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夫人,教主喊你回家吃饭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夫人,教主喊你回家吃饭》精彩章节目录_零洛殇小说免费阅读

夫人,教主喊你回家吃饭

作者:零洛殇分类:武侠小说类型:魔教教主

一出生,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角色,她认了。替嫁?无所谓…被绑?没关系…可是自从遇到他,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一朝坠落悬崖,应验了师傅的预言,也让她总算收起了散漫的性子,吃饭、睡觉、修炼、打怪?升级??结果再次踏足尘世,竟然听到他要娶亲的消息,呵呵,老娘不发威还真当我是只温顺的小猫咪。有琴珈天,你给本小姐走着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几天里,万俟凉过得极其平静,连周围那些暗哨都被撤走了,但是这样的放心行为让万俟凉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结果后来的事实根本女人的确是有第六感的,而且很准。

成亲之后的第五天,百无聊赖的万俟凉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突然一个人走了进来,万俟凉现在连皇甫越勋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更别说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了,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找她有事情。

“王妃,王爷请您过去一趟。”来人虽然用的是敬语,可是眼神中的轻蔑还是被万俟凉看得一清二楚,这一个王府里的人恐怕没有一个人看她顺眼。

万俟凉点了个头,就准备跟着这个人去见他口中的王爷,结果被来人给拦住,“王妃,您穿成这样去见王爷于理不合。”

“一个奴才见到本妃都没有什么礼数,本妃还以为王府的礼数就是那个样子呢。”万俟凉嘲讽地说道,果不其然看到来人脸色变了变,有些难看。

“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想他王海在王府里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丫头来教训他了,可是他完完全全地忘记了眼前这个小丫头正是名义上烈王府的女主人,于情于理,他都不该那样无理。

“我讨厌极了你的语气。”万俟凉冰冷的双眸扫过王海的脖子,最近她大概喜欢上了在那个位置动些手脚。

王海被万俟凉的眼神惊得一下子怔在了那里,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之人给他的压迫感要比他面对王爷的时候还要浓重,可是等他在看向万俟凉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他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老眼昏花,可自己明明才四十岁不到啊。

王海百思不得其解,但索性万俟凉没有再和他说什么,只是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皇甫越勋的书房。

“王爷正在里面等您,王妃请。”

万俟凉没有再回答,直接推门进了皇甫越勋的书房,见到皇甫越勋的第一眼,万俟凉不得不承认他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泛着可爱的粉红色,如果没有他眼眸中的不屑和高人一等,万俟凉绝对会对他很正常的。

“有什么事吗?”万俟凉开门见山,丝毫没有顾忌到眼前的男人是驰安大名鼎鼎的烈王爷。

“这就是你跟本王说话的态度?”皇甫越勋挑了挑眉毛,示意他现在心情的不悦,只不过万俟凉看起来一点都不介意。

“不然王爷以为呢?像是你周围的那些女人对你的阿谀奉承,想必我这个样子更能赢得你的一些兴趣,在你眼里的欲擒故纵,不是吗?”万俟凉向来是个自作聪明的主,对她而言,皇甫越勋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所以她不介意,也不在意。

“你倒是有趣,不过你的有趣也就到今天为止了。”皇甫越勋意有所指,万俟凉理解的意思就是她活不过今天,或者说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过她无所谓,常说的祸害遗千年,万俟凉相信其中有她一个。

“多谢王爷夸奖。”万俟凉的态度始终带着些嘲讽,自然是缘于她对眼前的人没有一丝好感。

“从现在开始,你就呆在这间书房里,一步都不许出去。”皇甫越勋强制性的命令让万俟凉意识到事情可能正在往她不知道的方向发展,不过没有关系,她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相信会有收获才对。

皇甫越勋没有兴趣陪她在这里耗时间,吩咐侍卫好好看守里面的人,如果里面的人不见了,那么他们就提头来见吧。

被人控制的感觉并不那么好受,万俟凉可不会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皇甫越勋是在保护她,反倒像是在利用她做某些事情。

夜幕很快降临,万俟凉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她有些饿了,从被带到这里,她已经两个时辰没有吃东西,看来皇甫越勋对他的人质并不怎么好,可惜现在不是她抱怨的好时机,因为她听到了一些并不太和平的声音,打斗和谈话的声音。

声音听不太清,大概他们现在的位置和万俟凉有些差距,但是她能够感觉到有一股气息距离她越来越近。

果然等她清楚地感受到了那股陌生的气息,房间里已经多出了一个人,冷冽却并不那么喜欢鲜血,这是万俟凉所感受到的,两个人对视着,她并不担心她会在下一秒就死在他的手上,但是男人还是把她打昏给带走了。

等到万俟凉再次醒来,冰冷的地砖刺激着她的肌肤,睁开眼看到的景象让她大大地惊艳了一把。

皇甫越勋只是好看,而眼前的人是美得不像人,简直就是…妖孽。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黑色的长发简单束起,几缕被遗露在了额前,别添一番风韵,一双狭长而妖冶的眼眸,深邃带着刺骨的寒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王者之气,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似是在嘲讽天下万物,可是万俟凉就是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有琴珈天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打量,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是眼前这个女人眼中的纯欣赏让他微微感觉有趣,而且看她那副坦然的模样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盯着一个男人看有什么不妥。

万俟凉一直把目光停留在有琴珈天的脸上,大概是她那该死的好奇心作怪,在她终于发现了是哪里不对劲之后,不禁脱口而出,“你的眼睛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万俟凉话一出口,大厅里的气氛就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几根银针突然迎面而来,万俟凉下意识地闪身躲了过去,可下一秒,她的脖子上就多出来了一只男人的手,轻而易举地就扼住了她的喉咙。

近距离观察之下,有琴珈天皮肤好得令人咋舌,她作为一个女人都觉得嫉妒,只不过现在好像不是她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她能感觉到眼前男人的手在一点一点收紧,像是在惩罚她的走神一样。

有琴珈天微微眯起了眼睛,却让万俟凉更加看清楚了他目光中的危险,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杀自己,想到这里,万俟凉原本还想要挣脱的心思顿时无影无踪,反正也打不过,再反抗受罪的只会是自己。

万俟凉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等死的模样意外地引起了有琴珈天的恶趣味,也许就这样弄死她,他会少了很多乐趣,这也注定了他们以后的‘孽缘’。

感受到脖子上的禁锢消失,万俟凉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有琴珈天略带笑意的眸子,她承认在那一瞬间她被蛊惑了,男人身上传来的薄荷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她什么时候也开始发花痴了呢?

万俟凉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心中的涟漪慢慢归于平静,“我是不是应该问一问你是谁?”

“有琴珈天。”有琴珈天回答得到利索,万俟凉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一愣,江湖第一魔教冥魇教的教主,自己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呢,一下子就碰到了个最难惹的,这下子她也算是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眼睛,有琴珈天就炸毛了,

“那把我抓来干什么?”万俟凉干脆问到底,也许对方会告知她她想要的答案呢。

“皇甫越勋。”有琴珈天轻轻地吐出一个名字,万俟凉的脸色立马就哀怨起来。

“我就知道跟那个卑鄙的家伙脱不了干系。”万俟凉自言自语,只不过自然没有能逃过有琴珈天听力超群的耳朵,原本还算安静的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完全变成防御状态的小刺猬,有琴珈天看着她的转变,突然有些感谢皇甫越勋的卑鄙了,可是面上却始终是冷冰冰的,不露一丝痕迹。

“把她带到牢房去。”有琴珈天示意一个手下把万俟凉带走,他倒想看看到了那里她是不是还会这么一脸轻松的模样。

万俟凉听到有琴珈天的话,下意识地瘪了瘪嘴,这样的小动作看在有琴珈天的眼里甚是好笑,就好像她受了多大委屈一样,不过她也的确受了点委屈,脖子上的淤青见证了他的罪恶,不过谁让她什么不说,偏偏只问他的眼睛呢,因为这双恶魔之瞳,他已经要了不少人的性命,万俟凉能够活下来,算是她的幸运。

“喂!”万俟凉倒是想叫他的名字,可是话到嘴边就只剩下这一个字,还好有琴珈天看了眼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那种东西还是少用为妙,可能会看不清,甚至会瞎掉。”

“带下去。”从有琴珈天的语气中,万俟凉能够听出来他又发火了,她好不容易这么好心地提醒一个人,结果他还不领情,真是好人没好报,要不是她曾经听师傅说起过世上有这种可以改变人的眸色的药水,但却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她才不会这么八卦,结果八卦的下场就是她被更快地带到这个地方的牢房,然后她突然发现,最近的日子过得真的不是一般的衰啊。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