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此株妖异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8日

《此株妖异》精彩章节目录_幻鸣风小说在线阅读

此株妖异

作者:幻鸣风分类:都市小说类型:嫁人

妖株虽艳色,雌躯却是雏。月栾种族天性使然,习惯雄身现于人前的他会抵不住胸中雌芯粉释的隐劲化为雌妖,偶尔要去做着见不得光的羞羞的事。难能可贵的是,月栾的贞操尤在,可是久历远航的船最近却搁浅了……这贞操还能保住吗?月栾在为自己担忧之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栾蛾眉颤颤,眼角嵌着晶莹之滴,贝齿切咬那粉嫩唇,额头上香之汗淋淋…… 床上有佳人,一眼催人欲,二眼销人魂。

俞云煜瞧这美人难受,且自己也是说过要助人为乐的,再束手旁观就说不过去了!他伸出自己的手是要相助了!

俞云煜手探向了下月栾滚烫的额头,为其擦拭汗水。月栾似感到了额有异动,杏眼半张,若其清醒定然瞋目而视,此刻她只是眼帘轻抬,琉璃珠眸里焕着难以掩盖的媚彩。

“你是我的,你知道吗?”

月栾唇瓣蠕动呢喃着什么,最后回答竟然是:“嗯~”

美眸半寐,几分慵态几分媚的月栾忽而玉臂伸展,搭到了俞云煜的颈背。“嗯~过来!”柔音绕耳久荡不绝。

俞云煜任由那搂着自己颈的玉臂牵引,他身躯倾下抵到月栾的琼鼻。鼻尖触鼻尖,有那一点骚痒,痒如清水平面一圈一圈轻荡波及至心。

这已经送到嘴边的鸭子肉,味道清香,俞云煜凑嘴稍近既可得尝。

俞云煜的手伸向了玉白耸峰交汇的沟壑处……

俞云煜终于是前戏玩尽,要该放首情舒意缓的《京都有点热》然后进入主题了?

结果俞云煜是尤物不取,只把项链瞧。

“嗯~近一点!”身下的佳人,见俞云煜迟迟不作为微恼而娇唤。

俞云煜。“你这骚色又想吸吮那精溢之气了吗?”

“嗯~”水气沾润角眦尽显迷离的月栾应是。后开怀由抱,任君采摘。

“每次都是吸的混浊人的精之气,这次让你尝尝什么就妖之精气!你这贱躯不要虚不受补就好!”

俞云煜闭目调息,倾刻嘴呼一气,气如朝霞有彩。近了月栾那朱色艳泽的唇,将气输送了进去……

“嗯~还要~”尝了甜头就惦记,月栾闭着眼索吻的模样是要继续的样子。

“这点都恐你消化不良了!睡去!”然后俞云煜提手一张符贴于其额,符化之后是一阵清香……月栾闻那香味初时还拧眉似仍有遗憾,兴许是如一吻能尝到的美味现在没了所以感到遗憾!香愈浓,月栾眉儿舒缓开来,呼气不再燥热。最后是安然入眠了。

俞云煜将那艳绝的尤物是暂且搁置一旁,不作享用。又重新凝视那块项链。

俞云煜想起了那个与月栾有几分相似的妖精。

那妖精是月栾的母亲。

那时这阵初设,楼盘为未建,也在这个房间,月光能直透窗照入,皎洁月色映在佳人脸蛋上。

“喂,煜儿过来,芊墨阿姨告诉你个好事吧!”

“什么事?”

“我将我家的那颗小苗儿许配给你做媳妇怎么样?”

“嗯?芊墨阿姨你家的小苗儿?儿子的儿吧?”

“你也是植株妖怪,应该清楚,植物妖怪中有雌雄双芯的存在。就像我们妖株一族就是呢!”

“还有阿姨可是让你的小媳妇是修练月下华发的功法,习月之精华而修成的绝世妖躯,到时你见了定会垂涎三尺的!应该比啊姨我都要艳丽!”

一双溢水的瞳眸把俞云煜盯着,蛾触般修长的睫毛随眼眨而轻轻颠动着……

“芊墨阿姨您这是在托孤?”

“这是给我家小月栾找个好门口嘛。而且这桩买卖你不亏阿!实话就跟你说好了,小女将来肯定不会如你母亲那样清纯若泉水那样的雪仙一般的美女的,但妖株近乎等于绝色妖姬!无论雌雄样貌总是不会逊色的。看阿姨我就知道了啊!那么芊墨阿姨的容貌在你心目中特别差劲?”

“芊墨阿姨姿色当是美丽动人。相信月栾将来也会长得一副沉鱼落雁之容。只是月栾尚幼且她心意如何。”

“哎!父母之命!她会理解的!当然你也得努力加把劲以虏获芳心。若有困难,看看阿姨给你出几份攻略治策好了。”然后眉岸倾覆,有所虑的样子。思度一阵后说:“三岁定八十。她的脾气应该也不会改多少吧,像她敏感处有屁股啊耳朵啊,应也不会变……”

一位母亲竟然将“小女儿”的羞事以及弱点对外宣出。还好似乎那仅仅是谈论家常一般。

俞云煜毕竟是晚辈,好有礼貌地矗旁边专心听讲。他我留着他母亲这位好闺蜜的表情。说着说着颜表溢出的是一种愧疚与不舍。

芊墨是不语了,她那姣好的面容稍微沉浸于哀伤中有片刻。

“他是凶兽,你为何要为寻他托付自己的骨肉给他人。”

“哈!那……只是……哎……冤孽啊。”芊墨还想辩论一下的但最终还是承认了。“你可曾想,一只一出生就被附上凶兽的名的狰,竟然纯情如不谙世事的少年郎,这不是挺有趣的么?想那初见,不慎被他瞧了胸脯,他竟然会红脸别过去的……”

她说着,言语中是有些庆幸能与之相遇的欣喜。看着方才还有些黯然的女子,此刻竟然倩然一笑如花蕾,所以花蕾未绽放是因她要待时机为一人绽!

俞云煜瞧着看着,那笑里是他自己不能懂的所谓爱情。一如母亲为了父亲要吞了那受邪念侵染的角柱之兽。他母亲植妖火葵,他父亲却是所谓捍卫人间正道的道士,天图阁长门。母亲为他付出那么多,他父亲却时常冷落,几近如驱妖般赶,母亲却说那是父亲的所谓的矜持!

好了,母亲已经是白费功夫,她以为父亲好了其实父亲也深受重伤命不久矣,她还要作为角柱永远要处在一个牢笼里度她的余生了!俞云煜评价自己的母亲是:真是自作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