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医妃又失忆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17日

《医妃又失忆了?》精彩章节目录_小果儿呐小说免费阅读

医妃又失忆了?

作者:小果儿呐分类:古言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意外失忆少女,阴差阳错嫁了个温柔王爷。 平白得来的俊俏夫君,他的温柔就像治命的毒药碰不得,也舍不掉。  头痛啊,头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晋王府内,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热闹场景,一切都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生活,今日来了俩个窜门的老朋友,与其说是窜门,不如说他们是来聊闲话的。

“云陌,你还真的打她了,真下得去手啊。”

一名手持把山水墨画折扇的俊俏男子调笑说道,他时不时合上扇子用来敲打桌面,笑得合不拢嘴,还时不时的撇一眼身旁在认真对弈的俩人。

云陌瞧着他那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也是无话可说,干脆不理他,让他自己在一旁啰嗦。

而与他对弈的男子倒是安静许多,但他那眼里也有几分笑意,似乎也想凑份热闹。

“有人能让你下令打五十板子道也是难得。”

他淡说道,嘴角却微微上扬,为他那一张冰山一样的脸庞添了一分柔和。

云陌如玉的手指拈着一枚白棋,眼眸看了看棋盘,随后落子,脸上带着如沫春风般的浅笑,悠悠说道:“你输了。”

俩人对视一笑,伸手开始收回棋子打算再来一局,手拿折扇的男子,用扇子轻轻敲打云陌的手臂,示意他理一下自己。

起进门来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话,嘴皮都快磨破了,云陌也只顾着下棋,当他不存在。

 云陌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说道:“你若是不安静些,就尽早出去。”

闻言,那人吃瘪,心里顿时满不是滋味,转方向对着另一头的男子。

“云明,你不要和他下棋了,你又斗不过他,反正都是输。”

云明抬眸撇了他一眼,吓得他一个哆嗦,那冰冷的眼眸谁看谁打寒,云陌无奈轻笑摇头

“我就知,你无事不会来我府上,这些无聊的闲言碎语,也就你注重得紧。”

闻言,他略有些不满,嘀咕说道:“你这王府即偏远又无趣,我没事过来做甚。”

他把玩着手里的扇子紧接这说道:“你可知,外面都是怎么说的吗?风家小姐身份卑微,长相丑陋,引晋王不满,所以新婚之夜,责打妻子。”

云明听完忍不住冷笑一声,云陌却没多大反应,专注棋盘。

“只怕这话有一半是你自己传的吧,我何时会嫌弃他人出身长相。”

一旁云明终是忍不住开口责怪他:“你堂堂一个世子,跟着别人瞎参和什么,别以讹传讹。”

他瞪大双眼,连连摇头似乎被冤枉了一般的无辜。

“我墨千尘发誓,这话我没有当着别人面说过,至于外面说的和我说的,道也是到差不差。”

云陌漫不经心问道:“怎么说。”

墨千尘拿着折扇拍打手心,摆出一副说书人的模样。

“话说啊,风家小姐嫌弃晋王爷不得皇上宠爱,无禄无为,又常年病痛缠身是个病秧子,妻子欲求不满,惹怒王爷重罚五十大板,哈哈哈哈,,,”

云明听完,忍不住笑出声手握成拳遮住嘴,一阵咳嗽。

云陌那张云淡风轻的脸总算是有了点变化,那张儒雅的俊脸慢慢由白变黑,终是忍不住开口

“胡言乱语,以后这些话不要再带到我府上来。”

他微微蹙起眉头,才一晚上,外面便传得疯言疯语,府上下人嚼舌根的病看来是得治治了

墨千尘收回笑意,小声问到,“你那王妃真长相丑陋吗?”

闻言,他微顿了一下,回想了下昨晚梅果样貌,平静答道:“清水出芙蓉。”

墨千尘“哎呀”了一声,惋惜说道:“所以你那五十大板,真打在了那芙蓉上了。”

“十五板子。”

墨千尘眼眸带笑,一脸欠打的模样看向云陌

“这向来赏罚分明的晋王也会懂得怜香惜玉了。”

闻言,云明的眼里现出一抹诧异,恢复一脸冰冷模样抬眸看向云陌,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打了十五板子晕了。”

墨千尘一脸震惊,嘴角抽了一下:“你这王妃有本事惹你生气,没想到这么不经打啊。”

“婚礼繁琐,累了一天,身体有所疲惫。”

墨千尘嗤之以鼻道:“你难得动怒,你那王妃到底是哪得罪你了。”

他说完一脸期待模样看向他,云陌将棋子丢回棋盒,慢悠悠倒了杯茶饮尽,随后慢慢将昨晚的事与他二人娓娓道来。

云明听完不以为然的发出一声冷笑,墨千尘有些吃惊,不禁摇头。

“她还真敢,若当日皇上下有圣旨,她这岂不是欺君。”

云明冷冷说道:“就因为父皇未下圣旨才让她钻了空子,不过她费尽心思嫁与你,莫非是另有图谋。”

云陌手上拿着茶杯轻轻转动,略有沉思。

“风远怀为人正值,不与人结党,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官,父皇就是看他没有任何朝堂势力,才把他女儿许给我。

他倒不至于会想这偷梁换柱的办法来害我,我已让人查过他这义女,是他女儿半年前救回来的,据说是不小心坠崖醒后便失忆了,懂得医术治好了风远怀的疾病,风远怀便收了她做义女。”

墨千尘与云明异口同声:“失忆。”俩人一脸茫然。

云陌点头,墨千尘说道:“还会医术,要不你这病让她给瞧瞧,不过你刚赏了她板子,她会不会记仇毒死你啊。”

云明不以为然的发出一声冷笑:“只怕她没这胆量,不过这么看来她确实是来路不明,你得多加注意才是。”

闻言,他嘴角勾起一抹腻味不明的微笑,微点了下头。

墨千尘斜视了一眼云明,用扇子在棋盘上连敲了好几下,嫌弃说道。

“注意什么啊!他身上能有什么?没钱没势的,费这么大功夫还不如用在我身上呢?”

二人刮了他一眼,他连忙连将扇子拿开,远离棋盘,又碎碎念道。

“如果她真是有预谋,那这才十五板子,不是便宜她了。”

“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

墨千尘一听恍然觉悟,是啊,他何时心软过,正因为这说一不二赏罚分明的性子,所以他府上的下人才不敢造次对他尊重有佳。

…………

“小姐,让你受苦了。”

梅果趴在檀木雕花大床上,脸色有些痛苦,小若坐在床沿上为她上药,眼眶含泪满满的心疼,梅果时不时的抱怨一句疼。

“淑兰姐姐这次可是欠了我个大大的人情,回头得向她加倍讨回才是。”

听她还能说笑,小若心里才舒坦了些,她确实担心梅果因为此事与大小姐产生隔阂。

“小姐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梅果闻言有些失神,细想那晋王看起来倒不像是个记仇的。

再说昨晚他并未多做纠缠,想开是有意放过自己的,若是真对她不满,也没必要留到日后吧!昨晚就给解决了。

“此事一过我不去招惹他便是,他不至于揪着此事不放吧。”

小若似乎觉得有理,不过刚进门就惹恼了夫君,以后又能好到哪去。

 “王爷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小姐的,只是,若王爷一直介怀此事,以后不喜欢小姐可如何是好。”

小若的话倒是点醒了她,其实自己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只想着如何把事敷衍过去也就算了。

现在这事既然已经过去,那以后也就只是顺其自然,不过现在细想来,确实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日后怎样,我过好自己的日子便是,至于他喜不喜欢我,又有什么好在意的,那是他的事情,我安分些便好。”

小若一直就很喜欢她的性子,不会为不喜欢的事而耿耿于怀,开朗豁达。

“小姐能不多想自然是好的,不过王爷也是大度之人,方才还叫人送来了药膏呢。”

梅果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似乎这个王爷为人处事还不错,赏罚分明不带任何私心。

“不管如何,他送药也好不送也罢,本小姐到底是躲过了这一劫,嘿嘿。”

闻言,小若停下给她上药的手,想开口说话却是欲言又止,支支吾吾半天不说出口。

梅果转头看了她一眼,试探开口问道:“小若,你有话要说。”

她抿着嘴不忍开口,梅果急得差点翻白眼,她才悠悠开口小心说道。

“昨晚小姐身体疲惫,挨了十五板子便晕了过去,后来王爷便下令说,等小姐身体恢复了继续罚。”

“什么。”

梅果陡然一惊,猛的从床上撑起,却碰到了伤口又老实趴好,眼里是满满的怒气,手握成拳往床上捶了几下,咬牙切齿说道:“把他送来的药,给我,扔出去。”

小若磨磨唧唧的,不肯照做,梅果横了她一眼:“你要让我自己去嘛,我都不怕你担心什么。”

小若咽了口唾沫,连连点头生怕她真的自己起来而触到伤口,毕竟这犟脾气也不是一天俩天了,把送药来的药麻溜收好后,直接走出房门扔到院外。

这事不久便转到了云陌的耳朵里,一名中年男子正向他说明此事,云陌坐在书案前,翻着书本认真阅读,听完没有任何波动,漫不经心说道:“随她去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