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请你终结我的桃花运吧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7日

《请你终结我的桃花运吧》精彩章节目录_鬼屿小说在线阅读

请你终结我的桃花运吧

作者:鬼屿分类:玄幻小说类型:后宫

鹿九安入道驱鬼降魔,伪装学渣因此露馅,学校恶少成了他的小弟,身边的妹子对他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嫁人的师父,突然哄他入赘傲娇校花拿着休书,求复合一起长大的妹妹,翻脸不想当妹妹,想做他老婆魔教少主放下屠刀,立地成妻就连伪男徒弟也变了,不穿男装不撩小姐姐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鹿九安被女子的话雷住了,闭着的眼睛赶忙睁开,他看向靠在菠萝屋内的女子。

女子一身白衣,有种从古装片穿越出来的味道。

“古代的鬼这么的开放吗?”

白衣女子抬起眼皮看向门口的少年,怀疑他耳鸣。

“我刚不是说了,我是人吗!你是耳朵有病还是脑子有病?”

鹿九安被她的话噎住了,女子在进来的时候确实说了自己是人。

可她这幅样子,出现在雨夜这种废弃的铁皮屋子里,让人不往鬼身上想,是真的有点为难鹿九安了。

“小子,别愣着了。把衣服脱了。”

女子见鹿九安不动又提醒了一声,手甩长袖,雨珠化作弹珠在菠萝屋门前的墙壁弹了几下。

叮咯咙咚呛——

随着一声咯吱,铁门被弹珠关上了。

鹿九安回头看了眼关起来的门,咽了口唾沫。

“你这还不是鬼,是什么?”

“……”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鹿九安,没解释又催了一声“快脱衣服。”

鹿九安一咬牙,心一横。劫色就劫色吧!反正明天也要被苗师强那个疯子揍死,不如死前做个真的男人,睡鬼也算睡了……

鹿九安手摸向裤子,要解裤子。

“你小子这孤男寡女你脱裤子干嘛?”

“女鬼姐姐不是你叫我脱的吗?”

“你耳朵有听力障碍吗?老娘我叫你脱的是衣服!不是裤子!”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鹿九安借着转瞬即逝的光,看到了女子白衣下的红布兜。

鹿九安忙明白为什么要脱衣服了,便不在磨叽将自己衬衫脱了下来,低着头递给女子。

“背过身,把眼睛闭上。不该看的别看,要不我就杀死你。”

鹿九安猛然惊醒,听到死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脑热没了。

死亡的恐惧让他开始清醒起来,鹿九安想起了家里需要保护的小姑娘,想起了母亲视为生命的公司,想起了日渐消瘦的父亲……

鹿九安忙乖巧的背过身子, 求生欲告诉他,他不能死。

“鹿九安,十年了,咱也不差今天一天,忍,一定要活下来。余燕还需要你来保护,母亲的公司还要你来守护,父亲不能没有你……”

鹿九安呢喃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向菠萝屋的门口爬去,眼瞅着,到了门口。

白衣女子在关键时刻,把鹿九安叫住了。

“小屁孩,蛮乖的。你先别走,你等一会。”

命令鹿九安待命的白衣女子,此刻正快速将手里的衬衫反穿在身上没有扣扣子,湿溻溻的黑发埋住她的后背,原本穿着的白色衣裳,被退到了腰部,垂落的衬衫隐隐露出骇人的伤口。

呼呼呼——

从门缝吹进来的风,白衣女子双手忙环住胸,背对着鹿九安轻咬了一口唇瓣,夜色把女子粉红的脸蛋藏在了黑暗中。

“那个……小屁孩,你转过身子来。到姐姐这里来,姐姐有事找你帮忙。”

鹿九安不敢违抗,乖巧的爬了过去,看着少女露出的香肩,他想到了《聊斋》里女鬼。

她们都是用身体蛊惑男人,用自己美丽,卸下男人的防备,等男人没有抵抗能力后,和男人接吻,把阳气吸干……

想到这,鹿九安的身体不由的开始发颤,开始祈祷自己不要变成干尸。

“女鬼姐姐……你要我做什么?”

“我不是女鬼,我有名字的,我叫柳潇月。”

柳潇月不太喜欢被人叫女鬼,没好气掏出白色的布袋,一个反手扔,布袋重重砸到鹿九安胸口。也不管鹿九安的叫唤,自顾自的说。

“这袋子里的装的是108根三寸金针,我受伤了,需要你帮忙在我后背扎一个针阵,帮我熬过这一夜。作为报答,本法师可以收你做我的弟子,教你点法术。你如果不帮我就杀了你,你帮了不做我徒弟我也会杀死你。”

听到少女的回答鹿九安松了一口气,遇到法师这种不可思议的人,也总比遇到鬼强。

可这气还没有松够三秒钟,鹿九安就发现不对劲了,忙开口指责柳潇月的霸道。

“姐姐帮了你不做你弟子你就杀人,这过桥拆河也太霸道了吧!”

“霸道吗?我不觉得哦~我们柳家有族规,外人看了女子的身体一嫁给他,二杀了他,按照族规我你两个选择一当我徒弟,二被我杀了。”

“姐姐不是有三个吗?不是能嫁人吗?”

“我不想嫁人!所以只有两个选择。你已经看了我的身体,要不然死,要不然做我徒弟。”

柳潇月手掌一撑地面,镶嵌在泥土的菠萝屋拔地而起,一阵狂风吹来,吹的鹿九安后背生疼。菠萝屋在飞起一米后友落了下来,重重插回土里。

后背的冰凉,巨大的响声……

让鹿九安断了犹豫的念头。

鹿九安拆开手里布袋,看着108金针,有种熟悉感,只是一时间没想起来为什么这么熟悉。

算了先不管了,生死关头,识时务者为俊杰,活命要紧。

“好,今日我鹿九安就拜你潇月为师。”

鹿九安说完,利索的跪了下来,学着古装电视剧的样子,给少女的背影磕了三个头 。

砰——砰——砰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鹿九安愿成为柳潇月的弟子,潜心学习,尊师重道,会对师父负责的,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往后余生白头偕老,徒弟定会对师父不离不弃……”

这磕头很正经,柳潇月很受用,掩面轻笑,笑着笑着脸红了……

负责?白头偕老?

这孩子的话怎么感觉怪怪的,貌似拜师的词说偏了吧?

“咳——咳——咳”

“差不多了,别说了。没文化真可怕,我怕你再说写婚礼词的策划师会拿着文件砸死你,这结婚词不是用来拜师的……形式咱走到这里就够了。为师我不古板…意思一下就成了,手拿过来。”

鹿九安缓缓抬起头,看向美人的背影,手慢慢吞吞的抵了过去。

柳潇月反手一抓,电光闪烁的菠萝屋内,柳潇月秀眉微微一蹙,握住鹿九安的手,手指在鹿九安的手腕一滑寻到脉搏,一摁。

吟唱一段诡异的咒歌,柳潇月的的手被一团紫色云气包裹住。

很快这紫色的气顺着柳潇月的手指,涌入鹿九安的身体。裹住柳潇月素手的气团彻底涌入鹿九安的身体,柳潇月伤口了手。

突然起来的能量入侵,凶猛如兽,在鹿九安的身体横冲直撞,很快面色红润的鹿九安被这奇怪的气,压的喘不上气。

一张脸涨成猪肝色,鹿九安惊恐的瞪大眼珠子,面露痛苦,手死死掐着脖子……

刚给鹿九安身体强行灌输一波能量的柳潇月,忍着伤口的疼痛,嗓子破了音道:“鹿九安!别慌!不想死的话,听我的话,盘腿而坐,集中注意力,感受体内玄气的脉冲,把气汇聚到双手。”

鹿九安恨咬嘴唇,眼睛一闭,快速坐下,吊着口气,在柳潇月的引导下努力去感知体内玄气。

随着注意力的集中,鹿九安在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了奇特的经络网,红色的血线紫色的光点在跳动。

随着鹿九安的精神力控制,血线开始流动,那些紫色的光斑在血线的牵引下,汇聚成团。

鹿九安再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手掌被两团紫气萦绕。

“师父,你刚刚差一点坑死我了。”

柳潇月唏嘘皱了皱鼻子:“死不了,有我在。你死了,我找谁救急?”

“……”

“别墨迹,你快把我的头发剥开到两侧,我开始运气,我后背需要扎针的穴位会依次亮起,你需要调动我刚给你的玄气,运气到针上快速扎入我的身体。一秒扎三针。不能乱了顺序,乱了顺序或者你没有运气,我都会死,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体内的玄气如果我不教你怎么与你融合,过不了多久你会气脉全乱,七窍流血,五脏爆裂。”

“师父,如果扎出问题了呢?”

“我可能会死。”

也就是说,柳潇月死了,他也活不了。鹿九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气,如抓了两个烫手的山芋。

苦着脸皱眉,现在的状况,他也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开始吧……”

“好。”

鹿九安手拿金针盘坐,剥开柳潇月的黑发,看着少女露出的雪背,骇人的三道大血口,看的鹿九安头皮发麻。

除此以外,垂落的衬衫还遮住了些许伤口……

生为人,求生是本能,鹿九安懂这个理,心很快平静下来,在柳潇月身后开始运气。

金针亮起紫色的光,柳潇月的后背也开始出现三颗紫色的小光点,真的同她所言是依次亮起。

鹿九安手起针落,布袋里先前还是一大把的针,不过半分钟时间只剩下了十几根了。

紫色的光点还在闪烁,鹿九安的头发已经被汗洗了一遍,他强咬着牙将剩下的针扎入柳潇月的体内。

最后一根针落下,鹿九安整个人都瘫坐在地,手撑着地面看向那闪着紫光的108根针——“火凤重生!”

“小子你怎么知道针阵叫火凤重生?”

“以前玩过一个叫《猎魂》的灵异网游,游戏里有个职业叫灵医,火凤重生,在游戏里是SSS级别的高级治疗技能,能在短时间内给残血友军加满生命值。”

鹿九说到着,他又有了精神,从地上坐了起来,手指着柳潇月的后背,抛出一个致命的问题。

“师父你该不会是从游戏里穿越出来的灵医吧?”

“穿越的条件十分苛刻,穿越者这种生物可是比大熊猫还要稀有的存在,我一个女子可没有那能力和运气。”

柳潇月答完,随机想的了什么,灵眸在黑暗里忽的一闪,不知可否的摸出一本书。垂眸低着头,看着那书,眼睛一闭将书扔给了鹿九安。

洋装出不耐烦,故作打发身后的少年道: “安静一会,我需要用功调息身体,你那些无聊的问题我有空会回答的。这本《法师入门手册》你拿去自己练着玩玩,明天晚上还是这个时间来找我,这火凤重生要扎一个月,我的身体才能完全康复。”

鹿九安接过书,看了一眼书的现印刷体封皮,有种地摊货的不靠谱的感。鹿九安想要换一本书,可马上这想法就没了。

柳潇月不收徒弟,就杀人,假设鹿九安挑三拣四,惹怒了她,这徒不承认,接着把他打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鹿九安可不想英年早逝,他收回思绪看向少女后背的针:“师父,你不需要我给你拔针吗?”

柳潇月不想留鹿九安久待,她怕自己忍不住抢回那本书,忙赶人道:“不需要。没什么事情,你就回家吧!”

鹿九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上半身,脸一红:“师父,你能不能把衣服给我。”

柳潇月叫鹿九安把身子背过去,快速脱了衬衫扔给鹿九安,嘱咐鹿九安别回头。

鹿九安也没回头,穿上衣服就往外面爬,爬出去以后雨已经停了,草地踩在脚下黏糊糊,鹿九安摸了摸口袋拿着仅有的一百块钱消失在了夜色中。

菠萝屋内,柳潇月忍着空气的微凉,身后的小铁门突然传来响声。

柳潇月骂了一声,抓起地上的石子扔向铁门。

“这鼻子是属狗的啊!追到……”

“痛!”

听到声音,柳潇月身子一颤,要把针的动作止住了。

鹿九安闭着眼睛,捂住心口忙说:“师父别激动!我是我九安,我去便利店给你卖了一套睡衣,我人就不进去了,衣服我放在门口了。”

柳潇月拿过衣服,想要喊住鹿九安,她探出头公园以没了鹿九安的人影。

风吹动,长草摇晃着,冷风萧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