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吕达文学网 > 小说库 > 舒离鬼话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20日

《舒离鬼话》精彩章节目录_木瑾依小说免费阅读

舒离鬼话

作者:木瑾依分类:奇幻小说类型:穿越

阴差阳错成为回阳路上的一个半死人,更阴差阳错得到上古天机镜,镜子将她直接以半死之身带回了阳间一个名叫离轩阁的茶楼,为解身世之谜,舒离再一次选择踏入黄泉,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是孤身一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实在盛情难却,舒离下意识的看向紫衣女子,见紫衣女子一脸焦虑却也无奈的点了点头,便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款款下拜对青衣女子道了声:“那就叨扰各位姐姐了。”却在侧眼似乎看见白衣女子脸上露了阴谋得逞的样子。舒离想,许是多心了。

三位女子将她引入第一间木屋,青衣女子开口道:“姑娘稍坐,我这便去找一件干爽衣物过来与你替换。”然后又对白衣女子吩咐道:“荷辞随我去煮杯热茶过来与姑娘暖暖身子吧。”荷辞虽有些不愿,到底还是随着青衣女子一同出去了。

舒离环顾四周,简单的摆设,与山野寻常人家并无两样,这才开口向还在一旁仍然一脸焦虑的紫衣女子问道:“敢问姐姐,我来时,有一个声音提醒告知我这里是回阳路,既是回阳路,那想必姐姐你们三人也不是寻常之人,姐姐可能助我走出这回阳路。”

紫衣女子轻叹一声,道:“这本不是你该来之地,我与荷辞曲辞两位姐妹在此住了一千多年,我唤华辞。这回阳路只有那些阳寿未尽阴差未勾却误入阎王殿的人才会被阎王发配过来,走到尽头便可还阳,这在世人听来简单,却不知这回阳路的尽头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心地善良且求生意志坚强的,倒是走个三天三夜也就到了。若是心术不正之人,求生意志再强,至少也要走个十天半月才能看见断肠草与我们姐妹这一排小屋,若是并无求生意志的,就只有一只顺着走下去,永无出头之日,不能停留,也不可回头。但也很少有人误入,所以一直以来鲜少有人走,你是怎么进来的?”

华辞并没告诉舒离,即使那些人很善良且求生意志很强,也有人因为回阳路不能停留而坚持不住三天三夜在中途就已彻底魂飞魄散,更没告诉舒离,一千多年以来从这里走过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成功还阳,不是累死了就是被她们三个放了血然后煮了,血都拿去浇了回阳路边的断肠草,肉自然就是她们三个吃了。

是的,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地狱十罗刹女中的曲齿,华齿和黑齿。

曲齿,状似天仙女,衣色青,以温柔善解人意示人,实则残忍血腥。

华齿,状似尼女,衣色紫,食人,时善时恶。

黑齿,状似神女,衣色都妙色,暴躁易怒。三个都是吃人的罗刹!

舒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更不知三位貌美如仙的女子竟是吃人的罗刹,只听得那一句求生意志坚强便可见路的尽头,于是开口问道:“那照姐姐这么说,只要我一心想着回到阳间便能回去了是吗?”

华辞点头,说:“的确是这样,但是你现在困在这里,我的姐姐和妹妹是不会轻易放你走的,你趁现在她们还没过来赶紧走吧。”说着起身拉过舒离的手便往门外走去。

“姑娘这是要到哪去?茶都还没喝呢。”荷辞端了茶正要往屋里来,又转过头生气的去和后面的曲辞说道:“怎么样大姐姐,我就说二姐姐又要发她那千年不动的善心了吧,你偏的还不信,要是再晚一步这肉可就吃不成了!”

舒离抽了抽嘴角,吃肉?这是要吃她?正疑惑,曲辞捧了折叠整齐干净的衣物过来,绕过三人直接进得屋里,将衣物放桌子上这才过来貌似安慰的对荷辞说道:“小妹莫急,这不是还在呢么,你不知吓坏的肉最是酸臭吗?快些把热茶端过来与姑娘喝了。”然后又看了一眼华辞,对她说道:“华辞也是有所长进的,荷辞也说了,你这善心已经延到了千年才发一回,看来这病也并非无药可救。”

舒离汗颜,发善心是病?自然就看出这些并不是好人了,对啊,地狱里连个人都没有,能有好人?舒离这才后知后觉有些后悔开始的时候没有听华辞的提醒。回阳路,莫停留,停留悔断肠啊!

无视舒离面部已经吓得有些扭曲的表情,曲辞指了指放在桌上的衣物,继续以一张人畜无害的温柔笑脸对舒离道:“姑娘就这衣物将身上湿透衣裙换下吧。”

“去我房间换吧。”华辞说着便转身拿了桌上的衣物,也不管曲辞荷辞有什么反应,一手拉过舒离就去了隔壁木屋。

“姑娘就在这里换吧,我在门外等你。”华辞说罢转身离去并关上了门。

屋内陈设依然简单,一桌一椅一床铺而已,连个梳妆台也没有,桌上只有一个小镜子。观察到这里,舒离笑了笑,自己的心该是有多大啊,现在可不是在人间,居然还有心欣赏木屋环境!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那想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最坏也不过就是让那三人给吃了罢。这样想着,舒离便不再顾虑其他,三两下就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下来,看看四周,并没有看见有可以穿的鞋子,想来应该是来时裙摆遮住了脚所以那三姐妹不知道她并没有穿鞋子所以没有准备。舒离想想又觉得可笑,既是要被吃的,人家还给她准备什么鞋子呢?

那便不穿鞋子罢,将身走至桌前,拿了小镜想要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狼狈样,如果已经死了,至少看看死相难不难看。却听得门口传来华辞的声音:“衣物繁琐,姑娘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这就好。”

舒离赶紧拿过镜子往镜面看去,却看到镜面有些污渍,习惯性的就伸出衣袖去擦,才擦了半圈,一阵眩晕袭来,舒离就觉镜里有一股很强的吸力将她吸了进去。

华辞听见响动,推门进去却只看见一片衣角瞬间也隐了去,空荡荡的屋里早已不见了舒离以及那面镜子。

“大姐何必每次都跟那些半死人废事,要我说就直接在那破路上抓了过来煮了就是!”荷辞已然等了不耐烦。

“总也要给那阎王老儿一些面子的,那回阳路是他的地盘,不好大动干戈。这断肠也未到浇养之时,血放出来就不新鲜了。”曲辞说道,“况且心情愉悦之人肉质最是鲜美,这你又不是不知,切莫急这一时,且让正发善心的华辞去招待吧,也省得惊了这顿荤腥,待到子时一到,自然是要煮的。”说着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

“少说也有近百年没开荤了,能不急么,不过算算时辰,再过半个时辰就是子时了,到时就能浇了断肠,煮了肉了。”荷辞说着也觉着似乎是流口水了。

“那人偷了天机镜,已经逃了。”

只一句话,便让曲辞荷辞二人臆想落了空。

曲辞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华辞,“你……你说什么?!”惊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你居然把天机镜给了一个半死人!你可知你这次的善心可是发得太过了!”

“大姐可听错了,不是华辞把天机镜给了那个人,是她偷走了天机镜。”华辞一脸淡然地说道:“天机镜知天晓地,博古通今,能看过去未来,穿梭时空。是极通灵性之物,现如今它择了主人跟去,可怪不得我。要知道我得这宝物千年都还没琢磨透它是怎样穿梭时空的,那就只能说与她有缘吧。”

“照你这么说,追回是绝无可能了,希望你这善心发完以后还能如此坦然面对天机镜丢失。”曲辞说完愤然离去。

“这千年一发的善心果然不同凡响,二姐,等明日过后,我再来与你较量,以泄我今日心头之愤!”荷辞说完冷哼一声也拂袖而去。她真想现在就将这个放走她盘中餐,丝毫不像罗刹女的人直接剥皮吃掉,可惜那就是一只罗刹,即使再善良罗刹的肉也是腐臭的,更何况她的善良还只是偶发性的,只能等这人退去所谓的善心后再痛痛快快打一场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