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山茶花的泪珠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20日

《山茶花的泪珠》精彩章节目录_玉楼飘梦小说免费阅读

山茶花的泪珠

作者:玉楼飘梦分类:奇幻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情深女儿胜英雄,千年爱缘赠桃园。刀光剑影烟消后,花泪满怀向心人。《山茶花的泪珠》,讲述爱神在受恶魔追杀逃到人间,无意间得到凡人强儿的保护才躲过一劫。为了报达强儿的恩情,爱神下凡人间与阿强演义出一段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一月已到。桃花镇有一千古习俗,即男婴出生满一个月时,定要为其办“满月酒”,宴请邻人亲友,这样男婴就能消灾免祸,茁壮成长。

王氏是桃花镇上第一大户,祖上以来就是名门望族。房族枝繁叶茂,世代以教育远名。王氏族规: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是族人毕生最重大的事业。

如今王好民为族长,也是桃花镇镇主。晚年得子,使得多年的膝下荒凉之愁,扫空一尽,豁然开怀。既逢爱儿“满月”席庆,并借此大摆筵席,邀镇上家家户户免食三日又以厚礼相送。

于是满月之日,王好民夫妇就给儿子换上新衣容装,寄上名符,端正好躺放在大门口的摇床上,以谢邻里亲人们的厚爱。炊烟袅袅,爆竹声声,宾客络绎不绝,小儿被喧闹声吵得啼哭不止,家人们百般安抚都不相干,直到沈要男包着女儿也来入席,两小儿对眼相视才转哭为笑。

宴席正堂中坐着的都是王氏家族百岁寿者,王好民逐一敬酒,妻子提壶,好民斟酒。

酒桌上,大家先互相礼让,后便揎拳撸袖,放声大喝,高谈阔论,推杯换盏。席间一位王氏百岁寿者咂嘴舔舌地问道:道贺镇主,今喜气洋洋之日,不知您家的爱儿唤什么名儿?

王好民笑回道:还未取名儿,正想今日托在座的亲戚朋友之福给取个名。

大家听后,叽叽喳喳说笑一番,并无人提名。彼此心里都知道,王好民是桃花镇最有学识之人又是镇主,自然都不敢班门弄斧。

讨论多时,王好民深知大家心想,并说道:王某不才,虽给爱儿意中个名儿,但不敢下定。今借酒壮胆,说出给乡邻们评论,可用否?

宾客们异口同声道:快说出来听听吧。

王好民遂放下酒杯,整整衣领,道:爱儿出生时,正逢咱们桃花镇千年未有的日月偷天,地陷山摇之际。我深感这是桃花镇未来恐有大灾之兆。而我家爱儿却能在如此山岳异动之际平安降生,只怕将来有福于桃花镇众生哉。

说到这儿,大家交头窃声道:镇主说得有理。

王好民顿了顿又说道:我深感责任重大,日夜苦思。咱们龙族国相传是龙的传人,而龙脉就在我们桃花镇的山上。于是给爱儿取了个大名唤作“王真龙”,又怕此名太大,爱儿福受不起,遂又另取个小名唤“强哥儿”。不知在座的各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们意下如何?

听完后,座上的老者们一个个拈髯道妙,齐声道:好!镇主真是用心良苦,不愧是名门望族之辈。

沈要男闻后只是微微一笑,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席散回到家中,沈要男对妻子说道:镇主给他家儿子取个名也忒折腾了。在桃花镇同镇主家强哥儿同年同日出生的就有四个孩子。一个是东街的杨家,一个是西街的张家,另一个就是南街的镇主王家,和北街我们沈家,而且咱们家的女儿跟强哥儿还是同年同日同一时辰出生的呢。按王家人的心思,那我们沈家也要破费阔摆宴席,请乡人们豪饮几日哉?

沈要男之妻闻后道:对于家道贫苦人家,自然摆不起这样盛宴,但对于富道学问之家这样也不算过分,况且王好民的行事作风一向来都很低调很有素养也不是挥霍之徒,晚年得子的喜悦心情是人都可以理解,虽说王家是盛请乡亲们,却不收一文贺礼,这足以见得王好民摆宴的心情是完全发自于人的情意表达而非仗势之人。闲话少言。给咱们家的女儿取个名才是正经事。

沈要男接声道:杨家,张家跟我们家一样都是清贫之家,没什么文化,也不讲究那么多。因杨家女儿出生时足足不停地哭了三天三夜,于是他就给女儿取名为“泪儿”,张家女儿出生时,正值他家中小猪丢失,于是就给他家女儿取名为“珠儿”。我们家女儿与生俱来带有淡淡的茶花香,就取名叫“香儿”吧。

沈要男之妻听后道:这名字取得平平的,但听起来很自然很真切,就叫“香儿”吧。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又过十五年。

香儿生得一副天仙之态。细眉罥烟,杏眼含秋,榴齿噙香,丹唇若施,腮粉两靥,漆黑长发妩媚动人,与生俱来的体内淡淡的茶花幽香更是千百年来独一无二。

因为沈要男夫妇祖上以来就是清苦农家,不识诗书,对女儿的管教更没有太多教规,又只有香儿这么一个孩子,疼爱有加,只以健康快乐为上。

王好民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吟诗作画,无不通晓。不惑之年始得一子,独根独苗,掌中如宝。

书香门第,家规甚多。总以作诗描画,栽花修竹来熏陶,承望独苗强哥儿将来能光耀王氏家族。

也许是受父亲的言传深教影响,强哥儿生来也喜欢弄花作赋。生得浓眉大眼,脸若秋月,一段深情天然生成,一派风流展于眼角。

时值初春,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对于桃花镇人而言是最隆重的时季。春茶是茶园里一年之中最名贵,最珍重的。特别是初春第一轮春茶是经冬育含的雨露滋养,聚天地之精华,凝万物之灵气而发,具有延年益寿之功效,因称之为“寿春茶”。

桃花镇人,千百年来的寿春茶都是用于敬孝长辈,祭拜祖灵。这也是为什么桃花镇家家户户都有百岁寿者的原因。

眼下第一轮春茶初放,镇上学堂全部停课休假,每户人家都准备上山采茶。

天蒙蒙亮,就有三三两两结伴上山采茶的人家。正巧今日沈要男夫妇要去农田翻土下种,香儿就同泪儿及珠儿结伙上山摘茶去。

三个女孩儿,叽里呱啦地从强哥儿家门前走过,正好被强哥儿瞅见。强哥儿从没有去过山上采茶,只知道自家茶园同香儿家的相邻。今日欢心已动,遂向父亲讨要着上山撷茶去。

因强哥儿是孤根独苗,王好民溺爱有加,恐强儿小,怕被山上蛇虫走兽伤着,从而不曾让强哥儿上山撷茶。今强儿已十五岁了,让他去茶地里锻炼锻炼从实践中体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也是好事。于是就答应强哥儿的恳求。不巧的是王好民今儿有公事在身,不能亲领,正要找个家族中可靠亲友带去,强哥儿连忙说道:父亲,不用找了,人家早已上山去了。我跟刚才门前走过的香儿、泪儿、珠儿,一起去就可以了。

说完,不等王好民的答复就自个儿提着一只竹篮屁颠屁颠地追随香儿去。

王好民心里深知北街沈要男的女儿一向来独立自主能力就特别强。早几年前香儿就跟沈要男夫妇上山下田,无所不能。于是就放心强哥儿随香儿们同道去撷茶。

香儿早已瞥见强哥儿,却故意加快步伐,三个女孩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边说边笑。强哥儿总是跟不上,山色朦胧,不一会儿,香儿、泪儿、珠儿,就被雾气笼罩,不见人影,只闻其声。再一会儿,连人语声也隐约而去。强哥儿只得再加快步伐,无奈就是追不上,却闻得一缕幽幽的山茶花香。强哥儿知道现在正值初春,在桃花镇上的山茶花只有在冬季开,这会儿不可能是山茶花开出来的香气,这香味定是香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于是逐香而随。

果然追香至茶园。香儿卸下斗篷,用手挽了挽秀发,泪儿,珠儿也步到各自茶园准备采茶。巧在三个女孩家的茶园跟强哥儿家的茶园都是毗邻,正好分布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小姐妹彼此在摘茶间常常可以相互照顾。

强哥儿迈过一道小山沟,气喘吁吁地紧跟着香儿。香儿采茶往东,强儿尾随向东;香儿摘茶往西,强儿尾随向西。一个似盛开的香花,一个似初放的鲜蜂,花随茶树飘,蜂随花香转,来来回回,追东赶西。

香儿既好气又好笑,便放下手中的采茶竹篮,双手束腰说道:哎哟!我说呢,今儿茶山里吹什么风来了?读书郎,不好好呆在清爽家里写什么诗呀,画呀,却跑这又湿又脏的山地里来干什么呢?

强哥儿羞涩地回道:我来采茶。

这时泪儿、珠儿快步流星地赶来笑嘻嘻地问道:读书郎,你说你来摘茶,那我们问你,你们家茶园在哪儿知道吗?

强哥儿红着脸,低头不语。

香儿对泪儿、珠儿说道:前些天,我打从他家门前经过,看他一本正经地捧着“论语”书念道“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我当好奇就驻步侧耳细听,结果就这么一小段话,他翻嚼了十来遍还在念。我只留心听一遍就默背下来了。

香儿摇头咂嘴地继续问强哥儿道:听说,半年前你爹让你背唐诗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结果你颠三倒四地读了几个月还是背不齐整,气得你爹罚你跪了一天,直到现在你也只学会背一首“咏鹅”,是么?

话还未完,就羞得强哥儿恨不得钻入地缝里去。

香儿见状并凑上前直脸问道:听镇上人说,你画画很了不得,是真的么?

强哥儿连忙后撤几步,但闻得茶花香气袭面。觑眼细望,见香儿宛如出水芙蓉,举止投足之间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香儿见强哥儿呆立着,遂顺手折下一段茶树枝,敲了敲强哥儿的脑袋,说道:念诗郎,记住,这小山沟东面的茶园就是你们家的。快去摘了,别楞在这里,省得等一下空着茶篮回去没法交差又被你爹罚跪,到时又赖到我们姐妹头上来冤枉人。

泪儿道:要是他敢冤枉我们,下次来这儿就用斑竹篾打他的手。

香儿道:这也难保他不会做。说起来你们都不相信,两年前的今天我从茶园满载而归,高高兴兴回家,经过强哥儿家门前,只见他跟呆猪一样坐在大门槛上傻傻地凝望着蓝天看燕子,不料我脚一用力,正好踩中一颗活石子“嗖”地一声,不偏不倚地击中了他的膝盖。我立马就听到“哇哇哇”的大哭声,本以为他哭了一会儿就收住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哭上瘾了,真个是没完没了哭爹喊娘。害得我都不好意思起来,劝不是,不劝也不是。最后还是王镇长闻声而出,问他怎么一回事,结果他话不成音,只顾哭,急得我赶紧跟他爸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王镇长听后连忙跟我说“不打紧”,又跟他说道“男儿要顶天立地,不可太娇贵,更不可随便流泪,以后不许这样哭。”

香儿一面说,一面摇头。

珠儿听后,撸袖揎拳指着强儿的脸,啧啧道:亏你还是大男儿,这样的花俏模样也只有你装得出。今儿我警告你,以后你再瞎冤枉香儿,我可不是泪儿那样只打你的手了,而是直接撕开你的嘴。

强哥儿连忙辩解道:两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孩儿,现在不会那样了。

泪儿上前道:十三岁我们姐妹仨就天天来采茶了,你还好意思说你是小孩儿?

珠儿咬牙切齿道:我的亲娘呀,世间真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香儿摇头道:懒得跟这种不知人间味的人说话。我们赶紧采茶去,要不然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不了了。

于是姐妹仨各自做活去。强哥儿自己一个人坐在茶园的小山坡上。

这时云开雾散,明媚的阳光如黄金雨一般泻下,亮晶晶地照耀着桃花镇。站在山上,鸟瞰桃花镇,豁然开朗,心旷神怡,桃花镇全景悉入眼帘。强哥儿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桃花镇全貌似仙如幻,美妙绝伦。

桃花镇的住户都聚集在盆地突起宛如龟背的中央地带,从山上向下眺望去就像一只驮物的神龟载着古朴厚重的千年小镇。镇中间有纵横交错的两条甬路大道,把全镇分为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全镇大约3000户人家,每家院房都是竹木构建,最高两层,院落很大,院内都有养猪养鸡养鸭的围栅,院前院后都是植树种花,有杏树,桃树,桔树等,一层不染,天然成趣。整个桃花镇如隐藏在花林之中,每当早晚云雾升腾,就象仙境一般。镇的四周就是绿油油的田野,水田四面由矮小的山丘包围着,镇上人们的茶园就开垦在山丘之中。山丘之外就是层层叠叠的崇山峻岭环绕着,天然地把桃花镇与外面世界隔离开。

镇上的人们,除了镇长偶然出山之外,从来没有人到过外层大山。

强哥儿只顾着欣赏家乡桃花镇美不胜收的天然之态,全然不知如何摘茶。

快中午了,香儿、泪儿、珠儿,从各自的竹编筐底下拿出一个大约三十厘米长的竹筒。

在一块平地上堆起松明木条和竹蔑,搭好篝火,再把竹筒放在火堆里烧烤。

强哥儿瞧着,觉得好奇,并凑身过来问香儿道:香儿妹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香儿头也不回,蹲下身去翻弄竹筒子。

强儿挨着香儿身旁也蹲下身去摆弄火势。只听香儿喊道:别乱碰火把,否则竹筒烤烧不均,烧出来的米饭半生不熟的就不能吃了。

强儿不理解,并涎皮赖脸地说道:香儿,你就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

香儿质问道:你不饿吗?

强儿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肚子真饿了。

香儿叹道:这就是了。寻遍桃花镇,恐怕也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了。

现在你四下望一望,大家都在搭篝火烧竹筒子,这叫“竹筒饭”。

香儿继续说道:先得找来一棵不大不小老竹,伐回家去,沿着竹节截下,一个个竹筒就落成了,然后必须挑选出两头竹节密封的竹筒,找来尖刀或尖头的铁器,把一头竹节打个窟窿,用以装米,再就是把洗净好的米沿窟窿注入,同时灌好相应水升,再削个竹签堵上窟窿。这样一节米筒就做好了,外出劳作时带上,肚子饿时搭上篝火,均匀烧烤半小时,香喷喷的竹筒饭就好了。

强哥儿听后,点点头说道:原是这样呀。回家吃饭不更好吗?

香儿摇晃着头说道:今儿我算

开了眼,天底下竟然有这么个书傻子。你动动脑子想一想,咱们从茶园到家里,来回一趟动辄几个小时,试问你是出来游山的还是采茶的?

强哥儿继续问道:那竹筒烤得黑炭似的,能吃吗?

香儿咬唇摇头说道:真是呆瓜一个。你很干净,你回家吃饭去吧。

烧到半小时后,香儿、泪儿、珠儿,七手八脚地用土把火扑灭,掏出各自的竹筒。香儿从竹筐里拿出一把刀,把三个人的竹筒逐个劈开,登时香气笼鼻。香儿把家里带来的笋干分给泪儿,珠儿一起吃。

强哥儿看着香儿们津津有味地一口一匙吃着,肚子里响起一浪高过一浪的打鼓声。闻着香喷异常的饭香,禁不住地直咽口水。

强哥儿忍不住地凑到香儿身边,讨说道:香儿妹妹,能让我尝一下吗?

泪儿、珠儿都笑回道:只会馋嘴,就是不给。

香儿停了一会儿,便用匙子挖了一口饭加一丝笋干送到强儿嘴里。

强哥儿嚼了几口,展眼舒眉,道:真好吃,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不仅饭香而且这笋干更是香脆可口,嚼味无穷。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笋饭。世间野餐天然成美。

香儿听后,就把剩下的都给强哥儿吃。强儿伸手接过,并狼吞虎咽地吃着。

香儿在边上忙说道:慢着点,别噎着。要是好吃,以后你出来时也可以把做好的竹筒米粮带来烧着吃。

强儿道:我不会做。

泪儿道:你是健忘症,刚才香儿不是跟你说过如何做了吗?

强儿搔首道:我真忘了。

珠儿笑道:看来真的要用斑竹来敲敲强哥儿的脑袋瓜。

香儿道:罢了,罢了,别跟他扯淡。

香儿接说道:这笋干不是一般的笋干,它叫“钱不换”。

强哥儿满脸疑惑道:怎么个“钱不换”?

香儿道:首先要初春第一波生长的湘妃竹笋。其次是这笋必须是生长在离竹根正好七十厘米的地方,再次这笋必须正好离地七厘米高。这样挖出来后,去皮洗净再放锅里用温水煮上七天七夜,然后又要逢天晴连晒七天,断一天都不可。最后,再用炆火同时撒上“寿春茶”烤个七七四十九天,遂做成美味无穷的“钱不换”笋干。

强哥儿听后感叹道:这么一说,那用万元一斤也不卖了。

香儿道:正是这样,所以它叫“钱不换”。

吃完后,泪儿、珠儿,要下山到田地里挖菜去。而香儿要去深山花龙谷采野蘑菇,强哥儿直意要跟香儿一起到花龙谷去。

香儿心想:以前都有泪儿、珠儿一起陪着,今天一个人去未免太冷清了,强哥儿一同作伙去也可热闹点。

于是也不驳怼,收拾好东西,两人一起往深山花龙谷采野蘑菇去。一路上,香儿过上坡,越沟渠,十分轻捷,而强哥儿跟在身后东滚西爬,气喘汗流。

爬过山丘跃入大山,终来到深山花龙谷路口,一棵千年参天古树矗立在路口。站在古树下昂面望去,山高触天穹,根扎下阴泉。顶覆万年雪,腰间白花艳。放眼向花龙谷望去,一片绿意盎然,闻得龙吟细细,鸟鸣谷幽,奇花异卉,遍地闪烁着五彩斑斓珠光。形状迥异,色彩绚丽的蜂蝶,群群环绕着香儿上下蹁跹着。真是:峭崖花谷欺蓬岛,幽静花香胜海瀛。云根蒸腾起紫烟,乌鹊闲舞漫随风。

强哥儿既惊奇又胆颤,问香儿道:香儿妹妹,这些奇幻的生灵好像跟你很熟悉,这地方你常来吗?

香儿仰天展开香臂,陶醉在花龙谷的清鲜的空气与清风中,甜蜜蜜地回道:这就是我常来的桃花镇的天堂圣境,它就是“花龙谷”。

强哥儿追问道:为什么叫花龙谷?

香儿道:这个说来话长了。我爷爷时常对我说,祖上流传着咱们桃花镇大山深处有个花龙谷,这个地方曾经有茶花女神和真龙出现,只是后来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后来人们就把这山谷叫做“花龙谷”。爷爷说镇上的人们一直试图寻找神奇的花龙谷,但都无功而返,至今没有一个人看到过花龙谷的真面。我觉得好奇,就邀泪儿、珠儿一起到大山寻找,我们沿着原始森林翻山越岭,见到一只瑞鸟,追随着踪迹去,转过面前这颗参天古树就找到了。

强哥儿道:香儿妹妹那你有没有告诉你的爸爸妈妈找到了花龙谷呢?

我说过了,但他们不相信,以为我撒谎。还跟我说,乡亲们早就寻遍了桃花镇上的所有山林,从来没有人发现有花龙谷的存在。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那你带他们来,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爸爸妈妈说我淘气,不跟我来,我也没有办法呢。

香儿接说道:这山谷里面有一山池,叫“凤鹤池”,盛夏时节,来这凤鹤池里沐浴,那舒爽的感觉只有天上仙子知道。

强儿道:又何谓“凤鹤池”?

香儿道:因为当年茶花女神在花龙谷山池饲养了一只凤鹤神鸟,这也是祖上说的。

强哥儿道:香儿妹妹,你知道新奇的事儿真的很多。

香儿道:想来你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你可知这山下那条河叫什么?

强哥儿:摇了摇头。

香儿道:它叫“护田河”,是咱们桃花镇上所有水田灌溉之渠。

香儿继续说道:这坡叫黄湾波。这桥叫暗桥。这石门叫洪门。那依护田河而建,供牛羊玩耍的屯子,叫石屯。

强哥儿道:哦,这些名字听起来就很自然亲切。

香儿接声道:那是当然的。我们现在站的这座大山叫龙凤山。西面那山叫铁山,每当洪水来时都会冲刷出各种造型完好的金属器件,如菜刀、铁锅、铜壶、吕铲、银盆、金锁、锄、锹、耙、钉、锤等。我们桃花镇家家户户用的铁器都是铁山脚下拾的。东面那座山叫鼓山,每当天公打雷时就会发出咚咚咚的声响。北面那座山叫丈炉山,相传有仙人在山中造兵器。南面那座山叫熊山,据说有熊出没。

强哥儿听得入神,说道:香儿妹妹,你知道的真多而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香儿道:是啊,要是你这个如闺中的“女孩儿的男孩”都知道这些风土民情,那咱们这头上的千年古树也会下黄金雨了。

别这么说,我也是在家读书,没有做什么败坏家门的事。

你整天藏在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地闭门念书,怎么能知道大自然的生活这么美趣。

那以后我不读书了,只跟你在一起,可好?

听到强哥儿说了呆话,香儿急道:那不行!书可要读,只有读好书才能成为真正的才子佳人,往小方面讲读书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往大的方面说可以为龙族国和桃花镇的百姓做民族贡献。我们想读书都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只是不要读死书,该休息时要休息,该采茶时要上山采茶。读书人要讲究,劳逸结合,实践与智慧并达,才是真正的读书人。不说了,快点走吧,等下来不及了。

强哥儿道:香儿妹妹,这山里的野蘑菇要怎么寻呢?

香儿指着前面说道:你瞧,前面有棵朽败的老树,那树根周围皆是芳草萋萋,这样的树下生长出野蘑菇是大概率的事儿。

说着两人走到朽树根下,香儿拨开杂草,果见里面生长着一盘湿润润的野蘑菇,正相互拥挤着。

香儿喜得正要伸手去采,忽然山谷异动,鸟惊兽躁。强儿心生恐惧,抬头一看,只见一条又长又大的青蛇,正从老树上缓缓而下,张着利牙大口,吐着湿液,嗞嗞作响。

话说,上次山妖魔王退去后,就躲藏在花龙谷的山妖熊魔巢中养伤,一养就是十五年,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又要出巢作孽。此时,巧遇神界三圣母娘娘和仙童沉香及女仙灵芝应邀去天界蟠桃园赴宴,飞经桃花镇上空,触感花龙谷有妖气溢出,遂施展法术,用大力金刚无形网密罩花龙谷山妖熊魔巢,使得山妖王移不出巢口寸步,永困暗巢中。见妥之后,圣母娘娘携沉香及灵芝飘然远去。

这一切异动发生恰合在香儿俯身采菇时,遂浑然不知。强哥儿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凶神恶煞巨蛇,吓得两腿抖颤不停。眼见大青蛇正朝着香儿的手臂恶狠狠地咬去,猛然间,强哥儿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胆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香儿往后拽。

山谷里碎石泥坑本就多,不料强哥儿猛劲一脚踩上碎石,向后一仰,躺倒在地,连带着把香儿拖了一个大转身也措不及防地摔倒,不偏不倚,跌躺一起。

强哥儿只觉一股十分熟悉的香流直沁心髓,唤起了沉睡已久的灵魂。但又记不得是哪年哪月哪时的事儿。

这边香儿也登感一股爱流贯穿全身,唤醒了沉封许久的远古心脉。但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时的事儿。

就在刚才大青蛇张着血牙狠咬香儿那一刻,触碰出一团团奇异炫彩的环光。香儿额前若隐若现地旋转着一朵金光闪闪的山茶花。那大青蛇的毒牙瞬间全断,全身电掣鞭挞,遍体鳞伤,慌忙调头逃之夭夭。

两人远古的记忆瞬息即逝,香儿极速爬起啐口,哇的一声,大哭道:涎皮赖狗,你分明在欺负我!

强哥儿急得辩驳道:香儿妹妹你真的错怪我了,我是在帮你!刚才有一条这么大的恶青蛇来咬你。

香儿嗔怒道:就凭你,胆小如鼠,满身娇娇气,自己都要别人看护,还有脸说保护人家?羞耻么?明明欺负人,还要耍赖,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登徒浪子。

强哥儿急喊道:我没有耍赖。我有证据在,你看那地上还留着大青蛇的断牙呢!

香儿抹泪道:少找借口,这种烂根杂物,满山谷都是。我不要跟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说话了。

说完,香儿一边哭,一边跑下山去。

香儿的哭泣声惊得花龙谷异鸟纷飞,奇花萎缩。

强哥儿一人徒然觉得花龙谷阴森森地吓人,于是拔腿就跑并喊道:香儿妹妹,你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等等我呀!

真是:两情相随情何来,两小无猜情窦开。

若教情缘成眷属,试看三生化情来。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