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行者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6日

《行者》精彩章节目录_羽繁小说

行者

作者:羽繁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战斗

夜雨,在城镇中下着。隐没了许多被抛下的故事,这包括一个一直在雨中行走着的人。没人知道他的故事,就像是没人知道这的雨为什么一直在下着一样。“这座城市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雨的呢?”“我不知道,或许你可以问问他。”“谁?”“那个在城镇边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股黑色的雾气笼罩了整个世界,悠远的歌声从远处传来,那是一种奇特的歌,它带着腔调,像是戏曲中的唱词。

但这一刻除了老人以外,谁都没有注意到这周围的变化。

梁康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定住了,他举着的咖啡停在了半空,神情自然,没有一丝动作,完全没有察觉刚刚那瞬间的变化。

歌声越来越近了,门外也渐渐出现了一群黑色雾团,并开始向着咖啡馆中涌入,它们奇形怪状,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模样。

在他们进入这个咖啡馆时,总是会向木老头丢出一个黑色的纸币,木老头也没有客气,照单全收,这已经是既有的规定了。

但很快,那群黑色的身影们注意到了梁康平,瞬间无数张贪婪的脸从中露出,猩红的瞳孔一直盯着梁康平。

“收敛点吧,吃相太难看了。”木老头沉声道。

“你们本就死了,在这能享受到这些,已经不错了,在若贪婪,休怪老头子我不讲情面。”木老头话里带着冷意。

瞬间,所有的雾团恢复了常态,各自找个角落站着。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坐在座椅上,不是不想,而是他们不敢。

歌声依旧在响,转眼便出现在了咖啡馆门口,那是四个抬轿子的人,都穿着古时的新娘装。

歌声停了。

轿子被缓缓放落了下来,在放落的同时,可以依稀看见四个新娘的红纱后,那惨白的烂肉和黑色的蛆虫。

轿子的窗纱被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个穿着官员服的人,那官员服上绣刻着一个巨大的铜兽,栩栩如真,仿佛是真的巨兽在咆哮。

“木小子,老久不见啊!”那个出来的人发话了,随即他又问道,“怎么,那个疯婆子不在?”

“她去常青山了,这世道不会很太平咯。”木老头用手扫了一下桌面,桌上的杯子全被吹飞了出去,依次落到各个雾影上。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杯中的不是咖啡,而是一种血红色的液体。

“的确,不会太平了呢!”

“不过昨天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吧,有人牵动了意志呢,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它发这么大的火啊,不,也许是第二次呢。”

“行了,谈正事吧,你应该察觉到你们这群老怪的封印要被拆了吧,就算你是站我们这边的,但你总不可能一个打十来个吧。”

“而且,最近【幕】这个组织好像也来了这个城市,麻烦事一个接一个。真是,人老了都不给消停的。”木老头敲着脑袋,似乎很苦恼。

“疯婆子去常青山了,看来这事够你头疼的了。”那穿官服的人嘿嘿的笑着,幸灾乐祸。

“嘿嘿,周通你以为你跑的掉吗?”

“疯婆子说,如果你不帮忙。改天她就上你家老坟,给你问候问候。”老头这时露出了阴阴的笑容。

“!!!”周通。

“啧啧,你不会以为把你叫过来只是单看着吧。”木老头毫不给周通面子,继续打击。

[等着,你和那疯婆娘算计我这件事,我迟早会讨回来的。]

周通打着心里的小九九,盘算着怎么扳回一筹。

但没过几秒,周通就难受起来了。

啧,本体没出来之前打不过疯婆子啊!

惹不起!惹不起!

“行了,要我干嘛。”

见此,木老头故作神秘的靠了过去,在他耳旁巴拉巴拉了一会。

“行吧行吧。”周通摆了摆手,往轿子走去。

“不过呢,还有点事要干呢。”说着。他把袖子一挥,一股恐怖的煞气冲刷着这整个咖啡馆,所有黑影惨叫着,片刻便烟消云散。

当然,梁康平没有事,他身前有道绿色的薄膜挡住了煞气,不用说,这是木老头干的。

周通从来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对他来说,要在短期内不会传出他来到这个城市的消息,只需将所有看见他的家伙全部杀了就好。

至于木老头护着的那个,他相信木老头自己会处理。

很快,咖啡馆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虽然咖啡馆里面的温度骤降,可以说是冰窟窿。

“斯,好冷,全身发麻,木老您干了什么?”梁康平不由捂住身子。

“没啥,给你的咖啡加了点特制洗洁精而已,你现在的状况很正常。”木老瞥了一眼冷的不能自己的梁康平,徐徐说道。

“……”梁康平。

“那木老,我先走了,就不叨扰您了。”梁康平现在只想撒丫子开溜,鬼知道再留下来木老会给自己灌什么药。

“快滚,快滚,老头子我还不待见你呢。”

等到梁康平走后,只听见咖啡馆一声喃喃:“这下,不知道要多少人气才能洗掉这些煞气咯。”

……

路上行人熙熙攘攘,一眼望不尽尽头,夸张的不能再夸张。

这是这座城市最中心的地段,是万商联盟包圆了的一个地方,少有其他人能够搀和进这的房产。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开出了一朵奇葩,一个弗洛侦探所大标题卡在了两个极有名的餐馆中间。

这让这块地带看上去显得极为有趣,毕竟侦探所开在这里的,那是极为罕见的。

叮咚~

一声门铃响起,看似破旧的门被推了开来,那是侦探所的大门,从外走进一位青年。

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看他的样子像是刚从高中毕业的小伙子,。

他的脸上满脸倦意,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得到休息的模样。

“有..有人吗?”青年以一种很不确定的语气向里面叫喊了一声。

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由让他感觉屋内阴森森的。

忽然,大门猛的一下关闭了,扬起了许许多多的灰尘,似乎这已经很久没人来的样子了。

“有人吗?”青年的声音有些惊慌。门的突然关闭加剧了他的恐惧。

他的声音中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我也希望没有,但是好像不行,啊啊啊!随便啦!所以你是来干嘛的?”突然一道声音从书架那旁传来。

青年循声望去,但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毕竟唯有几道昏暗的烛光照在那。

“哦,太暗了是么?乌古开灯啊!我可不信你要修十年的电箱啊!”

这回青年听清楚了,这声音的主人似乎年纪并不大。

“如果你能少抱怨几句,这事早就好了。”

楼上传来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随着这话刚落下,大厅间的灯泡闪了几闪,便一个个地亮了起来。大厅间的一切展露在了青年的面前。

“额,那谁,所以你有啥事么?”

少年的声音不恰时宜的响起,拉回了恍惚中的青年。

“额..我想..我想请你们帮我找一下我的妹妹。你…真的可以吗?”

青年说到一半,语气突然有些怪。

毕竟面前坐着一位似乎是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那怀疑的眼神几乎都快溢出来了。

“嘿!你这是什么语气!难道我必须长着大胡子,面容沧桑不可么?还有你没看见门外贴着的东西么,今天不……”

说到这,话便被刚站到楼梯口的中年大叔打断了。

“咳咳,先说说发生了什么吧。”

说完,大叔便走下楼梯,往青年方向走去。

青年看见大叔后,总算是把那副你确定这是侦探所的表情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愁容。

果然外表才是决定性因素。(某少年发出了怒吼:完全是两回事好吧!)

而这时大叔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随手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示意青年先坐下,随后自己便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

大叔便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我叫乌古,是这家侦探事务所的当家人,以及新一代的弗洛(后文介绍)。”

少年摸了摸脑袋,看样子听的不是很明白。

说到这乌古顿了顿,指着一旁在继续看书的少年, 继续道:“至于这小子,他叫梁川,是我的副手。之前这小子有点不礼貌,这里我向你赔个不是。”

虽然这时梁川很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然后继续看书。

“那么,现在说说吧,发生了什么吧。”乌古的眼神开始变得锐利了起来。

“我..我叫胡青山,可能你会不相信,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那天我和妹妹出去散步。”说到这胡青山的面色显得有些挣扎。

“那天,那天我们迷了路,我只记得最后一段画面,一片丛林,有好几双眼睛,猩红色一直一直延伸到我的面前,然后璇若就消失了,一点征兆都没有的消失了!!!他们还在一直在笑着!”

说到这胡青山的状态开始变得不太妙,他的话有些慌乱了起来,似乎每一秒钟的回忆都是一种死亡般的煎熬。

“他们还在那,声音,全是声音!都是红色的!染血的记号!。”胡青山的眼睛开始泛红,血色而不详的感觉从他的话中蔓延。

他的眼中在这一刻布满了恐惧、憎恨与疯狂。

啪!

击掌声响起,当场把青年从回忆中震出。

那是本在看着书的少年干的,他将双手合拢着倚靠着桌面。

当然即使他这么干了,也并不想继续帮少年缓和下了。

“大叔,送客!这活咱不接。”梁川似乎不想继续下去了,当即对坐在一旁的乌古说到。

乌古沉默了。

他没有给出任何回答,也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你们说过的!你们说过的!你们会帮我的的!!”突然之间,胡青山站了起来,再次发起了疯,双眼赤红仿佛要噬人。

“我们从一开始就没这么说过,也没有对你承诺过任何东西,而且你今天的到来本就是不合情理的。今天,我们……不!营!业!”

梁川的声音很平淡,不带有一丝感情,如若在宣判死刑的判官一盘,冷的让人心惊。

说完,他也不管胡青山的反应,自顾自的看起了书

“你..”话到嘴边,胡青山却收了回去,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摇了摇头,使自己冷静下来。

没一会,胡青山便站起,冷笑自嘲着“我真傻!真傻!我就知道明明没有什么结果的,你们都不相信,你们都不理会。”

随即胡青山便径直往这大门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乌古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阻拦,只是静静的盯着胡青山离去的背影,以及看着那扇似乎满是灰尘的门。

那一刻整个大厅内沉寂的可怕。

时间还在走着,配合着时钟的响动,呼唤着心脏的跳动。

碰——

一个青年的面庞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声响,显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