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8日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精彩章节目录_萌主小说免费阅读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作者:萌主分类:奇幻小说类型:西方罗曼

普罗米修斯要回归了!对人类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对神来说,这简直是灾难!谁去拯救大希腊与人类?依旧求助东方神界吗?一番互相推诿之后,倒霉的总是不在场的。就她了!她可是畅通东方神界的,千万不要给她开口推脱的机会!对对对!变哑巴!名字?先别管了!就这样,她被派去拯救人类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游戏开始前的解说吗?

是的吧?神呐!这游戏阵仗挺大呀?我莫不是穿到游戏里了?还是个哑女啊……连名字都没有这就坑了啊喂!

她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最起码的角色选择机会都没有给她。若让她选的话,最起码,她不会选择哑巴的角色,更起码的,她会给角色起个名字。

不待她吐槽玩完,那垂暮老殿主又继续说道:“……隐蔽大殿隐藏的秘密与罪恶终将被揭露,我能做的已经做完了,接下来的一切将由你来完成……”

一语未尽,老神父的身边似起了浓雾一般,渐渐将他整个身影都笼罩起来,声音也缥缈了起来,仿佛逐渐远去了一般,直至消失不见。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眼前的浓雾终于散尽,老殿主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有满室的寂静与窗外的阴霾相对无言。

她消化了很久,终于无奈泄气。不管怎样,这古老恢弘的大殿并这神出鬼没的殿主总是要接受的事实,与其坐在床.上想不出个究竟,不如干脆下地看看。如果真的意外进入了某个游戏,当危险来临,起码要知道怎么跑对吧。

坐在床沿找了一圈,没有看到鞋的踪迹,也没有看到任何长得像鞋的东西,她无奈只能打着赤脚。

那圆拱的门顶还真是,跟窗户还有屋顶都是一个风格的,像极了传说中古罗马皇廷的风格,厚重、奢华、热烈。

当然,这一切只是她的臆测,毕竟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见过古罗马的建筑长什么样。当然,她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那个时代的建筑风格。仅有的,不过是记忆深处的风和影罢了。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走出那道门,前面是一条昏暗的长长的甬道,甬道两侧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插着火把。火把明明灭灭,照不太清前面的路,似乎无止境一般。

两侧的墙上似乎要走上很长一段距离,才能看到有一个门,却是门扉紧闭,看上去十分厚重的样子。打开的话一定很沉吧?她慢慢地走着,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似乎门的大小样式都大同小异,不知道老殿主平时会不会走错屋?

沿着甬道走了很久,终于,前方是一个拐弯。她吁了一口气,真担心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漫长无止境,内心的恐惧恐怕就会把她击垮了吧。

拐过那个弯,前面隐约有不同于火把的光透过来,她心中一紧,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

看着那光亮渐渐放大,如同外面天空的灰蒙色彩,她一时觉得,或许这个颜色也不是那么的让人失望,至少她知道自己终于走出了那压抑不已的甬道,看到了走出那个大殿的希望。

终于,一步跨出,她的头顶不是圆拱晦暗的石质屋顶,而是灰成一片,却无比辽阔的天空。

深吸一口气,她放眼望去,以为会看到万丈平地,一马平川。然而眼前的那堵一人多高的墙阻断了她的视线和她的以为。

“……”

墙外的树木高大耸立,却不见半片绿叶,枝桠横叉,像极了张牙舞爪的恶魔。甚至有的枝桠嚣张放肆地横生进院墙头,朝内挥舞着魔爪般的枝杈。左边紧靠院墙的枝杈底下放着两张拼在一起的破旧的暗红色桌和椅,那桌椅的底下是连成一体的,宽度目测约有六十公分宽,莫名的有种熟悉感,她靠近一些想要看清,好像是……

“你是谁……”和老殿主如出一辙的腔调。

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惊得她猛一回头,朝声音来源处望去。

是一个浑身裹着黑袍的青年男子,那黑袍与老殿主的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男子并没有将黑袍上的帽子戴上,而是任其耷拉在身后,露出一颗脑袋。深棕色的头发卷曲随性,五官深邃如刀凿斧刻般,肤色白皙,眸色很浅,但眼神犀利冰冷。他的身侧略靠后位置站着一个修女装扮的侍女,比他矮了将近一头,身躯略弯,神色恭敬。

她无法回答,只能持观望态度。僵持了一小会儿,他朝着她的方向过来,步履沉稳,仿佛每一步都带着杀气,她只能连连后退,同时观察要往哪里跑,或者有没有可以防御的武器。如果真是游戏的话,应该随手都能获得些武器的吧?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似乎是确定了她没有任何威胁,他转头冲那个侍女道:“她是谁?”

修女装扮的侍女这才抬头,朝着她的方向望了一下,复又低头道:“回殿下,她是殿主多年前带回的人,没说是谁。”

“殿主多年前带回的?”他蹙着眉头问道,“我怎么没见过?”

“回殿下,她一直都在昏睡,可能是刚醒来吧。”侍女道。

闻言,他似乎和缓了些颜色,转头看了看她,问:“你是谁?”

她略一沉默,便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她还是摇了摇头。

“……你从哪里来?”

她还是摇了摇头,心想游戏不都是打个怪兽升级、打人升级、各种升级吗?这是什么操作?

“……殿主可有交代他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他沉着脸问道,似乎对她的反应非常不满。

她十分有眼色,但事实只能……怯怯地摇摇头。

似乎是攒够了怒气值,他咬牙切齿地道:“你是哑巴吗?只会摇头!”

终于问出了一个不负众望的问题啊!她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诚恳用力地点了点头,就见他话头一滞,想吼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你是哑巴?”一种无力感攫取了他。

无奈他只能回头对侍女说:“殿主回来的话通知我。”

然后转身朝大殿的一个门走进去了。

她愣愣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然后数了起来:一二三……十!十个门?!这是什么情况?她刚刚是从哪个门出来的?!

她张圆了嘴,想问尚未离去的侍女,却口不能言,只能欲哭无泪地望着那十个门叹气。

侍女见她并没有什么交代的,便向她行了一礼,而后转身朝某个门而去。她脑中念头一闪,或许跟着她能够好一些,赶紧拾步跟上。

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中,总会自发地将自己划分归类寻求安全感,哪怕对方是敌人,他也会觉得比起这陌生的未知数,对方是安全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