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直至终曲的最后一秒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18日

《直至终曲的最后一秒》精彩章节目录_从鈊开始小说在线阅读

直至终曲的最后一秒

作者:从鈊开始分类:玄幻小说类型:战斗

一直向前走,不曾想过回头,努力的追寻自我,即使知道自己终究会倒下,身躯从悬崖上坠落。  但是,那个时候的你一定会来接住我的,对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芜瑶海……芜瑶海……芜马……

怜有些不好的感觉,希望别是……

“我哥哥他也和你们一样,他叫芜马,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我哥哥?”

人生就是这样,你越不希望来什么,就越给你来什么。

我被安排了?

怜赶紧询问起来:“是不是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还秃头的那个?!”

“啊?我哥哥不是很阴阳怪气吧,他对我挺好的呀,上次他还说自己想帮助一个身高165的男孩子重拾自信呢,还给他了一个大大的surprise呢,他很善良的好吧。”

不对吧,这不就是我吗?

一旁的青雨突然捂住嘴偷偷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扫把星!”

“没什么呀,你们继续,我在笑那个小男孩而已,你别那么自恋。”青雨好笑道。

“我……”

“别乱动。”

乐正清突然来了一句,怜只好乖乖的安静下来。

“就是别乱动,清前辈给你涂药呢。”

“谷人,我问你我自恋吗?”

怜和零谷人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要说这里谁最了解怜,那肯定是零谷人。

“这里现在就你们几个人住了吗?和我小时候见到的不一样了呢,这么大一间屋子。”

“你小时候来过这?”怜有些好奇的看着芜瑶海。

“是呀,我的哥哥以前就住在这里,不过也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记得当时他还有一个和哥哥玩的很好的兄弟呢!”

怜开始不自觉的想到了零谷人,自己和零谷人从小从孤儿院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吃饭,可能区别就在于零谷人更加具有亲和力吧。

“对了!我认识以前住在这里的婆婆,不知道她现在还住不住在这里了。”

“婆婆?这里是住着一位婆婆呢,只不过她从来不出房门,话说清前辈!你还一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那位婆婆一直不出房门呢?”

怜转头又看向正在用棉签给自己伤口上药的乐正清。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老爷子,他只是和我说婆婆要看护境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境水?那是什么?”

“额,类似……GPS定位的东西,只不过模样就是一摊水而已”

芜瑶海突然插了一句:“那个……我能去看看婆婆吗,这么久没来,不知道她还认不认识我。”

“诶,那我是不是正好也可以进去看看所谓的境水了,谷人,你也一起来呀!”

“这样贸然进去会不会惹婆婆生气啊。”

……

婆婆的房门外挂着一串风铃,屋里头婆婆正闭着眼睛坐在地上。

“有事吗?”

婆婆突然张口,那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沧桑。

“婆婆,您还记得我吗,我是瑶海呀!”

婆婆缓缓的睁开眼。

“瑶海……”

沉默了数十秒,婆婆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着芜瑶海:“丫头,你都长这么大了。”

站在身后的怜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这小孩子过家家般的煽情戏已经开始渐渐的浮出台面了。

说实话怜挺讨厌这种场面,让人肉麻。

他四处张望着,在这个房间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金色的盆子,这个盆子的盆壁上还雕刻这许多精美的图案。

我去!真要是拿去卖了能拿到多少钱啊!

其他人都安安分分的时候,怜悄悄地向那个金色的盆子走了过去,伸出手轻轻抚摸这上面的图案,图案的表面很光滑,而盆中则是装满了水。

这该不会就是清前辈口中的境水吧!可以喝吗……

端详了一会,便想伸出手捧起那个碗。

“别乱动,臭小子!”

怜吓得急忙缩回了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个婆婆的眼睛瞪的老大了,看着自己,有些吓人。

“额,那个……”

“喂!怜!”

零谷人站起身将怜从那头拽了回来,像教育小孩子一般的语气责怪道:“别人的东西你也爱乱动。”

“好奇而已~好奇而已~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这才安分了一会,怜的目光又开始四处游荡了,这才将目光投向了风铃。

“怎么?这才一会你的手又开始痒了?”

青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不是,你们怎么能这么安分呢,你听她俩聊天,你不烦吗?”

“还行。”

“你这么有耐心?”

“作为一个近神者,一点耐心都没有怎么变得强大?如果不喜欢听,你可以去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呀。”

怜的心中就是憋着一股劲,闷劲,但是怎么也发泄不出来,没办法,看到一些稀奇特别的东西总是能勾起自己的好奇心……

芜瑶海一直和婆婆在叙旧,聊的都是些以前的事,除了青雨大家都盘腿坐在地上,因为这个房间不大,只有一张椅子,大家似乎也是对这位婆婆恭恭敬敬的,芜瑶海一来,大家都来了,不过她们的谈话中有一些关于芜马和土门屋以前的事情还是挺吸引人的。

这间土门屋以前住着许多的近神者,大家生活的都很融洽,每天的出勤,吃饭大家都是在一起。在这些人中,婆婆最看好的还是芜马和他的好兄弟雷西卡,因为这两个家伙天赋在所有人中是最高的,平日里的练习也是非常勤奋。平常休息的时候这两人一起吃,一起玩,虽然有时也会为了一些小事争吵起来,但是最后依旧两人依旧一起欢笑,只不过悲剧还是发生在一次出勤。

那天下午去位面的人最后回来的只有仅仅几人而已,然而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却闭口不答,所以这件事也就无从得知了,直到近神者的一批大换血,步入老年生活近神者门走了,新一批新人通过训练顶替上来,芜马也因为一些原因,当上了所有近神者的领导者,这件事也就石沉大海,只有老一辈的近神者知道的详细一点了……

事情到这里,婆婆叹了一口气。

良久之后,芜瑶海站了起来。

“各位,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下次我会再来看望各位的,我要先走了。”芜瑶海对着婆婆鞠了一个躬离开了,大家也相继离开了。

楼上除了自己和青雨的房间,那些空荡荡的房间都是那些离去的前辈的,升职的,死去的,回家生活的,怜不禁有些惋惜和疑惑,曾经一起从死亡的边缘回来的那些人就这么离开了,他们没有不舍吗?

不过算了,虽然这些东西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没完成的还是由我们继续来完成。

“你傻乎乎的站在这干嘛呢?”

青雨从房里出来准备下楼,就看见怜愣在一间没人住的空房间外。

“你不懂,我这是在致敬,致敬你能理解吧!”

“你也有这么懂事的一天?”

“你就不能对前辈尊敬一点嘛!看在前辈的份上,今天能不能别给我阴阳怪气的,扫把星。”

“行,不过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走的走,死的死。”

“我才不会死,你别老诅咒别人。”

看着怜一副很有志气的样子,青雨就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不会死?我都不敢保证每次战斗后我都会站着回来。”

“我是男人,当然不怕!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和别人不同,别人生来就有的而我没有,别人生来没有的我却有。”

沉默了一会。

“下来跟我再练练吗?那天你不是挺不服的,一直想要报仇吗?”青雨有些挑衅似的说道。

“好啊!来就来!”

后院比较空旷,除了一些简单的装饰以外就是以前空地,所以这里也是练习的最佳场地。

青雨拿着木刀朝怜挥舞了几下,每一下的动作都干脆利落,似乎能把空气都给斩断。

“这回我可不会在输给你了!”

用力一踏,一刀落下,被青雨侧身躲开了,接连的横扫,重击,上挑,青雨不是防守就是闪躲。

“我看你能躲到哪里!”

刀一直,刀尖直接刺了上去。

啪嗒!

青雨手中的木刀向上一挑,挡开了那一下的突刺。

“不要乱挥,找到节奏,不然你永远打不到我。”

细密的汗珠开始慢慢的在怜的头上渗出。

“切,别装,有你难受的时候!”

突如其来的一个横扫,眼看就要打中青雨,但是青雨的刀随手一抬就给挡住了。

“没完呢!”

刀瞬间收回,一腿就朝青雨的侧身扫了过来,青雨愣了一下,左手一挡,这一下的突然袭击差点就成功了。

“有点意思,不过嘛,不够快啊。”

青雨的手一用力,把怜推出了十几步外。

力气好大!这家伙……

怜有些急了,开始朝着青雨冲了上去,先是当头一砍,被青雨轻松的挡住,腿踢到半空,青雨便起腿将怜的腿踢了下去。

这家伙根本就没认真跟我打啊。

怜另一只手抓住了青雨举刀的那只手,准备夺下那把刀,但是手又被青雨的另一只手抓住。

“你还不准备还手吗?”

“主要是看你受伤了,我不想还手,我要还手我保证你能把今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怜心里清楚,这家伙还真不是再说大话,但是自己怎么可能认怂。

青雨刀身一用力,将怜的手送了回去,接着用刀身拍在了怜握着刀柄的手上,手一松刀一落,另一只手还被青雨抓着的怜想走又走不掉,一时间脑子一空。

接着青雨身体一转,就是一个过肩摔。

在那个瞬间,怜似乎闻到了青雨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

痛!

“行了,今天就到这,清前辈也准备把你兄弟拉下来练练了,你可以稍微看看,观摩观摩。”青雨的双手挑了两下自己的长发,拍了拍衣服。

“那为啥我要面对的是你这个妖孽!”

“当然是给你机会报仇咯,放心吧,机会有的是。”

青雨回屋了,怜从地上站起来,自己的衣服上还残留着青雨身上的余香。

怜晃了晃脑袋,还是赶紧去换件衣服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