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罪域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7日

《罪域》精彩章节目录_痴人晨小说

罪域

作者:痴人晨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惊悚

谁带我离开这个不见天明的“乐园”谁了解我渴望的不是鲜血 也不信命请让我看看这个世界有多么的肮脏 再让我亲手毁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个领域的某个人总有那么几个是你就算抵触到宁愿自杀也不愿意接触的人,在我眼里,拉斐尔那个没有任何感情,冷血如蟒蛇般的男人正是如此。就算我百般不愿意的躲在房间里,那个男人还是会找来,没有一点预兆。

拉斐尔的步子很有规律,特别是他那双军靴走路时发出的声音可以让人不用猜想就知道是他。拉斐尔站在门外,随后便听到钥匙开门锁时“嚓嚓”的悦耳声。感觉到他的气息,我用被子紧紧的裹住了自己,我讨厌这个男人。同样的,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对我的态度和我一般。

拉斐尔毫不留情的掀开了我的被子,我卷缩的身躯毫无保留的落在他的眼下,他轻笑了一声,令人发寒。拉斐尔坐在我的床边,手抚过我的银发慢慢的往下滑知道唇边。我下意识的打开了他的手,从床上跳了下来,躲在了卫生间里,反锁住了门。我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特别是他那明亮不带情绪的眸子,看着我时让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可是却能把我看穿一样,就像我裸着身子站在他面前,没有一点防备。拉斐尔拔剑的声音显得十分清楚,迅速的一击便斩开了被我紧锁的木门。我退到角落,皱着眉头,颤抖着抱着自己的身体,仿佛就是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一般,提醒着他离我远点。拉斐尔的笑意不减,把腰间的剑扔到了一旁的木桌上,解开衣领朝我走来,直到他抓住我,那双眸子紧紧的盯着我,我才恍然,我没有资格拒绝他的一切,从我进入到这个地方起我就没有了权利。拉斐尔亦是如此,所以他才会如看戏一般的戏谑我。

隐约中我听到了铃铛奏响的声音,我揉了揉眼睛,拉斐尔正抽着香烟,整理自己的衣服。

“要走了吗?”我轻声问道。拉斐尔听到我的问话手中的动作滞了一下,随即用敷衍的口气答道:“KING有命令。”老实说,我也没想到我现在能够心平气和的和他对话,或许在充满绝望的环境里,你越是逃跑敌人就会追的越紧,或许你停顿一会,了解到自己的处境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会瞬间变的开明,至少现在的我,脑子想的不是该如何好好的生活,而是该怎么活下去。我应了一声,又躺在了床上,准备继续睡一觉。拉斐尔走到床前,弯下腰在我耳边轻笑了一声,说道:“算你还聪明,知道在什么地方改用什么态度行事。”语毕,他便头也不回的关上铁门,直到“噔噔”的脚步声越行越远。我捏了捏拳,怎么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或许在这里想要活着必须丢掉什么,自尊?对不对?

翌日,监狱里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我穿好了衣服,走出去往下面望了望。下面的厅堂里围满了囚犯和警员,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拉斐尔。我加快了步伐,小跑的来到厅堂。因为身材比较瘦弱,一会就挤到了前排,眼前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一个年纪约3、40岁左右的男人拿着小刀挟持了一名警员,看他的标志应该是属于拉斐尔旗下的队员。

“马上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快点,不然我就立马杀了他。”男人的瞳孔因为抓狂而放大不少,眼球上布满了血丝,身上的淤痕多的让人心寒。

“放了他,我只说一遍。”拉斐尔的声音依旧如此,不但一些波澜,压迫感却没有减少一丝一毫。囚犯哽咽了一下,眉头紧锁在一起,手中的小刀离警员的脖子又进了一步,血从口子上一滴一滴的流到衣内,表情惊恐万分,祈求般的看着拉斐尔。我瞟了一眼拉斐尔,眼睛似乎在说话,说的是垃圾。

“快放我走,我要离开这里!!快一点,我————”男人话还没有说完,拉斐尔便拔出剑连着被挟持的警员用力砍下去,血滴四溅,一旁的囚犯和警员不禁尖叫了起来,跑到那个警员身边的时候,露出惊恐的表情,一字一句的说出:他死了。原本围满在厅堂的囚犯如风般散去,只有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缓和不过来。我用手摸了摸脸上沾上的血迹,手瑟瑟的颤抖着,我亲眼目睹着一场杀人专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就是睡在我旁边的男人,可怕。我往后退了几步,无力的靠在黑色的铁柱上,大口的喘着气,就如那天一样,心脏猛地跳个不停。血一滴一滴落在我的囚衣上,染成红色一片。血泪。这是我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拉斐尔放回刀鞘,慢慢朝我走来,平静的如死尸,他把人命当成了什么?!!

“不要过来,不——”拉斐尔猛地拽过我的手,自然的贴上我的唇,火热的感觉由内而发。疯子,全是疯子!!我用力的推开他,拉斐尔皱了皱眉,咬破了我的唇,一副愤然的模样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色彩:“你在怕什么?比起你来说我杀的人有你可怕吗?你这个杀人犯。”他的话窜进我的脑子里,让我心脏一阵阵抽痛,直到他继续走过来,我发疯似的嘶吼道,一道如刺般尖锐的东西从我手中窜出,直直刺在拉斐尔的腹上。拉斐尔的倒地,包括他闭眼前看我的那双尖锐的眼神,嘴角慢慢上扬的弧度,让我心惊不已。我看着自己的右手,刚才的东西是什么?!迅速赶来的警员把我压在了地上,强行给我打了一针,这一次我没有反抗,到希望能够沉沉的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在厅堂的小道上,一个个子182的男子靠在墙上,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嘴角扬起的弧度就像看到新鲜玩物的神情。他穿的斗篷遮住了他的容貌,只有他隐约闪现的眸子让人难以忘怀。他拍了拍手,拨通了通讯器上第一个编号,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还有掩不住的兴奋感随即爆出。

“哈,我刚才看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场景,你知道是什么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慵懒,打了个哈欠,说道:“什么?”

“是血族,哈哈,没想到现在还有血族人活着。”

“哦?那不是很有趣吗?反正她马上也会来我们这里的,到时候和她好好玩玩。”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