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麻瓜想变黄瓜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19日

《麻瓜想变黄瓜》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小猪不要哭小说

麻瓜想变黄瓜

作者:小猪不要哭分类:青春小说类型:娱乐

“我要成为黄瓜”麻瓜朝天怒吼。我对此感到不解。都是吃的除了口感不同,还能有什么差别,为什么非要成为别人呢,做好自己不行吗?“你是不会明白的。”麻瓜摇了摇头:“当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你就会知道,肥硕软弱的我们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只有黄瓜那样的‘人间冰器’才能和她进行冰与火的交融,达到瓜生巅峰。”“你那么想……”“嗯”这时候它却有些羞涩了,"我要亲吻小姐姐,我要做她的贴心小面膜。"看着处在幻想中的傻笑的他,我又徒增几分伤感,“像我这样不愿努力的麻瓜,却还想着找一个能够包容自己的女人,是不是有些痴心妄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喜欢游戏吗?

不喜欢?

那么

游戏开始

***

故事背景:“大转移”过后第七使徒安徒恩被使徒赫尔德转移到天界。在它前往神之都根特的路途中经过能源中心,基于安徒恩本身对于能源的需求本能,使其停留在了能源中心。共生生物塔尔坦人首领玛特伽无法驱使安徒恩移动,只好派出了一些族人分散到了整个发电厂,开始吸收能源。

然而好景不长,派出去驻守吸收中心的族人被一一杀死,安徒恩的能源输送中断,此时的能源中心已经不再安全。但比较幸运的是安徒恩已经吸收足够的能源,玛特伽不愿战斗,便决定驱使安徒恩突破次元壁向寂静城移动,希望通过寂静城回到魔界。而另一方面,安徒恩的行为导致了天界能源的突然紧缺,使得卡勒特长驱直入皇都根特,天界无数生灵的逝去都被人们记挂在了安徒恩的身上,因此天界主战派首领鹰眼杰克特率领天界众人和各位冒险家们在后面追截,开始了一场炮与火的战斗盛宴。而我们的主角就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化身的冒险家战斗法师——小百合,在这个故事中她会起到什么的作用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第七使徒安徒恩的出现是人类对于怪兽的各种幻想的具体实现。虽然嘛还有天帷巨兽这个会飞的家伙常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是阿拉德的冒险家们显然对这个来之异世界的生物更感兴趣。

使徒安徒恩作为怪兽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它那山岳般的躯干。在安徒恩前往寂静城的途中,深不见底的海水只是刚好淹没它的四肢而已。在海面上匍匐前行的安徒恩,从远方看去就像一座会移动的火山堡垒,因此冒险家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想让熔岩火山停下似乎有点难。

对于冒险家们来说,消灭安徒恩的另一个难点就是那坚不可摧的鳞甲。早在战争爆发之前骄傲的天界人就利用安徒恩的鳞甲做过各种实验,他们尴尬地发现天界的各种引以为傲的科技武器根本无法打破安徒恩的防御。用白话来说就是你攻击力还没人家的护甲高。

当然,总是要给冒险家们一点希望嘛。在能源中心的各个发电站周围,不知何时悄然出现许多火焰般的能量结晶体。这些能量结晶采集后经过测试,发现它们比之天界已知的各种金属的强度都要强上许多,而且密度也非常小,非常适合与天界的现有武器结合生产。这种石头就是后世非常有名的魔刹石。

其实对于魔刹石的由来也有一桩奇谈。据说是安徒恩刚来能源中心吸收的能量,似乎是因为能源中心的能源不纯净的缘故,吸收没多久后就有点便秘的情况,随之就产生了许多新陈代谢的废物,陈列在能源中心四周。具体的这魔刹石是什么产物就不得而知了,我们也不必在意。

新型的魔刹石武器生产后,就迅速投入对于安徒恩的作战实验中,似乎是因为魔刹石和安徒恩同源的缘故,新型武器在其后的实验中屡创佳绩,实验的成果令天界人欣喜不已。似乎打败安徒恩已经近在眼前。

在天界的贵族老爷们前前后后的做了那么多的作战分析后,最终将计划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阻截安徒恩。如何让一只乌龟不再走路是个问题,当老爷子们还在为了各种方案激烈辩论的时候,我们伟大的杰克特首领甩出一柄钢刀,那就砍了它的腿吧。

随后就是一轮猛烈的魔刹石炮弹的炮火轰炸,但是并没有出现令人满意的作战成果。价值上亿的魔刹石武器似乎只是让延缓了一会前进的步伐,看来还是要冒险家们去行动呀。

*** ***

“表哥!你看这安徒恩是不是一直都不洗脚?脚刚踩进海水里就冒出这么浓的脚气?”莲儿支手揪着她的青梅竹马的衣角,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表哥,我们结婚以后你可要天天洗脚,不然我不让你上我们的婚床。”

隔壁村的枸梓脸上冒着一条黑线,“莲儿妹,你不要污蔑我好不好,我的脚可是经常洗的。”

“嘻嘻。”莲儿嬉皮笑脸地看着她的意中人,“你不洗脚的话也没关系,莲儿帮你洗。表哥愿不愿意让莲儿帮你洗一辈子?”

“不愿意。”

枸梓和莲儿的纯洁友谊,在黑暗中是不易被人发现的,对此往往需要一点极致的灯光才能让它展露出来,这时同行的大叔的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莲儿姑娘,你的表哥为你找了个嫂嫂在里面呢,你不去接你嫂嫂的话,她的闺房可被其他男人给踩烂了。”

“滚!”每当这时两人都会非常默契的回怼。

被称作大叔的人曾经也是一位风流人物,一位在教会已经打了两年半的酱油的圣骑士团候补队员,会一些简单的荣誉祝福、守护祝福和打球。据说当年教皇刚见到他时对他惊为天人,在结束完对大叔洗尘后就偷偷地把他拉回房间,信誓旦旦地告诉他,大叔在学习神术的方面天赋异禀,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将来拯救世界的重任必然会有他的一份。随后便把一本从上古传下来的书籍又传给他,大叔定睛一看,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大日如来真经》。

此后,大叔本人发觉自己已经无法再低调下去,逢人便将自己的事迹与人探讨一番,且借出秘籍令人观摩一二。教皇后来得知此事,对大叔的行为很是赞赏,称其大义,并决定收他为亲传弟子,亲自督促大叔的修炼。

但在这之后的旅途中枸梓只见过大叔对自己加过两层基本增益。圣骑士入门能力的荣誉祝福和守护祝福。至于像传言的大日如来真经什么的,枸梓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敢说,也不敢问。

晃晃悠悠的一行三人最终也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安徒恩的大腿旁。三人望着眼前的怪物一阵目瞪口呆,安徒恩仅仅是左前腿就向左右绵延数千里,抬起头来前肢更是如擎天之柱般直插云霄,而且在这巨肢周围还有一股浓郁的‘脚气’如同帷幕般挡住了众人的视野,根本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枸梓拉着莲儿脸色凝重,“莲儿,我们进去后你在我后面,小心注意点周围的动静。”

“先别急着走嘛,这‘脚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等我跟你们来个来自大叔的关爱,嘿嘿,守护祝福。”大叔手中的袖珍十字架微微一动,状态增益瞬间到账。

“老不正经。” 莲儿对此却不买账,“大叔,上船之前你不是已经加过状态了吗。而且我不要你的关爱,人家让表哥保护我。”莲儿躲躲在枸梓的身后,眨着她的星星眼,“表哥,你会保护我的。对嘛?”

“莲儿放心,表哥要打十个。”

“嗯。表哥,我也跟着师傅学习了一个保护你的功夫吆,叫究极念气罩,到时候你就躲进来。”刚说完就转头对着旁边的猥琐大叔冷哼一声。 “你不准进来,我是为我表哥学的。”

大叔尴尬地笑了笑,“我不进来,我只是想给你们加个荣誉。”

枸梓一行人刚接触黑雾时,皮肤上的就出现一股淡淡的灼烧感。但这种不适只是片刻,就被一股温润如水的感觉所取代。看着手臂上闪烁的守护符文枸梓不禁对这个不靠谱的大叔高看一眼。

这股‘脚气’并没有过多地耽误三人的时间,只是盏茶的时间,众人便穿过黑雾,揭开了安图恩这层神秘的面纱。

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火山岩,各种怪状的磷石盘横交错,仿佛一头潜伏的野兽,伺机而动。在哪厚重的鳞甲下缓缓流动的熔浆化作一道道火蛇,不知何时给你来上一口。

随着三人缓缓地深入,战争的痕迹渐渐地显露了出来。沿途都是些残破的身体和各种折断的铁戟刀剑,人族鲜红的血液和异族的交汇成一道血流,顺着火山石缝浇灌在岩浆中,激起一股淡淡的硝烟。

在大叔的不远处一位属于人类的中年男子死前还不愿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甘,似乎还没杀够?而在右边的地方还有一个有着淡淡的呼吸的天界士兵,见枸梓一行人过来,有些激动,一时没缓过来就突然断气了。

当然路边也有不少塔尔坦人,对于这些长着奇怪样子的异族人,三人是没有一点好感,默契地在那些还有半口气的怪人身上又来了一刀,结束了他们痛苦的一生。

其实在这场战争中他们三人一直属于打酱油的存在。杰克特发布号令后,大部队的人蜂蛹而至,投进第一梯队前去厮杀,狗子也是跃跃欲试,急着前往前线,奈何带了个拖油瓶,也是没有办法。

“小心,表哥。”在众人检测周围尸体的时候,在一个不易察觉的阴暗角落里突然出现一群塔尔坦人,为首的一个狗头魔法师一句不说,上来就是就是一个充满爱意的魔法弹。

“掩护我。” 枸梓看到后,简单地交代一声,就一个箭步冲向这群塔尔坦人中间。手中的巨剑横身向前扫去,闪着深深寒意的剑芒瞬间带走一个人的生命。

战斗虽然才刚刚开始。但大叔身为其中的一员,当然也不能示弱。将后背手的一个毫不起眼的背囊往地下一摔,拿出一个毫不起眼的加特林机枪,上膛,上弹,瞬间开火。“哒哒哒”的声音和爆裂的火花交错,不禁每次都能带走一片的敌人,这更是一场视觉盛宴。

大叔从背囊里拿出一颗里面流淌着熔岩的子弹对着惊呆的两人说,“嘿嘿,天界的高档货,刚生产的魔刹石子弹,我还特意涂了净化圣水,既破魔,又破甲,要不要试试?”

“哼,不要。”莲儿娇喝一声,取出束在腰带上的一把柳剑,赶去支援枸梓。柳剑虽没有像巨剑那样强大的破坏力,但胜在灵活多变,配合着她轻灵的步伐,身上没有沾染丝毫柳剑带出的血花。相反枸梓的身上随着时间的后移,身上渐渐多出来许多细微的伤痕,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拖下去肯定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

在三人的优秀的配合下,塔尔坦人死了确实不少。但是对面也会配合,顺利的从一小堆密密麻麻的人,变成了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人,而且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机枪那种频繁的后座力震的大叔有点手抽筋,身体也有些扛不住,“枸梓呀,他们人太多了,我们不能跟他们这样硬钢啊,我去为咱们找另找一条出路。”

话还没说完,大叔就已经收枪跑路。莲儿见状瞬间拉住枸梓充满血污的手,“表哥,我们也走,不能让他自己跑了。”

三人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跟他们打出了游击战,每次穿过一个岩洞后,总是有一堆本家人在迎接三人的到来,想为他们尽一些地主之谊。大叔三人每次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腿就已经自觉地行动起来,向其它的岩洞跑去。

“呼呼”大叔拖着他那几年没运动的身体,喘着粗气,“这次没追来吧?”

“表哥!你看前面。”莲儿握着枸梓的手,说话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

枸梓和大叔顺着莲儿的目光望去,身体温度瞬间降低,如坠冰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