚站直身体才准备行礼来着,没想到那个身影看到自己后转身就跑掉了,小公子这是逃走了?落凨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跟上,追。

雪球一边跑路一边往后看,发现人没追上来,刚刚松了口气,就感觉自己撞上什么东西了,由于他跑的太急,撞上之后就向后飞了出去,飞出去的刹那眼前闪过一片雪白的衣衫。然后,没有然后了,雪球感觉自己停在了半空中,四只爪子在空中蹬了蹬,转过脑袋去咬那只抓着自己的东西,一只洁白无瑕的手捏着自己的脖颈,顺着手往上看,一张精致如玉的脸颜映入眼里,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撇撇嘴耷拉下脑袋,不再挣扎。

“可是玩闹够了?”白衣男子看着不再闹腾的狐狸,另一只手抬起来,屈指轻轻敲了敲狐狸脑袋,淡淡吐出一句,语气清冷。

随着白衣男子的屈指轻敲,小狐狸不见了,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出现在他手里。

小男孩鼓脸,不满的动了动,直接扑人怀里,搂住脖子,不说话。虽然被找到了不开心,不过他最喜欢哥哥,还有哥哥那好听的声音,就像山间的清泉,林间的和风。

眼里无奈的神色闪过,白衣男子抱着人回自己的住处。身边落凨落下,看到主子怀里的人时,笑了笑,跟上。

风月楼三楼雅间里,潇白和染倾还有醉墨正在喝酒,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进来,分别递给潇白和染倾每人一份信件,潇白放下杯子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挑眉,信是碧落送来的。

染卿接了信也看了看突然笑了,“这可有趣了,王公贵族过寿竟然还给江湖人送请柬的。”

醉墨端着杯子靠着墙,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还不忘打趣他,“嗯,说明你逍遥岛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有影响力了。”

染卿无奈。

潇白把手里的信放桌上,端起酒杯喝酒。“这苏家老爷子也算是个奇人,每年寿宴都会广邀宾客。”意思不言而喻,正因为如此所以不用大惊小怪的。

染卿也收了书信,端杯子喝酒,“那就不妨去凑凑热闹。”

三人碰了碰杯子,商定了行程,又喝了会酒各自散去,一夜无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